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2020-11-21 22:03:56 4999 views
摘要

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黃埔軍校首期學員中出了名聞天下的“黃埔三傑”,即蔣先雲、陳賡、賀衷寒。同時亦有“蔣先雲的筆,賀衷寒的嘴,比不上陳賡的腿”一說。不過,國共合作破裂後,國軍覺得“黃埔三傑”里竟有兩人是堅定的共產黨員,著實讓他們顏面無光,於是便從矬子里拔高個,整了個“文有賀衷寒、武有胡宗南、又文又武李

第一次國共合作期間,黃埔軍校首期學員中出了名聞天下的「黃埔三傑」,即蔣先雲、陳賡、賀衷寒。同時亦有「蔣先雲的筆,賀衷寒的嘴,比不上陳賡的腿」一說。

不過,國共合作破裂後,國軍覺得「黃埔三傑」里竟有兩人是堅定的共產黨員,著實讓他們顏面無光,於是便從矬子里拔高個,整了個「文有賀衷寒、武有胡宗南、又文又武李默庵」的順口溜出來。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這胡宗南陞官速度在黃埔一期里是當之無愧的第一。但軍事上是啥水平,那是盡人皆知的事。至於說到這位據說是「又能文又能武」李默庵,其實他是黃埔一期中第一個加入共產黨的學員。但也正是他,在「中山艦事件」後第一個公開聲明退黨,因而被周恩來怒斥為「最無恥的一個」。

撇開人品和政治立場不論,既然國民黨方面稱其為「又文又武」,那麼李默庵的文筆口才和軍事水平到底如何呢?口才那肯定是相當「了得」,李默庵在回憶錄里說當年粟裕是他手下敗將,根本不是他對手。既然他敢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那他軍事水平到底如何?在其20餘載軍旅生涯中,真正獨當一面,單獨負責一個戰役方向,還是在1946年蘇中戰役之時,我們就不妨來看看他在此役中的表現吧。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1946年6月底,國民黨撕毀《雙十協定》,大舉向解放區發起進攻。就在長江北岸的我蘇中根據地,成為國軍重點進攻目標。時任第1綏靖區司令官的李默庵,為進攻蘇中解放區的總指揮。

戰前,李默庵曾潛心研究解放軍特點,總結國軍歷次與我交手的經驗教訓,自以為頗有心得。他將指揮部設在常州,將手頭12萬大軍作兩線配置。一線兵力中又分為四路:黃百韜的整編第25師主力位於泰州一線,為西線北路;李天霞的整編第83師主力在泰興附近,為西線中路;整編第99旅位於鎮江,為西線南路;王鐵漢的整編第49師位於南通,為南路。此外,整編第64師、整編第21師位於長江以南揚中、江陰,為綏靖區的二線部隊。

蘇中水網縱橫,只有3條主要公路貫穿其中。泰州至海安公路,往東延伸至大海。泰興至如皋公路和如皋至南通公路在如皋交匯。鑒於果軍後勤保障離不開公路,李默庵計劃以整編83師及整編99旅合力擊破黃橋後,沿泰如公路東進,與從如南公路北上的整編第49師合攻如皋。整編25師以整編第148旅沿泰海公路東進,待南面三路擊破如皋後,一起會攻海安。整編25師主力伺機北犯。

李默庵的戰役指導思想,是先佔領泰州、海安以南地區,鞏固之後再向北進攻。他認為我軍一向是「先打孤立分散之敵」、「先打弱敵,後打強敵」、「運動殲敵」,因此認為遠離其他三路的整編第49師很可能成為蘇中軍區司令員粟裕的首要目標。不過,整編第49師是東北軍余部,就算被粟裕消滅了,李默庵也不會心痛,蔣介石亦不會怪罪。而且有整編第49師消耗粟裕主力,其他幾路國軍嫡系、半嫡系部隊正好席捲蘇中,截斷粟裕主力後路,因此他深為自己的「廟算」而得意。

蘇中戰役打響前,粟裕將蘇中主力部署在海安、如皋附近,計有陶勇的1師6個團,王必成的6師6個團,7縱4個團,另有10縱3個團在高郵。以上總計19個團,總兵力約3萬人。在戰役進程中,蘇中才得到我淮南5旅的增援,總兵力增加到22個團。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面對李默庵咄咄逼人的四路進攻,有人建議先打自如南公路北上的整編第49師。但粟裕卻認為,正因為該敵孤立突出,因此必然甚為警覺。加之整編第49師自知是雜牌,一旦有事沒法指望國軍嫡氏會全力救援,所以該敵行動一定會小心翼翼,使我難以在短時間內解決戰鬥。如果西面三路進攻之敵趁機實現會師,形成一個大的兵力集群,我軍就被動了。

粟裕認為,西線的三路進攻之敵中,北路泰州城防堅固,城外全系水網,大部隊運動不便。南路鎮江就在長江邊,地形上無迴旋餘地且敵部署在江南的第二梯隊可快速渡江增援,因此他決定首戰就打西面中路的整編第83師。這是李默庵手下戰鬥力最強的部隊。粟裕的決策看似違背了我軍「先打弱敵」的軍事原則,但強弱在一定條件下是可以相互轉化的。正因為整編第83師戰鬥力強,因此該師師長李天霞認為我軍不敢動他,因而在指揮上頗為驕橫大意。蘇中戰役打響前,該敵實際只有2個團的前鋒部隊分駐泰興和宣家堡,後續部隊還在行進中。這兩個地方原是我鞏固的抗日根據地,群眾基礎甚好,非常有利於我內線殲敵。

下定決心後,粟裕集中了手頭15個團兵力,於7月13日一天之內疾進120餘里,直撲泰興和宣家堡。其中,7縱主力在北面阻擊整編第25師可能出援之敵,1師、6師分別負責攻殲敵1個團,主力在西面阻擊整編第83師援兵。

李天霞做夢也沒想到,粟裕第一刀就砍向了他。不過,剛開始他對自己部隊的戰鬥力信心滿滿,因此沒有立即派出救援部隊。等他發現情況不妙時,宣家堡的1個團守軍已全軍覆沒,泰興1個團也被殲滅大半,只剩少數殘部仍在苦守待援。

李默庵聞訊,認為我軍不可能先打強勁對手,因此判斷粟裕這是聲東擊西。進攻泰興的只不過是我軍地方部隊,而真正的粟裕主力一定正在犜同沿如南公路孤軍北進的整編第49師,因此他急令王鐵漢率部撤退。

等到李默庵發覺在宣泰一線的確是粟裕主力後,他急令整編第65師渡江,會同整編第99旅增援泰興,死死拖住粟裕主力,並命令整編第83師主力向海安推進,整編第49師火速再次北上奪取如皋。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粟裕認為如果就地轉兵打整編第65師和整編第99旅,雖可以逸待勞,但該敵系北上增援,其警覺性必定很高,於是他留下小部隊偽裝成主力,繼續攻擊泰興殘敵,主力1師、6師、7縱急速東進,奔襲誤以為我軍主力仍在宣泰一線,因而放心大膽北上的整編第49師。為爭取時間,他令地方武裝沿途遲滯整編第49師前進速度。

很快,粟裕主力趕到如南路時,敵整編第49師師部及整編第26旅到達鬼頭街、整編第79旅到達楊花橋,整編第105旅作為預備隊落在後面。粟裕令1師主力穿插至整編第26旅側後,6師主力迂迴至整編第79師側背,7縱主力在正面發起進攻。7月18日晨,如南戰鬥打響後,整編第49師毫無心理準備,頓時陣腳大亂。整編第49師師部及整編第26旅幾乎被全殲,整編第79旅也被殲滅大半。

此時,整編第105旅趕來,整編第65師繞過我阻援陣地,迅速接近戰場。北面的整編第83師也在節節推進。粟裕為避免不利形勢下的決戰,下令部隊撤出戰鬥。

隨著國軍大批援軍趕到,粟裕放棄如皋,退守海安。但國軍重兵很快又圍了上來。粟裕在徵得上級同意後,決定讓主力實施戰場休整,由7縱在海安節節阻敵,達到殺傷、疲憊進攻之敵的目的後主動放棄海安。7縱剛編成不久,但就是這樣的新部隊,卻在4天時間裡以傷亡200人的代價,殺傷進犯之敵3000餘人,打出了1:15的驚人交換比。

國軍進佔海安後,各部隊瘋狂地往戰報里注水。上至蔣介石,下至李默庵,都認為粟裕部損失2至3萬人,已基本喪失戰鬥力,其殘部只能「北竄」,短時間內再無可能有所作為。於是,李默庵按戰前預案,將所屬部隊沿著泰州至海州公路一字排開,打算擋住蘇北我軍「南竄」,以爭取時間讓跟著國軍重返蘇中的各路還鄉團及特務武裝摧毀我地方政權,消化蘇中戰果。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靠著根據地群眾的掩護和大力支援,粟裕主力就在海安東北10公里遠的地方休整了半個月,國軍楞是毫無察覺。隨後,粟裕獲悉位於海安的敵新7旅奉命去李堡接防整編第105旅,遂令1師輕裝疾進實施突襲。8月10日,敵新7旅19團剛接防李堡,電話線還沒裝好,就被我軍打了個措手不及。駐楊庄庄的敵整編第105旅314團、駐丁家所的敵整編第105旅315團也同時遭遇滅頂之災。

此戰疾如閃電,以至於駐海安之敵毫不知情。敵新7旅旅長帶著21團仍舊東進接防,結果被7縱及6師合圍,大部被殲。李堡之戰,我軍僅以900餘人傷亡的代價,取得了斃傷敵3000餘,俘敵5000人的戰果。

李堡戰鬥結束之後,粟裕以一部兵力佯攻黃橋,吸引李默庵注意,親自率領主力1師、6師再次長途奔襲,於8月21日至在丁堰、林梓殲敵4個交警大隊,斃傷敵1500餘人,俘虜2000餘人。

見粟裕主力出現在如皋附近,而如皋守軍兵力不多,李默庵急令駐黃橋的整編第99旅火速增援如皋。整編第99旅怕中伏,要求如皋守軍出動接應。於是如皋方面派出整編第187旅3個團、整編第79旅1個團,共4個團西出接應。與此同時,徐州薛岳部正朝淮安推進。為策應北面,李默庵派黃百韜整編第25師主力朝邵伯進攻。保衛邵伯的只有我7縱和華中第2軍分區第4、第5團,形勢頓顯危急。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粟裕經過慎重思考,決心圍魏救趙,進攻黃橋。在邵伯方向上,我軍在防禦正面展開5個團兵力,皮定均旅作為預備隊。粟裕派7縱前出至姜堰附近,牽制整編第83師及整編第65師。他以6師及軍區特務團,共計7個團,於8月25日在如黃公路上合圍了敵整編第99旅2個團。如皋出動接應的4個團,被1師及5旅共9個團合圍。

如黃路戰鬥打響後,經一夜激戰,兩個合圍圈的進展都不太順利。粟裕當機立斷,從1師抽調1旅3個團加入6師方向,形成5倍於敵的絕對優勢,一舉殲滅整編第99旅2個團。爾後再轉兵解決1師方向之敵。此時,如皋守敵又派出1個團出援,結果這4個團悉數被殲。如黃路之戰,我軍斃傷敵5000餘人,俘虜1.2萬人。

當整編第99旅被殲後,李默庵考慮到後路空虛,整編第25師又遲遲不能突破我邵伯防線,便於8月26日令黃百韜撤退,邵伯保衛戰由此比如黃路戰鬥結束得還要早些。算起來,黃伯韜的整編第25師在邵伯方向上損失了2000餘人,卻一無所得。

蘇中戰役至此結束,粟裕以傷亡1.5萬人的代價,取得了殲敵5.3萬人的重大勝利,裝備得以大大改善,部隊戰鬥力在實戰鍛煉中得以提升。通過融化俘虜和動員群眾參軍,蘇中部隊人數也不降反升。此役,成為解放戰爭初期我軍有數的大勝仗之一,亦是粟裕在解放戰爭中一系列「神仙仗」的開端。

粟裕的手下敗將,寫回憶錄卻說粟裕不是他對手,這臉皮可夠厚的

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蘇中戰役中,李默閹手握4倍兵力優勢和不知多少倍的裝備優勢,卻全程被粟裕打得找不著北,一再損兵折將,國軍損失率竟然高達44%。二人完全不是一個層級上的對手。

不過,李默庵雖說「武」的方面顯然不咋滴,但「文」的方面,也就是嘴炮功夫卻著實不弱。哪怕是幾十年後,他也堅持認為蘇中戰役是他打勝了,粟裕不是他的對手。理由是校長交給他的任務是佔領蘇中,不管怎麼說他最後的確是做到了這一點,所以勝利是不容質疑的。至於損失嘛,校長交待他戰役任務前,又沒給他規定損失率,所以哪怕部隊損失得再多,也不能掩蓋他赫赫「武功」的燦爛光輝。

不過,他的校長可不這麼想。蘇中戰役結束不久,蔣介石就將李默閹調離了指揮一線,剝奪了他的軍權,讓自己這位得意弟子從此一直坐冷板凳。這就已經足以說明問題了。

本文作者:忘情,「這才是戰爭」加盟作者 ,未經作者本人及「這才是戰爭」允許,任何媒體、自媒體不得轉載,違者必追究法律責任,讀者歡迎轉發。

公眾號作者簡介:王正興,原解放軍某野戰部隊軍官,曾在步兵分隊、司令部、後勤部等單位任職,致力於戰史學和戰術學研究,對軍隊戰術及非戰爭行動有個人獨到的理解。其著作《這才是戰爭》於2014年5月、6月,鳳凰衛視「開卷八分鐘」欄目分兩期推薦。他的公眾號名亦為「這才是戰爭」,歡迎關注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