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2020-11-21 08:40:08 1183 views
摘要

西湖旁邊,杭州北山路84號院的這棟小樓,是新中國制度建設的一個歷史地標。從1953年12月到1954年3月,毛澤東領著一個小組在這裡起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草案初稿,史稱“西湖稿”。“五四憲法”歷史資料陳列館北山街館區的門口。

「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西湖旁邊,杭州北山路84號院的這棟小樓,是新中國制度建設的一個歷史地標。從1953年12月到1954年3月,毛澤東領著一個小組在這裡起草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草案初稿,史稱「西湖稿」。

「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五四憲法」歷史資料陳列館北山街館區的門口。圖片來源:新華網

1953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成立以毛澤東為主席的憲法起草委員會。1953年12月24日,毛澤東乘專列離開北京前往杭州,在火車上,他度過了自己的60周歲生日。28日凌晨,毛澤東到達杭州,住在劉庄。

1954年1月9日,毛澤東正式開始主持憲法起草小組的起草工作。起草小組的幾個成員用兩個多月的時間集中研究毛澤東列出的各類憲法參考文件,如1936年蘇聯憲法及斯大林報告,1918年蘇俄憲法,羅馬尼亞、波蘭、德國、捷克等憲法,1913年天壇憲法草案等。

「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初稿)》。圖片來源:「五四憲法」歷史資料陳列館

1954年6月11日下午,憲法起草委員會第七次會議在中南海勤政殿召開,會議討論通過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毛澤東同與會委員共同討論修改了部分具體條文,並對委員們提出的問題作了回答。黃炎培提出:「關於國歌問題,有人覺得現在的國歌是一個抗日時期的歌曲,已經過時了。我個人意見覺得倒是現在的國歌好。」毛澤東指出:「國歌不必規定在憲法上。不喜歡現在的國歌的人,主要是不喜歡『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一句,但是如果說『 我們國家現在是太平無事的時候』,那也不好了。現在帝國主義包圍得還很厲害,唱一句『最危險的時候』也沒有什麼壞處吧。」何香凝提出:「『中央人民政府』的名字還是要好。」毛澤東指出:「『中央人民政府』的名字不要了,太長了。這是上次會議議的,也是反覆了幾次。初稿是『國務院』,後來改做『中央人民政府』,最後又改回來叫『國務院』。按照外國的習慣,一個國家只有一個政府。我們現在的政府多得很,省、縣、鄉都叫政府,現在憲法草案上規定都改叫『人民委員會』。我們大家研究了一下,覺得這樣可以。全國只有一個政府,即國務院。」

「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1954年初,毛澤東在杭州審改《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草案(初稿)》。圖片來源:浙江新聞客戶端

憲法的起草,前後差不多七個月。最初第一個稿子是陳伯達一個人寫的。第二次稿,是在西湖的兩個月。第三次稿是在北京,就是中共中央提出的憲法草案初稿。每一次稿本身都有多次修改,前後總算起來,恐怕有一二十個稿子。毛澤東說:「大家盡了很多力量,反覆研究,不厭其詳。將來公布以後,還要徵求全國人民的意見。憲法是採取徵求廣大人民的意見這樣一個辦法起草的。」

山西省平順縣舉行的第一屆第一次人民代表大會會議上,第一項議程就是討論憲法草案。人民代表李順達、申紀蘭,他們都聯繫自己的親身經歷討論憲法草案。回村後,李順達利用休息的時間向社員宣傳憲法草案。全國各界共有1.5億多人參加了憲法草案的討論,他們熱烈擁護這個憲法草案,又提出了118萬餘條的修改和補充意見。

「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參加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代表步入會場。圖片來源:《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

1954年9月15日,第一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在北京中南海懷仁堂隆重開幕,大會一致通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作為新中國的第一部根本大法,它確定以社會主義原則和人民民主原則作為基本原則,確定了適合中國國情的國體和政體,比較完整地規定了公民的基本權利和義務

毛澤東說:「憲法就是一個總章程,是根本大法。用憲法這樣一個根本大法的形式,把人民民主和社會主義原則固定下來,使全國人民有一條清楚的軌道,使全國人民感到有條清楚的明確的和正確的道路可走,就可以提高全國人民的積極性。我們的總目標,是為建設一個偉大的社會主義國家而奮鬥。大概經過五十年即十個五年計劃,就像個樣子了,就同現在大不一樣了。但是,就是到五十年後像個樣子了,也要和現在一樣謙虛。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一百年也不要驕傲」「永遠不要翹尾巴」

大會一致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第一部憲法, 是中國人民100多年以來為新中國誕生而英勇鬥爭的歷史經驗的總結,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新的歷史經驗的總結,肯定了中國共產黨領導中國人民走過的新民主主義革命道路,並且用法律的形式把中國共產黨在過渡時期的總路線作為全國人民在過渡時期的總任務確定下來。這是一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的一個重大的貢獻。

——摘自《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