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2020-11-19 20:24:42 3738 views
摘要

1921年7月中共一大會議在上海召開大會通過中國共產黨的第一個綱領和決議選舉產生中央局陳獨秀為中央局書記就在一大會議召開三個月後10月14日中共中央局書記陳獨秀被捕當時中央局尚未正常運轉……陳獨秀是如何脫困的?中央局後來是如何運轉起來的?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1921年7月

中共一大會議在上海召開

大會通過中國共產黨的

第一個綱領和決議

選舉產生中央局

陳獨秀為中央局書記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就在一大會議召開三個月後

10月14日

中共中央局書記陳獨秀被捕

當時中央局尚未正常運轉……

陳獨秀是如何脫困的?

中央局後來是如何運轉起來的?

今天就和小紅(ID:hszs1921)

一起去了解一下

↓↓↓

警方保留的「案底」(又稱「前科」),是一種犯罪記錄。上海市檔案局的「法租界公董局」原始檔案里,至今還保存著一張特殊的 「Criminal Record」(犯罪記錄卡)——中國共產黨早期領導人陳獨秀的刑事記錄卡。

這是一張看似普通的16開大小紙質硬卡,經過歲月的洗禮,它的邊緣破損,紙色泛黃。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上海市檔案館館藏陳獨秀刑事記錄卡

卡片的正面上半部分為表格,填寫著姓名、年齡、身高、職業、籍貫等內容,卡片的右上方貼有陳獨秀在獄中所拍的照片,編號為B9523。下半部分記錄被捕原因及處置結果。背面為陳獨秀左、右手指的指紋印。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陳獨秀在法租界被捕時留下的照片

照片中的陳獨秀臉頰消瘦,雙眼卻炯炯有神,微微緊閉的雙唇顯得尤為堅毅。在「姓名」一欄中,有幾個中文漢字「王旦甫即 陳獨秀」,而在「住址」和「時間」兩欄中,則赫然可以看到「route vallon」 (環龍路)和「4-10-21」。

陳獨秀、上海法租界環龍路、1921年10月4日,這張卡片上記錄的這些特殊歷史信息,把人們帶回到了另一個時空。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中國共產黨上海發起組成立及活動的地點——《新青年》編輯部暨陳獨秀家(原環龍路老漁陽里2號,今南昌路100弄2號)

中國共產黨第一次代表大會之後不久,被選為中央局書記的陳獨秀,於1921年9月從廣州回到了上海老漁陽里2號。

未想一月有餘,竟和同伴們被「請」進了法租界的班房。名動天下的陳仲甫被捕的新聞,立刻攪起輿論波瀾,其友人紛紛施以援手,掀起營救浪潮。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陳獨秀1921年被捕後由法租界巡捕房開具的記錄

不速之客「光臨」老漁陽里2號

1921年10月4日,一個普通秋日下午,周佛海、楊明齋、包惠僧、柯慶施來到法租界老漁陽里2號——陳獨秀在滬的宅邸。此時陳獨秀正在樓上午睡,在其夫人高君曼的要求下,包惠僧等人就先陪著高君曼玩起牌來。

剛打了兩圈,只聽得有人在拍前門,這倒是讓在座的幾個人覺得詫異,因為當時上海人串門習慣是出入後門的。包惠僧前去開門,一看是兩三個「混混」,還不由分說地闖了進來,吵著要見陳獨秀。這倒讓包惠僧起了疑心,他和高君曼一致回答道陳獨秀不在家。

於是,那幾個「混混」又生一計,以借口要買《新青年》賴著不走,包惠僧想以此處不賣《新青年》將他們打發了,誰知這幾個不速之客倒是得寸進尺,指著堆在地上《新青年》開始耍潑。經這麼一鬧騰,原本睡著的陳獨秀此時也下樓想來看個究竟。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陳獨秀見此情景自然明白來者不善,於是便想從後門脫身,未想後門竟有那幾個「混混」的同黨把守,不得不回到前庭。

而包惠僧等人雖然在言談之間,沒有透露陳獨秀正在此處,但流露出的緊張神情,恰是坐實了來者對陳獨秀正身在此處的猜度。

不一會兒,就來了兩部汽車將他們五人(陳獨秀、楊明齋、包惠僧、柯慶施、高君曼)捕去,周佛海因為「跑路」較早而「逃過一劫」。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褚輔成

到巡捕房時已經下午已經四點多鐘,陳獨秀在捕房登記時報了個假名「王坦甫」,其餘人也分別報了假名。

誰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不久工夫,褚輔成、邵力子也被逮了進來。原來是他們倆後來去陳家拜訪的時候,被蹲點的暗探當做陳獨秀的同黨逮了個正著。

一到巡捕房,褚輔成見了陳獨秀便拉著他的手說道:「仲甫,怎麼回事,一到你家就把我搞到這兒來了!」這下可好,褚輔成一時口快,令陳獨秀的身份就此暴露無疑,於是一行人被「請」進了牢房。

陳獨秀等人被捕其實事出有因

陳獨秀此次被捕自然不是法租界巡捕房即興為之,而是對其已經刺探許久,掌握了不少關於陳獨秀革命活動的情報。

1921年9月,陳獨秀回滬之後,由於廣州反陳派大肆宣傳、造謠,進一步引起了上海當局的「格外關照」。申城密探也跟蹤起陳獨秀來,見其與馬林相會之後,密探開始羅致彙報情報,有些甚至是毫無根據的胡謅。

比如臆測陳獨秀在廣州主張「萬惡孝為首,百善淫為先」,故而被驅逐出境。又稱他來到上海之後,與傳播「過激主義」之黨徒接洽,還自稱為中國過激黨首領,不但接受外人巨款,並派黨徒煽惑一般勞動界及至軍人等企圖。因此,陳獨秀被巡捕房「請去」,自然也是時間早晚的問題了。

陳獨秀被捕之後即囑咐包惠僧等人,不可說出共產黨的實情,一切都推在他身上,以爭取其一人在獄,其餘人先行獲釋。因在被捕前,陳獨秀曾接到馬林一封長信談及中共工作,他擔心此信落在巡捕手中,可能要判他七、八年徒刑,因此陳獨秀做好坐牢的最壞打算,並且鼓勵包惠僧等人出去後繼續為革命而努力。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亨德利庫斯·約瑟夫斯·弗朗西烏斯·瑪麗·斯內夫利特,筆名馬林,荷蘭共產主義者,印尼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創始人之一。

到了第二天審問時,法庭企圖追查共產黨的關係,認為其餘人是陳獨秀的黨徒。陳獨秀據理力爭,說「他們是我的客人,高是家庭婦女,客人陪我太太打牌,有事由其負責,與客人無關」。

高君曼很快就被釋放了。但陳獨秀被捕一事,一經輿論媒體傳播,立刻鬧得滿城風雨。得知陳獨秀被捕之後,馬林立刻投入營救的行列,並起了關鍵作用。

馬林施以援手

陳獨秀免受牢獄之災

其實在此之前,陳獨秀與馬林就當時黨的發展與接受外部指導、援助等方面,歧見叢生,甚至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

不過,在陳獨秀受難之後,馬林並沒有袖手旁觀。因案子發生在法租界,他立即利用西方法制,花很多錢聘親著名律師巴和出庭辯護,又找鋪保保釋,並打通會審公所的各個關節。

10月5日,法租界會審公堂指控「陳獨秀編輯過激書籍,有過激行為,被偵處查實,已搜出此類書籍甚多,因此有害租界治安」。10月6日,上海《申報》刊登了陳獨秀被捕的消息,上海、北京等地各大報刊作了報道,立即引起社會各界的關注。

胡適得知消息後,請蔡元培與法國使館聯繫設法營救陳獨秀。中國共產黨內部,張太雷和李達商量後,請孫中山出面。

孫中山一面致電法國駐滬領事,請他們釋放陳獨秀,一面親自關照廣東省銀行電囑由他擔任總董事長的上海中華銀行代解銀元1000元,以供保釋陳獨秀之用,並讓褚輔成、張繼等出面保釋。

經過各方營救,10月6日陳獨秀獲准開釋候審。

10月19日,法租界會審公堂再審陳獨秀。陳獨秀被指控有罪行二則:「一、違背公堂本年二月間禁售《新青年》的堂判。二、違犯新刑律二百二十一條之罪。」

巴和律師代辯稱:「《新青年》自奉諭禁以後,即移至廣州出版,並未在法租界出售。……至《勞動界》亦系以前出版,自奉公堂諭禁,即已停止。《共產黨》乃以前兩房客留下,現已遷去,非陳所有。」刑律二百二十一條,亦必「公然煽惑他人」方能構成罪名,「今捕房不能指出陳有煽惑他人犯罪之證據,故所控二端皆不能成立」。隨後,堂上詢問陳獨秀是否真如報紙所載,其在廣州曾倡言「仇父公妻」?陳獨秀義正辭嚴,指出此系「絕對造謠」。

7天後,10月26日,法國副領事宣判:「搜獲書籍雖多,尚無激烈言論。惟查出《新青年》有違前次堂諭,判罰洋一百元了案。」當天,陳獨秀獲釋。因此,馬林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陳獨秀得以免受牢獄之災從而繼續革命事業。

在這次營救中,馬林出了大力。陳獨秀本是一個重感情、更重實際的人,從開展黨的工作的實際出發,他與馬林達成了和解。二人「和諧地會談了兩次,一切問題都得到適當解決」。

從此,中國共產黨根據實際情況,接受了共產國際的領導和經濟援助,這在很大程度上形塑、影響了中國共產黨未來的革命之路。

中共一大召開後,中央局書記被捕!那年11月,一封秘密《通告》發布了……

中國共產黨成立後,1921年11月,中共中央局書記陳獨秀簽發了要求各地建團的通告

陳獨秀出獄後,於1921年11月,以中共中央局書記的名義發表了《中國共產的中央局通告》,對黨的組織、宣傳工作作了部署,標誌著中國共產黨中央局開始正常運轉。

《通告》要求上海、北京、廣州、武漢、長沙五區,在1922年7月以前,黨員都要達到30人,儘早成立區執行委員會,以便1922年7月召開第二次全國代表大會時正式成立中央執行委員會。同時規定:全國青年團員要超過2000人;各區至少要有直接管理的工會1個以上;中央宣傳部門要出版有關共產主義的書籍20種以上。

來源:紅色之聲(ID:hszs1921)綜合上海檔案信息網、中國青年網、人民網等

部分文字作者:衣慎思

編輯:ivy、小能手

審稿:錢程燦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