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風雨花,盛開在失意的午後,卻最是我心中的念念不忘

4012 人參與      分類 : 家居  

第一次養花,養的是韭蘭,也就是風雨花。我是很多年以後才知曉它的名字。

小學大概三四年級的時候,有一次上學路上,看到水溝邊的溝坎上開著一簇簇粉紅色的野花朵,在陽光下搖曳生彩,很是亮眼討喜,心中一動,決定扯上兩株回家栽種。

我扶著田埂,跳到溝坎上,撥開雜石,選了兩顆較小未開花的植株,小心翼翼地拔起它們,順便在水溝里將根部的泥洗凈,將它拿在手中走了一段路,等表面的水瀝干後就塞到了書包里。

放學回到家,我放下書包,拿上拔來的不知名花株,在屋前屋後轉了一圈,找到一個缺了一大個口子的罈子蓋,跑進院子包穀地里,用罈子蓋刨松一堆土並搗細,在罈子蓋里裝上泥並將花株栽在裡面,抱上破罈子蓋,在院中找不到合適的擺放位置(主要是擔心小伙們搗蛋拔掉它),最後將它放在豬圈旁邊籬笆欄下的土坎上。

那年的風雨花,盛開在失意的午後,卻最是我心中的念念不忘


此後的幾年裡,這株無名花幾乎是自生自滅狀態,也從未開花。只是偶爾,我看見它所處的罈子蓋中已經長滿了雜草,才去把草都拔掉,讓原先被淹沒的它重新出現在我眼中。

後來,媽媽幫我將他們移栽到了庭院中的廢石磨上,這地方可比原先它呆的破罈子蓋條件好多了,陽光也很充足,之前它所在的籬笆欄杆下,各種作物雜草沿著籬笆叢生,不注意幾乎是看不到它的,而現在,它可以得到別樣的注目,從屋裡開門出來一眼能看見它,從外面推開籬笆門進來還是一眼就望見它。

那年的風雨花,盛開在失意的午後,卻最是我心中的念念不忘

那是一個雨後的午間,落榜後的我垂頭喪氣地推開籬笆院門,一叢亮閃閃的花朵闖入我那因情緒低落而容不下物的眼帘,它居然開花了,久違的花朵終究感應到了花期的召喚,掛著水珠的粉嫩花朵開得堅強俏皮,在風中勇敢地盪著可愛花姿。儘管難以做到喜形於色,但此時它的綻放足以讓我內心為之一震,腦海里閃現這株花兒的一生:本是荒寂水溝邊的默默無聞之花,野生野長,就算意外被人帶回了家,依然是被冷落在籬笆下,寒來暑往,任雜草欺凌,而歷經幾載孤寂春秋,它終於迎來了生命中的高光時刻,花開帶雨,舞動出生命的堅韌和勇敢。

人生或許也該是這個樣子的吧,捨得去風雨無阻地前進,耐得住鮮為人知的寂寞,守得住持之以恆的初心,在某個水到渠成的日子,生命本真的精彩也會如願綻放。

那年的風雨花,盛開在失意的午後,卻最是我心中的念念不忘

很是感慨,我們一生中會見到很多花,細心呵護種養的、路邊雜叢中的、空谷幽長的……然而,與你有緣的花,不一定是精挑細選的,或許它不是你最喜歡的花,但它就是能在某個不經意的瞬間進駐你心間,讓你不知不覺的想到它。

我會時常想起風雨花,不是因為它是否漂亮名貴,也不是因為它是否有特殊的含義,僅僅只是少時際遇,它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

風雨花隨處可見,生性強健,耐旱抗高溫,栽培容易,栽培土質以肥沃的砂質壤土為佳。成株叢生狀,喜光,但也耐半陰;喜溫暖環境,也較耐寒,喜濕潤,怕水淹。它適應性強,抗病蟲能力強,球莖萌發力也強,易繁殖,適合庭園花壇緣栽或盆栽。

也許,將來的某一天,我還會養起風雨花來,重啟那份念念不忘的緣分,不急不緩,感知生命新的際遇。


那年的風雨花,盛開在失意的午後,卻最是我心中的念念不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