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2627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1948年12月29日,東北野戰軍總部請示中(央)軍委同意,決定調整原來先攻兩沽的計劃,改為先打天津,由劉亞樓任前線總司令。

參加圍攻天津的部隊是東北野戰軍一縱、二縱、七縱、八縱、九縱和特種兵部隊的大部以及六縱、十二縱各一部,共計22個師,34萬人。

天津號稱「天津衛」,是北平的門戶,其城防守備是有名的。

日軍佔領時期又構築了大量的工事,1947年蔣軍又耗費巨資,抓民夫數萬,構築城防工事,築有大碉堡380座,小碉堡數以千計。

護城河內側築有高牆、護牆電網,明碉暗堡林立。

市區重要路口及高大建築均築有火力點,與核心工事相連。

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開國上將劉亞樓

敵人在工事部署圖上寫著「固若金湯」,陳長捷自詡「大天津堡壘化」,老蔣也對天津的城防大加稱讚。

天津守敵計13萬餘,因守住天津對敵支撐北平,保持海上通道,具有重要意義。

1月31日,東北野戰軍第九縱隊受命準備從津南攻打天津,限一周之內完成戰役準備工作。

九縱司令員詹才芳(1955年中將)、政委李中權(1955年少將)在接受劉亞樓下達的具體任務後,卻對兩條指令大惑不解。

首先是總指揮部配備給九縱的炮火數量很少,這讓詹、李二人感覺很為難。

要知道,敵人在天津城南面修築的工事很強,而且孤點眾多,這些孤點由高大建築及地堡群組成,既自成體系,又可相互支援。

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如果沒有強大的炮火對津南的敵人工事進行打擊,這一仗實在不好打。按理說,總指揮部不可能不清楚這一點,為什麼配給九縱的炮火卻如此薄弱呢?

除此之外,還有一條指令讓詹才芳和李中權難以理解,那就是當總指揮部得知九縱決定由二十五師和二十六師主攻時,卻提出改為由三十四師主攻的建議。

三十四師本來屬於十二縱,只是臨時配屬給九縱作戰。該師此前很少參與攻城作戰,明顯缺乏攻城經驗,無疑並非主攻的理想選擇。

對於這些情況,東總首長不可能不清楚,為什麼反而建議由三十四師肩負津南主攻的重任呢?

前線總指揮劉亞樓給出的理由是「讓三十四師鍛煉一下」,雖然詹才芳和李中權對此有不同看法,但大敵當前、大局為重,他們二話沒說,堅決執行。

詹才芳和李中權親自帶領縱、師兩級指揮員多次到前沿陣地觀察地形,選擇突破口。

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當時九縱正面有敵人的4個正規師,戰鬥力都很強。

最終確定的戰鬥部署是:三十四師擔任主攻,二十六師輔之;二十七師一部在灰堆、紀家莊發起佯攻,迷惑敵人;二十五師和二十七師主力二梯隊,待突破後投入縱深戰鬥。

1月14日4時,攻城各部隊進入陣地,等待著總攻的指令。

8時20分,我軍主攻方向的大炮開火了,成串的炮彈發出刺耳的呼嘯聲,越過前沿,傾瀉在敵人陣地和碉堡群中。東西兩側友鄰部隊的大炮也響成一片,震撼著整個天津城。

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15日中午,東、西、南三路攻城大軍在耀華中學勝利會師。

下午1時30分,牆子河以南敵人全部肅清,敵守備司令陳長捷、副司令林偉鑄均被活捉。

下午4時,天津北部守敵主力一五一師放下武器投降,至此天津宣告解放。

值得一提的是,劉亞樓在戰前向東總下了軍令狀,講明30小時攻下天津,實際上只用了29小時。

這場大戰結束後的第二天,前線總指揮部召集各縱隊政委彙報工作,然後在一家大飯店裡請眾人吃飯。

席間,劉亞樓忽然端著酒杯走到李中權所坐的飯桌前,滿面笑容地說道:「中權同志,想不到你們九縱也打到市中心來了,開始我很擔心咧!」

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李中權感到很奇怪,便問:「參謀長擔心什麼?」

「你想想看,敵人如果逃跑,十幾萬人一下子壓到津南,你們吃得消嗎?」

「這……」李中權一時語塞。

劉亞樓繼續說道:「戰前總指揮部的意圖是,只要你們九縱能把南面堵住,不讓敵人跑掉,就算完成了任務。沒料到你們也突破了南邊這樣堅固的工事,還參加了縱深的戰鬥,這就太好啦!」

李中權恍然大悟,這才明白了為什麼戰前總指揮部給九縱南面配備的炮火比較薄弱,還建議讓攻城經驗不足的三十四師擔任主攻。

劉亞樓打天津,兩條指令讓部下大惑不解,戰後才在飯桌上說明原因

開國中將詹才芳、開國少將李中權

李中權說:「哎呀,我的參謀長呀!你們怎麼不預先給我們交個底兒呢?」

劉亞樓哈哈大笑:「底兒我們預先不能告訴你們呀,希望你們打得積極一點嘛!」

李中權也笑了,說:「這麼大的戰爭,誰還敢落後呀!」

「沒錯!」劉亞樓讚許地說道,「天津這一仗,你們九縱確實打得好,必須表揚!」

多年後,李中權在提到天津戰役時,仍感慨不已:「我深深地為九縱全體指戰員堅決執行上級的命令,在炮火配備不足的情況下,憑藉英勇無畏、不怕犧牲的精神浴血奮戰,超額完成了戰鬥任務而欣慰和自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