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養路工區走出來的抗日「戰士」

2020-10-26 12:16:37 2704 views
摘要

磨刀石站舊址。 首席記者 杜山 攝 穆棱火車站舊址。 (資料片) 前言:“鐵路兩條線,地方一大片”,鐵路,作為國家的交通命脈之一,在國家經濟建設乃至國防建設上,都起到重要的作用。

從養路工區走出來的抗日「戰士」

磨刀石站舊址。 首席記者 杜山 攝

從養路工區走出來的抗日「戰士」

穆棱火車站舊址。 (資料片)

前言:「鐵路兩條線,地方一大片」,鐵路,作為國家的交通命脈之一,在國家經濟建設乃至國防建設上,都起到重要的作用。在抗日戰爭時期,眾多愛國鐵路工人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採取多種形式,與日寇鬥爭,留下了很多可歌可泣的故事。由於轄屬原因以及史志缺乏,這些紅色故事以及遺存,尚未廣為人知。《牡丹江晨報》文體副刊部與牡丹江鐵路作家協會聯合開展了「尋找牡丹江鐵路沿線的紅色遺存」系列探訪活動,通過史料收集、實地踏查、採訪鐵路老工人和知情者等形式,挖掘牡丹江鐵路沿線的紅色基因,並以此傳承鐵路精神,激勵前行。

在中國北疆千里鐵道線上,在抗戰14年的艱苦卓絕的鬥爭中,無數中華兒女堅貞不屈,英勇抗戰。其中,鐵路工人利用職業的便利,也積極地投入到抗日鬥爭中。趁著秋光尚好,《晨報》文體副刊部與牡丹江鐵路文聯聯合探訪小組走進牡丹江工務段,尋訪從養路工區走出的抗日「戰士」安景之的故事。

投身革命烘爐

安景之,又名安敬之,1898年1月6日出生於山東省新泰縣丁家莊,家庭的貧困,反養成了他頑強獨立的性格。1921年,安景之到穆棱縣綏陽,投奔叔叔,靠種地、砍柴、打零工維持生活。1921年7月,安景之到穆棱煤礦小鐵路當維修工,在當地學校地下黨的影響下,接觸到進步思想,為投身革命奠定了基礎。1925年3月,安景之到穆棱鐵路當養路工人。1930年1月,在一次偶然的機會裡,他看到了由中共北滿特委出版的《北滿紅旗》內載的《中東鐵路工人鬥爭綱領》等文章,給了他很大啟發:窮苦人只有團結起來,才能不被欺負;只有跟共產黨走,才能不當亡國奴。1932年初,安景之調到下城子做養路工作,在工區接觸了共青團組織。在團組織的熏陶感染下,懂得了許多革命道理,更加明確了對「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只有跟著共產黨才能把日本人趕出中國」的認識,抗日的決心也更加堅定了。同年9月,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很快成為共青團組織的骨幹。他經常組織青年團員利用各種時機到日本兵營、日本領事館、守備隊、憲兵隊、警護隊、偽村公所附近以及礦區散發傳單、張貼標語,開展抗日救國宣傳活動。 

1933年5月1日,中共吉東局在穆棱縣下城子王勝魁家成立。吉東局工運部部長吳福海深入各站聯繫鐵路工人、群眾,擴大積極分子隊伍,發展黨員,建立黨組織,推動鐵路工人運動。由於安景之工作成績突出,這年10月16日,他光榮地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在黨的領導下他不斷成熟進步,成長為堅定的無產階級戰士。

積极參加抗日

艱苦的歲月最能考驗一個人,也最能鍛煉人。安景之加入中國共產黨後,抗戰意志更加堅定,表現得更加積極。1934年2月,中共穆棱縣委改組為穆棱縣工作委員會,安景之任委員,兼任九站黨支部書記。3月,安景之與縣委書記馬朝德等參加了在磨刀石站召開的吉東局第四次會議。之後他們積極投入到領導中東鐵路工人同日寇的鬥爭中。在他們的組織和號召下,鐵路工人在中東鐵路東線消極怠工、暴打日本工頭、干擾日軍運輸,引起了日寇的恐慌和反撲。4月中旬,吉東局遭到破壞,大批工人被捕。安景之不顧個人安危,積極與上級聯絡,恢復了穆棱縣委,被任命為組織部長。在此期間,安景之經常帶領縣委委員在自家開會,後來他又組建了穆棱區委。1935年7月,根據吉東特委組織部部長李范五的指示,安景之到九站組建黨組織,同中東鐵路留下來的黨員骨幹一起為籌建中東鐵路職工部奔忙。11月,中東鐵路職工部正式成立。

1936年10月,安景之任穆棱黨組織、抗日分會成員,兼任沙子廠黨支部書記、抗日小組組長。他通過地下交通員得知,有一支30多人組成的抗聯小分隊在九站一帶活動。在日軍的殘酷圍剿下,他們缺吃少穿,營養不良,急需給養。安景之非常著急,連夜組織黨支部開會,動員鐵路工人捐款,購買火柴、食鹽、黃豆、糧食等生活必需品,並巧妙地避開敵人的封鎖線送到戰士們的手中。

1938年8月,吉東省委書記宋一夫投敵叛變,11月22日,中東鐵路職工部再次遭到破壞。安景之為了儘快恢復黨組織、開展對敵鬥爭,與活動在穆棱地區的李增岱、高振國、馬朝德等黨員取得聯繫,並同活動在穆棱、六峰山一帶的抗聯小分隊領導人王亞東、馬淑艷聯合起來,在穆棱縣委的領導下,率領全縣人民與日偽展開針鋒相對的鬥爭。

為鐵路事業奉獻

在鐵路抗戰的歲月,安景之堅貞不屈,英勇抗戰,新中國成立後他不計個人得失,投身到他為之奮鬥的鐵路事業中。

1946年初,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穆棱地區的反動政權被推翻,中共穆棱縣委、縣政府由地下轉為公開。此時,安景之任穆棱站工會主席、穆棱街區主席等職務,他發動群眾,協調好地方、鐵路的工作,領導廣大群眾配合部隊剿匪,為鞏固人民政權作出了突出貢獻。1946年5月,安景之辭去地方領導職務,回到他曾戰鬥過並熱愛的鐵路,當時縣委的領導根據他的貢獻準備給他安排更高的職位,一再挽留他在地方工作,可他卻說我在鐵路長大,在鐵路成長,我離不開這兩條鐵軌,在鐵路能更好的發揮我的特長,更多為黨工作。回到鐵路工作後,他擔任磨刀石領工區、伊林領工區領工員,干起了他的老本行。帶領工人們搶修被日偽炸毀的鐵路橋樑。為恢復鐵路運輸,安景之身先士卒,日夜奮戰在搶修工地,提前20多天完成任務。1949年10月,安景之主動請纓到長汀工區任領工員,他所在工區管轄的火龍溝線路,是日偽時期由偽滿洲國海林森林事務所投資修建的,從濱綏線敖頭出岔,經復興、火龍溝到長汀,營業里程為41.6公里。1945年,日本宣布無條件投降後,日本侵略者在撤退前炸毀了鐵路橋樑,焚燒了站舍,整個線路處於癱瘓狀態。搶修線路,修復橋樑,恢復通車是頭等大事。安景之以火一樣的熱情投入到火龍溝線的修復和管理工作中去,他不顧年高多病,經常吃住在工地,連續幾周不回家,他經常對職工們說;"日偽時期我們破壞鐵路,今天我們是新中國的主人,要修好鐵路,管好鐵路。"

1958年1月,安景之在海林退休。退休後,他積极參加教育下一代青年職工活動,給職工講抗日故事,傳播紅色基因,關心鐵路下一代成長,為鐵路事業獻出了畢生的精力。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