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2572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按預定計劃向朝鮮境內開進,為了出奇制勝,志願軍隱蔽行軍避開大路,晝伏夜出。杜魯門在問到中國出兵朝鮮的可能性時,麥克阿瑟斷言可能性很小:「他們能夠越過鴨綠江參戰的部隊只會有5萬人至6萬人,他們沒有空軍……如果中國人試圖南下平壤,他們將遭受到最慘重的殺戮。」

20日,美軍攻佔平壤。為了儘快搶佔鴨綠江邊境線的據點,造成佔領朝鮮既成事實,以避免中蘇出兵。「聯合和國軍」更加肆無忌憚地從東西兩線向北推進,由於沒有遭受到什麼有效抵抗,也未覺察到志願軍已經進入朝鮮,他們仍以團和營為單位,分兵冒進,乘坐汽車長驅直入。不僅東西兩線之間相隔130多公里,各師團之間也處於各自為戰的狀態,尤其是南朝鮮軍的第6、7、8師。

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先期入朝的彭老總敏銳地抓住了這一戰機,提出了第一次戰役首先殲滅南朝鮮軍兩至三個師的戰略設想。但由於美軍和南朝鮮軍向北推進的速度越來越快,戰場情況瞬息萬變,志願軍只能不斷調整作戰計劃,預定搶佔的防禦區也逐漸北移。24日晚,第40軍的先頭部隊118師才抵達彭老總的指揮所大榆洞附近,師長鄧岳、政委張玉華見到了彭總。

彭總給他們交代了前方的情況,並特意強調:「敵人現在正快速推進,我們的飛毛腿恐怕難以賽過他們的汽車輪子,很有可能趕不到預定防守區域,過了北鎮你們就要準備隨時與敵人遭遇。」此時彭老總的指揮所離北鎮也不過幾公里,想到這裡鄧岳有些吃驚地問道:「彭總,你在這裡是否太靠前呢?」彭老總略帶幽默地說:「你們都來了,我還怕什麼呢?」鄧岳離開前,彭總還特彆強調:「你們40軍是先頭部隊,要打頭陣。出國第一仗一定要打得漂亮,打出威風,打開局面。」

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告別彭老總,鄧岳急忙趕回師指揮所。在40軍入朝前兩天,曾派出過一個先遣隊,由副軍長蔡振國率領各師副師長、副團長以及偵查科、作戰科股長先期入朝,偵查敵情、勘察地形、聯繫友軍,但是先遣隊入朝後三天就與軍指揮部失去了聯繫。此時作為先頭部隊的118師對敵方有多少人、行進到什麼位置、前方具體地形如何一無所知。當鄧岳到達北鎮時,已經聽到前方的炮彈爆炸聲。

鄧岳對身邊的政委張玉華說:「炮響40里,敵人現在已經離我們不遠了。」他判斷我軍離溫井還有17公里,連續夜行軍已經人困馬乏,而敵人依靠機械化運輸,很有可能比我軍現行搶佔溫井。我軍如果按照原計劃貿然向前搶佔溫井,如果與敵軍遭遇,對我軍非常不利。幾位軍官在指揮所里商量一番以後,決定放慢行軍速度,先頭部隊在溫井以北的豐下洞、富興洞一帶佔領陣地,隱蔽警戒。師主力集結於兩水洞和北鎮地區,觀察敵軍動向,順便讓將士們休息一下。

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118師354團隱蔽在東側的山地上,山腳下是一條南北向公路,公路西面是一條寬二三十公尺的江,江的西面又是高山。這是一個絕佳的伏擊位置。偵查排發現溫井有南朝鮮軍約一個團,但目前仍不知道其動向,如果他們要去鴨綠江邊的碧潼則必然會經過這裡。團長褚傳禹安排前衛二營展開兩個連向溫井方向警戒,後衛三營展開兩個連守住公路,戰士們提高警惕,睜大眼睛盯著公路。

第二天一大早,敵軍果然朝志願軍埋伏的位置駛來。剛開始是兩個縱隊的步兵沿公路行進,途中一個浩浩蕩蕩的汽車大隊超越了他們走到了隊伍最前面。駛在最前面的是敵軍尖兵,後面跟著兩三輛滿載步兵的卡車,再往後是12輛中型卡車牽引的榴彈炮,最後還有20多輛車滿載的輜重的步兵。由於沒遭遇什麼抵抗,他們也不對附近進行火力偵察,大搖大擺地往前走。褚傳禹看到這陣勢,非常納悶:「打了這麼多年仗,從來沒見過把炮兵擺在最前面的。」但由於人數不多,他決定先不要開火,再放一批敵人進來。

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但前面的炮兵部隊乘著汽車進行得太快,與後面的步兵慢慢拉開距離,加上山上沒辦法看到全部視野,為了把敵人的前衛營放進口袋,卻不知道前面的敵軍炮兵竟然衝到118師指揮部駐地。此時師長鄧岳正在山溝準備吃飯,電台就設在公路橋的涵洞裡面,指揮車還停在路邊。敵軍的尖兵發現指揮車立即開槍射擊,正在車裡休息的司機急忙跳下車往山溝里跑,報話員也抱著電台往山溝跑。師偵察連立即進行了反擊,抗美援朝第一仗打響。

師長鄧岳聽到槍聲以後,帶著機關人員爬上了山,喃喃自語道:「這個褚傳禹怎麼搞的,把敵人放到我這裡來了。」他下令353團立即投入戰鬥,後衛的352團也快速向兩水洞方向前進,準備支援。這時,隱藏埋伏的345團也打響了戰鬥。這個斷頭、卡尾,攔腰出擊將敵人分割殲滅的戰法與當年林彪的115師在平型關伏擊日軍如出一轍。在受到我軍猛烈火力壓制時,敵軍早已亂成一團。戰士們衝下山時,他們已經四處逃竄了。

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戰鬥進行到中午,除少部分逃出以外,被分割包圍的敵軍基本被殲滅。此時僅剩下先頭衝到師指揮部的敵軍還在與偵查連對峙著。待我353團正迂迴包抄時,敵軍發現不對勁,立即渡江逃跑了。打掃完戰場以後統計,這次戰鬥擊斃敵人325人,俘敵161人,繳獲汽車38輛,火炮12門,各種槍163支。俘虜當中有一名美軍顧問,後來才得知道這名顧問因為腸胃炎想趕到北鎮休息,才讓炮兵開到了前面。不過他這樣一來雖然自己做了俘虜,反而使後面進入我軍口袋陣的步兵減少了許多。

打掃完戰場,師參謀長湯景仲站在一堆戰利品前說:「這仗打得不錯,要是354團再多放些敵人進來,我們的戰果再大一些就更好啦!」剛剛趕過來的354團團長褚傳禹小聲地回答說:「算了吧,我差點犯錯了,這還要跟師長、政委檢討呢。」師長鄧岳聽完大笑:「功過相抵,我就不打你板子了,罰你去把繳獲的洋酒弄來大家嘗嘗。」在場的人聽完都哈哈大笑起來。

志願軍入朝首戰,褚傳禹口袋陣放太深,讓南朝鮮軍衝到了師指揮部


幾乎在差不多的時間,第120師在雲山地區的阻擊戰以及第42軍124師在東線黃草嶺一帶的戰鬥也打響。志願軍軍史上把這三場戰鬥作為「抗美援朝戰爭序幕拉開」的標誌,同時10月25日也被定為抗美援朝紀念日。這一戰雖然殲敵不多,但作為志願軍入朝的首戰,打出了我軍的軍威,敵人不敢再冒進,為後方大軍集結爭取了時間,同時也保護了處在最前線的志願軍總部指揮所的安全。

今年是志願軍抗美援朝70周年,這是我國的立國之戰,不僅打出了我軍的軍威,更贏得了寶貴的和平發展的機會,這是我國一段光榮的歷史,也是非常值得大家去了解的一段歷史。著名作家李峰所著的《決戰朝鮮》以翔實的史料全面揭開了朝鮮戰爭台前幕後的諸多歷史真相:包括中國出兵朝鮮、蘇聯對華援助、志願軍戰俘真實經歷等情況,內容詳實全,具有很高的可讀性,是一本了解抗美援朝戰爭非常好的書籍。

一套2冊,白金珍藏插畫版現價只要69元,點擊【去看看】就可以購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