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2020-11-20 19:17:59 4539 views
摘要

早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工農紅軍,任紅三軍團第五師第十三團黨總支書記。抗日戰爭期間,擔任抗日軍政大學政治部副主任、中共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1915年11月20日-1989年4月15日)

胡耀邦1915年11月20日出生於湖南瀏陽。早年加入中國共產黨、中國工農紅軍,任紅三軍團第五師第十三團黨總支書記。抗日戰爭期間,擔任抗日軍政大學政治部副主任、中共中央軍委總政治部組織部副部長。第二次國共內戰期間,擔任晉察冀野戰軍第四縱隊、第三縱隊政治委員、華北軍區十八兵團政治部主任、第一野戰軍政治部主任等職。

兒女眼中的父親

1948年11月,任兵團政治部主任的胡耀邦,和徐向前等人正在太原戰役的前線,當時正是戰役打得最艱苦、最激烈的階段。而在後方石家莊的胡耀邦夫人李昭,即將臨產。就在此時,石家莊遭到敵方偷襲,身懷六甲的李昭在警衛員的保護下,迅速轉移。「母親只記得被拉上一輛運煤車,跑了大概一兩天,途中生下我。」胡德華最後自己推算,他應該出生在河北井陘。
由於家裡已接連生下兩個男孩,父母都望女欲穿,以至於這個兒子出生後,胡耀邦直接從前線傳話:「既然又是個男娃,也沒什麼好回去看的。」在父親的失望中,胡德華默默地來到人間。不僅沒有出生地,他還和其他兄妹一樣,一直沒有大名。
「如果要按現在的說法,我父母就是典型的『工作狂』,孩子生下來就不管了,能活就活。」胡德華和兄妹們都是被外婆拉扯大的。在他的記憶中,自己的前兩個名字都不好聽。第一個叫「胡利利」,聽起來和「狐狸」諧音。對此他一直不解,再三追問父母,才得到兩個答案:一是因為父親姓胡,母親姓李;二是他出生後不久打了勝仗,勝利了。雖然兩者都經不起推敲,但胡利利就這樣稀里糊塗地被街坊四鄰叫大了。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1956年,胡耀邦夫婦與三個兒女們合影。

1950年春,川北地區獲得解放,參加完「成都會戰」的胡耀邦,被黨中央任命為中共川北區委書記。於是,胡耀邦拖家帶口到了四川。「那時候我們家算是聚齊了,連爺爺奶奶都去了。」 在這個全家團圓的時刻,胡耀邦的父親看著一群都是小名沒有「大號」的孫子,鄭重地拿出家譜。「爺爺宣布,我爸是『耀』字輩,我們是『德』字輩。家中『德』字輩出生的男孩,以後按長幼分別叫平、安、發、財。」於是,胡耀邦的長子名為德平,輪到胡利利,就是德發了。之後在北京上幼兒園,由於德發的「發」繁體字太難寫,幼兒園老師自行將其改為胡德華。至於當時孩子名字叫什麼,是否妥當,胡耀邦夫婦完全無暇顧及,聽之任之。1952年,胡耀邦夫婦終於在四川南充迎來小女兒的誕生。「家裡人特高興,外婆說孫兒、孫女都有了,滿足了,就給小妹起名滿妹。」在胡德華看來,家中這個最小又是唯一的女兒,備受寵愛。滿妹直到參軍時才起名李恆,隨母親的姓。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長子胡德平(資料圖)

同年,胡耀邦調任中國新民主主義青年團中央書記。第二年,已經4歲的胡德華說著一口四川方言跟隨母親來到北京。在胡德華的記憶中,父母為他選擇幼兒園、小學、中學的標準,只是一條——全托,能住校。而在滿妹的回憶錄中,她也這樣寫道:
「小時候,父親對於我來說,雖然並不陌生,卻也不太熟悉,至少不感到親切。坦白地說,在我內心深處,還多少有點害怕,害怕這個從來沒有跟我玩過的爸爸。母親是共產黨培養起來的典型幹部,一向只顧工作不顧家。1952年她隨父親來京不久,便加入北京的棉紡行業,從此以廠為家。工人們反映說:『一天三班倒,班班見領導。』在我記憶中,母親只抱過我一次,可當我好奇地伸出手去摸她那亮晶晶的眼鏡時,她『啪』地給了我一巴掌,我嚇得大哭起來。外婆急忙從她懷裡把我奪過去,埋怨道:『從來也沒抱過孩子,就抱這麼一回,怎麼還打她!』母親說:『她要是把眼鏡弄碎了,我明天怎麼工作!』」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全家福(資料圖)

四個孩子三個姓氏

胡耀邦家中4個子女卻有3個姓氏,除分別隨父母姓胡、李之外,還有一個姓劉的。胡德華說,他們從小就知道有一個「送了人」的二哥。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三兒子胡德華

1945年冬,胡耀邦擔任冀熱遼軍區政治部主任,將赴前線作戰。李昭態度堅決,也要求同往參加戰鬥。無奈,胡耀邦夫婦將未滿40天的次子,送給了陝北老鄉劉世昌。「當時他們對孩子可不太在乎,把革命看得高於一切。父親只提了3個條件:一是不要把孩子再轉送別人;二是將來要讓孩子上學;三是讓他自由戀愛。父親堅持讓孩子隨老鄉姓劉,老鄉採取了一個折中方案,就叫劉湖(胡)了」。
從胡德華出生起,就沒見過二哥。這一別,就是十幾年。解放後,劉世昌一家輾轉到了青海。他牢記著胡耀邦的囑託,即便家裡連吃飯都困難,還是堅持讓劉湖上了學。13歲時,劉湖小學畢業,各門功課成績優良。其間,胡耀邦從沒有來找過兒子。
當得知胡耀邦已在北京任職時,劉世昌和妻子猶豫再三,「孩子像生父,學習那麼好,不能耽誤了」。就這樣,劉世昌硬是把含辛茹苦養大的劉湖送回了北京。「父親看到劉世昌愣了,半晌說不出話,他拍著二哥頭說:『記住,劉世昌永遠是你父親!』」此後每逢寒暑假,劉湖就會去看望劉世昌夫婦。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次子劉湖(資料圖)

我的講話重不重要由大家評定

1978年12月,在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上,胡耀邦被增補為中央政治局委員。12月25日,政治局會議討論新增選的政治局委員的分工,決定胡耀邦任黨中央秘書長兼中央宣傳部部長,分管黨中央日常工作和宣傳工作,同時仍兼任中央黨校副校長。這三個職務,都非常重要。在這三個職務上,他盡心儘力,並且幹得都很出色。其中,他除了管黨中央日常工作外,把極大精力投放到了中宣部。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李先念等和全國僑務工作會議代表合影。

1978年12月29日,胡耀邦就到釣魚台中宣部駐地報到,並按事先安排,與中宣部13級以上幹部見面。這次見面,胡耀邦按照三中全會精神,談了他經過深思熟慮而形成的關於如何做好黨的宣傳工作的意見。胡耀邦平易近人的作風和他飽含真知灼見又生動活潑的語言,使見面會開得非常活躍,給了參會者良好的印象。

僅僅過了兩天,也就是1978年最後一天,胡耀邦在全國政協禮堂召開中央宣傳系統所屬單位領導幹部會議。參加這次會議的人更廣泛,有文化、教育、新聞、出版、電視、電台等部門的領導幹部。開這個會,胡耀邦主要是想和大家見個面。他和秘書說,畢竟中央讓我管這方面的工作了嘛,和大家見個面,以後大家便於和我聯繫。但主持會議的領導同志會前臨時向胡耀邦提出,請他在會上講個話。胡耀邦答應了。胡耀邦和大家見面後,會議主持人說:「現在請胡耀邦同志作指示。」此時,全場鴉雀無聲。胡耀邦緩緩開口,但語出驚人。他收斂了笑容,以非常嚴肅的語氣說:「按三中全會規定,什麼首長指示,統統去掉那一套!個人意見嘛,恢復老傳統,上下之間、同志之間,互相交換意見,充其量說某某作重要講話。我的講話重不重要由大家評定。」胡耀邦講完這個話後,立即恢復了笑容。大家先是對胡耀邦講的話發出會心的笑聲,接著,全場爆發出熱烈的掌聲。接下來,胡耀邦發表長篇講話。他手裡沒有任何稿子,連一個寫有提綱的紙片也沒有,完全是即興講話。他講了「四人幫」對黨的宣傳工作的嚴重破壞,講了三中全會後黨的宣傳工作面臨的新形勢和新任務,介紹了中央對中宣部長人選考慮的過程,講了今後如何做好宣傳工作的打算。他的講話,邏輯嚴密,條理清晰,旁徵博引,道理深刻,風趣幽默,熱情洋溢。與會者聽了發自內心地敬佩。而最讓與會者銘記不忘的是他開場那幾句話:「恢復老傳統,上下之間、同志之間,互相交換意見,充其量說某某作重要講話。我的講話重不重要由大家評定。」這幾句開場白,既體現了胡耀邦的民主作風,更體現了他的真誠態度。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1982年11月,胡耀邦與鄧小平在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上交談。

1979年1月3日,胡耀邦和中宣部全體工作人員見面時,無論是主持會的,還是聽會的,不管是在公開場合,還是私下場合,大家就都稱胡耀邦為「耀邦同志」。而且,胡耀邦在中宣部幹部面前,也表現出真誠的謙虛態度。他說:「我曾在政治局會上表明過,我當中宣部長不是這塊料,是拉著毛驢做馬騎。」他的話引起在場者一陣愉快笑聲。

因病逝世,弔唁的人絡繹不絕

胡耀邦生前說過這樣一句話:「要做完人、聖人,難啦!但是,做真人、好人、善人、正直的人,是可以由自己當家作主的。」的確,胡耀邦不是「完人」「聖人」,但他卻是一個正派無私的人,是個真誠的人,是個熱情洋溢的人,也是一個好人、善人。他的這個品格,在他擔任中共中央宣傳部部長時,有充分的體現。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資料圖)

1989年4月15日胡耀邦因患突發性大面積心肌梗塞,不幸逝世。胡耀邦去世後,前來弔唁的人絡繹不絕。

據女兒滿妹在撰寫的《思念依然無盡——回憶父親胡耀邦》一書中回憶:父親病逝當天,家裡人剛把40多平方米的會客廳布置成靈堂,劉少奇夫人王光美、父親的老戰友李昌等第一批弔唁者就來了。此後,弔唁的人們絡繹不絕。僅第一天,在簽到簿上留下姓名的就達1300多人。這間小小的靈堂,不僅走進了李鵬、喬石、胡啟立、李鐵映、吳學謙、芮杏文、閻明復等領導同志以及夏衍、張友漁、朱厚澤、平傑三、李銳、于光遠、李洪林、韶華、紅線女等文藝、科技、教育、理論、新聞和民主黨派等各界人士,還走進了更多普普通通、素昧平生的老百姓。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胡耀邦和女兒李恆(滿妹)在一起

艾青拄著拐杖走過來鞠了個躬說:「耀邦同志當總書記時,把別人從廣州帶給他的新鮮荔枝,分送給我、丁玲、馬海德和艾黎。」

專程從山西趕來的80多歲的種棉能手吳吉昌老人,一進門就跪在靈前:「我給耀邦磕了頭,心裡也就踏實了。」

一些老知識分子在遺像前放聲號啕:「耀邦同志啊,沒有你,我的冤屈就無法昭雪!」

王光美在一家花店選購花籃時,店主聽說花籃是獻給胡耀邦的,執意不肯收錢,說:「這花籃也代表了我們店裡人的心意!」

胡耀邦夫婦為何將出生未滿40天的孩子送人?

群眾在長安街送別胡耀邦同志

胡耀邦的家人星夜進京。他們在北京站下車後,叫了輛計程車就往家裡趕。當司機得知他們是胡耀邦的親人時,怎麼也不肯收車費,說:「這就算是我對耀邦同志的一份敬意吧!」


本文系《祖國》雜誌社李欣欣據相關歷史資料編輯整理,轉載請註明來源。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