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東戰役前,主席為何電令「已調中原局的陳毅不參與戰役指揮」?

2020-10-18 07:00:12 3725 views
摘要

主席和中央在城南庄接受了粟裕華野一兵團暫不渡江的建議,決定華野全軍留在中原,與劉鄧、陳謝聯手打殲滅戰。

1948年5月,對華野來說是非同尋常的月份,實際上完成了陳毅、粟裕對全部野戰軍指揮權的交接。

主席和中央在城南庄接受了粟裕華野一兵團暫不渡江的建議,決定華野全軍留在中原,與劉鄧、陳謝聯手打殲滅戰。與粟裕一起奉令去城南庄的、曾向中央建議躍進江南的陳毅對主席說:「我沒給主席當好參謀。"主席說:「此事也不能完全怪你,我也有責任,是粟裕同志考慮得更穩妥一些。我看可以放手讓粟裕同志幹了!"領袖決定派陳毅、鄧子恢從華東挑3000幹部到中原去,儘快打開工作局面。主席對粟裕說:陳毅同志另有任用,今天華野就由你來搞,負主要責任。中央擬任命粟裕為華野司令員兼政委。粟裕因為偉大的謙虛,堅辭華野軍政主官。主席拍板:粟裕同志,你讓半步,我也讓半步,陳毅同志在華野的職務不變,各項工作由你代理。但是中原那邊工作也需要他,現在必須馬上去。陳毅於1948年5月初離開華東去中原。粟裕任華野代司令員、代政委,華野前委書記。5月21日,中央軍委來電明確:粟裕全權指揮第一、三、四、六、八及十一縱隊之作戰,並指揮許、譚在津浦線上之配合作戰。豫東戰役前又明確:粟裕為華野前線總指揮。

豫東戰役前,中央專門電令明確:陳毅不參與豫東戰役指揮。實際上,電告華野上下:華野全軍必須服從粟裕指揮。

豫東戰役前,主席為何電令「已調中原局的陳毅不參與戰役指揮」?

粟裕楚青和影

一言以蔽之:這次電令,主席和中央實際上想藉此完成粟裕和陳毅軍政指揮權的真正交接。主席為什麼會有如此決定呢?原因如下:

一、粟裕是黨內為數不多的擅長大兵團作戰的軍事家、戰略家,軍事素養非一般將領可比。

粟裕指揮的黃橋戰役、車橋戰役、天目山三次反頑戰役、蘇中七戰七捷、宿北戰役、魯南戰役、萊蕪戰役、孟良崮戰役均可圈可點,而與粟相比,詩人獨立指揮的山野在山東五戰皆負。1946年在山東的宋時輪、唐亮、葉飛、許世友對詩人的指揮才能均有疑異。龍其是失兩淮,詩人難辭其咎。主席指令詩人負責北面淮泗地區作戰,要他仿粟裕辦法,集中主力殲敵一部,南面的蘇中交粟。但詩人又誤判薛岳主力背進攻沭陽,顧慮返回山東的歸路被切斷,而北移沭陽以南、宿遷以東地區。粟裕精確判斷薛岳的目標是兩淮,多次向詩人提出建議、看法,甚至提到了「否則華中局勢變化,責任難負」的後果。詩人依然故我,薛岳趁山野主力北移,以74師等三個整編師乘虛入兩淮,詩人聞訊倉促南下,隨即又判斷、部署失當;粟裕率華中野戰軍主力星夜馳援,因路遙水阻,未能補鍋,兩淮失守。詩人向主席檢查:我至淮北,戰局顧慮太多,未能發揮山野力量,有負黨和人民的付託。表示:今後集結張(雲逸)、鄧(子恢)在一起,軍事上多由粟下決心,定可改變局面。

二、華野成立起,粟裕作為副司令員雖全面負責戰役指揮,但才能多少有些難以完全發揮。

豫東戰役前,主席為何電令「已調中原局的陳毅不參與戰役指揮」?

1946年10月,華野成立,中央明確「在陳毅領導下,大政方針共同商量,戰役指揮交粟裕負責。"但粟裕畢竟是副職,陳、粟、譚三人內部分工:陳負責戰役設計、粟負責戰役指揮,譚主抓政工。網友們談的較多的是南麻、臨朐戰役失利一事。按習慣性思維,網友會認為這是負責戰役指揮的粟裕的責任。但粟裕有他的委屈,當時中央已決定劉鄧挺進大別山,中央命令華野七月分兵,三路人馬、由內線三面出擊,轉入外線。粟裕認為山東「內線殲敵的條件還是存在的」,而大量殲敵有生力量,正是對友軍最好的支援。《傳檄到中原》書載:在山東時,陳粟為分兵問題,曾晝夜爭論。粟裕對分兵很有意見,對遠距離外線出擊的做法不理解。但粟裕是個黨員,他有組織原則,上有中央的嚴令,身邊又有華野主帥排版,最終七月分兵,南麻、臨朐兩役匆忙上陣,彈藥潮濕,阻援、圍攻均兵力不足,陳粟手下只有二、六、九、七縱四個縱隊,以二、六、九包圍南麻,七縱在南邊阻援。而胡璉狡如狐,利用所控大小山頭、村莊,用20多天大力構建地堡群,外圍還設置了鐵絲網、鹿砦,胡璉的11師是和74師一樣的王牌師,兵力火器、士兵素質及戰術均非一般國軍所能比。敵25師、64師馳援,黃伯韜的25師突破七縱60團的750高地,我七縱轉入二線陣地防禦。華野擬再次進攻,東面李彌的第8軍由昌樂、濰縣進犯臨朐,策應南麻守敵,南麻之敵難以短期全殲,我4個縱隊傷亡較大,本應休整一個時期。但敵第8軍占臨朐,阻斷我軍向膠濟線北的後方通路,威脅我解放區。粟裕得知敵8軍主力未達,立足不穩,決定於24日倉促發起臨朐戰役,臨朐三面環山,沂河、彌河等從城旁流過,平時水淺可徒涉,但適值傾盆大雨,山洪暴發,行動受阻。加之彈藥潮濕,我軍雖殲敵7000餘人,但未達到預期戰果。南麻、臨朐戰役,對劉鄧起到了戰略配合的作用,也殲敵1.8萬,但華野自身傷亡2.1萬,打成了消耗戰,把孟良崮戰役等繳獲的彈藥幾乎耗盡。

粟裕嚴以自律,向軍委主動承認了戰役指揮方面的責任,提出辭呈。同時還向軍委申訴提出:華野七月分兵、孟良崮戰役後過分樂觀,也是失利的主要原因。主席深知這兩點上,陳、譚難辭其咎。

豫東戰役前,主席為何電令「已調中原局的陳毅不參與戰役指揮」?

粟裕書法

三、華野組建東南野戰軍,由粟裕率葉、王、陶組成一兵團下江南的中央戰略決策因粟裕的建議而改變,中央高度認可粟裕的軍事素養。

1947年11月上旬,陳毅為解決華野後勤供應去河北見薄書記,隨後便奉令趕往陝北米脂縣楊家溝,參加中央12月會議,趕到時會議已結束,中央做出「打倒蔣介石,解放全中國"的戰略部署。主席留陳毅商定行動計劃:擬令粟裕率華野一部南進。之前,粟裕已向中央發了「子養電",提出自己的作戰方案。五天後,即1948年1月27日中央下令粟率三個縱隊渡江南進,執行機動作戰任務。意圖引敵20到30旅兵力回防江南,令粟部以七八萬人之兵力去江南,先在湘贛兩省周旋半年至一年之久,沿途兜圈子,應使休息時間多於作戰時間,以躍進方式分幾個階段達到閩浙贛,使敵完全處於被動應付地位,渡江時間可在2月或5月,請粟裕熟籌見復。粟裕經3天思考,於1月31日電告中央,在提出渡江南進時機、地點、方法的方案同時,重申他在「子養電"中的觀點和建議:如能於最近打幾個殲滅戰,敵情當有變化,因此於最近時期將三個野戰軍由劉鄧統一指揮,採取忽集忽分的戰法,於三個地區輾轉尋機殲敵(華野除葉王陶外,可以三至四個縱隊參戰),是可能於短期內取得較大勝利的。主席留原定於2月1日返華野的陳毅研究,仍決定南進,但採納了粟裕關於渡江時機、地點、方法及「忽集忽分"戰法的建議。栗裕又苦諫曉以利害:打大規模殲滅戰分兵南進是做不到的,而在中原黃淮地區打大殲滅戰的條件卻在成熟。中原戰場上,我有十個主力縱隊,加上兩廣、特種兵和地方武裝,只要統一指揮,集中兵力,是有力量打大殲滅戰的,中原黃淮地區地勢平坦、交通發達,固然便於敵人互相支援,但也有利於我軍機動作戰,特別是我中原解放區已有初步基礎,又背靠山東、晉冀魯豫老解放區,可以及時得到人力物力的支援,充分發揮人民戰爭的優勢,這些都是我軍在中原黃淮地區打大殲滅戰的有利條件。相反,如果華野3個縱隊渡江南進,到敵深遠後方進行寬大機動作戰任務,無疑會給敵人相當的震驚、威脅和牽制,但是我3個縱隊和地方幹部近10萬人,在敵占區轉戰幾個省,行程幾千里甚至上萬里,在無後方條件下連續作戰,同敵人的圍追堵截作鬥爭,兵員的補充、糧彈和其他物資供應,傷病員的安置和治療等方面將遇到很大困難,預計將有五六萬人的減員,余部難以對敵人形成重大威脅。政治上,我南進的戰略行動,可調動江北部分敵軍回防江南,但調動不了敵在中原戰場的4個主力軍。這4個軍戰鬥力較強,是中原敵軍骨幹。5軍、18軍是嫡繫到江南作戰難以發揮其機械化裝備優勢,蔣不會調他們到江南陪我們打游擊,而7軍、48軍是桂系部隊,蔣不會縱虎歸山,如我調不走敵4個主力軍,又3個縱隊南進,勢必分散我軍兵力,我軍難以在中原打殲滅戰。如3個縱隊留中原,則可以充分發揮他們善於野戰的長處,用減員五六萬人的同樣代價,殲敵3至5個軍。在中原兩淮打大殲滅戰,更有利於迅速改變中原戰局,進一步發展戰略進攻。粟裕在做好渡江準備的同時,於4月18日再次斗膽直陳。再次向主席建議3個縱隊留江北,同時建議向淮河以南到長江以北地區派出幾個以旅或團為單位的游擊部隊,配合正面戰場作戰;向江南敵人深遠後方派出多路游擊隊,與當地人民武裝結合,在廣大範圍內輾轉游擊,以求大量調動敵人,策應中原地區作戰,這樣三線密切配合,推動戰局較快與較大發展。4月21日中央請陳粟到中央商量行動問題,陳粟4月29日到西柏坡,最終在阜平縣城南庄,中央書記處接受了粟裕的建議。

粟裕在戰略上明顯高明。中央為了讓粟裕放開手腳,充分發揮其軍事指揮上的卓越才能,最終選擇粟裕為華野軍政實際主官,來全面主持全野,責、權合一,實屬意料之中的事!

豫東戰役前,軍委電文明確「陳毅不負責本次戰役指揮",無非是主讓華野全軍知曉:要聽粟總的將令。同時告知粟總:你辦事,我放心。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