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2020-10-18 03:50:30 2184 views
摘要

可是儘管實力懸殊,清朝仍不乏忠勇之士,他們在戰爭中頑強奮戰,視死如歸,包括欽差大臣兩江總督裕謙、都統海齡、定海知縣姚懷祥、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江南提督陳化成、鎮海鎮總兵葛雲飛在內的一大批文武官員,或戰死沙場,或自殺殉國,表現出了強烈的民族氣節。


第一次鴉片戰爭中,由於裝備和戰術水平遠不如英軍,清軍幾乎戰無不敗。可是儘管實力懸殊,清朝仍不乏忠勇之士,他們在戰爭中頑強奮戰,視死如歸,包括欽差大臣兩江總督裕謙、都統海齡、定海知縣姚懷祥、廣東水師提督關天培、江南提督陳化成、鎮海鎮總兵葛雲飛在內的一大批文武官員,或戰死沙場,或自殺殉國,表現出了強烈的民族氣節。

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然而在這場恥辱的戰爭中,幾乎所有參戰的高級官員都因戰敗而受到不同程度的處罰,欽差大臣林則徐被發配伊犁,接任的欽差大臣奕山被革職,參贊大臣楊芳被革職留用,受罰最重的是浙江提督餘步雲,他因臨陣脫逃之罪被斬首,他也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死的高級將領。
餘步雲被斬的主要原因是鎮海失守,導致欽差大臣兩江總督裕謙自殺。史料稱:餘步雲庸懦巧猾,卒膺顯戮。宣宗於僨事諸人,皆從寬典,伸軍律者,僅步雲一人耳。
1840年7月,英軍攻陷定海,定海知縣姚懷祥和總兵張朝發陣亡,時任福建提督的餘步雲帶兵五百前去收復定海。當時負責浙江前線事務的兩江總督伊裡布目睹英軍強大實力後,認為作戰根本無法取勝,所以不顧道光帝的嚴旨催逼,堅持綏靖政策,與英軍和談,並以釋放安突德等幾名英軍戰俘為條件,要求英軍退出定海,11月6日,英軍宣布在舟山一帶停戰。

英軍展示出的能力,完全超出了餘步雲的認知,在之前的海上炮戰中,清軍水師僅堅持了九分鐘便全線潰敗,作為一員武將,他明白與這樣的對手作戰意味著什麼,所以他從一開始就有了畏戰情緒。1841年,他被調任浙江提督,率領4000人馬負責定海和鎮海的防務,然而他對擊退英軍並不抱希望,備戰態度消極,一直尋求和談並隨時準備撤離 ,對鎮海總兵葛雲飛要求加撥款項修築工事的請求置之不理。
英軍佔領定海期間,定海人民用污染水源,堅壁清野等辦法來抵抗,英軍得不到新鮮食物和清潔的飲用水,官兵中疫病流行,從1840年7月5日佔領定海開始,半年間,4000名佔領軍中,患病死亡448人,不得不於次年2月25日開始撤軍。
道光帝對伊裡布不能對洋人「痛加攻剿,稍不示弱」十分不滿。這時浙江巡撫裕謙堅決主戰,他上書疏說:「我船砲縱不如彼,兵數何啻十倍。」認為就算武器不行,就憑著人數眾多也可以打敗英軍。道光看到他的奏疏後,「斥伊裡布附和,信裕謙忠直可恃。二十一年春,罷伊裡布,以裕謙代之。」裕謙於是替代伊裡布指揮浙江戰事。
1841年3月,定海總兵葛雲飛,壽春總兵王錫朋,處州總兵鄭國鴻率兵3000進駐定海,本已飽受瘟疫困擾,正在開始退兵的英軍見清軍大批到來,便全部退出了定海。

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裕謙是林則徐的老部下,觀點與林則徐相同,反對妥協,主張堅決抵抗,給洋人以迎頭痛擊。英軍退出後,有一名英國軍官因不知英軍已經撤走,獨自駕船進入定海,結果被抓住,裕謙把他的皮剝了下來,還抽出他的筋做了馬韁。此事遭餘步雲的反對,他認為應該以俘虜為籌碼,與英軍談判。
英國首相巴麥尊對英軍撤出定海本就不滿,這件虐殺英軍俘虜的事,更刺激了他們實施報復,再次進攻定海。《清史稿》:「裕謙捕獲兵目,剝皮抽筋而懸之,又掘敵屍焚於通衢。英人遂藉口復仇,大舉再犯浙洋。」
1841年9月,20000多英軍乘坐40餘艘戰艦來到舟山海面,定海守軍和臨時招募的水用總共不過7000人,英軍不僅在火力和機動性上佔據絕對優勢,兵力也遠超清軍。但裕謙毫不驚慌,他作戰意志非常堅定,調兵布陣,準備與英軍決一死戰。
9月26日,英軍進攻定海,總兵葛雲飛、鄭國鴻、王錫朋率兵五千奮勇禦敵,危急時刻,葛雲飛請求餘步雲增援,但他卻按兵不動,到10月1日,經過5晝夜血戰,三位總兵全部戰死,定海被英軍佔領。

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由於清軍的頑強抵抗,此戰給英軍造成了鴉片戰爭中最大的傷亡,定海東嶽山上的一塊英軍合葬墓碑上寫著:悼念皇家五十五團伍長及軍鼓手13名及士兵403名,死於舟山 1841。這只是戰役中英軍的部分傷亡,其他如十八團,四十九團的傷亡還未統計在內,如果餘步雲能及時增援,且不論戰鬥勝負,至少英軍付出的代價會更大。
戰鬥中,王錫朋因「殺賊獨多,死尤烈」。他由於重傷被俘,英軍對他特別痛恨,將他「細加臠割」,把他的皮剝了下來,算作對裕謙之前虐殺英軍戰俘的報復,道光帝接到這個消息後也傷心得「不忍批覽」。
英軍佔領定海幾天後,就繼續進攻鎮海。裕謙知道餘步雲無意死戰,時刻想著與洋人談判。為了杜絕他的退意,裕謙召集部下誓師,嚴令不準與洋人有任何聯繫,否則,就要將其明正典刑。餘步雲知道裕謙的用意,介面腿病,不去參誓師。《清史稿》:「裕謙疑步雲懷兩端,乃集將士祭關帝、天后,與眾約:『毋以退守為詞,離城一步;亦毋以保全民命為詞,受洋人片紙。不用命者,明正典刑,幽遭神殛!』步雲知其意,不預盟誓。」
10月10日,英軍分兩路進攻鎮海屏障招寶山和金雞嶺,裕謙親率1000人守城,命餘步雲守招寶山,總兵謝朝恩守金雞嶺。裕謙親自登上鎮海城樓擂鼓督戰。餘步雲卻脫離崗位,跑到裕謙那裡,「以保全數百萬生靈」為借口,要求派人去英艦求和,被裕謙嚴辭拒絕,指責他此舉「苟且旦夕,況有傷國體!」命令他回去死守陣地。可是英軍逼近招寶山下時,餘步雲竟不許士兵開炮,還掛起白旗免戰。他兩次跑到裕謙那兒說:「洋人船堅炮利,不可以卵擊石。我家有妻子兒女三十餘口,可憐,可憐!」「且步雲有女兒今日出嫁,怎麼辦?」要求允許他撤往寧波。裕謙斥責道: 「兒女情故不免,然忠義事大。」他命令餘步雲重返前線繼續指揮戰鬥。當英軍開始往山上攀爬時,餘步雲放棄炮台向西撤退,士兵紛紛逃散。裕謙見狀開炮示警,卻無濟於事,英軍不戰而取招寶山。這個制高點丟失後,清軍的防禦就崩潰了,謝朝恩戰死,金雞嶺隨即失守。
裕謙本就抱定了必死的決心,《清史稿》:「及戰,裕謙登城,手援枹鼓,步雲詣請遣外委陳志剛赴敵艦,暫示羈縻,裕謙不許。有頃,敵登招寶山,步雲不戰而退。敵復分兵攻金雞嶺,謝朝恩中砲殞,兩山同陷,鎮海守兵望風而潰。裕謙先誓必死,一日經學宮前,見泮池石鐫『流芳』二字,曰:『他日於此收吾屍也!吾曾祖於乾隆二十一年八月殉難,今值道光二十一年八月,非佳兆。』預檢硃批寄諭、奏稿送嘉興行館,處分家事甚悉。臨戰,揮幕客先去,曰:『勝,為我草露布;敗,則代辦後事。』」此時見大勢已去,就投入池塘中自殺殉國了。

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餘步雲退至寧波後,馬上派人與英國公使璞鼎查聯繫,聲稱願意向英國方面通報情況「向貴公使直道,必不欺隱」;一面上奏道光帝稱裕謙「星夜潰走餘姚、紹興,所有衢、處二鎮官兵,籍以護送為名,概不入郡守城。」
10月13日,700名英軍溯甬江而上進攻寧波,餘步雲再次不戰而逃,退入上虞。
為了收復浙東失地,道光帝楊威將軍命奕經到浙江督師。當時就有人認為餘步雲不戰而退,嚴重影響士氣,應該將其斬殺,以儆效尤,但被奕經拒絕。
1842年1月29日,被奕指揮三路人馬發起反擊,打算收復寧波、定海、鎮海三城。餘步雲卻未按時到達指定地點。清軍反擊失利後,餘步雲退避慈溪,駐軍西苑嶺,此處是與大寶山互為犄角的制高點。英軍進攻大寶山時,金華副將朱貴率部反擊,英勇戰死。餘步雲卻丟棄西宛嶺,退入慈溪城,當他得知朱貴陣亡後,又棄城而逃。
1842年5月,清廷檢討浙江戰事失利的原因,餘步雲被押解至京,判了斬監候。在處理餘步雲的問題上,朝廷眾臣產生爭議,有人彈劾他,也有人為其開脫,但刑部尚書李振祜堅持認為餘步雲罪行惡劣,必須嚴懲,他說:「餘步雲系本省提督,乃竟志在偷生」,「既不能衝鋒迎擊,復不能嬰城固守,鎮海失守,退入寧波,寧波失守,退保上虞,……從未殺獲一賊,身受一傷,畏死貪生,首先退縮,以致帶兵將弁,相率效尤,奔潰棄城,直同兒戲。」道光帝批複:「餘步雲未能擒獲敵軍一兵一卒,臨陣退縮,棄城而逃,畏死貪生。此等行為,若不軍法從事 ,如何面對為國捐軀的忠臣將士?餘步雲即行處斬棄市。」 《清史稿》:「浙江提督餘步雲海疆僨事,逮問治罪。廷臣猶有為議輕比者,振祜堅持,得伸法 。」1843年1月24日,69歲的餘步雲被押赴鬧市當眾斬首。

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根據餘步雲在鴉片戰爭中的表現,人們會認為這是一個卑鄙猥瑣,靠著行賄攀附爬上高位的貪官污吏,精於官場鑽營,卻根本就不會帶兵打仗,到了戰場上只想保命,既沒有殺敵的本領,也沒有抗敵的勇氣。然而這個印象並不正確,在鴉片戰爭爆發前,餘步雲是清朝一員戰功卓著的驍將,他從士卒做起,是靠著真本領在戰場上一刀一槍殺出來的,因為屢立殊勛,他得到了繪像紫光閣的極高榮譽。
餘步雲是四川廣安人,他性格豪放洒脫,自幼喜歡玩打仗遊戲,並在遊戲中顯示了過人的組織和指揮才能。《廣安州新志》中稱他「生而倜儻,有智略。童時嬉戲,布石作陣,進退群兒皆有法。」
川楚教亂爆發後,清軍為了鎮壓白蓮教,在當地招募鄉勇,餘步雲就從了軍,並很快就在軍中嶄露頭角。《廣安州新志》:「嘉慶初,教匪王三槐等倡亂,大師招募鄉兵,步雲往,隸經略麾下。賊氛熾甚。步雲獻策,用大合圍法,分兵遏其竄路,渠江為西北往來之沖,石筍河之捷,九股賊匪合一,眾十餘萬。大兵躡其後,聚而殲焉。步雲之力也。」 由於他獻上的計策,清軍獲得大勝。
《廣安州新志》中另一段記述則這樣說:「時州人餘步雲,應鄉兵募隸,經略麾下為嚮導,隨大軍蹙賊於黑灘,以功授把總。」可見,餘步雲因為給清軍帶路,使清軍在黑灘戰鬥中擊敗了敵軍,餘步雲因功獲得把總職位。
「道光六年,以川東鎮帶川兵六千,征逆回張格爾,並生擒和田賊首玉努斯卓霍爾,俘獻之。」 在平定新疆的戰役中,餘步雲生擒匪首,因而立下大功,獲得了繪畫像紫光閣的殊榮。《廣安州新志》記載:「紫光閣繪像名列第八,御制功臣贊曰:少懷忠義,奮勇隨營,攻堅破陣,屢立勛名。川兵六千,將之西征,和田賊首,追之獲生。」在這些記載中,餘步雲是一員多謀善戰的猛將。
後來,餘步雲先後擔任乾清門侍衛、總兵和提督等要職。在鎮壓白蓮教起義,瑤民起義和苗民起義的戰爭中屢立戰功, 多次受到清廷嘉獎,被賞戴雙眼花翎,加贈世襲一等輕車都尉,道光十八年加贈太子太保銜,至今 廣安人仍稱他「余宮保」。可是這樣一員朝廷倚重的戰將,卻在鴉片戰爭中卻顛覆了以往 ,突然變了一個人,成了一個只會逃跑求和的貪生怕死之徒,這是為什麼呢?

餘步雲是第一次鴉片戰爭中唯一被處斬的高級將領,他真是懦夫嗎?

餘步雲故居


在鴉片戰爭中有一個現象值得注意,就是許多像裕謙那樣的文官,以及一些中下級武官,不僅主戰,也敢戰,在戰鬥中不惜血灑疆場也絕不後退一步,表現出了令人尊敬的大無畏氣概;而一些高級武將卻顯得畏縮不前,以「剿撫並用為借口」,實則主張求和談判。像餘步雲那樣怯戰的高級將領並非孤例,當時人們心目中有著「戰神」般地位的名將楊芳,在戰爭中的表現也很令人失望。
在廣東戰事危急時,楊芳被調到那裡主持軍務,那裡的軍民把他當成救星,可是他到了廣東後,非但沒有主動進攻英軍,還瞞著皇帝私下與英軍談判,同意停戰並恢復通商。道光知道後暴怒,將他革職留任。
餘步雲、楊芳這種高級將領對戰爭的綏靖態度,如果僅以貪生怕死來解釋,是不全面的,也是不公允的。因為這些人都是從刀槍叢中殺出來的,早已看淡了生死。楊芳尤其以勇猛著稱,經常僅率數騎就敢衝擊敵軍大陣,怎麼會突然就變得如此膽怯呢?他瞞著皇帝與英軍停戰,是犯了欺君之罪,什麼後果他不清楚嗎?沒有勇氣他敢這麼做?
中國古代,所有的士人從小就被灌輸忠孝節義思想,食君之祿,忠君之事,國家有難時,就要站出來為民解難,為主分憂,不同的只是有的人願意踐行,而有的人不願意,裕謙就是願意忠君報國的人。國難當頭時,他挺身而出,與侵略者血戰到底,不惜以身殉國,全了捨生取義的大節。但是能不能戰勝敵人,用什麼辦法來戰勝敵人,他考慮得比較簡單,覺得清軍相對英軍「兵數何啻十倍」,認為只要人多不怕死,就可以打敗侵略者。
而中下級將領,守土有責,他們的任務就是守住一方陣地,哪怕粉身碎骨,也不能後退,其他的不用他們考慮。
高級將領則不同,他們負責一個方面的軍事,需要從戰略上考慮對己方有利的策略,其中就包括是戰還是和,還要考慮如果戰敗會導致什麼後果,他們需要權衡這其中的厲害。在《清史稿》中,餘步雲除了逃跑還是逃跑,既然這樣,他被處以軍法是毫無疑問的,為什麼會在朝堂上形成爭議呢?如果不是李振祜的堅持,餘步雲最後不一定被斬,這說明有一部分大臣不認為他是為了逃跑而逃跑。
在浙江前線,裕謙是最高長官,但他並不熟知兵事,餘步雲則是久於戰陣的軍事負責人,兩人之間一開始就有矛盾,裕謙非常鄙視餘步雲,認為「武員大抵不學無術」。而餘步雲當時不戰而退,連失數城,到底是出於什麼想法,如今已不得而知,如果說他為了逃命,為了保住一家三十餘口的性命,那麼他就不怕戰後被追責嗎?一些史料上說他「以保全數百萬生靈」為借口而棄城逃跑,向英軍求和;還有史料記載:「英人犯順……步雲駐上虞,撫流民,牽掣外匪。」從這段記載看,他也確實保護了逃難的百姓,這是否表明他真的擔心,如果堅決抵抗的話,破城後百姓會遭屠戮?

餘步雲在鎮海戰鬥激烈時以保全妻兒為理由要求撤退並遭裕謙怒斥的情節,來自於裕謙家奴給浙江巡撫劉韻珂的一封信。在這封信中,描寫了餘步雲到城樓見裕謙,以各種無恥借口要求逃跑的場景,並指責是餘步雲的逃跑導致了裕謙的兵敗自殺。當時就有人質疑其真實性,認為有可能是兩人積怨不淺,家奴因主人慘死而故意誣陷。
餘步雲和楊芳他們都是職業軍人,相較於文官更了解戰爭,當他們遇到英軍時,會感到猶如一個身懷武功的人,遇到了一個手持步槍的對手,雙方的能力不在一個緯度上,無論戰還是不戰,結果都是失敗。剛開始時,皇帝和文官們並不了解這種情況,所以一再嚴令進剿,到後來,道光終於明白了清軍的處境,所以也變為妥協求和了。
不管怎樣,餘步雲不戰而退已經失了大節,將自己釘在了歷史恥辱柱上,被處斬是罪有應得,他當時遇到了什麼困難,有什麼想法,已經不重要了,而裕謙等為抵抗外敵而英勇獻身的英烈,將永遠被後世敬仰。


圖片來自網路公開渠道,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權立即刪除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