黃繼光與戰友生死之約:誰先犧牲,活著的去對方家裡看望

3914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黃繼光與戰友生死之約:誰先犧牲,活著的去對方家裡看望

浴血三八線122:抗美援朝70年70人之黃繼光

作者:相忘於江湖

從1952年10月9日開始,志願軍19軍一直在做總攻前的戰鬥動員。

志願軍作戰方針,是「東方不亮西方亮,西方不亮中間亮」,15軍谷政委、政治部車敏樵主任主持幹部動員大會,15軍定於10月15日凌晨向五聖山、西方山之敵發起進攻。

10月14日凌晨4點,范弗里特搶先發動「金化攻勢」。4天以後,志願軍被迫全部轉入坑道。聯軍工兵在山上挖掘氣孔,準備向坑道施放毒氣。志願軍兩次組織反擊,都沒能打退美軍。

10月19日晚,黃繼光所在135團2營6連組織第3次反擊,全力奪取597.9高地。

一、黃繼光和李繼德都是「破格」

15軍45師在597.9高地構建了12處表面陣地,在537.7高地也有9個標高命名的陣地。

10月18日,美軍佔領表面陣地,為了奪回上甘嶺,秦基偉親自給洪學智打電話,要來一個「喀秋莎」火箭炮營。45師師長崔建功為了拚命,拿出了最後的6個連。

10月19日17時30分,「喀秋莎」火箭炮營和103門火炮一齊怒吼,崔建功指揮坑道6個連發起攻擊。134團六連、師偵察連和工兵連一個排,對537.7高地突然進攻,不到30分鐘就將丁一權韓2師32團2個營擊潰,馬上轉入防禦。拉開大反擊序幕後,重頭戲在597.9高地。

反擊開始,黃繼光和李繼德在135團2營營部,距離一線不過300米。

黃繼光,1931年出生在四川中江,當時流傳歌謠:發財埡,溝連溝,地主發財窮人愁。

1951年3月,15軍徵集志願軍新兵,黃繼光在村裡第一個報了名。但因為身材矮小體檢不過關,幾次軟磨硬泡,徵兵營長終於被他的熱情感動破格錄取。

李繼德,山東高青人,參軍時16歲同樣被拒絕。幾次三番找到徵兵幹部要求參軍,這股子不服輸的勁頭,讓李繼德成為135團2營6連1排1班最小的戰士,大家稱他「小李子」。

一個多月後,老兵李繼德跟隨營長迎來了一批新兵,第一次見到大5歲的黃繼光。

黃繼光與戰友生死之約:誰先犧牲,活著的去對方家裡看望

黃繼光畫像

二、看完《普通一兵》,相約「後事」

在1班一共16個人,黃繼光對年齡小個子高的「小李子」格外照顧。

吃飯時,黃繼光給他夾菜,冬天睡在一個大通鋪無話不聊,有點兒學歷的「小李子」抽空教黃繼光幾句外國話。因為上過幾年學,李繼德被15軍選派學習過日常英語和朝語。

起初,黃繼光鬧著上一線,副指導員吳寶生用鐘錶的秒針教育他先做好本職。1952年4月,想通了的黃繼光給母親寫信,不立功絕不下戰場。8月,45師組織電影隊下基層慰問,播放電影《普通一兵》,講衛國戰爭紅軍戰士馬特洛索夫為了勝利,用身體堵住敵人碉堡壯烈獻身。

看完電影回營路上,李繼德感慨地說,這個人真勇敢,是真正的英雄。黃繼光則說,要是擱著我,我也這麼干!隨後還開玩笑,如果誰先犧牲了,活著的一定給對方家裡寫信,還要去看一看。

由於表現出色,黃繼光調給營參謀長張廣生當通訊員,李繼德給營長秦長貴當警衛員。

黃繼光與戰友生死之約:誰先犧牲,活著的去對方家裡看望

普通一兵

三、上甘嶺主峰陣地遇到「攔路虎」

戰至18日,聯軍第一次佔領全部地面陣地,志願軍被迫退守坑道。

在秦基偉激將下,崔建功下死命令,所有幹部下派一級參戰。能拿出手的只有6個連,除留1個連機動,5個連向上甘嶺秘密集結,134團8連140人損失5人成功進入1號坑道。

10月19日晚,134團8連躍出坑道與美軍爭奪,凌晨奪回597.9高地最高點。

135團2營6連任務是6號、5號、4號和0號陣地。經過大半夜血戰,6連攻佔了6號、5號陣地,但傷亡殆盡無力推進。2營參謀長張廣生率5連2排繼續攻擊,奪回4號陣地。

等攻到0號陣地一個加強連只剩下16人,師長崔建功命令張廣生,134團8連已佔領主峰,天亮前6連必須拿下0號陣地,否則前功盡棄。此時,距天亮已不足3小時。

0號陣地3個沙包搭起的機槍掩體,火舌和彈雨把6連壓制在山坡下抬不起頭。

黃繼光與戰友生死之約:誰先犧牲,活著的去對方家裡看望

黃繼光

四、英雄血灑上甘嶺

營參謀長張廣生和連長萬福來決定,剩餘9名戰士分成3個爆破小組,分別爆破三個火力點。

可是,3個小組陸續犧牲。連長萬福來和指導員馮玉慶一起向張廣生請戰。身後黃繼光爬了過來,要求參謀長批准自己上,通信員肖登良和吳三羊也擠過來請戰,6連只剩這3名戰士。

張廣生當即命令黃繼光為6連6班班長,肖登良和吳三羊劃歸6班,由班長黃繼光帶領炸毀三個火力點。黃繼光和肖登良炸掉了兩側地堡,掩護的吳三羊卻犧牲了。同樣來自四川中江的肖登良抄起一挺機槍向地堡射擊,被敵人打成重傷。馮玉慶也拿起一挺機槍,掩護黃繼光沖向地堡。

再多的文字也無法描寫那最後的慘烈一幕。等倖存的戰友三天後找到黃繼光遺體,兩手還緊緊摳住麻包,身體被子彈洞穿胸腹,留下一個碗口大的窟窿,脊骨打斷依然保持著挺立姿態。

黃繼光與戰友生死之約:誰先犧牲,活著的去對方家裡看望

電影《上甘嶺》

五、黃繼光精神,就是上甘嶺精神

肖登良身負重傷,被送回後方醫院,一度被列入犧牲烈士名單。

10月30日晚,新任6連6班班長呂慕祥再一次上演了10天前黃繼光炸地堡的一幕,在胳膊被打傷沒有力氣扔手雷的情況下,自己和手雷一起撲進了美軍的沙包地堡。

135團2營參謀長張廣生犧牲,6連指導員馮玉慶犧牲。連長萬福來身負重傷,在黑龍江阿城醫院看到黃繼光「二級英雄」的事迹,心緒難平,找人帶筆向15軍政治部說明情況。

1953年4月,志願軍為黃繼光追記特等功一次,授予「特級英雄」稱號。

主席邀請黃繼光的母親鄧芳芝來做客,說:為了保家衛國,你沒了兒子,我也沒了兒子。

在保家衛國的歲月里,正如15軍《抗美援朝戰爭戰史》所說:上甘嶺戰役中,危急時刻拉響手雷、手榴彈、爆破筒、炸藥包與敵人同歸於盡,捨身炸敵地堡、堵敵槍眼等,成為普遍現象。

英雄的上甘嶺,已經不僅僅是一道山一座嶺。而上甘嶺精神,早已成為一個符號和精神圖騰。

【深耕戰爭史,弘揚正能量,兵說歡迎各方投稿,私信必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