胸中自有雄兵百萬,從王家灣轉戰天賜灣,毛主席處變不驚

2020-10-18 16:00:10 515 views
摘要

1947年3月,國民黨第l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部隊佔領延安後,毛主席、周恩來、任弼時仍然繼續留在陝北,領導、指揮全國的人民解放戰爭。

1947年3月,國民黨第l戰區司令長官胡宗南部隊佔領延安後,毛主席、周恩來、任弼時仍然繼續留在陝北,領導、指揮全國的人民解放戰爭。中共中央作出部署,將留在陝北的中央人員按軍事編製,編成中央縱隊,即崑崙縱隊,任弼時擔任司令員。

4月中旬,崑崙縱隊轉戰到靖邊縣的王家灣。

5月14日,西北野戰軍在安塞縣真武洞召開了慶祝青化砭、羊馬河、蟠龍三戰三捷的「祝捷大會」。凡事有利有弊,祝捷大會鼓舞了陝北軍民士氣,但是也暴露了西野主力行蹤,沒幾天,胡宗南也獲悉了毛主席在王家灣的情報。

本來,西野三戰三捷的勝利氣壞了蔣介石,現在一聽說知道了毛主席的住處,立即來了精神,他急忙把胡宗南叫來南京面授機宜:

收復延安事小,俘中共首腦事大。如能俘獲毛或其他重要的首腦,創立國之首功,放棄延安也值得。

蔣介石的這一指令,胡宗南求之不得,因為他自佔領延安以來就沒有好日子過,先是佔領了延安空城,被世人恥笑,後被毛主席的「蘑菇戰術」磨得筋疲力盡,最近又三戰三敗,搞得胡宗南翅塌頭垂,垂頭喪氣,氣急敗壞。而蔣介石的這一指令,恰恰是給了胡宗南最好的下台階,胡宗南心想,只要完成蔣介石這一指令,過往的損失都會彌補。

胡宗南在多次對王家灣一帶進行空中和地面偵察後,下令劉戡率29軍向王家灣一帶進攻。

6月8日,敵先頭部隊距離王家灣僅僅一山之隔。

王家灣附近沒有西野主力部隊,主力打到隴東的慶陽、環縣一帶去了,距此有七八百里,附近只有一些零星的游擊隊。

崑崙縱隊危在旦夕。

巧的是。兩次派出騎兵偵察敵情,因為之前都沒有干過偵察,又怕離敵人太近,恐暴露毛主席行蹤,所以,都沒有將敵人情況摸清。

因為情況不明,毛主席就是不走。

後來擔任過北京市副市長的劉堅夫對這段往事有一段回憶:

早上站崗的哨兵發現敵人調動馬匹,有行動,急急忙忙回來報告。毛主席問,敵人向哪個方向來?怎麼行動?一具體,哨兵回答不上來了。毛主席非常生氣,敵人從哪一條路上走,你也沒弄清,報告給我怎麼辦?為什麼不弄清就報告?

收集軍事情報的目的在提供大量有用的資訊,並加以分析建議,以輔助決策者制定軍事戰略。已知最早的軍事情報收集活動記載,為我國夏朝少康,他曾派女艾與季杼潛入敵國搞情報,比古埃及、古希臘等國都還早 ;《六韜》《龍韜·王翼》篇中,已有軍事情報人員分類的論述,古時候,行軍打仗有一種叫做"斥候"的兵種,其功能就類似現在的偵察兵,《三國演義》中有名的「蔣干盜書」也屬於搜集情報,只不過蔣干中了周瑜的反間計,搜集到的是假情報,致使蔡瑁、張允被曹操錯殺,失去兩員水軍大將。

構成軍事情報的要素為來源、時間、地點、過程、結果,所附要素越齊備,越詳盡,其參考價值就越大。

現在,毛主席得到的情報,要素都不齊備,所以毛主席「很生氣」,因此,毛主席為搞清情況下了很大的決心,他強調情報很重要,要準確,不三不四的情報不行,容易出現判斷錯誤。也正因為情報弄得很清,毛主席在陝北周旋膽子才很大,而敵人是瞎子,毛主席在他身邊他也不知道。

所以,毛主席說,隔一個山頭就是一個世界。你走你的路,我走我的路,大路朝天,各走半邊。

胸中自有雄兵百萬,從王家灣轉戰天賜灣,毛主席處變不驚

一直等到黃昏時分,邊區政府才送來了準確的情報。

自從撤出延安以後,毛主席的休息就不規律,這時候正在睡覺,所以,周恩來和任弼時、陸定一一起進行了緊急商量,決定馬上分頭通知王家灣的老鄉向山裡疏散,部隊除帶必要的東西外,其餘的物品就地掩埋。在老鄉撤退的同時,也準備向王家灣以東的方向轉移。

胡喬木回憶說:

弼時同志提出:我軍主力遠在隴東作戰,遠水救不了近火,不能調兵來掩護中央;敵軍四個半旅兩三萬人,而我們中央警備團只有四個半連,才兩百多人;敵人從西邊來,如果我們向西走,萬一和敵人相遇怎麼辦?除了劉戡軍,西邊還有馬鴻逵的八個騎兵團,向西迴旋餘地小,有被敵人包圍的危險;越往西,人煙越少,糧食也越困難。因此,他認為,往東走比較安全,萬不得已時還可以東渡黃河。

常人聽來,任弼時分析的很有道理,也很穩妥,但是,毛主席不這麼認為。

毛主席認為,敵人就是想讓我們向東,他在東邊的大川里設下圈套,想兩面夾擊我們。敵人的企圖很明顯,第一,要把我們消滅在這裡;第二,要把我們趕過黃河;第三,要把我們趕到沙漠里去餓死。胡宗南打算利用馬鴻逵的部隊來合擊我們,但是,馬鴻逵會不會聽他的話很難說。我們要利用馬的地方主義去闖一闖沙漠。天下的路多得很,你胡宗南想讓我們往東,我們偏偏往西。誰消滅誰,還得走著瞧。

毛主席就是偉大的戰略家,謀略與眾不同,大到紅軍長征,小到這次轉移,毛主席的戰略眼光就是洞察秋毫。

大家都認為毛主席的分析的對,同意往西。馬上派羅青長騎馬去把已經出發的部隊追回來,讓他們往西去。

周恩來說敵人已經很近了,勸毛主席趕快走。

在這十萬火急的關頭,毛主席依然如平常一樣抽著煙,踱著步。從容地迎著眾人的複雜目光,過了一會兒,他說:「咱們在王家灣住了這麼長時間,敵人來了,我們卻偷偷走了,這怎麼對得起王家灣的老百姓?我要看見敵人再走。」

毛主席是多麼鎮定自如,在危急時刻,不慌不忙,還要看見敵人再走,沒有氣魄,沒有放眼全國的大局觀,沒有胸中裝著百萬雄兵,誰有如此膽量?

這種思想,與毛主席堅決不離開陝北是一致的。

毛主席曾說過,我不能離開陝北,我要現在離開陝北,就太對不起陝甘寧邊區的老百姓了。邊區人民豐衣足食時,毛主席在邊區享受。現在敵人打來了,邊區的老百姓遭難了,毛主席扔下老百姓不管,爬起來跑了,你們想,這樣做對得起邊區老百姓養活我們十餘年嗎?陝北人民有難了,我要跟陝甘寧軍民共同奮鬥,與他們同甘苦共患難,把蔣胡匪軍打敗,收復了延安,我才離開陝北,那時再和邊區人民告別。

毛主席還說,他不能走,黨中央最好也不要走。走了,蔣介石會把胡宗南投到其他戰場,其他戰場就要增加壓力。留在陝北拖住胡宗南,別的地方就能更好地打仗。

與陝北人民並肩戰鬥,這是領袖的人民情懷,在陝北拖住胡宗南,這是領袖的戰略布局。

毛主席既然說要「看見敵人再走」,周恩來等幾個人在一起商量怎麼辦,最後,崑崙縱隊參謀長汪東興自告奮勇,提議由他代替毛主席「看見敵人再走」。

任弼時覺得這個建議很好,立即和毛主席商量。其實,毛主席也不是很倔,他知道再堅持自己的意見也不好,就同意了汪東興的建議,給汪東興留下一個加強排、一部電台,並要求汪東興不但要看見敵人,還要打一下敵人。毛主席還囑咐汪東興:接了火後,不要走我們這路線,你必須向北邊的榆林方向,包袱丟了,再向西找我們。

胸中自有雄兵百萬,從王家灣轉戰天賜灣,毛主席處變不驚

任弼時

汪東興保證完成任務。

於是,創造了1個排打敵人1個軍的奇蹟。

毛主席一行凌晨3點離開王家灣向西走。

汪東興與敵人在9點開火。步槍機關槍一陣猛打,敵人一下子懵了。以為撞上了大部隊,迅速縮到溝外。一會兒,飛機偵察來了。轉了一圈,沒有發現什麼。

於是,敵人的第二次進攻又開始了。

為了多拖住敵人一點時間,讓毛主席他們走得更遠一些,汪東興命令用更猛烈的火力向敵人射擊。敵人的第二次進攻又被打了下去。

這時候,敵人的飛機來掃射,有一個戰士眼睛負了輕傷。

汪東興與敵人周旋了一上午,只有一個輕傷,這一次敵人學乖了,從後面摸了上來。他們沒有想到,後面,還有一個第二梯隊等著他們呢,只好停止進攻。

這時已經是下午,天上下起了暴雨,很快山洪暴發。汪東興和古遠興商量了一下,這麼大的雨,敵人難以行動,我們趁早撒出陣地。

陝北的地形,溝溝壑壑不斷,千軍萬馬根本施展不開,單槍匹馬也並不因此顯得勢孤力單。所以,汪東興1個排打敵人1個軍,除去勇敢,另外也在武器,中央警備團給了汪東興3挺蘇式轉盤機槍,一盤子彈50發,打起來也有大部隊的氣勢。

也是吉人自有天相,天降暴雨,正給汪東興部隊撤出戰場的機會。

敵人卻以為汪東興這個排就是毛主席和中央機關的主力後衛,因此咬住不放。這一拖,加上大雨,整整遲滯了敵人12個小時,為崑崙縱隊轉移贏得了時間。

汪東興率領這個排到了緩德,往西一拐,撇下了敵人,敵人還照舊往北追,自然撲了一個空。

這真像捉迷藏。

汪東興玩的這一手,在簫吹明月小時候和小夥伴玩的捉迷藏遊戲中常用,拉下追趕的人一段距離,利用村中衚衕、街道口等地形,一拐彎就能把追趕的人躲開,而陝北的溝溝壑壑更為汪東興和敵人捉迷藏提供了更加有利的自然條件。

小時候的遊戲里,也隱藏著戰爭智慧。

本來按照作戰計劃,汪東興當晚趕到小河村,然後一起和司令部轉移。由於丟了一個戰士,尋他尋了好幾個小時,才找回來。這時候遇到傾盆大雨,遠近的大小河溝一下子全是洪水泛濫,也不好行動,只好等雨停水退再行動。

小河村位於陝西和甘肅交界的沙漠邊緣。毛主席冒著細雨從王家灣村後爬上西邊的山樑,越走雨越大,路滑得幾乎一步一跟斗,馬是不能騎了,毛主席下馬跟大家慢慢走。翻過山樑,路更加泥濘不堪,一腳踏下去,鞋就拔不出來了。天黑得伸手不見五指,只有窄窄一條路,下面是深溝,摔下去就不得了。

好不容易毛主席一行從王家灣撤退出來,到了小河村,可過了預定的時間仍不見汪東興他們。左等右等,沒有一點消息。這時又接到報告說,一股敵人穿過了王家灣正朝這裡撲來,離小河村也只有10來里地了。

又趕快走。

胸中自有雄兵百萬,從王家灣轉戰天賜灣,毛主席處變不驚

汪東興

敵人的槍聲和馬叫聲已經清晰可聞,任弼時下令不許打手電筒,不許抽煙。

正趕上瓢潑大雨,隊伍在泥里水裡又往前走了一段,忽然停了下來,傳來原地休息的命令。

原來帶路的老鄉迷路了。

雨夜,漆黑漆黑的,而且陝北的山川地貌都差不多一樣,沒走熟的人白天都會迷路。迷了路,自然不敢隨便亂走,只好原地坐下,等著四處派出的偵察員再從附近的村子裡找一名嚮導。為了防備萬一,一個警衛排的兵力,帶上三挺機槍,朝左側山下布置了警戒,防止敵人摸上山。

已經50多歲的毛主席站在瓢潑的雨地里,顯出明顯的憔悴。

很多年以後,閻長林在他的《胸中自有雄兵百萬》的回憶錄中說:

風雨交加,環境異常艱險。敵人隨時有可能衝上山來,槍聲時緊時慢,時遠時近。我們的心幾乎提到嗓子眼裡。主席在一旁卻說,這場雨下得好,再過半個月,就該收麥子了。聽到那鎮定的話語,我們立時又安定下來。有毛主席,任何最壞的情況也會變好的。

大約過了一小時,任弼時向毛主席報告,又找了一個嚮導。

但是,走了不多時候,這個嚮導也迷了路,在沒有月光沒有星光的雨夜,他也找不到方向了。

任弼時下令繼續原地休息。

這時接二連三有人掉溝里去了,溝不深但卻看不見。

無巧不成書,掉到山溝里的一名戰士,在山溝里發現了一條路,發現路,嚮導也想起來了:前面不遠就是只有三四戶人家的月亮灣,再過去就是天賜灣了。

其實,這裡離他們的目的地天賜灣僅僅20里地。

早先,簫吹明月也是好奇,為什麼胡宗南25萬部隊竟然在陝北就是很難找到西野主力,當然,人少的崑崙縱隊就更別說了,通過這個資料才知道,原來陝北的地形如此複雜,以致「沒走熟的人白天都會迷路」,簫吹明月沒有去過陝北,根據有關資料介紹,感覺陝北的地形猶如《射鵰英雄傳》里的「桃花島」,這樣的地形,給毛主席實施「蘑菇戰術」提供了自然條件支持,至於敵人,當地的老百姓心向共產黨,當然不會給敵人帶路,就像毛主席所說:隔了一個山,就像隔了一個世界。敵人沒有群眾,如同瞎子,在山上山下瞎碰亂撞,這樣,敵人就只好被我軍牽著,在陝北的溝溝壑壑大遊行,肥的拖瘦,瘦的拖死,最終失敗。

胸中自有雄兵百萬,從王家灣轉戰天賜灣,毛主席處變不驚

像盆子一樣坐落在群山環抱中的天賜灣跟皇帝還有點關係,不知哪代皇帝曾在這裡御駕落腳,說這裡山清水秀,上天所賜,因此得名。

毛主席到了天賜灣後,還是沒有擺脫嚴重的敵情,中央警備團團長劉輝山叫騎兵連的武象廷去給毛主席送封信,請求他快點轉移,因為天賜灣在敵人的槍炮射程之內。

40多年後,武象廷仍然清晰地記得毛主席的形象,毛主席比在延安時瘦了,然而他的精神很好,依然穿著延安時那身樸素的灰布軍裝、舊式布鞋。

毛主席對武象廷說:

我已經在信上批了,請你回去告訴劉團長,我今晚不走,還要在天賜灣休息。等你們警備團跟敵人打響了,我再走也不晚,叫他沉住氣。軍人嘛,越在緊急關頭,越要冷靜,不要慌。

武象廷很快回到團部。劉輝山看了毛主席的信後,把全團所有的戰士集中起來,一共300多人全部進入陣地,準備戰鬥。

毛主席在離開小河村前,劉輝山曾經命令武象廷留在村裡,等汪東興和他的隊伍,直到天亮,幾個人渾身泥巴走來了,武象廷仔細看,果然是汪東興他們。就告訴他們主席已經去了天賜灣,叫他在這裡等著一塊兒走。

汪東興留下了騎兵排長和幾名騎兵,監視敵人。汪東興叫他們作為中央縱隊的後衛部隊,如果敵人不到小河村,就住在小河村不動,如果敵人一旦來小河村,就立即向中央縱隊靠攏。

這幾名騎兵在小河村住了一天一夜,第二天吃過早飯,他們發現敵我雙方只隔著一條溝,相隔不過兩三百米,但敵人卻很多很多。騎兵排長叫一個人立即去團部報告敵情,叫三個人牽六匹馬後撒,剩下三個人與敵人接上了火,其中有一支20響快慢機打出去的聲音像機關槍。激戰中,恰好老鄉趕了一群牛過來,牛早被槍聲嚇破了膽子,亂躥亂跑,一時間飛揚起滿山的黃土,彷彿埋伏了千軍萬馬一般。對面敵人搞不清怎麼回事,怕吃虧草草撤走了

又是吉人自有天相。

兩次說到吉人自有天相這句話了,簫吹明月發表一下自己對這句話的看法,相,是幫助的意思,吉人自有天相,意思就是好人會得到上天的幫助,簫吹明月是相信這句話的,這也就是人們常說的,「但行好事,莫問前程」,記得有一次,簫吹明月開車去濟南,在一座山上,正沿著山坡公路向上爬,想到附近小區買瓶水喝,就見一個三四歲的小孩騎著那種坐著能蹬著腳踏走的車子向坡下飛快衝來,起初還以為有大人看顧,很快就見後面一對年輕夫妻追著喊著跑向孩子方向,說時遲那時快,簫吹明月轉頭急忙跑向小孩,一把拉住了小孩的車子,救下了失控的孩子,那年輕夫妻對我說聲謝謝就走了,有人說,那年輕夫妻沒有拿錢買禮物謝謝你嗎,答案是沒有,簫吹明月也不在乎,簫吹明月就是堅信「但行好事,莫問前程」,吉人自有天相,因為簫吹明月在工作生活中就遇到「貴人」相助。

簫吹明月相信,吉人自有天相的事情,「吉人」都能遇到。

毋容置疑,毛主席及其領導的共產黨和共產黨的軍隊,都是為窮苦人打天下、謀幸福,都是「吉人」。僅僅是關於毛主席的吉人自有天相的事情就說不完。

有了「天相」的汪東興他們,終於安全到達天賜灣,與毛主席、崑崙縱隊相會。

吉人自有天相,壞人枉費心機。

6月10日,劉戡命令部隊順著馬蹄印向西北方向火速追擊,要一個山頭一個山頭嚴密搜索前進。

當敵人的先頭部隊接近天賜灣時,毛主席和中央機關與敵人僅相隔一座山樑,形勢萬分危急。

毛主席、周恩來、任弼時對著地圖分析敵情,毛主席說:「我們現在所處的位置恰好是胡宗南與馬鴻逵管界的結合部,胡、馬勾心鬥角,正好我們鑽空子,只要我們沉住氣,敵人不一定會發現我們。」為了應付意外事變,毛主席、周恩來、任弼時作了最壞準備,商定三人從三個方向突圍,哪怕一個人突出去也是勝利。

這時汪東興同志報告,敵人離天賜灣只有四五百米遠了。

毛主席說:「只要敵人沒有發現我們,就是到了眼皮底下也不準開槍。」此時,遠在隴東地區的彭德懷司令員,從敵台廣播中聽到胡宗南集中兵力偷襲毛主席的「崑崙縱隊」,立即派王震旅長率一個旅(其中有一部分是騎兵),並命令三邊(靖邊、安邊、定邊)和綏德地方部隊及游擊隊全部火速出動支援,務必保證黨中央和毛主席的安全。他們接到命令後,連夜強行軍趕到了天賜灣,從敵人的側面和背後突然向敵發起猛烈衝擊。劉戡被王震旅長的騎兵部隊吸引住了,他下令部下追擊騎兵部隊。就這樣劉戡的部隊全部跟著退出了天賜灣。

敵人離毛主席只有四五百米了,就是沒有發現毛主席及崑崙縱隊,這難道不是吉人自有天相嗎?

聲明:歡迎點贊、評論,歡迎大家點擊「關注」簫吹明月。本頭條賬號文章均為「簫吹明月」原創,受「維權騎士」保護,如對本賬號文章有抄襲、洗稿等侵權行為,簫吹明月將依法維權。圖片來源於網路,如果涉及侵權,請聯繫作者刪除。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