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遠東格局(七):免費的午餐

635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上一篇講到:

在東南亞,你可以看到,重返東南亞的日本勢力、美國的威爾遜主義、以及類似共產國際的一帶一路滲入東南亞的勢力之間,將會在未來展開新一輪的較量。

新加坡

對於新加坡,美國是希望看到新加坡獨立的。

新加坡的獨立是馬來西亞危機解決的最好方案。

新加坡開國元首李光耀是個華人,那麼對於馬來西亞當地勢力來說,玩政治上的馬基雅佛利是肯定玩不過李光耀的。

李光耀表面上支持馬來西亞國父東姑阿都拉曼,但是他同時保持著與華人勢力的聯繫。

也就是說,他在形式上支持都拉曼,讓新加坡加入馬來聯邦,新加坡是以華人為主的都市,在新加坡加入馬來聯邦之後,馬來西亞人口結構從30%左右,超過了50%。

於是馬來西亞人口解構就非常有利於華人了。

近代遠東格局(七):免費的午餐

李光耀和都拉曼

都拉曼本人只熱衷於享樂,是不太關心政治的,那麼馬來人非常擔心李光耀通過一些宮廷政治手段,把都拉曼變成一個傀儡,讓自己成為馬來西亞實際的統治者,然後把馬來變為一個華人國家。

事實也是如此,新加坡獨立後,名義上仍是馬來國家,但實際上那些馬來人都是他的傀儡,自己的勢力在幕後掌握真實權力。

這一套權術對於華人社會來說,是絲毫沒有難度的。

但是對於不懂高級政治的馬來人,是完全不懂如何運作的。

馬來人搞政治一般都是比較簡單粗暴,不太懂陰謀詭計,要麼就是搞暴動,要麼就是強加限制。

像李光耀這種陽奉陰違,表面上把你當領袖,暗地裡把你架空,他們是完全不會操作的。

所以新加坡的獨立,實際上是馬來西亞讓他們獨立的。

而都拉曼他本人就是只想享樂的,沒什麼政治遠見,他要求新加坡退出,就是希望他們別再搞事了。

馬來西亞有些比較極端的組織,要逮捕李光耀,發動反華暴動。

都拉曼雖然說很有錢,但他沒有比較強大的組織力量,他手下的那點警察也沒法控制。

因此他只能是希望大家都別搞事,盡量安撫雙方勢力。

李光耀看到這個局面,就同意退出了,但實際上他本人是不想退出的,他希望成為馬來西亞實際的操控者,讓都拉曼成為他的傀儡,但他低估了馬來民族主義的力量。

而且之後蘇聯和美國在冷戰時期鬥爭中,他必須選擇站邊。

因此他選擇了獨立,把新加坡變成了越南戰爭中美國的後方。

近代遠東格局(七):免費的午餐

新加坡獨立時的馬來西亞政府宣言與新加坡政府宣言

之後新加坡的成就,也都是因為這個站邊決定的。

在1965年前後,南越經濟發展是東南亞最好的,甚至比朝鮮更富裕,但是最後南越完全共產化了,韓國反而保留下來,這就是因為國際政治。

李光耀得以把新加坡留存下來,就是因為把新加坡變成了美國的軍事基地,同時作為美國反共的成員。

新加坡儘管是華人為主,李光耀自己也是華人,但他卻在國內採取了非常嚴格的去華政策。

近代遠東格局(七):免費的午餐

南洋大學

他取消了華語教育,讓這些華人後裔成為只會講英語的角色。

這種諂媚的做法,使新加坡能夠在東南亞伊斯蘭勢力中倖存下來。

若不是這樣做,新加坡是很危險的,因為東南亞在冷戰時期,華裔很容易產生國民黨那樣的民族主義勢力。

然後這些民族主義勢力又很容易產生親共勢力,從歷史經驗看,最容易被共產國際滲透的組織就是國民黨的民族主義勢力。

免費的午餐

當然你也可以認為,李光耀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國民黨那種民族主義不可能解放中華民族,只有共產主義那種強有力動員力量才能解放中華。

因為事實擺在眼前,國民黨已經敗到台灣去了。

你再看蘇聯,蘇聯雖然說餓死幾百萬人,但是不是已經建立了一整套工業體系,連納粹德國都擊敗了。

如今解放軍也可以在越南和台灣作戰了,抗日戰爭那種屈辱和狼狽的局面也不會再出現了。

這麼看的話,這個論據是非常有利的。

坦白的說,你心裡想要一個強大的中國,那你是非要共產主義不可。

只有共產主義這種強有力的組織以及強大汲取能力,才能夠集結到足夠的資源,建立起一個軍事化國家。

你再看土耳其,土耳其凱末爾主義者和國民黨是差不多的路線,按照馬克思理論,就是資產階級民族主義路線,雖然說是反西方反殖民主義,要求土耳其獨立。

但是他沒辦法像蘇聯那樣徹底動員全社會的資源財富去發展工業,土耳其之所以混得下去,主要還是靠美國給他供應軍火,如果不是美國的支持,那土耳其不會比國民黨強很多。

同樣,如果俄羅斯和中國也是這條路線,那麼就不太可能成為一個軍事強國。

如果沒有列寧和斯大林,俄羅斯如果在沙皇統治下,那仍然會像一戰時,頂不住德國的進攻。

中國如果沒有共產主義的話,無論是北洋政府還是國民政府,同樣也不太可能承受朝鮮和越南戰爭那種消耗。

大家要明白,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既想有一個強大的祖國,又想享受富裕自由民主的成果。

這是不太可能的。

發動戰爭這種巨大的消耗是從哪來的?

國家所有的錢,都是依靠稅收從人民手中收上來的。

若沒有稅收,武器和軍隊就不會有。

蘇聯之所以能夠打敗希特勒的強大軍隊,就是從烏克蘭那些餓死的農民身上榨出來的。

沙皇之所以打不過德國,就是因為沒有那麼大的汲取能力從民間榨出錢來。

而蘇聯能夠做到,當然,榨出來的錢是一個預支性的錢,那麼國家必然會在未來付出更慘痛的代價。

但是如果想在幾十年的短期時間內搞軍事化,這是最有效的手段,關於這一點共產主義是沒說錯的。

所以在關鍵時期,中國如果接受了國民黨那種民族主義路線,那麼遲早會發現,要想實現目標那麼就只能走向共產主義。

這個邏輯無論在經濟上還是政治上都是無懈可擊的。

歷史走向也是如此,越南也好,馬來也好,那最終都走向了共產主義。

要麼就是共產主義,要麼就是殖民主義,沒有中間的道路。

那麼就跟著西方帝國主義走,要麼就跟著共產國際走。

你既想反西方又想反蘇聯的共產國際,建立一個既自由又強大的國家。

這基本上是無法實現的。

而李光耀堅定地選擇當殖民主義的走狗,他不但在新加坡去中國化,而且把他們全部變為只講英文的居民,這樣未來的認同感一定會有問題的。

我知道我們很多人都把新加坡和馬來華人當成自己人,但他們絕沒有當成自己人。

在新加坡講英語和講華語就意味著積極認同的差別,如果你不講英語,就註定了你下等人的身份。

共同體

共同體形成之前,你是無法預見哪一種共同體能夠形成的。

比如1850年之前,你能判斷捷克和羅馬尼亞能形成嗎?

在中世紀,有摩拉維亞、波西米亞、瓦拉幾亞,特蘭西瓦尼亞、摩爾達維亞等等公國。

這樣的國家遍布整個歐洲,結果都像布列塔尼亞和諾曼底一樣消失在歷史的長河中。

他們曾經是一個「組織」,一個「共同體」,一個「國家」,但因為某些機緣巧合,一部分保留了下來,一部分被歷史遺忘。

「共同體」在形成之前,是非常模糊的,斯洛伐克他是斯拉夫人還是匈牙利人?

19世紀之前,連他自己都不知道。

關鍵還是國際條約的決定,波西米亞人和和摩拉維亞人也沒有民族意識,但如果國際決定拉幾亞和摩爾達維亞合併,那他們也可以發明一段歷史,宣布他們是古羅馬帝國後裔,成了羅馬尼亞人。

儘管這段歷史完全是胡說八道,完全沒有可靠的地方 ,但是假的也有可能變成真的。

能不能站住腳,和他實際是真假並沒有太大的關係,一切發明民族本質上都是神話。

我剛才提了這麼多「共同體」,這些民族「共同體」應該存在嗎?

不一定吧?

如果國際條約簽署的時候異想天開,或者干一些什麼蠢事,那麼國際上形勢就會完全不同了。

遠東如今格局已經確定了嗎?

顯然沒有,之前我們講日本,日本親英,還是聯俄,還是大東亞共榮,這一點取決於當時當時國際上政治力量的平衡。

如果歷史走向稍微偏差一點,讓孫中山沒有患上癌症,犬養毅沒被刺殺。

那麼結果就會完全不一樣,九一八也不會發生,抗戰也不會發生。

這些事都是在關鍵的節點,出現了極其偶然的現象,即便是錯了,那也只能是將錯就錯。

就像一個孩子,他知道他未來要從事什麼職業嗎?

其實他有很多路線可以選擇,但如果我從小就教育他,農民最光榮,我帶你當農民吧,就算他一開始對種地不感興趣,但是我天天帶著他下地幹活,連續十幾年後,他很可能就會當一輩子農民了。

但是如果我帶著他當醫生,在醫院連續工作個幾年,他很可能覺得自己就是個天生的醫生。

那如果我在他幹了幾十年醫生,讓他再去種地,基本上就不太可能了。

民族共同體也是如此,站在今天,你覺得愛沙尼亞應該存在嗎?

愛沙尼亞只是中世紀的一個公國,夾在德國和俄羅斯中間,受沙皇保護,沒有獨立意識。

但是蘇聯成立之後,由於恐懼布爾什維克的原因,不敢留在蘇聯,所以宣布獨立了。

近代遠東格局(七):免費的午餐

獨立紀念碑

一旦獨立了,就產生了民族意識,

等到一戰以後宣布獨立,斯大林蘇聯紅軍再來的時候,他們就有民族意識了,蘇聯再一次戰勝他,他就覺得是恥辱了。

他們開始叢林游擊戰,誓死不接受蘇聯的統治,在被蘇聯鎮壓幾十年後,還是從蘇聯獨立出來了。

台灣在1935年會走什麼路線也不好說,當時的台灣仍在地主士紳統治之下,也不在乎到底是大清皇帝統治還是其他皇帝統治。

他們覺得賦稅低一點,日子輕鬆一點就足夠了。

但經過日據時代的教育,到了二戰時期,台灣適齡青年大約有63萬人,有60萬人報名參軍。

但日本人只征2萬人,卻有60萬台灣青年搶著報名,生怕當不上兵。

事情到了這一步,再挽回就很難了,如果倒退20年,沒經過日據時代,那是完全可能挽回局面的。

共同體作用主要是一個邊界認知,最主要的一個充當一個凝聚的符號。

比如日本,你說日本文化和中國文化的差別更大,還是和穆斯林之間的差別更大?

你去問孫文,犬養毅、內田良平這批人,他們肯定會回答,日本人、韓國都是華夏文明的孔孟弟子,而穆斯林和西藏喇嘛差別更大。

現在如果再問呢?

日本是我們不共戴天的仇敵,而我們跟西藏和穆斯林則是同胞,到底哪一個更親?

這其實是政治選擇的問題。

只要有利益上的需要,和國際政治上可能實現的前景,那麼你構建民族是不愁找不到標誌的。

像中華民族,內部差異之大,是人類社會中極其罕見的,你想把凝聚起來,他也能形成共同體。

而日本看上去是完全單一民族,你要想拆散日本,也不愁沒有理由。

就像普魯士和奧地利建立起兩個民族一樣。

普魯士和奧地利分離,就是法俄兩國對神聖羅馬乾涉的結果,

所以,共同體的形成文化因素不是最重要的,是因為有了需要形成共同體的需要,再去採取尋找這樣的象徵。

不是說有同樣的象徵就可以建立民族,同樣的象徵存在,但沒有建立起民族很多,同樣的象徵不存在,但發明民族也多得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