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惡不怕 遇善不欺 廣西軍閥陸榮廷靠做好人由賤變富貴身

2020-11-21 04:56:24 2091 views
摘要

《軍閥風雲》第141回陸榮廷落草為寇打富濟貧人稱讚陸榮廷,廣西武鳴縣寧武鄉雄孟村人。陸榮廷父親陸業秀因多行不義為鄉人所斃。爹死娘嫁,母親歐氏改嫁時將年幼的陸榮廷託付給鄰居的特教媽收養。母親走的時候陸榮廷並不知道,她是將他哄睡後才含著眼淚離開家的。

《軍閥風雲》第141回陸榮廷落草為寇打富濟貧人稱讚


逢惡不怕   遇善不欺 廣西軍閥陸榮廷靠做好人由賤變富貴身

陸榮廷,廣西武鳴縣寧武鄉雄孟村人。陸榮廷父親陸業秀因多行不義為鄉人所斃。爹死娘嫁,母親歐氏改嫁時將年幼的陸榮廷託付給鄰居的特教媽收養。

母親走的時候陸榮廷並不知道,她是將他哄睡後才含著眼淚離開家的。陸榮廷醒來不見媽媽,連哭了好幾天,開始特教媽還哄他,後來煩了,便由他哭,他倒不哭了。特教媽是一個孤獨老太婆,生活很清苦,靠起早貪黑打零工生活。每當她外出時,就把陸榮廷鎖在家裡留給他一碗玉米飯,陸榮廷餓了就吃,困了就睡,直到蒼蠅、螞蟻舐著他的鼻子和嘴巴把他弄醒。有時有點頭痛發熱的小病,特教媽沒錢請醫生,就到巫婆那兒求神弄鬼,也就對付過去了。

幾年下來,雖然是粗茶淡飯,陸榮廷卻發育得滾瓜溜圓,特教媽覺得這孩子好養活。但陸榮廷到了七、八歲的時候,食量猛增,賽過成人,一頓飯要吃三、四大碗稀粥,特教媽就開始感到力不從心了。

陸榮廷飢腸轆轆,只好自力更生,日積月累找到了一些填飽肚子的門道,如三月到松林里抓螞蚱,五六月到小河中摸魚,七八月打斑鳩、鷓鴣,九月揀河蝦,冬夜捉田鼠等,因此他的副食倒挺豐盛,不時有點暈腥進肚。有一次陸榮廷從野外鳥窩裡掏了幾隻尚未長毛的小麻雀,用特教媽積攢的生油炸了吃,這可惹惱了她老人家,拿起扁擔就揍,嚇得陸榮廷撒腿就跑,再也不敢回特教媽家,在野外遊盪了幾天後,走投無路,只好到縣城魏家去找他的生母,歐氏不顧習俗的壓力,硬是把他留在身邊。

一年後,魏家生活稍有好轉,歐氏便將剛滿十歲的陸榮廷送到縣城南門外唐家村私塾讀了一年書。但禍不單行,歐氏積勞成疾,於1869 年撒手而去。

陸榮廷失去了最後的依靠,只好輟學到一家傘鋪當童工。傘店老闆黃榮安早年行盜,積攢了一些錢財,他和陸榮廷的父親陸業秀為莫逆之交,所以對陸萊廷態度倒還不錯,但老闆娘卻尖酸刻薄得很,把陸榮廷當奴隸一樣使喚,還動不動就給他兩巴掌。

有一次陸榮廷腦袋都被她打腫了,再也無法忍受,夜半跑到母親的墳上嚎啕大哭,直到在墳上昏昏睡去。一覺醒來,又飢又渴,便沿街乞討,開始了流浪生涯。天寒地凍的時候,他就乾脆住到觀音閣里,那兒有口空棺材,對他來說是免費的床鋪。

日月如梭,斗轉星移。陸榮廷慢慢長大,經熟人介紹,在一家賭場打雜,看誰贏了便討點「紅利」,但更多的時候討來的是拳頭。後來又經一個叫黃晚的地頭蛇介紹,他在龍州府當上了聽差。

此時陸榮廷剛剛二十齣頭,身材高大,相貌美俊,聲音洪亮,雖然文化不高,但腦子較為靈活,做事果斷,乾脆利落,善於與人結交,他講交情,重義氣,守信用,因而在衙門裡人緣特好。

但1879年,龍州法國天主教堂養了一隻兇猛的警犬,附近婦孺常被咬傷,而法國教士卻聽之任之,整條街的中國人都敢怒不敢言。有一天陸榮廷經過那裡,那條惡狗照例也對他狂叫,陸榮廷舉棍一擊,將狗打死,為民除了害。

法國人當即向中國政府要狗,州官怕得罪洋人,被迫宣布懸賞通緝肇事者。陸榮廷逃到土官(即土司,少數民族地方官)那裡請求庇護,土司便給他一枝槍,讓他為其家族看護墳場。陸榮廷第一次摸到槍,愛不釋手,晚上持槍在陰森森的墳堆中巡邏,白天便用它來打鳥狩獵,三五個月下來,竟練得百步穿楊,彈無虛發。

有了這本領,「逼上梁山」的陸榮廷後來落草為寇,拉起大旗,發誓只與法國人作對,他打富濟貧,善人不欺,惡人不怕。當地有不少人跟隨陸榮廷上了山,甚至還有十餘名越南人入伙。

1883 年法國侵略越南,清王朝派劉永福為越南經略大臣,率軍抵抗失敗。1885 年法軍增兵項陷鎮南關,得意忘形,在關前豎起一塊木牌,上面寫道:「廣西的門戶已經不存在了。」鎮南關的中國邊民義憤填膺,也豎起一塊木牌與之相對,上面寫著:「我們要用法國人的頭顱重建我們的門戶!」

陸榮廷滿懷愛國熱情,帶領一班人馬投入到清軍唐景崧的軍隊參加反法戰爭,他身先士卒,屢建奇功。不久光復了鎮南關,並攻克了越南幾十個州縣。但清政府在獲勝的情況下,反而屈膝求和,訂立《中法和約》,遣散反法部隊。陸榮廷等人集體跪在唐景崧面前,乞求留在軍營,以免再受流離之苦,但唐景崧不敢違反「聖旨」,仍將他們解散,所幸的是將槍支贈送給他們,於是這些散兵游勇共推陸榮廷為頭,繼續在邊境地帶打擊法國人。


逢惡不怕   遇善不欺 廣西軍閥陸榮廷靠做好人由賤變富貴身

陸榮廷講義氣,隊伍也不斷擴大,多達千人以上,他為部下制訂了「三不搶」原則:一不搶中國人,二不搶窮苦人,三不搶駐地附近的人。有一次他的幾個部下搶劫了附近的越南人,陸榮廷告誡道:

「我們在這裡吃飯,就不要在這裡屙屎!」眾弟兄哄堂大笑,此類事情再也沒有發生。由於紀律較好,陸榮廷等人被當地群眾稱為「義盜」。

中法戰爭後,蘇元春被任命為龍州提督,鎮守邊疆。就在蘇元春就職的當天晚上,陸榮廷潛人提督府盜馬,結果被當場捉住。蘇元春仔細打量了一下這個「義盜」,拍著腰刀道:

「你為何不偷別人的馬,而偏偏偷我提督的馬,你不知這要犯殺頭之罪么?」

陸榮廷面無懼色,從容答道:

「別人只有一匹馬.偷了他的就一無所有了,提督老爺的馬成群,你何必為了一匹馬而大動干戈!」蘇元春也真的覺得殺了一個盜馬賊有失體面,就把他放了。

後來陸榮廷及其部下二十四人在越南被法軍抓住,移交給中方嚴辦,恰好又落到蘇元春手裡。蘇元春懾於法國人勢力,不得不動手懲治,將陸手下的二十三個弟兄全殺掉,最後輪到陸榮廷。劊子手見陸榮廷兩眼中放射出浩然正氣,不禁打了個寒顫,屠刀失手落地,蘇元春的母親遂喝令停止,並吩咐道:

「這個不該殺,留下有用。」蘇元春想起陸榮廷曾偷過他的馬,便令他當了馬夫。後來蘇元春與陸榮廷達成協議,將從越南搶劫來的法國人的資財,一部分交給蘇元春,就放了他。

於是陸榮廷重新率部深入越境,四面出擊,打得法國人暈頭轉向,不得安生。陸榮廷等人最大的一次戰果是打死法軍官兵 22 人,活捉 1人,陸榮廷用鐵絲穿透這個俘虜的鼻孔,牽著他到水口附近一位戰死的得力部下的墓前,然後將之砍頭祭奠,圍觀的人群無不拍手稱快。事後,法國駐越南總督在那裡立了一塊石碑,上刻法文:「紀念被陸亞宋突然殺害的二十三位多威大衛部隊。1892.8.23」。

後來,陸榮廷加入「三點會」並成為「三點會」首領之一,「三點會」的綱領是「反清復明」,誓與清王朝為敵,因而一直拒絕接受招安。提督蘇元春曾幾度打算招降陸榮廷,但陸榮廷只願和他保持若即若離的關係。—次蘇元春又派一使者前往龍口與他談判,陸榮廷胡扯一通,然後客客氣氣地把使者送出了門,使者剛邁出門檻一步,陸榮廷便甩手一槍結果了他的性命。蘇元春大怒,準備派兵征剿。

這時陸榮廷的表兄弟吳鍾偉自告奮勇願意再去招安,並立下軍令狀。見蘇元春將信將疑,吳鍾偉將自己的兒子當作人質,隻身一人前去山寨充當說客。在他諄諄引導下,陸榮廷怦然心動,答應招安。陸榮廷受降那天很謹慎,只帶了五六十人下山,並選出十人穿著和他一樣的服裝,以防變故。後來蘇元春委任他為管帶(營長),他才將隊伍悉數拉下山來。

1911 年辛亥革命爆發,廣西受到革命浪潮推動,在「地方自治」的口號下,陸榮廷因軍功被推舉為廣西提督,御賜黃袍馬褂,特許紫禁城騎馬;其父陸業秀被追封為建威將軍,亡母歐氏為一品夫人,其子陸裕光被授為上校武官,另一子陸裕勛為蔭通判。


逢惡不怕   遇善不欺 廣西軍閥陸榮廷靠做好人由賤變富貴身

與很多民國軍閥一樣,陸榮廷也左右搖擺,見機行事,擁護袁世凱也反對袁世凱,這是利益、生存之所在,但陸榮廷沒有象其他軍閥那樣斂財,作威作福,欺詐百姓,剝削人民,坑蒙拐騙,他熱心愛國,護持同胞,受人稱道。他1928年病逝後,很多文人墨客寫輓聯稱頌。他的棺材運到南寧時,全誠居民沿路設壇,許多人流淚悼念。

從陸榮廷由無父母的流浪兒、乞丐到成為威震一方的諸侯,真正應驗了做個好人,惡人不怕,善人不欺,終究有好報的話語。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