亦城史話 | 清代地圖上的虎城

2020-10-19 00:21:04 717 views
摘要

小亦為大家介紹了郭村“蹦蹦戲”今天我們精彩繼續。穿越時光的長河。一起來了解清代地圖上的虎城。在南海子晾鷹台西北側二里許,歷史上曾建有一處“虎城”。

上周

小亦為大家介紹了郭村「蹦蹦戲」

今天我們精彩繼續

穿越時光的長河

一起來了解清代地圖上的虎城

亦城史話 | 清代地圖上的虎城亦城史話 | 清代地圖上的虎城

清代地圖上的虎城

在南海子晾鷹台西北側二里許,歷史上曾建有一處「虎城」。說是虎城,其實就是圈養老虎的虎圈。南海子為什麼要設有虎城呢?這要從康熙皇帝的一次北巡說起。

康熙二十三年(1684年), 康熙皇帝北巡黑龍江沙俄的邊境地區。黑龍江將軍為取悅康熙皇帝,舉行了一次「殪虎」活動。即由四十名勇士在康熙皇帝的注視下,將一隻剛從鐵籠中放出的斑斕猛虎團團圍住,手持特製長槍,與發狂的猛虎進行搏鬥,最後將猛虎刺死。

康熙皇帝看到後興奮異常。黑龍江將軍就乘機把這四十名勇士獻給了他,康熙皇帝非常高興地收下了這份「厚禮」, 並把他們編入上三旗,充入禁衛軍。從此,清代禁衛軍中多了一支特種部隊——虎槍營。

為何稱為虎槍營?原來是以他們使用的特殊武器「虎槍」來命名的。虎槍與其他長槍相比,槍桿更長、更粗。虎槍的槍頭也與其他長槍不同,槍刃為圭形,刃中起棱,槍頭與槍桿相套的鐵管特長。最特別的是,在槍刃處左右各有一段鹿角,下面垂下兩根長長的皮條。這些都是用於刺殺猛獸而特別設計的。槍鋒銳利,即便獸皮韌厚也能刺穿;槍桿套長,是防止刺中時被獸咬斷木杆;槍頭刃中起棱,刺入獸體內可割斷筋脈;而刃處鹿角棒用皮條勒緊,以防刺殺入槍太深而傷及自身。有趣的是,虎槍與虎槍兵享有同等的「待遇」。

皇帝舉行行圍或殪虎活動在獵場駐蹕行在時,照例要「賜食」給虎槍兵和虎槍。正如乾隆皇帝御制《儀槍行》詩注中記載:「每日傳膳例有虎槍之賜,皆儀槍者食之。」可見當時對虎槍的尊崇待遇之高。

從此,在以後的秋狩木蘭、春蒐南苑的行圍狩獵活動中,又增加了一項「殪虎」活動。在康熙、乾隆兩朝已形成為典制,稱之「殪虎之典」。(「清時,帝王春蒐,有晾鷹台殺虎之典。」《清稗類鈔》)。《養吉齋叢錄》中對南海子晾鷹台殪虎之典活動更有詳細描述:「晾鷹台在苑之迤南,六飛春蒐,有晾鷹台殪虎之典,台上張幄次,台下虎槍處人員列侍。台前置虎籠,大繞籠數匝,而引其端於十餘步外。大駕既蒞幄次,虎槍處人取鯨之端,騎馬繞籠疾行以解之。鯨盡,而籠之門以啟。虎囚檻已慣,往往伏不支,台上隨駕之侍衛,承命以火槍俯擊之,或又嗾猁犬吠籠側,虎乃奮迅而出,虎槍人咸屏息以待,虎至則三數人爭刺之,突圍出則逐而殺之。頭槍、二槍,管虎槍處及領侍衛大臣察明,上聞頒賞白金、荷囊有差。」

康熙、乾隆皇帝極為喜歡殪虎之典。特別是乾隆皇帝,史料記載其八十四歲高齡時仍饒有興緻地於南海子晾鷹台觀虎槍營專為他舉行的殪虎之典。正如乾隆皇帝於乾隆五十九年(1794年)所作《入南紅門疊庚戌年韻》詩注中所寫:「昔年,皇祖每於南苑殪虎行圍,予年十二時即隨侍。教學火槍,指示發機,視准。越今七十三年,事如在目,恆不敢忘恩眷。今日自桐柏村至此、駐蹕尚早,因於鐥後乘騎至晾鷹台,駐馬觀虎槍侍衛等殪二虎一熊。其一虎逸出,有三等侍衛溫純追及,用槍斃之,即擢為頭等侍衛,並賜黃褂,旌其奇勇。其別殪虎,首先施槍之驍騎校西朗阿,亦加賞緞足,銀兩,以示勸焉。」

那麼,殪虎之典,虎從何來呢?

其實,用於南海子被殪之虎是事先從東北地區捕捉後關進鐵籠,再千里迢迢運到南海子的。因南海子殪虎之典多在晾鷹台舉行。所以,就在距晾鷹台不遠的地方設置虎圈,將老虎運至這裡餵養,這就是「虎城」。

「虎城」由虎槍營駐防把守,待皇帝游幸南海子舉行殪虎之典時,虎槍營兵事先將所殪之虎裝進鐵籠運出虎城至晾鷹台下。虎槍營兵手持虎槍把鐵籠團團圍住。等待晾鷹台上皇帝殪虎開始的命令。乾隆皇帝曾於乾隆三十六年(1771年)寫有《射虎行》詩:

虎圈養虎林丞守,官家備物無不有。

飼以久徒費以多,殪之每試飲飛手。

南苑殪虎宜何處?往例晾鷹台陳旅。

虎槍比肩立周陸,於菟欲避無去所。

出柙莫問誰之過,曳尾那有猛風作。

檻中積威約致然,馬遷語固非虛播。

彎弧偶亦射斃之,比孱兔耳何足奇。

木蘭昔乃真射耳,憶子布言今弗為。

如今,南海子「虎城」早已沒了痕迹,連個地名也沒有留下來。若不是清代地圖上還有標記,後人恐怕難以知曉。

END

本文由北京亦庄發布

轉載請註明出處

文字:張友才

編輯:劉郁竹

亦城史話 | 清代地圖上的虎城亦城史話 | 清代地圖上的虎城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