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2835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於集鎮孫庄村複員老兵孫玉傑,14歲參加八路軍,在抗日戰爭、解放戰爭中身經百戰,在部隊上出了名的「膽兒大」。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初次上戰場

1932年正月,孫玉傑出生於吳橋縣於集鎮樹頭孫庄的貧苦農民家庭。因為災荒、戰亂、不堪地主官僚階級的剝削壓迫,他很小就背井離鄉,與哥哥流浪到蘇北一帶耍「嘟嘟戲」謀生。

「『嘟嘟戲』也叫『扁擔戲』『獨台戲』『木偶戲』,現在是雜技藝術,以前就是窮人手裡要飯的玩意兒。」孫玉傑說。

1945年四月,孫玉傑在沛縣大屯鎮遇到一支軍隊。這支軍隊不抓夫不搶糧不欺負老百姓,這支軍隊「是窮人的隊伍,是替窮人打天下的」。孫玉傑心裡嚮往這樣的軍隊,於是他和櫈娃兒等小夥伴就此加入冀魯豫軍區獨立旅一團。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部隊當晚就開拔,參加了碭山戰役打援的戰鬥。

當時,天上下著瓢潑大雨,戰壕里一半是泥湯一半是血水,敵人的炮火鋪天蓋地,鬼子和漢奸黃壓壓一片往上沖,戰場上倒著橫七豎八的屍體,餓紅眼的野狗迫不及待地搶著吃人肉。

孫玉傑說:「人有信仰就有膽量,我14歲那年,雖然是第一次上戰場,但是竟然沒有被戰爭的血腥和殘酷嚇倒。」

膽大命也大

有一次,部隊在黃家屯日偽據點的鼻子底下宿營,連長要把警戒哨放到敵人的眼皮兒上去,沒有人敢領這個任務。

孫玉傑主動請纓,悄無聲息地爬到距離炮樓一步之遙的墳地里監視著敵人的一舉一動,甚至可以清楚地聽到敵人打呼嚕的聲音,直到天蒙蒙亮才撤出。從此落下「大膽兒」的綽號。

在龍王集遭遇戰中,部隊陷入敵人的重兵包圍,戰鬥異常激烈。孫玉傑說:「我打光80發子彈,把槍簧都打軟了。」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由於敵人火力封鎖退路,很多戰士被打倒在陣地正後方的水溝里。孫玉傑背著一名眼眶被流彈豁開的傷員,從側後方穿越開闊地跑到安全區域,被重機槍追著打了幾百米竟毫髮無損。

1947年五月初四,在黃河南岸的樂家場,獨立旅一團的兩個營打國民黨的雜牌軍一個團。戰鬥從凌晨一點打響,因為金縣的敵人突然增援,敵人的防禦實力增強,到天亮時陷入膠著。

班長孫玉傑受命帶敢死隊衝鋒,勢如破竹。敵人的重機槍瞄準他掃射,把他的三八式步槍打斷,把他的兩手擊穿。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孫玉傑被擔架抬到戰地醫院。他風趣地說:「一梭子子彈橫掃過來,打碎了槍和手,竟然沒打到我身上,真是幸運。」

複員歸故里

孫玉傑在河南范縣、河北館陶等地養傷,因為手部傷殘失去作戰能力,於1947年臘月二十八複員,返回闊別的家鄉。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起初縣政府讓他學文化,準備安排他擔任縣區幹部。他偷偷把600斤穀子的安家費兌換成牲畜與農具,坦然地回村務農。

「我們當兵打仗為的解放窮人,就沒想過給自己要什麼待遇」,孫玉傑說:「那時候官兵平等,部隊的排長、連長,甚至劉鄧首長那麼大的幹部,吃飯也是高粱面窩頭和小米飯。」

抗美援朝戰爭爆發,想到國家各方面困難,孫玉傑響應毛主席「不要吃老本,要立新功」的號召,主動要求將二等殘改為三等。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孫玉傑認為,比較櫈娃兒他們那些犧牲的戰友,自己雖然槍林彈雨,畢竟九死一生,因此不應該向國家伸手。現在村裡有個小夥子和櫈娃兒長得一模一樣的,他恍惚時覺得就像櫈娃兒還活著一樣。

硝煙漸行漸遠,如今的老兵孫玉傑不聾不花,身體硬朗,騎三輪車趕集,在家中照顧老伴兒,在村裡過著平靜的生活。歷經戰爭洗禮,豁達的生活是孫玉傑對自己最大的期許,他做到了。

【老兵故事】河北滄州——複員老兵孫「大膽兒」

編輯:王冬柏

供稿:滄州市退役軍人服務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