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是九大獨目將軍之一,朱德曾為其親自縫補衣服

2020-10-19 00:21:13 3288 views
摘要

在湘南起義中,有位來自雲南的青年軍官,他跟隨朱德在起義指揮部從事後勤工作,後來成長為開國中將。在校期間,趙鎔受五四運動影響,積極投身學生反帝愛國鬥爭,參加了學校的“學生愛國聯合會”,主持出版校刊《滇潮》,開始接受和宣傳進步思想和馬克思主義世界觀。

在湘南起義中,有位來自雲南的青年軍官,他跟隨朱德在起義指揮部從事後勤工作,後來成長為開國中將。他就是朱德身邊的「內當家」趙鎔。

他是九大獨目將軍之一,朱德曾為其親自縫補衣服

開國中將趙鎔(1899.10.17-1992.02.07)

1899年10月17日,趙鎔出生在一個白族人家,小時候家裡沒有能力撫養他,把他過繼給大伯。大伯家庭條件比較好,沒有孩子,就重點培養他,把他送到私塾讀書。趙鎔從小就知道自己家庭背景特殊,於是學習非常努力,考入省立第一中學。在校期間,趙鎔受五四運動影響,積極投身學生反帝愛國鬥爭,參加了學校的「學生愛國聯合會」,主持出版校刊《滇潮》,開始接受和宣傳進步思想和馬克思主義世界觀。

朱德為他指明方向

1919年秋,因擔心參加學生運動被校方開除,趙鎔轉入昆明法政專門學校。他與趙醒吾等人發起成立了雲南學生愛國會,開展愛國運動。

1921年秋,為營救被捕學生,趙鎔與學生代表求見新任昆明警察廳廳長朱德。  到了警察廳後,他們等著見廳長。不一會,進來一個中年人,客氣地問:「找我有什麼事?」大家一看,來人與傳說中廳長的大軍閥做派格格不入,便回道:「你別糊弄我們,我們要見朱德!」對方說:「我就是朱德啊!」所有人面面相覷,他們隨後向朱德說明來意。不一會兒,朱德就讓警察廳調查,把學生放了。並向他們介紹俄國十月革命的經驗,鼓勵同學們為國家強盛努力。聽了朱德一席話,大家對朱德原有的印象馬上消失了,反而覺得他是一個和藹可親、非常樸素的人。從學校畢業以後,趙鎔幾經輾轉到了廣州,在孫中山的大元帥府任職。在這裡,他見到了各種政客,逐漸意識到,共產黨才是和老百姓一條心的。

1927年,趙鎔聽說朱德在南昌創辦了國民革命軍第三軍軍官教育團,便北上參加了軍官教育團。因為趙鎔接受過教育,就成了教育團的副官。有一天晚上,趙鎔吃過晚飯後,去朱德團長的駐地找朱德。雖然兩人曾經有過一面之緣,但朱德並沒有認出他。趙鎔解釋說,我曾經在昆明跟您要過人。朱德開起了玩笑:「你今天是不是又來跟我要人了?」原本十分緊張的趙鎔馬上因朱團長的幽默放鬆下來,兩人坐下來開始拉家常。閑聊間,朱德盯著趙鎔的袖子說:「你看你的軍裝太大,袖子都挽起來了,我幫你改一改。」趙鎔連忙推辭:「怎麼能讓您幫我改袖子呢?」朱德馬上板起臉來,說道:「都是當兵的,你跟我客氣什麼!」於是趙鎔把衣服脫下來,朱德拿著針線幫他裁剪,兩人接著拉起家常。朱德對他說,你要多接觸進步學生,多讀些書籍……這次聊天,朱德從政治上對他提出了要求,並指明了方向。1927年,趙鎔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從此,趙鎔找到了人生正確的航道,走上了一條為民族獨立、人民解放而奮鬥的革命道路。

長征中堅持寫日記

南昌起義、湘南暴動後,趙鎔參加了鞏固井岡山革命根據地的鬥爭、中央蘇區第一次至第五次反「圍剿」鬥爭和舉世聞名的二萬五千里長征。

1934年10月,趙鎔隨中央紅軍第九軍團長征。在長征的過程中,儘管軍事行動異常頻繁,趙鎔堅持不懈地把所做、所聞、所見不間斷地詳細記錄下來。在艱苦的長征路上,趙鎔居然天天堅持寫日記,他的《長征日記》從1933年一直寫到1936年,有40多萬字,成為研究紅軍長征非常珍貴的資料。

他是九大獨目將軍之一,朱德曾為其親自縫補衣服

他在《長征日記》中寫道:「今日天朗氣清,終日無雲,但白露已過,秋風徐徐吹來,使人感到涼意。我動員縫紉班加快工作進度,把各單位送來的羊皮,儘快做成背心,同時還發動各科、運輸隊和監護連的同志一齊動手,撕羊毛,攆毛線,加緊織成背心。」還有「由於在雨中急行軍,食鹽袋子被雨淋濕,為了防止食鹽融化,戰士們就支起柴鍋把食鹽炒干、把麻袋烘乾後繼續運送,並適時整理炸藥箱、食鹽袋,保證路上一點不丟,一點不漏。經過半個多月的艱苦努力,紅九軍團全體官兵背負食鹽、軍火等戰利品,翻山越嶺,晝夜兼行,行程300餘公里,於8月28日到達姑田,休息1天後整頓軍容進入蘇區,中央派少共國際師和民工數千人到連城縣前來接運,將繳獲的物資全部運到了蘇區,為中央紅軍主力抵禦強敵,實施戰略大轉移及時提供了物資支撐,贏得了一線生機。」

他是九大獨目將軍之一,朱德曾為其親自縫補衣服

通過趙鎔的日記,可看出他在長征中的工作之艱辛,紅軍將士生活之困難。在他的日記中不僅反映了紅軍的偉大行動和紅軍戰士團結一致的思想境界,更反映了趙鎔同志堅強的革命意志——不管敵人多麼強大、不管環境有多艱苦,不管困難有多少,都絲毫沒有動搖革命的理想,堅決服從黨中央的領導。

性格直爽 實事求是

趙鎔性格耿直,講求實事求是。比如關於游擊戰術「十六字訣」究竟是誰首創的問題,歷來有很大爭議。趙鎔堅持肯定這是朱德首創的。趙鎔從1927年初就一直追隨朱德,他在公開出版的回憶錄中強調:朱德於「1928年5月間,在井岡山一次討論游擊戰術時,提出『敵進我退,敵駐我擾,敵疲我打,敵退我追』的十六字訣。這一完整的游擊戰術的十六字訣,當即得到毛主席的讚揚而經常引用。」1983年6月14日,趙鎔接受中央黨史工作者的訪問時,特地提起此事:「有一件事提醒你們,就是關於『十六字訣』的問題。一般都認為『十六字訣』是毛澤東同志提出來的,其實是朱德同志最早提出來的,他是在許多地方做過試驗的。最早起源於1913年,他當時在滇南箇舊戡亂、剿匪。我就曾問過他,『十六字訣』不是您提出來的嗎?他說『只要對革命有利,誰提的都一樣。』」

正因為趙鎔的堅持,現在史學界的主流觀點認為,游擊戰術「十六字訣」是朱德和毛澤東同志共同創造的。

他是九大獨目將軍之一,朱德曾為其親自縫補衣服

1965年7月7日,朱德題寫紀念八一詩贈送趙鎔。

恪盡職守 廉潔奉公

從井岡山時期到新中國成立後,趙鎔一直從事部隊後勤領導工作。無論是深入商號動員募集資金,組建被服廠、製鞋廠、皮革廠、修械所、制彈廠等,還是在烽火硝煙中精心開辦供給學校,趙鎔都是在實踐中探索後勤工作的規律和特點,創造性的開展工作,為共產黨領導的人民軍隊戰時供應及後勤正規化建設作出了重要貢獻。

趙鎔參加部隊後,除了管理部隊的後勤工作,還在長征路上辦了供給學校。部隊中做供給工作的大部分是農民,不會記賬。趙鎔知道這個情況後,就開始籌備創辦供給學校。沒有教材,他自己寫教材;沒有老師,他自己把軍隊的會計集合在一起給他們培訓。就這樣,在軍隊里培養出一批會記賬的人。軍隊每到一個地方,趙鎔同志得先找當地的裁縫做軍裝。因為戰士們衣服磨破了,被血染髒了,總要隨時替換衣服。

他是九大獨目將軍之一,朱德曾為其親自縫補衣服

抗戰時期的趙鎔

趙鎔將軍的女兒趙京婭在父親的日記本里曾經看到,只要攻下一座城,或者打掉一個土豪劣紳,所收繳的布匹都得交到父親手裡保管。所以部隊一停腳,趙鎔就趕快找裁縫,夜以繼日地做軍裝。如果有剛剛參軍的戰士,還要發衣服、糧食袋,子彈袋……作為部隊後勤的當家人,這些問題都需要他一一考慮。

與此同時,趙鎔還負責軍隊的籌款籌糧,在這個過程中,處理軍民關係不可避免。所以每打到一個地方,第一件事就是開倉放糧。留足戰士們的消耗,把從土豪劣紳、惡霸手中收繳的糧食、布匹分發給當地的窮人。然後就找裁縫做衣服,給裁縫的工資是很高的,當天結,管吃飯。這樣一來,老百姓覺得紅軍很公平,願意給紅軍幹活,所以軍民關係非常和諧。雖然趙鎔掌管著物資「大權」,但他自己總是吃不飽。就算自己不夠吃,他也得把自己的糧食勻出來,分給他的馬夫和警衛員。因為他覺得自己的工作是腦力勞動,而身邊的人要干體力活,更需要糧食。長時間下來,他就患上了胃病。

趙鎔將軍還是我國獨目開國將軍之一。在一次送軍餉的時候,正好趕上敵機轟炸,地上的石頭因炸裂崩到了眼睛上。由於當時醫療條件比較差,藥膏不衛生,引起角膜發炎,一隻眼睛失明了,當時趙鎔才30多歲。眼傷還留下了後遺症,老是眼睛疼、頭疼,不停地發燒,卻只能用草藥暫時止疼。

趙鎔同志在長期從事領導部隊後勤保障和經濟工作中,兢兢業業,恪盡職守,廉潔奉公,受到廣大指戰員的高度讚揚。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榮獲一級八一勳章、一級獨立自由勳章和一級解放勳章。1988年獲一級紅星功勛榮譽章。

1992年2月7日,趙鎔將軍在北京逝世,終年93歲。


本文系祖國網據相關歷史資料編輯整理,轉載請註明來源。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