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2020-10-18 19:50:13 3236 views
摘要

五胡十六國政權當中,雖然將前趙和成漢政權的建立,看作是胡族自立的開端,但是在這以前便已經有一個胡族政權建立,那就是在西晉元康六年,由氐人楊茂搜建立的仇池政權。

五胡十六國政權當中,雖然將前趙和成漢政權的建立,看作是胡族自立的開端,但是在這以前便已經有一個胡族政權建立,那就是在西晉元康六年(296年),由氐人楊茂搜建立的仇池政權。

西晉末期,西北氐、羌等胡族叛亂日久,楊茂搜率領部族遷到仇池,自稱輔國將軍、右賢王,獲得了氐人部族的支持,建立了仇池政權,為了區分之後淝水之戰後,由楊定建立的後仇池,楊茂搜所建立政權被稱作前仇池,楊茂搜自稱仇池公,據有武都和陰平兩郡。

前仇池政權,自建立後便一直盤旋於晉室與北方胡族政權之間,歷經前、後趙相爭,秦、燕之爭等時期,直到前秦政權崛起,才被前秦所覆滅,共歷經七十餘年。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觀前仇池興滅過程,因西晉末期西北氐、羌叛亂,才有遷移到隴南仇池建立的仇池政權。而前仇池末期,北方前秦政權崛起,野心勃勃的苻堅妄圖一統天下,進而在北方逐漸展露利爪,在覆滅北方最大的強敵前燕政權之後,對南方江左大敵早就有心染指,而為了實現對東晉的進攻,覆滅界於兩者之間,經常首鼠兩端的前仇池政權,是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前仇池的覆滅

前仇池的建立,便不多贅言,其建立過程其實與成漢的建立頗為相似。其根源都是由於西北叛亂影響秦、雍等地胡人部族,導致氐、羌等向隴南、漢中、巴蜀等地避難,李特率領的流民入蜀,建立了成漢政權,而楊茂搜率領部族,便在仇池建立了仇池政權。大致過程便是如此,只是其中面對的阻難和發展情況各自不同而已。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仇池政權發展過程中,也經歷內部爭鬥導致國力衰落的過程。楊茂搜死後,其子楊難敵與楊堅頭,分領部族,等到前趙進攻仇池,楊難敵到漢中求援成漢,後楊難敵從前趙手中奪回仇池。

楊難敵死後,其子楊毅繼立,後楊初殺楊毅自立,自稱仇池公。楊初被殺後,楊國繼位,也是自稱仇池公。之後,楊國的叔叔楊俊,殺楊國自立。楊俊死後,其子楊世繼位。楊世死後,楊統廢掉其子楊簒自立,不過又被楊簒殺掉。楊簒在位時,前秦攻破仇池,前仇池覆滅。

前仇池雖然是小國,但其內部為了爭奪權位的紛亂一點都不少,也因為這種反覆篡位自立等內鬥,導致仇池國力愈加衰落,最終覆滅於崛起的前秦之手。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但前仇池的覆滅,並不是我們要討論的關鍵,前仇池作為十六國歷史當中的「小國」政權,其實自身實力其實並非其能夠存在七十餘年的主要原因,之所以能夠在戰亂紛繁的十六國當中存世如此之久,原因其實與其能夠在「大國」政權之間反覆「依附」有關。

前仇池的「左右逢源」

之前在探討十六國時期,丁零人建立的翟魏政權「生存之道」時,便提到「小國」政權需要反覆背叛和不斷歸附不同勢力,來獲得自身的生存和發展。而相比之下前、後趙和前秦等政權,同樣是「小國」的前仇池政權,想要保持自身的生存和發展,也同樣需要不斷盤旋於當時強大勢力之間。

當初趁前趙劉曜與後趙石勒交戰,逃到成漢漢中郡求援的楊難敵,將前趙鎮南大將軍、益州刺史田崧擒殺,楊難敵得以重新奪回仇池,這其中自然有楊難敵向成漢政權求援的原因。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公元327年政權示意

等到楊難敵死後,其子楊毅繼位,在咸康元年(335年),遣使向東晉稱藩。當時北方石虎篡立,正窮兵黷武征戰周邊,楊毅選擇依附東晉,便是藉助江左對抗後趙的威脅。楊毅被楊初殺死後,楊初先是選擇依附石虎,之後又一次向東晉稱藩。楊初被殺後,楊國繼位,依舊臣服東晉,桓溫上表任楊國為秦州刺史、平羌校尉。

楊俊殺楊國之後,楊俊依舊遣使歸附東晉,但楊國之子楊安,卻歸順當時前秦苻生。楊俊死,楊世稱臣東晉。楊世死,楊簒殺楊統繼位,依舊派遣使臣向東晉自陳,同樣獲得東晉的封賜。

楊氏靠著在東晉與北方胡族政權之間反覆歸附,得以在前、後趙相爭,和前秦崛起的過程當中存世。但是,這種情形到了前秦逐漸有心圖謀北方和江左時出現了變化。

在覆滅北方前燕政權之後,苻堅派苻雅、楊安和王統,率七萬大軍進攻仇池。楊簒率領五萬軍隊抵抗,仇池所依附的東晉朝廷,派遣楊亮、郭寶率領千餘鐵騎馳援,不過被前秦苻雅擊敗。

之後楊簒也大敗,退守仇池,但最終不敵前秦大軍,楊簒投降,後被之前歸附前秦的楊國之子所殺。前仇池滅亡。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公元382年政權示意


前仇池政權能夠在前趙劉曜的攻伐、後趙石虎的威脅、崛起中的苻堅覬覦的險境當中,一直存世到太和十一年(371年),很大原因是其界於南北勢力之間,得以用稱藩歸附的方式,盤旋於大勢力之間。

但是,從前仇池自身的角度來看,這雖然是一種生存手段,但前仇池後期,都對其「拉攏」的前秦與東晉勢力來說,前仇池政權其實是雙方用以節制對方的方式。

來細看一下

前仇池是前秦奪取梁州、益州的必爭之地

從地理位置上看,仇池所處位置,是秦嶺西端,是自秦州南下到漢中、蜀地的重要地理位置。前仇池覆滅之時,佔據自漢中以南的梁州、益州之地,都被東晉佔據。北方勢力想要南下,除了在中下游圖謀進攻沿江要鎮之外,自上游前仇池之地南下,攻略梁州、益州之地,再以上游之便,順流而下圖謀江左,是十分可取的策略。

  • 在這種基礎上,前秦在出兵東晉之前,策略便顯得十分可取。
  • 先是公元370年,東進覆滅前燕,奠定自身北方霸主地位;
  • 再於公元371年,西南攻下前仇池,為奪取梁、益做好準備;
  • 後在公元376年,消滅西北前涼,解除前涼對關隴之地的威脅;
  • 再於同年北上攻滅鮮卑的代國,消除後方威脅。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做好這一切之後,前秦於公元373年,出兵奪取西南梁州、益州,佔據了上游的地利。

這一切顯得十分具有戰略性,在關中厲兵秣馬多時的前秦政權,圖謀天下的野心顯露無疑。這種局面,是不是與當初西晉滅吳時頗為相似?當時西晉圖謀消滅東吳,便用「先定巴蜀,再水陸並進」的方式,消滅了孫武政權。

而前秦通過覆滅前仇池後,進而奪取了東晉上游梁、益二州,從而有了與當初晉滅吳時的基礎。在這種布局之下,淝水之戰前前秦攻打襄陽的圖謀,便將前秦大軍攻打東晉的圖謀顯露無疑。

前秦發動的對東晉之戰中,雖然主戰場安排在襄陽、徐州兩線,但上游前秦所佔據的巴蜀軍力,也是東晉所要戒備的大敵。當初西晉益州刺史王濬,率領水陸八萬軍隊,順流直抵建業城外,成為孫吳覆滅的致命一擊。而前秦巴蜀兵力,則在開戰之後,牽制住了東晉江州刺史桓沖所率領的東晉西府十萬大軍,讓東晉下游只有北府兵力,能夠對抗前秦大軍。

不去看前秦對東晉之戰的最終結局,單就苻堅發動戰爭前後的安排來看,其謀略是很具有可行性的。如果真能夠接連攻下中下游東晉要鎮,攻滅前仇池後奪取的梁、益水軍,順流而下進入江左腹地,的確是一招好棋。

從這一角度來看,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早就從覆滅前仇池之時開啟。而當初前仇池能夠獲得東晉的支持的緣故,也離不開東晉想要用前仇池,來節制前秦出兵梁、益的打算。

前仇池興滅:秦、晉仇池之爭,拉開了前秦進攻東晉的序幕



秦、晉仇池之爭

從南北方的交戰過程來看,前仇池雖然實力不強,但也好歹是氐人所建立政權,其自身就具備了北方胡族政權和南方江左政權利用的屬性。前仇池後期,前秦和東晉便都在其上圖謀節制彼此。

在北方日益強盛的前秦政權,想要進攻東晉,必然想要控制上游政權。這是當初曹丕伐吳和西晉滅吳得出的教訓,如果不能佔據巴蜀上游地利,便很難形成下游交戰優勢,而一旦有上游巴蜀水軍順流而下,水陸並進便足以形成對江左的致命打擊。而前仇池的位置,便是前秦必須奪取,進而通過隴南之地奪取梁、益的重要契機。

同樣的,東晉當然也想要控制巴蜀,因而攻滅成漢也是東晉必然之舉。但面對北方逐漸強大的前秦政權,東晉自然也想要阻止前秦染指梁、益,而東晉中下游有襄陽、江夏等重鎮,不必過分擔心秦軍攻伐,所以只需要阻止前秦通過隴南、漢中南下蜀地,便可以將上游控制在江左之手。於是,東晉利用對佔據隴南要地的前仇池,來達到節制前秦奪取上游的步伐。

秦、晉之爭,當然不僅限於一地得失,前仇池或許並沒有決定一場戰爭勝負的關鍵作用,但的確在某些層面上,是一方戰略圖謀的體現。前秦攻滅前仇池,便是拉開了前秦圖謀東晉的序幕。

(文中配圖來自網路,侵刪)

延伸閱讀: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