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旗幟下的故事」戈山慘案追記點滴

2020-11-19 20:57:23 852 views
摘要

聆聽革命故事,傳承紅色精神,講述泗水革命先輩旗幟下的故事。《旗幟下的故事》欄目,通過講述我縣在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作出犧牲和努力的革命先輩們的故事,讓我們銘記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豐功偉績,緬懷他們的精神風範。

聆聽革命故事,傳承紅色精神,講述泗水革命先輩旗幟下的故事。

《旗幟下的故事》欄目,通過講述我縣在抗日戰爭時期和解放戰爭時期作出犧牲和努力的革命先輩們的故事,讓我們銘記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的豐功偉績,緬懷他們的精神風範。

播出時間:周二 周四

播出平台:「愛泗水」客戶端

泗水融媒微信公眾號

泗水融媒頭條號

「旗幟下的故事」戈山慘案追記點滴

【旗幟下的故事】戈山慘案追記點滴

戈山慘案追記點滴

在泗水縣西部和曲阜接壤處,327國道(滋臨公路)和兗石鐵路南側約一公里的地方,有一座山青水秀的村莊——戈山村。

村口10米寬的南北大路中間聳立著一座紀念塔,上面寫著九個金光閃閃的大字「戈山人民抗日紀念塔」。塔是1991年,中共泗水縣委、泗水縣人民政府修建的。這座塔是日本帝國主義侵略戈山村的鐵證,也是戈山人民抗擊日寇的一座豐碑,更是向青少年一代進行愛國主義教育和革命傳統教育的一部教材。這座塔記載著一段不平凡的歷史,有著感人肺腑、催人淚下、氣壯山河的故事。

1938年1月,日寇侵佔了泗水,泗水人民在水深火熱中煎熬。當時,我黨領導的抗日武裝力量,以戈山村為根據地,發動群眾,保家衛國,打響了抵抗日本帝國主義侵略的戰爭。村裡的青壯年組成基幹民兵隊,村長李運常任隊長,保護村子。戈山村由東、西、南、北四個自然村組成,為了防止日寇的偷襲,在村子四周建起了圍牆,把四個自然村連接起來,圍牆每隔一段修築一座炮樓,一般高10—20米,裡面掛有鐵鈴。平時人們在炮樓上站崗放哨,一旦發現緊急情況,拉響炮樓里的鐵鈴,就可以互相傳遞信息,做好戰鬥準備,同時又可以協調作戰,相互接應,由於村子修有較強的工事,有效地防禦了敵人的侵略,保護了村子。

民兵隊配合我八路軍區中隊執行毛主席的戰略戰術,在敵強我弱的情況下,開展了游擊戰,他們利用青紗帳的掩護,埋伏在公路兩旁,經常出其不意地打擊敵人。來往於磁臨公路的日偽軍及其車輛,經常被這支武裝力量打得焦頭爛額,首尾不能相顧。同時,民兵隊奪取敵人的槍支彈藥,武裝自己,充實自己。因此,戈山村成了敵人來往於兗州—臨沂的一大障礙,自然也就成了他們的眼中釘和攻擊的重點。在他們看來,不把戈山村消滅掉,就休想在這條公路上暢通無阻。抗日戰爭後期不到兩年的時間,敵人先後五次進犯戈山村。

前四次都因戈山村修有較強的工事,村民團結一致,堅決抵抗,敵人的陰謀都沒有得逞,相反,每次侵犯戈山,日偽軍都丟下幾具屍體逃走。大滅了敵人威風,使敵人聞風喪膽。鬥爭的勝利大長了戈山人民的志氣,更加堅定了戈山人民抗戰的決心。當時日偽軍把戈山村叫著「戈山城」,揚言不掃平戈山誓不罷休。於是,最嚴重也是最殘酷的災難降臨在戈山人民頭上。

戈山人民永遠不會忘記那一天,那是農曆1944年臘月24日,天陰沉沉的,寒風吹在人們的臉上像刀割一樣。凌晨3點鐘,民兵隊長李運常剛剛查完最後一班崗,走在村中的街上,忽然聽到村外遠處傳來吆喝牲口的聲音,他借著微弱的星光向村外望去,呀!敵人蝗蟲般黑壓壓的一片,已逼近村子100米處。後來得知,日寇糾集了兗州、曲阜的日偽軍(1000多人),大炮幾十門,他們在吳村一帶抓了不少百姓用牲口為他們拉大炮。原來吆喝牲口的聲音就是從這些好心人口裡發出的,他們是故意給戈山人民送口信。這時敵人把戈山村團團包圍起來,大炮安在村北不遠的公路上,情況十分緊急。

民兵隊長李運常當機立斷,馬上到炮樓上拉響了鐵鈴,通知各村做好戰鬥準備。

為了減少傷亡,村裡一面準備迎戰,一面組織婦女、老人和兒童轉移。

上午8點鐘,敵人向戈山村發起攻擊,機槍不停地掃射,大炮不停地轟鳴。炮彈炸塌了圍牆,敵人端著刺刀嚎叫著往村裡沖。英勇的戈山人民,冒著敵人猛烈的炮火,不顧槍林彈雨,一面還擊敵人,一面伐樹修補敵人炸塌的圍牆,他們用土槍、石塊、大刀、長矛和敵人展開了生死搏鬥。許多人受了傷,村民李懷德被炸傷了耳朵,血流滿面,但他仍然堅持戰鬥。這時人們只有一個信念,堅決守住村子,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等敵人靠近圍牆,就用準備好的石灰撒向敵人,迷住敵人的眼睛,用石塊砸,用木棍打,用大刀劈。村民王召剛拾起敵人剛剛扔進村子、還在地上打轉,沒有爆炸的手榴彈,毅然向村外敵人投去,隨著一聲巨響,有幾個敵人應聲倒下。

戰鬥持續到下午兩點鐘左右,終因敵強我弱,力量懸殊,村子圍牆大部分被敵人炮火炸塌,村中房屋、樹木大部分被打著火,村裡一片火海,敵人嚎叫著衝進村子,村子終於失守了。

敵人進村後,見人就殺,見房就燒,把沒有來得及撤走的老人、婦女、兒童都趕到村西南角大場里,架起機槍逼問誰是八路軍親屬,一名日軍看到懷孕的李母,狂笑著一刺刀捅在李母的肚子上,李母當時倒在血泊中。孔憲堂看到敵人的獸行,仇恨滿胸,一石頭砸了過去。日軍伸手搶過孔憲堂拎著的五歲小弟弟,舉過頭頂,扔出四、五步遠,活活摔死。日軍看到大場邊有一堆秫秸,馬上點起大火,把李漢章的兩個小孫子仍進火里,然後又把他哥嫂捆在一起,用麻袋裝上,抬進火里,活活燒死。這時日軍的一名小隊長問:「誰是八路軍的親屬快說,不說,統統扔進火堆。」村民田富成說:「俺是老百姓。」日軍拿起點著的火把,向人群中亂燒,先點著田富成和他7歲的孫女的棉襖,燒得祖孫倆亂蹦亂跳,那些沒有人性的日軍還狂笑著說:「大大的好!」等到那一老一少燒死後,機槍響了,幾十名無辜群眾,慘死在敵人的屠刀下。

我的祖父邢自修,伯父邢東山因保護村子沒有撤退,敵人進村後被逼躲進村西一個廁所里,不料被敵人發現,可憐我一家兩口親人慘死在敵人的屠刀下。喬元香大娘艱難地走在逃難的路上,被敵人趕上來,用明晃晃的刺刀扎進了脖子里。張慶峨老大爺背著年僅五歲的孫女奔走在逃難的人群中,也被敵人的槍彈擊中,老人走了好一段路,才發覺孫女的頭漸漸往下垂,忙亂中一看,鮮血染紅了自己的衣服,五歲的孫女已死在自己的背上。孔現才的母親帶著孩子艱難地走在村南通往山裡的路上,被敵人擊中了右側乳房,腸子流出體外,可憐無辜死在敵人的槍下。

下午五點鐘,敵人帶著「滿意」和「勝利」的喜悅走了。而他們卻把罄竹難書的罪惡永遠地留在了戈山村。

傍晚,逃難的人們陸續回來了,他們眼含淚水,獃獃地站在街頭,路口,有妻子尋找丈夫的,有孩子尋找父母的,有父母尋找兒女的。人們盼望能馬上見到自己的骨肉,盼望能和家人團圓,盼望能看到自己的家,然而等待他們的是什麼呢?

我父親拎著未成年的叔叔守在村頭,逢人就問,見到祖父和伯父沒有。等啊、盼啊、找啊、直到深夜才在村中廁所旁找到了他們的屍體,父親、叔叔一頭撲在祖父和伯父的屍體上嚎啕大哭。

農曆的臘月24日,和春節緊連,春節歷來就是家人團聚的喜慶日子,而1945年的春節,戈山人民又是怎樣過的呢?有幾戶能家人團聚?有幾戶喜慶?又有幾戶能吃上餃子,甚至能喝上一口熱糊糊呢?

家,歷來就是人們嚮往的地方,「歸心似箭」,誰不想有一個幸福美滿的家?然而1945年戈山人民誰擁有一個真正的家呢?

敵人對戈山村的屠殺幾乎無一戶人家倖免,全村有200多人死傷於敵人的槍刀下,燒毀房屋2000多間,燒死牲畜2000餘頭,損失糧食無法計算。這國讎、這家恨,這筆血債已載入史冊,英勇的戈山人民也用熱血和生命譜寫了光輝的篇章。八十多年過去了,戈山人民仍繁衍生息在他們戰鬥過的地方,用勤勞的雙手,建設著自己的家園。抗日戰爭的烽火,照亮了青少年成長的道路。每當父輩們講起那段悲壯的歷史,年輕人總有一種自豪感。「戈山人連日本鬼子都不怕,還怕什麼!」這就是戈山人民的口頭禪。父輩與日寇的浴血奮戰,已成為寶貴的歷史遺產,它像燃燒的火炬,照亮了青少年一代的心,也使戈山村這塊神聖的土地熠熠生輝。

(邢恩柱 整理)

「旗幟下的故事」戈山慘案追記點滴

朗誦:李艷琳

泗水縣融媒體中心廣播節目部主任,國家一級播音員,山東省藝術類播音主持考官,TV小記者團指導老師,曾主持《泗水新聞》、《聚焦民生》等欄目,現主持《政風行風熱線》,作品多次在省、市廣播電視系統評比中獲獎。播音標準規範,清晰流暢,主持風格自然大方、親切樸實。

摘自中共泗水縣委黨史研究室《永恆的豐碑》

中共泗水縣委黨史研究中心整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