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業垂青史 商丘大地走出的開國將軍陳發洪

2020-11-19 19:16:21 4042 views
摘要

商丘,位於豫魯蘇皖四省輻湊之地,素有豫東門戶之稱,自古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和商賈雲集中心,也是是華夏文明和中華民族的重要發祥地、商丘也是一座紅色城市,曾是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兩大總前委所在地。

商丘,位於豫魯蘇皖四省輻湊之地,素有豫東門戶之稱,自古一直是兵家必爭之地和商賈雲集中心,也是是華夏文明和中華民族的重要發祥地、商丘也是一座紅色城市,曾是淮海戰役、渡江戰役兩大總前委所在地。在這片厚重的土地上,走出了孫端夫、白辛夫、陳發洪三位開國將軍。開國將軍孫端夫、白辛夫的革命歷程在「青春歸德」的公眾號推出過,現讓我們一起認識下另一位商丘籍的開國將軍,曾歷任47軍政委,廣州軍區、昆明軍區、武漢軍區副政委的陳發洪將軍。

功業垂青史 商丘大地走出的開國將軍陳發洪

開國少將陳發洪

開國將軍陳發洪,1916年出生於河南省永城縣一個僱農家庭。家裡房沒一間,地沒一壟,依靠耕種地主的幾畝薄地勉強度日。1923年,因當地連年災荒,兵匪橫行,陳發洪隨父母逃荒來到了安徽省霍邱縣大顧店子。為了維持生活,父親四處幫工,母親給地主家幹活,剛剛8歲的陳發洪也給這家地主當了牧童。過度的勞累,使陳發洪的父母先後病倒,狠心的地主把他們趕出了門外。由於無錢治病,1924年春天,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陳發洪的父母相繼離開了人世。陳發洪成了無依無靠的孤兒,為了生存,他又回到地主鬍子傑的家裡幹活賣命。每天早起晚睡,累死累活,不但得不到一文工錢,而且吃的是剩飯剩菜,穿的是破衣爛衫,稍不合地主心意,便遭到一頓臭罵和鞭打。隨著年齡的增長,反抗剝削和壓迫的意識漸漸在陳發洪頭腦中萌發了。他憤然離開了鬍子傑家,到另一戶地主家當長工。

1929年,當地來了共產黨領導的游擊隊,發動群眾打土豪,分田地,成立農會,建立蘇維埃政權。大街小巷,村頭村尾都貼滿了標語,連鬍子傑家的外牆上都刷上了「打倒老財分田地」的標語。

陳發洪主動找到游擊隊,報告了鬍子傑偷埋財物的地點。

兩個月後,經赤衛隊負責人夏久潭介紹,陳發洪先後參加了少先隊和霍邱顧店子游擊隊,在游擊隊擔任班長、排長。從那時起,陳發洪白天和農友們一起鬥地主、分田地、收繳地主的財物,晚上跟大人們學文化,學革命道理。

1930年,紅一軍攻克霍邱南部的葉家集等地。陳發洪經區蘇維埃政府介紹,正式參加了紅軍和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同年10月,又轉為中國共產黨正式黨員,先後擔任紅軍班長、排長。陳發洪作戰勇敢,戰鬥中曾多次負傷。

1931年夏天,他所在的部隊奉命向駐守在高山店的敵人發起進攻,當時紅軍的武器裝備很差,戰鬥進行得很殘酷,從夜間打到天亮,敵人還在負隅頑抗。陳發洪所在的排大部分戰友都犧牲了。為了儘快消滅敵人,減少傷亡,陳發洪奮不顧身地衝出戰壕,率十幾個戰士肩背大刀,手握土雷直衝敵人的前沿陣地,經過艱苦的搏殺,終於消滅了殘餘的敵人。衝上去的紅軍戰士大多數犧牲了,陳發洪在戰鬥中負了傷。後陳發洪先後任紅四軍十二師三十五團交通隊隊長、紅四方面軍二十五軍七十三師二一七團連政治指導員,參加了商潢、蘇家埠、潢光等戰役。

1932年6月,蔣介石調集24個師又5個旅約30萬人的兵力,對鄂豫皖根據地發動了第四次「圍剿」。紅四方面軍經四個月的艱苦戰鬥,反「圍剿」失利,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已經損失六分之五,黃安、商城、霍邱、英山等縣城和新集、七里坪、宣化店等集鎮相繼失陷。10月,紅四方面軍主力撤離鄂豫皖革命根據地,向川陝邊轉移。陳發洪所在的二一七團作為先頭部隊,於12月25日攻佔了四川省通江縣城,擊潰田頌堯部一個營。陳發洪在這次攻城戰中再次負傷。

1933年2月7日,中國共產黨川陝省第一次代表大會在通江城召開,產生了中共川陝省委。中旬,川陝省召開了第一次工農兵代表大會,成立了川陝省蘇維埃政府。陳發洪任川陝省蘇維埃監察委員會委員。

1933年8月,陳發洪調任紅三十一軍九十一師二七一團政委兼政治處主任。1934年9月任紅四方面軍總政治部組織科長。1935年11月,參加紅四方面軍保衛訓練班學習,結業後任紅四方面軍總衛生部保衛局長,先後參加反四川軍閥「三路圍攻」、「六路圍攻」、廣昭戰役、強渡嘉陵江戰役等。

長征途中,陳發洪身負槍傷,又因為醫療條件差,傷口化膿,身體極度虛弱。他咬著牙,拄著拐杖,跟著部隊堅持行軍、爬山、涉水。

過草地時,最嚴重的是缺糧食,幾天都吃不上一頓稀飯。每到宿營地,號音還沒有落,部隊就散開各自找食物。有一次部隊走進毛爾蓋草地,三天前每人發兩小把糠渣子,連一天都頂不了。當時陳發洪發著燒,就把乾糧給通訊員吃了,到病好點了,已經餓得筋疲力盡了。通訊員四處去找吃的,結果兩手空空地回來了。實在餓得沒有辦法,他將一條舊皮帶解下來,剁碎和野菜煮著吃了一頓。

經過長征洗禮的陳發洪,變得更加成熟和頑強,在戰鬥中他總是處處身先士卒,衝鋒在前,撤退在後。1936年10月,三大主力紅軍會師後,陳發洪調往三十一軍政治部任保衛部部長,隨部隊幾經轉戰,進入陝甘寧革命根據地,參加了萌城伏擊戰、山城堡戰鬥、南下關中支援抗日友軍和西進平涼的援西軍行動。

功業垂青史 商丘大地走出的開國將軍陳發洪

陳發洪將軍和夫人白志群

抗日戰爭爆發後,陳發洪任八路軍三八五旅政治部組織科副科長。1938年9月,到延安八路軍總政治部保衛班學習;1939年2月,轉入陝甘寧留守兵團軍政研究班;同年10月,進入隴東抗日根據地,擔任三八五旅七七團政委。在大生產運動中,陳發洪率七七團開赴合水縣大樵山下開墾荒地,創辦農場,經過幹部戰士的艱苦勞動,當年秋天,所產糧食除保證全旅供給外,還有剩餘,受到了上級表彰。1942年4月,陳發洪調任陝甘寧留守兵團警一旅三團政委。

陝甘寧邊區是黨中央所在地,是八路軍抗日出征的總後方,留守部隊擔負的任務是很重的。但留守部隊來自五湖四海,編製裝備參差不齊,機構不統一,不少幹部戰士不安心後方工作,要求回到老部隊或上前線去。對此,陳發洪根據上級指示,對部隊指戰員加強軍政訓練,做好戰鬥準備,培養與積蓄幹部,努力建設正規化部隊,增強部隊紀律,增進軍政、軍民和官兵團結,大大提高了戰鬥力,因而他所在部隊完成了保衛河防、保衛邊區、肅清土匪、反對摩擦、安定人民生活、鞏固與擴大部隊、發展生產、保障供給、加強戰備訓練等各項任務。

1945年9月,警一旅等部奉命開赴東北,陳發洪擔任東北民主聯軍吉東警備二旅政治部主任、吉敦軍分區政治部主任。1947年9月10日,東北民主聯軍第十縱隊成立,陳發洪任二十九師政治部主任;1948年5月任二十九師政委,參加了東北民主聯軍向國民黨發動的秋季攻勢和冬季攻勢。1948年9月,東北野戰軍發動了遼瀋戰役,十縱擔負阻擊廖耀湘兵團西進的重任。在阻擊戰中,十縱在兄弟部隊的配合下,頑強阻擊,成功地遲滯了該兵團的西進,有效地保障了我攻打錦州部隊的側後方安全。10月,為聚殲廖耀湘兵團,在遼西會戰中,陳發洪和十縱官兵一起先後殲敵14萬餘人,重創敵新一軍、新六軍、第七十一軍等部,圓滿完成上級交給的作戰任務,為遼瀋戰役的勝利和東北全境的解放作出了貢獻。

1948年11月,第十縱隊改稱中國人民解放軍第四十七軍,第二十八師改稱第一四師。1949年2月,陳發洪任一四師政委。

1948年11月,四十七軍奉命入關,參加平津戰役。北平和平解放後,四十七軍擔任改編傅作義部第二六二、二六七師的任務。

1949年4月,四十七軍編入第四野戰軍第十三兵團建制,向江南進軍。7月參加宜沙戰役。在攻佔宜昌的戰鬥中,陳發洪親自深入到各團、營和直屬隊,進行戰鬥動員和部署,一舉攻下宜昌城。9月,為配合第四野戰軍主力進攻兩廣,四十七軍在湘西大庸殲敵第一二二軍一部,生俘敵軍長張紹勛以下5000餘人。

1949年10月,陳發洪任四十七軍政治部主任兼湘西軍區政治部主任。四十七軍軍部和一三九、一四一師奉命配合第二野戰軍第三兵團參加向川黔進軍作戰。陳發洪率第一四師和一六師留湘西執行剿匪與維護交通線任務,經過一年多的連續作戰,清除了湘西匪患。

1950年6月,陳發洪擔任第四十七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朝鮮戰爭爆發後,四十七軍積極做好赴朝作戰準備,於1951年6月17日奉命率一四、一四一師進至臨津江東,接替志願軍第六十五軍防務;第一三九師進至開城,擔負保衛開城談判任務。12月,四十七軍奉命將臨津江東岸防務移交第三十九軍,撤至龍化、成川地區整訓。在整訓期間,湧現出捨身救兒童的國際主義戰士羅盛教。其間,各師陸續擔負修建飛機場的任務。

1952年11月,四十七軍奉命第二次開赴臨津江東西兩岸,接替志願軍第三十九軍防務。湧現出郝志新、閻成思、馬一鈞、李太林、陳啟瑤等許多戰鬥英雄和英雄集體。

1953年3月,時任四十七軍政委的陳發洪和軍長張天雲,擬定了攻打「老禿山」(原名上浦房東山,坐落在臨津江東岸、驛谷川的南面,是通往漢城的要塞重地。幾個月來,由於敵我雙方反覆爭奪,致使山上一片焦土,草木全無,所以又得名「老禿山」)的作戰方案,決定以一四一師四一三團為主成立總突擊隊,該團一營郝忠雲營長擔任攻擊營長。

「老禿山」是美軍第七師二十一團、三十二團和美僱傭軍哥倫比亞營盤踞已久的一個山頭。為了確保一舉拿下「老禿山」,陳發洪親自深入到攻擊營和尖刀連,給指戰員們作戰前動員。

3月23日夜,經志願軍總部批准,攻打「老禿山」的戰鬥打響。在我軍炮火的掩護下,戰鬥情緒高昂的突擊隊僅用15分鐘就將紅旗插到了「老禿山」主峰。到午夜21時整,敵人基本被肅清。

1953年4月,四十七軍奉命將臨津江防務移交志願軍第一軍後,撤至谷山、松田洞地區擔任機動作戰任務。6月,奉命進至安州、肅州、漢州地區,接替志願軍第三十八軍西海岸防務。

1954年9月16日,四十七軍離朝回國。

四十七軍入朝作戰3年零7個月,進行大小戰鬥320次,斃、傷、俘敵44000多人;繳獲槍支2000多支、各種火炮75門、各種子彈24萬餘發、裝備器材13萬餘件,擊毀敵坦克159輛,繳獲汽車137輛,擊落擊傷敵機260架。為抗美援朝的勝利作出了貢獻。

1955年,陳發洪被授予少將軍銜,榮獲二級八一勳章、二級獨立自由勳章、一級解放勳章。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以後,陳發洪在部隊一直擔任領導工作。1965年任廣州軍區副政委,1970年任第二炮兵第二政委,1975年任昆明軍區副政委,1978年8月任武漢軍區副政委。他身居高職,但始終嚴格要求自己和親屬,從不搞特殊化,把自己當作普通一兵。他寬厚待人,對身邊的工作人員關心備至。

陳發洪身邊的工作人員換了一茬又一茬,他始終和他們打成一片,一起打球下棋,一起看電視,一起學文化、練字,節假日還常和戰士們聚在一起改善生活。每天夜裡批閱完文件,他都要到營房檢查戰士們被子蓋好了沒有,誰在值班,冷不冷。每當有戰士回家探親,走前陳發洪都要叮囑一番,還從自己工資中拿出錢來讓其帶回去補貼家用。探親回來後,還要問長問短,細緻地了解戰士家鄉的建設和家庭情況。

陳發洪對子女的要求十分嚴格。他給孩子們規定了三不準:一不準以他的名義辦私事,二不準動用他的專車,三不準使用首長專用電話。

有一年,陳發洪三兒子探親回家。那時,他已經是幹部了。為了給戰友家送東西,未經請示,就和司機開車走了。回來後,陳發洪把兒子和司機叫到辦公室,給予嚴肅的批評。

1980年6月2日,陳發洪因病在北京逝世,終年64歲。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