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2020-10-18 07:00:19 2696 views
摘要

按常理說,如果一個人辛辛苦苦、經過數年的努力終於掌握了大權,就會知道權力的來之不易,就會更加珍惜手中的權力,用手中的權力來干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

按常理說,如果一個人辛辛苦苦、經過數年的努力終於掌握了大權,就會知道權力的來之不易,就會更加珍惜手中的權力,用手中的權力來干一番轟轟烈烈的事業。

可事實卻並非都是如此,有的人歷經磨難一朝權力在手,便把這一公器當作自己為所欲為的工具,視芸芸眾生如那小小的螻蟻,一邊隨便捏來隨便踩,一邊得意地說:「哼哼,你們這些小人物能把我怎麼樣?」歷史上齊懿公姜商人就是這樣的人。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原本姜商人是沒有機會當上齊國國君的,可他的老父親,也就是大名鼎鼎的齊桓公,英名一世、糊塗一時,老都老了,卻在立嗣的問題上犯了嚴重的錯誤,才讓姜商人有機會上位。

根據中國古代的宗法制度,國君的繼承人應該是嫡子。可遺憾的是齊桓公的夫人沒有給他生出男孩子,不得已,齊桓公只得在庶出的孩子們中找一個。

進入齊桓公視線的一共有六個人,他們分別是姜無詭、姜元、姜昭、姜潘、姜商人和姜雍。到底該選哪個?齊桓公與管仲一商量,決定立姜昭作為自己的太子。為了確保自己百年後,自己的決定能得以順利執行,齊桓公還把姜昭託付給了宋襄公,讓他來幫助執行自己的決定。

要說,齊桓公這樣做,是非常聰明的未雨綢繆,照此進行,他死後齊國的政權就會實現順利更迭。可讓人想不到的是,齊桓公也是個耳朵根子非常軟的人,不過這一次給他吹風的不是女人,而是兩個他非常寵信的宦官易牙和豎刀。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這易牙和豎刀平時與公子姜無詭母親的關係非常好,他們當然希望姜無詭能成為齊國的國君。易牙這天瞅齊桓公高興,就對齊桓公說起了姜無詭的種種好來。齊桓公一聽,想不到無詭這小子竟如此優秀,便忘了之前立姜昭為太子的事,順口答應易牙說,自己死後讓無詭繼承大統。

消息傳出,齊桓公其他幾個有希望繼承國君之位的兒子,見父親這樣輕易就改變了立場,便也紛紛動起了心思,是拉幫結派,準備等齊桓公死後來搏上一搏,這當中自然也少不了後來的齊懿公姜商人。

爭奪齊國國君之位的鬥爭有多慘烈,看看一代霸主齊桓公的命運就知道了。

齊桓公一病重,就被手下寵信的易牙等人給囚禁起來,不準給他吃喝,巴著他早點死去,好立自己的人當齊國國君。而此時,包括姜商人在內的齊桓公的幾個兒子也無暇顧及父親的生死,為爭國君之位,打得是不亦樂乎。就這樣齊桓公被活活餓死,死後屍體也沒人收殮,是蛆蟲遍地爬、屍臭沖雲漢。

爭鬥的結果如何呢?先是無詭當上了齊國國君。可宋襄公不願意了,齊桓公老兄死前可是給我說,他要立兒子姜昭為後的。於是乎,宋襄公打著「擁立太子昭」的旗號,帶領大軍浩浩蕩蕩向齊國殺來。齊國人一看大勢不好,便殺了姜無詭,迎立姜昭為國君,這便是齊孝公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齊孝公幹了十年死了,可齊桓公死後的國君之位爭奪還在繼續。齊孝公死後,齊桓公時的另一寵臣公子開方殺了齊孝公的兒子,擁立齊桓公的另一個兒子姜潘為國君,這就是齊昭公

齊昭公上位後,一干就是十九年。此時的齊國看似風平浪靜,但其實卻是暗流涌動,因為此時還有一個人在虎視眈眈盯著國君之位,他就是姜商人。

在齊桓公死後的國君之位爭奪中,姜商人開始表現得還非常積極,但他慢慢認清了形勢,那就是姜無詭的背後有宦官易牙等人的支持,姜昭的背後是宋襄公,姜潘的背後是公子開方,唯獨自己沒有得力的團隊來作為後盾,此時如果一味向前沖,那隻能是死路一條。

思來想去,姜商人決定隱忍,是「陰交賢士,附愛百姓,百姓說」,也就是說,認清形勢的姜商人不但走親民路線,而且還走得比較成功。

到底姜商人是如何隱忍的呢?史書沒有過多的記載,只是說有一次姜商人外出打獵,與臣子同時射中一隻獵物,你說是你打的,我說是我打的,那臣子一點也不給姜商人面子。最後還是姜商人大度地讓出了獵物,那臣子洋洋得意背著獵物走了。

由於姜商人親民路線走得好,所以等齊昭公死後,隱忍二十九年的姜商人悍然謀反,順利殺了昭公的兒子,得以自立為君。這就是齊懿公。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要說齊懿公辛辛苦苦上了位,就該積極地大展政治抱負來帶領齊國奮發圖強,重興老父親齊桓公的偉業,來證明自己才是齊國最應該選的君主才對。

可他並沒有這樣做,也許是隱忍得太久了吧!齊懿公掌權後,沒把心思用在國家大事上,而是首先想著該如何報復那些當年讓自己難堪的人。

當年那個大臣不是與自己爭奪獵物嗎?好,現在看你還敢不敢爭。不過這個人是真的與他爭不了了!為什麼?因為此人已經作古埋在了地下。

就這齊懿公也不能放過他,派人把他挖出來,砍掉他的雙腳。這還不算完,父債子還,讓他的兒子丙戎來給自己駕車,隨時聽從自己的呵斥。

報完仇,齊懿公想到了縱情享受,以彌補自己近三十年來的缺憾。要說人有機會了享受一下也沒什麼,可齊懿公想享受的卻是別人的老婆。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原來,庸職的老婆長得漂亮,沒權沒勢的姜商人早就垂涎三尺,這不一當上國君就迫不及待把人家搶入宮中,借自己歡樂。要說搶人家老婆也就算了,這齊懿公又讓庸職給他做驂乘。

寫到這裡,大家一定會覺得齊懿公做得太過分了!可齊懿公卻不這樣想。在他看來,自己貴為一國之主,想怎麼干就怎麼干,你們這些小人物也奈何我不得。

確實,面對堂堂一國之君的胡作非為,被刨屍斷足者的兒子丙戎和被奪去妻子的庸職,都不約而同選擇了沉默,他們知道以自己一己之力要和國君斗,那簡直是以卵擊石。於是他們都默默地忍受著屈辱,乖乖地聽從齊懿公的調遣——庸職給齊懿公駕車、丙戎做驂乘。

春秋時每駕車總共坐三個人,駕駛員在正中的位置趕車,後面左邊是尊位坐的是領導、右邊是副位坐的是陪同的人,也就是驂乘。

了解了這些,我們就能想像得到齊懿公是多麼的驕橫和看不起這些小人物——把你老婆搶走了怎麼了?把你老爹的腳給斷了又怎麼了?你們不還得一起乖乖地為我服務?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當權者耀武揚威,手下人俯首聽命。一切都看似風清雲淡,可在一次嬉耍後,一切都變了。

這年五月的一天,齊懿公要到申池遊玩,丙戎和庸職當然也去了。在申池,齊懿公去玩自己的了,丙戎和庸職倆人沒事一起去洗澡,兩個小人物邊洗邊開玩笑,最後相互揭起短來,庸職嘲笑丙戎說:「斷足子!」丙戎回擊庸職道:「奪妻者!」

你一言我一語,倆人說著說著羞恥心都被激發了出來,誰也不再吭聲,獃獃地坐著。短暫的沉默後,兩人的手緊緊地攥到了一起,發誓:「斷足仇!奪妻恨!非報不可!」

丙戎和庸職經過謀劃,乘著與齊懿公到竹林遊玩的機會,倆人一起動手在車上殺死了齊懿公,然後逃之夭夭。

生活中,有許多如齊懿公一樣看不起小人物的大人物,認為小人物受欺負了也頂多是「免冠徒跣,以頭搶地耳」,因此想怎麼欺負就怎麼欺負。

用情人丈夫做貼身保鏢,砍人雙足用其兒子當司機,下場會是怎樣?

好多時候,我們看到的現象也確實是這樣,小人物受了欺負也都打掉牙往肚裡咽,連個屁也不敢放。

比如丙戎與庸職,他們在受「斷父足」「奪己妻」之辱後,不僅連「免冠徒跣,以頭搶地」的動作也沒有,而且還乖乖地為齊懿公忠心耿耿地服務著,簡直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懦夫。

可就是這兩個懦夫最後卻由於在一起嬉戲,相互觸到了痛處,迸發出了無窮的威力,果斷出手殺死了齊懿公,改寫了齊國的歷史。

由此可見,一個小人物的能量是單薄的有限的,但當多個小人物的能量集聚在一起並被引爆時,他們的威力就會以幾何級數的方式增長,最終做出驚天動地的大事來。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趙倡文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