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淮河畔遇絕色,一段往事勾人魂:清代「法師出家艷遇記」奇談

2020-10-18 07:00:24 283 views
摘要

這法師姓錢,本是仁和人,他生來就十分聰明,九歲那年曾賦《白桃花》詩二十首,把在場的人全都震住,十六歲時,母親去世,兩年後,父親也撒手歸西,法師悲痛萬分,一直不能釋懷。

看古代百案 聊人性黑暗

文:蕉葉夢

秦淮河畔遇紅顏,精神戀愛品格高

清代天台有個無住法師,他在成為和尚之前,有過一段奇遇,後來看破紅塵,才出家做了和尚。

這法師姓錢,本是仁和人,他生來就十分聰明,九歲那年曾賦《白桃花》詩二十首,把在場的人全都震住,十六歲時,母親去世,兩年後,父親也撒手歸西,法師悲痛萬分,一直不能釋懷。

他有個朋友王某,才貌皆不如他,但是心地善良,王某見他失了雙親悶悶不樂,便前去勸說,讓法師去外頭散步心,來緩解失去親人的痛苦。

恰好法師有一位朋友在津門做官,邀請法師去處理他府中的事物,法師聞言,便乘船前往,剛到了甬東口岸,就遇上了風暴,巨浪滔天又下起了大雨,法師的船漂泊一夜,才僥倖存活,卻陰差陽錯到了吳淞口,只是法師上岸沒多久,乘坐的船隻就被一陣巨浪打壞,看的法師心驚肉跳。

秦淮河畔遇絕色,一段往事勾人魂:清代「法師出家艷遇記」奇談

他上岸後只得從溯江走去揚州,然後又從清懷走陸路才到了津門,在津門住了兩年多之後,他辭了朋友,南行去往江寧,此時,他的好友王某也因為參加科舉考試到了江寧,二人久別重逢,相談甚歡,一日,二人相約去秦淮河遊玩,在此處遇見一個絕色妓女,名叫新柳,此女溫文爾雅,又精通詩詞,不像出身貧賤,也不像瘦馬,倒像是一個良家女子。

法師是個性情中人,一眼便看上了新柳,二人沒多久就密切來往,恩愛之情,遠勝於畫眉之樂,雖恩愛,他們卻從未有過分的舉動,一日,法師又去秦淮河畔尋新柳,婢女說新柳患病,不願意接客,法師想進去探望,卻被婢女拒絕,法師心中起疑,懷疑新柳有了其他的相好,當下怒氣沖沖闖入。

待到了內室,只見裡頭擺著一個桌子,上頭有個香爐,煙霧繚繞,新柳跪下叩拜,口中念念有詞,只是聽不清說什麼,法師見狀更加不解,新柳聽到動靜以為來了客人,立即起身迎接,表情十分驚慌,法師見她垂頭,眼中帶淚,不由得對她多了幾分憐惜之情。

紅顏落淚惹人憐,一段往事勾人魂

見了新柳如此模樣,法師的氣消了大半,隨即問她為何哭泣,新柳不答,眼中又落下淚來,法師再三詢問,新柳這才告知,原來她拜祭的不是別人,正是她從前的主人,法師聽了半晌,這才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原來新柳是淮州人,十歲時,家中父母因貧困無力撫養女兒,便把新柳賣給了高家,這高家是名門望族,因在浙江做生意,便把家也安在了這裡。

高家有個女兒叫做夜姑,十三歲的年紀,最是貪玩,她一見新柳就十分歡喜,新柳這名字也是高小姐給她取得,到了高家後,新柳做了高小姐的貼身丫鬟,還跟著小姐學習了刺繡和識字,等夜姑年紀大些後,喜歡到處遊玩,尤其愛西湖的山水,一年去西湖數次,有時來了興緻,還寫上幾首小詩,也是因為這個緣故,夜姑的聰明才智傳了出去,上門求情的人家絡繹不絕。

夜姑的父母很挑剔,非要找一個與夜姑才貌相當的男子,才肯讓女兒出嫁,雖然求親的人多,卻沒有一個談妥的,一直到夜姑十六歲那年,這日,她去西湖遊玩時,忽然撿到一本詩稿,夜姑望了望四周,並不知曉這詩稿是誰的,只是上頭貼了一張少年的畫像,那少年十分俊美,惹得夜姑芳心大動。

秦淮河畔遇絕色,一段往事勾人魂:清代「法師出家艷遇記」奇談

自從得了這本詩稿,夜姑便悄悄藏了起來,每天都要閱讀幾十遍,每日早起晚睡,口中念的都是這詩稿中的句子,還寫了數百首詩來和,很快,夜姑便患上了重病,藥石無醫,無法治療,高翁聞言來探望女兒,在床頭髮現了這本詩稿,他翻看時發現了少年的畫像,便瞬間明了女兒生病的原因,遂請了媒人來,讓她們按照畫像中男子的模樣去尋訪。

夜姑歡喜,病也不那麼重了,很快,媒婆來報信,說是找到了畫中人,只是這男子的父母前不久去世,因為要守孝的緣故,男子不能成親,高翁便把有意嫁女的念頭壓了下去,光陰荏苒,很快又過了一年時光,高翁估摸著這寫詩的人應該孝期滿了,遂派了媒人去提親,不料媒人去了一趟,回來卻苦著臉道:「這少年實在不幸,在去往天津途中落水身亡了。」

此事傳到了夜姑的耳朵了,她的病情越發嚴重,每日伏在枕上痛哭,一日,夜姑覺得自己時日不多,便請來父親說道:「我先前為畫像中的少年病了,如今又要為他死了,我死了之後,一定要把這詩稿同我一起埋葬,或許上天念著我的痴心,還能讓我們再見一面。」

秦淮河畔遇絕色,一段往事勾人魂:清代「法師出家艷遇記」奇談

高翁只得點頭答應女兒,夜姑很快病逝,其母膝下只有一女,見女兒病故後傷心欲絕,沒多久也去了,高翁失了親人,心中十分苦悶,不久後在媒人的介紹下娶了某氏,某氏心情兇悍,見了新柳美貌很妒忌,常常無故責打她,若是高翁和新柳說幾句話,某氏就懷疑二人有私情,一日,趁著高翁外出之際,某氏便把新柳賣去了秦淮河,到如今已經有一年多了,而新柳拜祭的那日,正好是夜姑的忌日。

得知真相難接受,拱手讓出紅顏去出家

說到此處,新柳回房把少年的畫像拿給法師看,不料法師看了畫像後,淚如雨下,強忍悲痛問新柳道:「你還記得詩稿中的詩句嗎?」新柳回道:「稿子已經沒有了,只是我家主人天天誦讀,我還記得一些,其中兩句便是『因緣有相天難問,清凈無身業孰胎』還有就是『休看姿貌似花虹,須識蓮心同妾苦』我這記得這些了。」

法師聽了這話,心中又羞又愧,他羞得的是自己無才無德,卻被一個佳人愛慕到死,愧疚的是自己沒有早些見到她,才害得這個青春正好的女子抑鬱而終,想罷,法師告辭回家,次日一早,他在秦淮河大宴賓客,把新柳也請了來,並對她道:「你願意脫離風塵嗎?」新柳求之不得,聽了這話十分歡喜,法師又叫來王某,問新柳道:「我把這位公子介紹給你,你願意嗎?」

秦淮河畔遇絕色,一段往事勾人魂:清代「法師出家艷遇記」奇談

新柳羞澀不語,法師接著道:「此君雖然窮困,卻忠厚有才華,你若是願意跟他,保管你不會後悔,」法師叫來老鴇問了新柳身價,老鴇開口要三千兩,法師未曾遲疑,直接掏出三千兩銀票替新柳贖身,當夜便在眾人的見證下,讓新柳和王某拜堂成婚了。

有人問法師為何要拱手讓出知己,法師笑而不答,一次醉酒後,眾人才知法師心中所想,只聽他道:「我的生平知己,其實不是新柳,而是一個故人,只是她早已死去,我再也沒了歸宿,」說罷,法師告辭離去,次日,法師尋到好友王某道:「一個月後,你去靈隱寺看我,」王某不知緣由,一個月後,他還是帶著新柳去了靈隱寺,卻見法師早已剃度出家了。


後記:法師痴情,算得上是個心情中人,說他比肩柳下惠也不為過,如此重情重義的男子,也是少見了,起初法師失了父母外出散心,不料遇見紅顏絕色新柳,二人互相愛慕,卻未跨過最後一道防線,精神上的愛戀超越一切,在得知有個佳人傾心自己,為自己喪了性命後,雖然不是法師直接害了她,卻讓法師的心裡萌生出愧疚,得知了這事,他沒法再和紅顏恩愛,而是把紅顏拱手給了好友,自己去出了家,這種品格實在是高尚,換個角度想,其實法師這事考慮的也不全面,小編估計新柳也十分後悔,後悔把這事說了出來,害得意中人不能接受自己,最後法師出家做了和尚,不知道是真的看破紅塵想出家,還是對夜姑的愧疚,不論是哪一種,他都成了佛門中人,這紅塵之外的事,再也與他無關了。

圖片來自網路,如侵權請告知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