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2020-11-22 01:01:53 3765 views
摘要

雖然《三國志》上明確記載,最後被諸葛玄帶到豫章郡去上任的,只有三兄弟當中的老二諸葛亮和老三諸葛均,以及諸葛亮的兩個姐姐,而老大諸葛瑾陪著繼母,單獨到了江東去謀求出路。但是從情理上說,這三兄弟很有可能是一同跟隨叔父諸葛玄出發南下的。

《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雖然《三國志》上明確記載,最後被諸葛玄帶到豫章郡去上任的,只有三兄弟當中的老二諸葛亮和老三諸葛均,以及諸葛亮的兩個姐姐,而老大諸葛瑾陪著繼母,單獨到了江東去謀求出路。但是從情理上說,這三兄弟很有可能是一同跟隨叔父諸葛玄出發南下的。一是因為當時的情勢緊迫,時機難得,容不得他們分期分批出發。二是因為無論是到豫章,還是到江東,都要先行取道南下,一直到達長江一線之後,オ會分開。

話說興平元年(194年)春天,諸葛玄率領親屬,包括自己一家、哥哥一家,匆匆忙忙上了路。這時是大地春回、山花爛漫的時節,但是他們一行人卻心情沉重、憂心忡忡。這一去,何時能夠回返故鄉?不知道。這一去,將會遇到什麼樣的風險磨難?也不知道。就在這樣的心境中,他們穿過滿目瘡痍、一片死寂的徐州南部,進人揚州的北部地界,來到了萬里長江的北岸。

滾滾長江東逝水。古往今來,江中的浪花承受過多少離愁別緒?諸葛亮在浩渺煙波之上,與大哥諸葛瑾含悲酒淚分了手,然後跟著叔父諸葛玄等溯江而上,在上游的贛水匯人長江處,向南進人贛水,再溯流而上,最後終於到達豫章的城池之下。

諸葛玄上任之後,安頓家屬,接手公務,里里外外忙得團團轉,那也不消細說。大哥諸葛瑾離開之後,諸葛亮就成了諸葛玄處理家務的得力小幫手。俗話說,窮人的孩子早當家。其實,沒有爹媽的孩子更是早當家。大體安頓下來之後,這一大家子又重新開始了相對穩定的正常生活。

但是造化弄人,相對穩定的日子並沒能夠持續多久,一場突如其來的地區政治局勢大變動,又把這一大家人的安寧徹底打破了。造成這場地區政治局勢大變動的「作案者」是誰?他的「作案動機又何在呢?

對此謎團進行一番探査破解的結果——「作案者」是孫策;他的「作案動機」是創業。

孫策,字伯符,他是孫權的同胞大哥。當袁術與東漢任命的揚州刺史劉繇隔著長江對峙之時,興平二年(195年)冬,二十一歲的孫策走出他創業生涯的第一步譜寫了孫吳政權創業歷史的第一頁。當他來到歷陽縣(今安徽省和縣)北岸著名的烏江渡口時,意外碰到了自己的發小,即後來在赤壁之戰中「雄姿英發」的周瑜。在周瑜的全力幫助之下,孫策的隊伍迅速擴大到五六千人。由於實力大增,加之孫策本人又異常驍勇善戰,所以他成功突破了劉繇的防線,打過長江,一路橫掃江東。十二月下旬,孫策的兵鋒指向曲阿。在此駐屯的劉繇見勢不妙,急忙率軍向上游的豫章郡敗退而去。這一來,諸葛亮一家子在豫章郡短暫安寧的日子,就算過到頭了。

《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孫策影視劇形象

轉眼到了第二年,也就是建安元年(196年)的年初,劉繇的軍隊即將到達豫章,他還將帶來一位東漢朝廷正式任命的太守,名叫朱皓。此時此刻,對諸葛玄而言,講道理,你不是東漢朝廷正式任命的,手中持有的只是袁術非法授予的「上崗證書」;比力量,你又打不過有劉繇強力支持的朱皓。緊急之下,只有再度施展三十六計走為上這一招,到遠處躲避災禍去。既然劉繇和朱皓是從東邊殺來的,要跑,當然最好是往西邊跑,於是諸葛玄想到了西邊荊州的軍政長官劉表

原來,這劉表是諸葛玄的老朋友,而當時的荊州,乃劉表的天下。劉表,字景升,乃西漢景帝的後裔,年輕時就有名聲,是東漢末年黨錮名士集團的首領人物名列「八俊」之一。關東諸軍起兵討伐董卓,劉表以荊州地方軍政長官的身份舉兵參加。其後群雄在中原混戰,他在南方趁機擴張勢力,有「地方數千里,帶甲十餘萬」。此時,他名義上雖然只是東漢朝廷的鎮南將軍兼荊州牧,實際上卻是威福自專的荊州王。

諸葛玄的心思是,雖然劉表曾經與袁術有舊惡,而自己又曾經是袁術任命的腺章郡太守,但是現今時過境遷,劉表看在老交情的分上,總不會過分為難自己。再說現今也沒有另外的出路可走,行與不行都是他劉表了。於是,諸葛家族這一大家子,離開家鄉徐州琅邪郡才不過兩年的光景,就又再度離開揚州的豫章郡,向西面的荊州方向漂泊流離逃難去了。

諸葛亮一行最後到達荊州,究竟是在哪一年呢?這個謎團牽涉到他荊州生涯開始的準確年齡,所以同樣值得仔細加以探究。

此前的學者,一般認定諸葛亮是在興平二年(195年),也就是他十五歲的時候到達荊州的,明清時期的學者所撰寫的多種諸葛亮年譜即是如此,其依據是孫策渡江進攻劉繇正是在這一年。這種判定是否足夠精準呢?我們來看一看相關的史料證據。

孫策渡江打回江東,確實是在興平二年(195年),這在《三國志・孫策傳》裴松之注引《江表傳》中有如下記載:

孫策渡江攻劉繇牛渚營,是歲興平二年也。

《資治通鑒》也把孫策渡江放在興平二年(195年)這一年,而且明確說明,這是依據《江表傳》上的記載。但是很遺憾,這條記載並沒有清楚標明孫策進攻劉繇的具體月份和日期。

而裴松之從《吳錄》中引錄的另一條史料,也就是孫策本人渡江之後親自向東漢朝廷呈奏的表章中,卻有關於月份和日期的明確信息。表章中說:

興平二年十二月二十日,於吳郡曲阿得袁術所呈表,以臣行殄寇將軍。

表章中提到的曲阿縣,正是當時劉繇的大本營所在地。孫策剛剛打下劉繇的大本營,在對岸准南的袁術,馬上就宣布提升他為殄寇將軍,作為對他的一種重重獎賞。由此可見,根據孫策自己的敘述,他打下曲阿迫使劉繇從曲阿逃跑,更為精準的時間,已經是當年的十二月下旬。

既然劉繇從曲阿逃跑,已經快到當年的年底,而他逃往上游的豫章郡,使得在此任職的諸葛玄一家受到嚴重的威脅,被迫從豫章郡奔往上游的荊州,並且又安全到達了當時劉表在荊州的駐地襄陽(今湖北省襄陽市),那麼這在當年年底的短短十天之中肯定不可能完成,要翻過年到第二年開春才能夠完成。

由此可見,諸葛亮一家安然到達荊州襄陽的精準時間,應當是在第二年,即建安元年(196年)的春天,而非興平二年(195年)的冬天。這一年春天,他已經十六歲。作為這一結論的有力佐證,是《三國志・諸葛亮傳》裴松之注引《魏略》的如下記載:

亮在荊州,以建安初與川石廣元、徐元直、汝南孟公威等俱遊學。

此處史文所說的「建安初」,正好與建安元年的開春吻合。他到達荊州後,立即就與在這裡的石韜、徐庶、孟建三人結下了學習上的友誼。雖說亂世流離乃人間常事,但是細想起來,諸葛亮的這兩次匆匆逃難,總有一點詭異莫測的意味。為何這樣說呢?

你看,第一次從家鄉動身逃難是在春天,是拜曹操所賜;而曹操開創的曹魏政權,後來卻成為諸葛亮終生與之抗衡作戰的對象。第二次從豫章郡動身逃難又是在春天,則是拜孫策所賜;而孫策開創的孫吳政權,後來卻成為諸葛亮一再與之聯合結盟的對象。另外還有劉備,幾年之後又會受到曹操的打擊,被迫逃往劉表的荊州去寄人籬下。這一切的一切,就好像是冥冥之中,曹操和孫策在同心協力相互聯手,硬是要把諸葛亮和劉備這兩位非凡的傑出人物,從不同的方向「逼迫」到荊州去,去實現一場流芳千古並開創蜀漢政權的君臣際會,從而把三國這座歷史大鼎的三隻腳都配備齊全了,最後好來共同演出一場縱橫捭闔、風起雲湧的歷史大戲。這種現象該如何解釋呢?無法解釋,但是又意趣無窮。歷史的玄機,有時候真的只能用「從來天意高難問」來解釋了。

這一日,他們一家終於平安到達襄陽,並且受到劉表熱情的歡迎和款待。

於是,諸葛玄一大家子,終於在襄陽安頓下來,生活又開始恢復正常和安寧。

但是,他們哪裡想得到,不久又有一場大變故,無情降臨到頭上:當家人諸葛玄竟然不幸去世了!

叔父一死,二十歲左右的諸葛亮就成為家中的頂樑柱。他首先需要解決的,是全家生活來源的問題。

叔父在世的時候,全家的生活主要依靠劉表的接濟;至於此前家中的有限積蓄,只能作為輔助性的補充。頗為微妙的是,諸葛玄雖然受到劉表的熱情接待,但是劉表卻始終沒有給這位老朋友安排任何官職,因而諸葛玄也沒有正常的俸祿收入。其中玄機何在呢?細想起來應當是兩條。

一是劉表其人,把私人交情和政治原則這兩者之間的界限,分得非常之清楚;二是劉表其人,對於從外面前來投奔的人,往往表面熱情洋溢,暗中卻心存戒心。諸葛玄沒能在劉表手下謀得一官半職,正同劉備在此遇到的情況一模一樣。

《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電視劇《三國演義》中的劉表形象

這樣一來,諸葛亮就必須認真考慮今後全家生活來源的問題了。叔父在世時,受到的待遇就已經有熱有冷,完全是靠過去那一點點老交情維繫。現今叔父不在了,老交情已經隨風而逝,我們下一輩人還能指望別人的救濟嗎?當然不能!就算劉長官出於憐憫之心,還願意給我們家那麼點點施捨性質的資助,作為男子漢大丈夫,也應當有起碼的自尊心和羞恥心,絕對不能接受這種嗟來之食呀!

冷靜思考的結果,諸葛亮做出了一個相當困難但又非常重大的人生決定:全家遷到附近的鄉下去,親自耕種田地,從此開始自食其力的生活。用《三國志・諸葛亮傳》的話來說,就是四個字:「躬耕隴畝」。

在這四個字的背後,又有什麼樣的謎團呢?

首先請讀者諸君注意,此處「躬耕」的「躬」字,乃親身、親自的意思,與他《出師表》中的「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的「躬」字,意思完全相同。另外,所謂的「隴畝」,即現今所說的田地或耕地。

由此可見,諸葛亮的「躬耕隴畝」,真正是要親自下田去勞動,面朝黃土背朝天,春耕夏種,秋收冬藏的;絕對不像有些人所言,只是買下塊田地,叫別人當楊白勞去耕種,而自己則坐地收租,當黃世仁那樣的吸血鬼。

其次,既然要親自下田勞動,自食其力,忍受辛苦那是不消說的,但是諸葛亮十分願意,而且敢於忍受這種辛苦。

躬耕隴畝對於諸葛亮而言,當然是一番脫胎換骨的磨礪。但是這躬耕之地,究竟選在什麼地方呢?經過細緻的勘察、周密的考慮,他終於選定處後來傳通千秋的所在,這就是襄陽的隆中

對於隆中,《三國志・諸葛亮傳》裴松之注引的習鑿齒《漢晉春秋》有如下的一段記載:

亮家於南陽之鄧縣,在襄陽城西二十里,號曰「隆中」。

意思是說,諸葛亮躬耕時候的家,在南陽郡的鄧縣地界之內,位於襄陽城西邊二十里,叫作隆中。

這一記載,其特點可以說有三個「非常」,即非常清晰、非常準確、非常簡練。

謎團隨之也出現了,即諸葛亮為何要把自己的躬耕之地,選定在隆中呢?

在筆者看來,原因至少有兩方面:一是能夠充分利用襄陽的優勢,二是能夠有效避免襄陽的不足。此話怎講?且聽道來。

《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古隆中

從第一方面利用襄陽的優點來說,他在隆中躬耕,在解決全家生計問題的同時,更為重要的還在於要為自己未來的發展,進行一番充分的準備工作,打好必要的基礎。

二是容易得到外界時局變化的準確信息,及時把握天下的發展大勢。

三是容易在來來往往的眾多英雄人物中,物色到非常適合於自己的輔佐對象。

四是容易與襄陽的社會名流和同輩才俊建立友好的情誼,請教對時局的看法,切磋學業的心得,使自己得到快速的提升。

五是容易把自己的個人聲譽和優點,近距離地、迅速地從隆中傳到襄陽重要人士的社交圈子之中,從而引起那些急於得到人才的創業者的注意。

再從第二方面避免襄陽的不足來說,又有以下三點明顯的好處,總結來說是三個「容易」。

一是容易得到低成本的土地和生活資料。

二是容易營造一個安靜的居住環境。三是容易對有心訪求自己的英傑進行一番程度非常合適的考驗。

對於這一段自己主動選擇的農村新生活,他後來在向後主劉禪呈奏的《出師表》中曾經如實描寫說:

臣本布衣,躬耕於南陽;苟全性命於亂世,不求聞達於諸侯。

後面的兩句,那是他最初做出的最壞打算。換句話說,他到隆中去當農民,已經在心理有了兩手準備:能夠在這裡等到自己稱心的輔佐對象從而出山施展才華,輔佐他開創一番宏偉的大事業,那是最好的結果;就算是等不到輔佐對象,那也寧缺毋濫,絕不勉強、將就。在這風景如畫的隆中山林中且耕且讀,隱居終身,也是在亂世當中完全可以接受的人生選擇。

必須指出,諸葛亮親口所說的「躬耕於南陽」,其中「南陽」是指南陽郡,是一個範圍很大的區域,而非某一個具體的城市或城池。

於是,諸葛亮舉家遷往隆中,下鄉種田耕地當農民去也。

農村是廣闊的天地,在那裡是大有可為的。看來那時候的諸葛亮,也有如此清醒的認識,所以自覺自愿地「下鄉」了。這正是:

天地何方真廣闊,孔明選定在隆中。(來源|《諸葛亮傳》 作者|方北辰 天地出版社|出版)

《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溫馨提示:《讀者報》頭條號每天對《諸葛亮傳》進行連載,敬請持續關注。


有溫度、有態度、有深度!《讀者報》封面欣賞:

《諸葛亮傳》(3) | 諸葛亮漂泊荊州之謎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