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清名臣左宗棠曾到訪崇明,稱讚這件事做得好

2020-11-21 22:48:23 2796 views
摘要

崇明位居長江與東海交匯處,三面臨江,東瀕東海,出可掌控海邦,退則負險固守,素有“大江門戶”“十郡屏障”之稱,自古以來是沿江沿海的軍事要塞。

崇明位居長江與東海交匯處,三面臨江,東瀕東海,出可掌控海邦,退則負險固守,素有「大江門戶」「十郡屏障」之稱,自古以來是沿江(長江)沿海(東海)的軍事要塞。

鴉片戰爭後,西方列強以堅船利炮在我國近海恣意橫行,中國海疆有海無防,海防危機日益深重。面對大清水師的積弱落後,晚清重臣左宗棠指出:「與其購鐵甲重笨兵輪爭勝於茫茫大海之中毫無把握,莫若造靈捷輪船專防海口扼要之地,隨機應變,緩急可資為愈。」同時主張:「不爭大洋衝突,只專海口設防。無事則巡緝洋面,盡其力所能到,以靖海盜;有事則齊集海口堵御。」這種關注海口、專守河口的海防策略,雖屬消極防禦,缺乏海權意識,但對於內外交困、積重難返的大清王朝而言,卻亦是退而求其次的權宜之計。

左宗棠(1812—1885)是洋務派領袖之一,歷任浙江巡撫、閩浙總督、陝甘總督、軍機大臣、兩江總督,曾組建楚軍,力主抗俄,收復伊犁,參與鎮壓太平軍,為清政府屢立戰功,厥功甚偉。晚年創辦福州船政局,為海防事業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

晚清名臣左宗棠曾到訪崇明,稱讚這件事做得好

清光緒七年(1881),年屆七十的左宗棠臨危受命,出任軍機大臣、兩江總督兼通商事務大臣。廉頗老矣,但他壯心不已,夙夜憂嘆,興修水利,改良鹽務,推進洋務,加強海防。為防禦西方列強屢屢侵擾我國東南沿海,他深入兩江,頻頻巡察,組建民間漁團,增設船炮大廠,海陸兼顧,顯現出一名政治家、軍事家卓越的戰略眼光。所謂漁團,是一種源自民間又受官府統領的軍事組織。它雇募漁民水手,通過集訓操練,輔助水師海防,協同官軍作戰,最終成為海防系統的組成部分。

光緒九年(1883),左宗棠為激勵軍民抵禦外侮,對各地漁團開展巡視。9月20日,親臨長江下游,先後視察靖江、江陰、通州、海門漁團。第二天,不顧舟馬勞累,抵達瀕臨東海的崇明十滧港。時值初秋,江風吹拂,旌旗獵獵,漁團上下精神飽滿,士氣高昂。但見54艘漁艇組成的漁團,陣容整齊,進退有序,場面壯闊。望著威武劃一的水上陣營,左宗棠不勝欣慰,深感訓練有素的漁團,不失為海防的有力保障。然而此時,天氣驟變,大風陡然而至,十滧港口風雨交加,年邁體衰的左宗棠舊病複發,痰涎壅塞,視野模糊,最後匆匆結束了崇明之行。

晚清名臣左宗棠曾到訪崇明,稱讚這件事做得好

10月17日,左宗棠上奏朝廷,他在《創設漁團精挑水勇以資征防折》中寫道:「竊維江海防務,以布置海口為要,蓋禦敵於庭除堂奧,不若御之藩籬之外。」意謂在東南沿江沿海駐紮水師,可防範覬覦者的侵略之心,而與其在自家門前奮力抵禦外敵入侵,不如紮緊籬笆拒敵於院牆之外,所以在江河入海口嚴密布防,至關重要。隨後分析闡述:「惟長江獨狹眾流東趨,自江皖迤東,貫江蘇全境至寶山、崇明入海……崇明濱海,則第一重門戶,番舶經商往來,必問途於此。」指出崇明擁有得天獨厚的險要地勢,是固守長江的「江海第一重門戶」。左宗棠在奏章中還建議朝廷:上海、江蘇一帶「二十二廳、州,漁戶水手一萬數千人」,各處擬設一團防局,「惟崇明地廣人多,又浙、閩、廣東各漁人漁民往來薈萃之所,應設團防二局。」顯然,左宗棠對崇明獨特的地理位置及其在海防戰略中的作用,有著高度清醒的認識和判斷。

不久,朝廷採納了左宗棠的奏請。此後各地紛紛效法崇明海防的做法和經驗,創建漁團,一時間在東南沿海風起雲湧,蔚然成風……

撰稿:周惠斌

編輯:李琳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