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2020-10-18 12:56:49 1544 views
摘要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被稱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美國五星上將馬歇爾說:“我在他身上看到了甘地。”人民日報評他:“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華人星光(ID:hrxg2020)原創

作者:華人星光

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

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

被稱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美國五星上將馬歇爾說:

「我在他身上看到了甘地。」

人民日報評他:「三軍可奪帥也,

匹夫不可奪志。」


他,就是梁漱溟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1893年10月18日,

梁漱溟出生於北京一個官宦家庭。

梁家祖上了不得,

先祖為元世祖忽必烈五子忽哥赤。

作為一位」皇族後裔「,

因幼時富貴,導致他養尊處優慣了,

既呆笨又執拗,

直到6歲自己還不會穿褲子。

有一天早上,母親喊他,

問為什麼還不起床,

他氣憤地大聲回答:

「妹妹不給我穿褲子呀!」

這件事,一直被全家引為笑談。


總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不愛動彈,

他落下些體質弱的公子哥毛病,

不過在學業上,他卻是實打實的「學霸」。

14歲,梁漱溟考進「順天中學堂」,

後來學術界大佬張申府

湯用彤等都是他的同學。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那時的梁漱溟,

到底是有些與生俱來的傲氣,

他不甘落於人後。

在一眾同學中他不走尋常路,

不看課本,卻鑽研一些課外讀物。

每次作文,

他寫的那些與眾不同的文章,

總能讓老師拍案而起:

「語不驚人死不休!」

有一次,他和張申府等好友談到興頭上,

提議不再「大哥、二哥」相稱,

而是根據每人特別處揀出一個字來,

以警示策勉,

有人因脾氣直被取名「暴」;

還有的自謙為「惰」;

而梁漱溟被取名為「傲」,

由此可見他的性格。


從順天學堂畢業後,

眼看中華大地硝煙四起,

熱血青年梁漱溟毅然投身革命,

他參加中國同盟會,

又當了《民國報》的編輯及外勤記者。

1916年,梁漱溟在看遍世間紛擾後,

忽而研究起佛學,

一篇長文《究元決疑論》,

批評中外諸子百家推崇佛法。

北大校長蔡元培看到這篇文章,

大讚「寫得好!」

還破例請梁漱溟到北大授學,

年僅23歲,

僅中學學歷而榮登大學教授坐席,

梁漱溟,古往今來第一人!


志得意滿之際,偏一個噩耗,

讓他走向截然不同的另一條命運之路。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梁漱溟之父梁濟


1918年農曆十月初七,

北京發生了一件驚動全城的事:

一清朝遺臣在積水潭投湖自盡,

那個投湖的人,

便是梁漱溟的父親梁濟。

梁濟在遺言中對自己的死,解釋道:

「此身之死,係為清朝而死,

絕非反對共和,而且極贊成共和,

因辜負清廷遜讓之心,

不實行共和愛民之政,故憤慨而死。」

梁濟,以自己的身死,

來譴責袁世凱竊取大總統之位後,

倒行逆施的道德淪喪之行。


父親的死,讓梁漱溟痛苦萬分,

他想起父親曾問自己的一句話:

「世界是一天天往好里去的嗎?」

梁漱溟當時的回答是:

「會的,

我相信世界會往好里去的!」


為大義自盡的梁濟,

並不知道自己的離去,

讓兒子梁漱溟覺悟了,

他決定完父親的遺願,

為了讓這個世界好,

梁漱溟決定用畢生喚醒「國性」,

探尋真知!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1918年北大文科哲學門畢業照


1921年,梁漱溟轉向儒學,

寫下一篇《東西文化及其哲學》,

一面倡導世界多元化的觀點,

一面他想用覺醒中國文化,

來拯救當時混亂的祖國。

梁漱溟預言:

世界最近的未來,

將是中國文化的復興。

百年後的今天,正如他所言,

中國正在走向民族復興,文化復興!

而當年,憑藉這篇文章,

梁漱溟聲名大噪,

直接奠定他儒學大師的地位!


不過,他聲名鵲起之時,

也是他得罪眾人之日。

那時的梁漱溟,

無論對誰人都是直言不諱的態度。

胡適譽滿天下,人人都很尊敬,

而梁漱溟偏偏敢公開指責胡適:

「胡適說,

『仁就是理想的人道,盡人道即是仁』,

這是籠統空蕩蕩的說法,

這話危險的很,

因為他根本就不明白孔子的道理......"


還有一次,北大教授們齊聚一堂,

商討派人去西方學習,

進行中西文化的交流,

梁漱溟直接站出來講:「諸位,

我不明白你們說的中國文化何所指呢?」

被他這樣突兀的提問,

在座大佬們一時語塞。


梁漱溟由此不為眾人所喜,

而他對於學校只是傳授知識技能的偏向,

也早已不滿,

近代以來中國備受列強欺凌。

為民族自救,中國人開始向西方學習,

教育模式也照搬西方,

如此盲目的全盤西化,

讓梁漱溟十分不滿,

他尖銳地批評:

「學校制度自從歐美流入中國社會以來,

始終未見到何等的成功,

倒貽給社會許多的病痛」,

「現在學校教育,是使聰明的人變成愚鈍,

使有能力的人變為無能力的廢物!」


為了心裡「拯救天下」的大志向,

1924年他辭去了北大教職。

這位從小養尊處優的皇族後裔,

他決定離開高高在上的廟堂,

走向鄉野田壟,

他是中國第一個提出,

以鄉村教育為基礎,從建設鄉村開始,

到重新改變全中國的人!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說做就做,1929年,

梁漱溟南下到河南開始鄉村實驗,

他參與了河南村治學院的創辦,

並擔任教務長。

鄉村教育舉步維艱,

梁漱溟給家人信里說,

他「並非不想念家人」,

只因民不聊生的景況,

生出「吾曹不出如蒼生何」的感慨。

他卻是一個能從「蒼生」出發的人,

他對農民有著深切的同情,

他感覺每個人都與自己相關,

他感覺他對這個社會負有責任,

並能不計名利去躬行這份「責任」,

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


當時軍閥混戰,兵匪不分,

梁漱溟留在學院過年,

槍炮聲與過年的鞭炮聲都混在一起。

大家輪流站崗放哨以自衛,

梁漱溟經常和衣而睡,以防不測。


1931年,梁漱溟又來到山東的鄒平,

進行了長達七年的鄉村建設運動,

數十所鄉村學校拔地而起,

後來實驗區逐步擴大到全省十幾個縣,

在海內外產生了深遠影響。

梁漱溟,

一直努力喚醒農村人的知識覺醒,

教育覺醒,

而他為此付出的代價十分慘痛。

1935年,因為鄉村醫療條件很差,

妻子難產去世,

如果梁漱溟沒有放棄北大教授的職位,

他的妻子也不至於死......


他是一個敢想敢幹的人,

如果鄉村建設照他的設想走下去,

那麼中國的整體教育水平,

一定會翻天覆地!

可惜,1937年抗戰的爆發,

讓梁漱溟的鄉村建設被迫中斷。

他不得不帶著遺憾回到北京,

參加國民政府對於抗戰的討論大會。

心懷救國救民理想的他,

自己身體力行知行合一,

他沒有和其他教授一起待在和平的大後方,

而是帶著學生一起奔赴前線參加抗日!


他寫信給長子梁培寬說:

「時人說一不怕苦,

二不怕死,此行蓋踐之以。」

此後一年,他冒死深入前線,

組織當地民眾打游擊,

輾轉皖、蘇、豫、魯、冀、晉六個省,

宣傳抗日8個月。

好幾次,日寇飛機在頭頂盤旋,

而他不躲不避,

泰然自若,臨危不懼。

周圍有人問:」先生不怕嗎?「

他說:「怕什麼,我是死不了的,

我尚有大業未成,不會死!」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1938年,梁漱溟為國共合作抗日,

來到延安訪問,

他和毛澤東一見如故,相談甚歡。

在16天里與毛澤東有過多次交談,

有兩次是通宵達旦,梁漱溟回憶說:

「彼此交談都很有興趣。」

國民黨對於合作所進行的不斷破壞,

讓梁漱溟十分憂慮,

為了團結國共共同抗日,

他努力把國共之外第三方力量組織起來,

建立起「民盟」,

以謀求調解兩黨紛爭。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那段時間裡,

梁漱溟通過奔走和了解,

對於國民黨內部腐敗問題、

特務橫行深惡痛絕。

重慶很多從事民主行動的師生,

被國民黨逮捕,

他多方奔走、呼籲,

親筆書函甚而挺身交涉,

保釋被捕的共產黨員和進步學生。

據當事人回憶,當時,

梁漱溟以「得天下英才而教育」宗旨,

創辦的勉仁國專一度成為,

民主運動的「保護傘」、「避難所」。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1946年,梁漱溟擔任民盟秘書長不久,

愛國民主人士聞一多、李公朴,

相繼被國民黨特務暗殺,全國震驚!

梁漱溟聞訊後,勃然大怒,

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了這番話:

「我個人極想退出現實政治,

致力文化工作。

但是,像今天這樣,我卻無法退出了,

我不能躲避這顆槍彈,

我要連喊一百聲:

取消特務!我倒要看看國民黨特務,

能不能把要求民主的人都殺光!」

在記者招待會上,梁漱溟又說:

「特務們,你們有第三顆子彈嗎?

我在這裡等著它!」


1946年,蔣介石撕毀協定,

發動內戰,形勢越來越惡化,

多次調停國共的梁漱溟長嘆一句:

「一覺醒來,和平已經死了!」

從此,他退出民盟,

對於政治心灰意冷。

有人說:「梁漱溟搞政治,

但不懂政治,所以總是失敗。」


因為他的脾氣太過剛直,

只認國家利益第一,黨派利益第二,

這種充滿書生意氣的做法,

註定不會被國民黨接受,

註定要碰釘子、要失敗。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新中國成立後,

梁漱溟被請來參加政協會議,

但因他太過耿直敢說,

爆發了一場巨大的風波!


1953年,全國政協常委擴大會議上,

梁漱溟說道:

「過去中國將近30年的革命中,

中共都是依靠農民而以鄉村為根據地的,

但自進入城市之後,工作重點轉移於城市,

從農民成長起的幹部亦都轉入城市,

鄉村便不免空虛。

特別是近幾年來,

城裡的工人生活提高很快,

而鄉村的農民生活卻依然很苦,

所以各地鄉下人都往城裡跑,

城裡不能容,又趕他們回去,形成矛盾。」

對於梁漱溟的發言,毛澤東不太認同,

此後幾天,

會議對梁漱溟的言論進行了嚴厲的批判。

梁漱溟震驚不已,

可他的牛脾氣又犯了,

不顧一切地要求發言,

並與毛澤東激烈爭吵,

直到有人在會場上大喊「梁漱溟滾下台來!」

這場驚心動魄的爭吵才匆匆結束。


隨後,

毛澤東給梁漱溟的問題定下了基調:

雖「反動」,但不算反革命;

要批判,但也要給「出路」。

30年後,90歲高齡的梁漱溟談及此事說:

「當時是我的態度不好,講話不分場合,

使他(指毛澤東)很為難,

我更不應該傷了他的感情,

這是我的不對。

他的話有些與事實不太相合,

正像我的發言也有與事實不符之處,

這些都是難免的,可以理解的,沒有什麼,

他已故世了,我感到深深的寂寞……」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這件事之後,

接踵而來的就是十年劫難。

梁漱溟首當其衝在劫難逃,

1966年8月一天,

一群人跑到梁漱溟家裡「抄家」,

一聲令下,梁家祖輩留下的書籍和字畫,

統統堆到院里付之一炬,

梁漱溟站在一旁,

看著這些大家名跡被燒毀,

心中十分難過。


接著他的房子被占,

他只能睡在水泥地上,

那已是秋初,天氣開始變涼,

衣物被抄走,

他只能把洗臉毛巾系在腰間以免著涼。

街道上也曾拉梁漱溟去批鬥,

他都70歲了,

人家要他檢舉一個認識的人,

他回答我說不出什麼,

我沒什麼好揭發的。

人家說他不老實,

一個巴掌就把他的眼鏡打到了地上。


可這個倔強的老頭呵,就是不低頭,

還偏要上趕著去迎面那些衝擊!

他以十分幽默,

而帶有不屑的意味向批判者說:

「給我貼大字報,自是應有之舉;

……責斥我駁斥我,全是理所當然。

這種駁斥、責斥與其少不如多,

與其輕不如重,如果平淡輕鬆,

則不帶勁,那倒不好。」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十年里梁漱溟備受折磨,

因為他根本不懂得如此迂迴自保,

他向來只知道實話實說。

批判大會上,

當組織者詢問梁漱溟有何感想時,

他一字一句地說:

「三軍可奪帥也,匹夫不可奪志!」

組織者聽不懂他說什麼,勒令他做解釋。

他說:「『匹夫』就是獨人一個,無權無勢,

他的最後一著只是堅信他自己的『志』,

什麼都可以奪掉他的,

但這個『志』沒法奪掉,

就是把他這個人消滅掉,

也無法奪掉!」


梁漱溟這一句流傳至今,

人民日報以此對他的評價之語,

知識分子的鋼筋鐵骨,盡展無遺!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1976年,

梁漱溟在政協會議上一針見血地說:

「『文革』搞糟了,

禍因是治國不靠法治而靠人治。」

此時,真理標準大討論還沒有開始,

梁漱溟的話可謂先聲奪人,

他是中國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


隨後,

人民日報一錘定音。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一切結束後,梁漱溟回歸教育界,

在講台上,92歲的他揮舞著手臂,

擲地有聲:「我不是一個思想家,

我是一個實踐家,

我不是一個書生,

我是一個要拚命乾的人,

我一生是拚命乾的!」


1988年6月23日,

梁漱溟的人生大幕徐徐垂下,

享年95歲,

他彌留之際說的最後一句話是:

「我累了,我要休息……」

馮友蘭的一副輓聯,寫盡梁漱溟一生:

鉤玄決疑,百年盡瘁,

以發揚儒學為己任;

廷爭面折,一代直聲,

為同情農夫而執言!


他是公開否定「文革」第一人,中國最敢說真話的硬骨頭


中華國士,剛介耿直,

義不苟合,心系蒼生。

他是為家國天下而生的偉人,

不求高官厚祿,只為無悔天下;

不求流芳百世,只求國泰民安;

不求揚名四海,只求以天下為己任。


一生求真,敢怒直言正天下,

鋼筋鐵骨,無畏生死真大師。

2020年10月18日,

梁漱溟冥壽127周年,

向這位時代最真最勇的大師,

致以最深的敬意!

緬懷!


— END —

圖片來源於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本文由華人星光原創

轉載請聯繫後台授權,侵權必究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