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彩路南.開灤史話丨開灤與鐵路的路礦互惠

2020-11-22 21:27:08 3345 views
摘要

唐胥鐵路發展為國有鐵路後,開灤外銷煤的運輸主要由京奉路以及津浦等鐵路承擔,開平礦務局開發的運煤河已退於很次要的地位,僅運銷沿河一些小村鎮的用煤,年運量降到幾萬噸或最多十幾萬噸。


多彩路南.開灤史話丨開灤與鐵路的路礦互惠


唐胥鐵路發展為國有鐵路後,開灤外銷煤的運輸主要由京奉路以及津浦等鐵路承擔,開平礦務局開發的運煤河已退於很次要的地位,僅運銷沿河一些小村鎮的用煤,年運量降到幾萬噸或最多十幾萬噸。因此,開灤為保證將大量的煤炭等產品及時運到外地銷售,不斷地定期與鐵路協議簽訂運煤供煤合同,礦方做到按合同供給鐵路之廉價優質煤,路方按合同以低價運輸開灤煤炭,互保互利,兩全其美。

根據歷史記載,自1901年至1946年,開灤同京奉鐵路局(各時期名稱不同)先後共訂立十次運煤供煤合同。另外,1911年至1927年,開灤同津浦鐵路局簽訂過五次互惠合同。這些合同,對鐵路局承擔開灤的煤質運費率、車輛使用辦法,開灤供鐵路局的煤炭數量、價格、質量及檢驗方法等,都作了具體規定,現將此類合同簡錄如下:

1.1901年5月18日,大清帝國鐵路局同開平礦務有限公司簽訂合同,有效期為一年,運費率為一哩每噸銀洋0.01元,每月供鐵路機車塊煤1500噸,每噸銀洋6元,超過限額每噸7元。

2.1905年5月28日,華北帝國鐵路局與開平礦務有限公司簽訂合同。運費率:50哩以內一哩每噸銀洋0.015元,50哩以上一哩每噸銀洋0.012元,150哩以上一哩每噸銀洋0.011元。車輛延期費:超過30小時每天或不足一天,10噸車銀洋5元,20噸車銀洋10元,30噸車銀洋15元。煤價:唐山機車塊煤每噸銀洋6元,林西機車塊煤每噸銀洋5元,唐山末煤每噸銀洋3.25元,林西末煤每噸銀洋3元。

3.1909年8月16日,京奉鐵路局與北洋灤州官礦有限公司簽訂合同,有效期為五年。運費率:50哩以下一哩每噸銀洋0.015元,150哩以下一哩每噸銀洋0.012元,150哩以上一哩每噸銀洋0.011元。煤價:塊煤每噸銀洋6元(馬家溝井口交貨),末煤每噸銀洋3.20元(馬家溝井口交貨)。

4.1910年12月10日,華北帝國鐵路局與開平礦務有限公司簽訂合同。運費率延期費均按1905年3月28日合同執行。煤價:唐山機車塊煤每噸銀洋5元,林西機車塊煤每噸銀洋4元,唐山、林西末煤每噸銀洋分別為3元和2.5元。

5.1923年5月19日,京奉鐵路局與開灤礦務總局簽訂合同,期限為1923年5月1日至1926年4月30日。運費率:①由礦區運往秦皇島、塘沽及天津的煤炭按公共運費率減收22.5%,其他地點減收15%,②由古冶、開平、唐山運往胥各庄的煤焦按鐵路局公布的普通運費率收費(開灤同意凡鐵路能到達的地點不使用運河運煤),③礦用器材按五等貨物照鐵路收費率章程減15%收費。延期率:每超過24小時或不足24小時,按每噸容量收銀洋1元。煤價:唐山或馬家溝機車塊煤每噸銀洋4.4元,趙各庄二號塊煤每噸銀洋3.9元,唐山或馬家溝末煤每噸銀洋3.15元,特別焦炭每噸銀洋12元,—號焦炭每噸銀洋9元。

6.1926年9月12日,京奉鐵路局與開灤礦務總局簽訂合同,期限為1926年7月至1931年6月30日。運費率:到達秦皇島的煤焦按現行(當時)運費率減收25%、塘沽減收20%、北京減收10%,其他減收5%,唐山、開平至林西洗煤廠的入洗原煤減收15%,其他照舊合同不變。煤價:唐山、馬家溝機車塊煤每噸銀洋5.65元,趙各庄二號塊煤每噸銀洋5元,唐山、馬家溝末煤每噸銀洋4元,特別焦炭每噸銀洋15.5元,一號焦炭每噸銀洋11.5元。

在執行上述合同結束之時,1931年8月北寧鐵路局提出修訂合同,要求運費增加30%,煤價降低40%,車輛延期費重訂。此期,正是鐵路「罰開灤」事件發生之期間。如果照此要求辦理,開灤估計要支付400萬元給鐵路局。開灤總經理經請示倫敦開平公司董事會,認為訂立合同是主要的,降低煤價是次要的,經過四個月的磋商,又簽訂了下一個合同。

7.1931年12月29日,開灤同北寧鐵路局分別由總經理那森愛德、局長高紀毅簽訂合同,期限為1931年7月1日至1933年12月31日。運費率:對開灤運出煤焦一公里每噸的運費,並實行遞遠遞減原則,運往秦皇島、塘沽的煤焦按規定運費率減收10%,除北票、八道壕及西安煤礦外,承運他礦的煤焦運費率不得低於開灤。延期費:制訂了更具體特殊規定。煤價:機車塊煤每噸銀洋4.5元,二號塊煤每噸銀洋4元,一號末煤每噸銀洋3.75元,特別焦炭每噸銀洋13.5元。

8.1935年10月26日,開灤與北寧鐵路籤訂合同,雙方代表為開灤總局顧振、裴利耶與路局殷同,期限為1935年1月12日至1937年12月31日,期滿後展期至1938年12月31日。該合同在供煤上除質量要求提高外與前合同無大差別,煤價也沒變化。運費率:在正常年間每噸約降低0.3元或20%,或開灤少付運費130萬元,但開灤須保證每年交付運費不少於500萬元,並規定遇到政治上的變動或事變而影響運輸和生產時這種「擔保運費」可取消。還規定,如路局對他礦運往天津或塘沽的運費降低時,開灤也得同樣待遇。該合同執行到次年即1936年5月22日唐山礦爆發罷工,產量銷售大減,此時又關閉了馬家溝礦。在這種情況下,開灤屢次向路局提出要求取消「擔保運費」,最後開灤以撤回「租購車輛」相威脅,路局才於1937年10月間同意俟年終結算時再根據實際情況合同規定計算核減「擔保運費」疑額。又在「七.七」事變後,路局提出的需煤量超過合同規定(超過部分供平漢、平綏、津浦路所用),開灤對此提出異議,結果超過部分以每噸加價2元而解決。

9.1939年1月1日,開灤與天津鐵路局簽訂合同,雙方簽字代表為開灤局孫多鈺、那森愛德與路局周慶滿,期限為1939年1月7日至1941年12月31日,期滿後又展期至1943年3月31日(此合同訂於日本侵華時期,故在日本投降後1946年路礦簽訂合同時不再提及,而直稱「所有中華民國二十四年十月二十六日前北寧鐵路管理局與開灤礦務總局訂立之……合同早巳失效,統應作廢」)。該合同刪除了「擔保運費」之規定。運費率照舊合同不變。煤價:機車塊煤每噸銀洋4.5元,二號塊煤每噸銀洋4元,一號末煤每噸銀洋3.75元,二號末煤每噸銀洋3.5元,備用二號塊煤每噸銀洋6元。此合同規定的基本路礦作業制度執行到解放後很長時期。

1941年2月15日,鐵路局因工料增長,對—切運費實行增價。經路礦雙方協議,調整了運費和煤價。運費率:平均增長108%,煤炭按六類貨物減收10%,出口日本、朝鮮的運費再減10%。煤價:機車塊煤每噸9.5元(偽聯幣)。按此協議,礦務局每年多付運費796.7萬元,路局多付煤款249.5萬元,相抵後路局每年增收547.2萬元。因此,開灤在上海地區增長煤價,煤價增長後超過運費的增長。1941年7月1日始,又在華北地區提高煤價。此後,日本當局通知開灤允自1941年2月15日後運費增長適用於對日本及朝鮮的煤運。至此,全部運費的增長均已轉嫁給消費者。

10.1946年10月20日,開灤與天津區鐵路管理局簽訂合同,雙方代表開灤總局為王崇植、瓦茨,路局為石志仁,期限為1946年4月16日至1947年12月31日,後經兩次展期至唐山解放後1949年10月15日。這次合同與以前合同最大特點是「以運易煤」為契約。日本投降後進入1946年之際,開灤與路局經濟都發生拮据。礦務局經營虧損,路局入不敷出(開支372億元法幣,收入只有18億元)。「七.七」事變前,鐵路局年需煤20萬噸,扣除開灤煤款,尚可由開灤獲得運費30萬銀元,而到了這個時候年需煤增至72萬噸,呈現出「用煤多、運煤少,煤款多、運費少」的困難局面。為此,經路礦雙方多次磋商,決定「以運易煤」,即鐵路局運煤4.5噸,開灤供給鐵路局用煤1噸,運供煤之比4.5:1。運供煤之比以後因情勢不同也有變化。

以上十個合同的內容,在總體框架不變的前提下,其具體規定是隨著時間推移不同的情況而有所變動。特別是在1935年10月26日第八個合同中,規定了開灤年付路局一定的「擔保運費」,以利鐵路運營,以後開灤煤礦發生了罷工,產銷煤量減少,此「擔保運費」取消,到1946年10月20日訂立的第十個合同時,路礦雙方經濟非常困難,當時物價又不穩定且呈飛漲之勢,故實行了「以運易煤」的辦法。總之,這些合同對開灤和路局雙方既互相制約,又互惠互得互保,體現了市場經濟活動中一般基本規律。

開灤與路局所訂運煤供煤合同,使開灤煤礦確實受益非淺。一是保證了開灤獲得低運費的權利,從而降低了煤炭成本,加強了市場競爭能力;二是開灤獲得了獨家供應鐵路用煤的權利;三是加上「租購車輛」合同,使開灤獲得了運輸安全保障,尤其是在民國初年軍閥混戰期間,維護了津秦幹線這與開灤經濟命脈攸關的生命線的暢通,保證了在天津銷煤市場的壟斷地位,加強了將大量煤炭運往天津、塘沽、秦皇島港口碼頭的地位,使開灤營業範圍不斷向南方擴張。

(尚浩)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