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2020-11-20 04:20:03 3916 views
摘要

“插花究其本源,是一種文人雅趣,它不是孤立存在的技巧,而是與插作者的心境、審美、居室環境息息相關,與書、畫、琴、香、茶等相得益彰,共同體現人生追求的藝術。這樣完整的生活藝術美學,是真正值得傳承的文化精神。”這是幾年前,記者採訪無花道創始人、凡花侍首創者吳永剛時,他說的一段話。

「插花究其本源,是一種文人雅趣,它不是孤立存在的技巧,而是與插作者的心境、審美、居室環境息息相關,與書、畫、琴、香、茶等相得益彰,共同體現人生追求的藝術。這樣完整的生活藝術美學,是真正值得傳承的文化精神。」


這是幾年前,記者採訪無花道創始人、凡花侍首創者吳永剛時,他說的一段話。而在上周的花店花藝大講堂直播間,他和觀眾完整地分享了他的獨特插花理念。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在傳統插花研習者中,吳永剛是一位很另類的老師,他的日常插花學習,除了每日插花的日課之外,會學習從《易經》開始,到各種文人筆記的傳統文化;他會和名家瓷器、琉璃器皿合作,創作富有文人氣息的插花;他會參與到傳統書畫展的插花設計中,也會走進深山民宿,親自採擷侵晨帶露的花草,做些山野風葉的作品。總而言之,他的插花,相比於在技巧上的鑽研,他更重視心靈上的修養,和回歸美學生活的意義。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在直播課堂上,吳永剛首先拋出「大美與天地同和」的概念。

如何插好一件作品?面對這個大家都追尋的問題,吳永剛反問:你有沒有看到一朵花的美,它如何開?如何回到土壤?中間的過程歷經四季,是怎麼樣的?


只有回到自然之中,回到花草的本源里,才能談如何插好一盆花。吳永剛坦誠地說,最開始插花的幾年,他是用自己的心和生命去滋養一件作品,但是最近幾年,是花草在滋養著他。他認為,插花之道跟古琴的練習特別接近,都是一種守靜之道,要回到審美不斷的積累和沉澱上。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其次,想要插好一盆花,並沒有捷徑,最大的捷徑就是「日課」,即每天身體力行去練習。日課,是讓你不斷沉浸在草木當中去了解植物的屬性,器物的屬性,去了解植物一年四季不同的狀態,觀察到它很多細膩的變化。了解(不同質感的)器皿在不同光影變化下的狀態,了解它們與植物之間的關係。


吳永剛強調,每一種插花,前三天的基礎課是最重要的,基礎越穩,將來的技法呈現越好,基礎就是大家認為最簡單的東西。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他展示了自己的一個日課作品:左邊作品是樹皮做的花器(裡面有儲水囊),插了紫薇花,後面牆上掛個小畫。日課本身能帶給你很多的生活情趣。日課可以幫助插花者達到一種專註的狀態:每天都能有這樣兩個小時與花相對。「專註為養「」,慢慢就會發現能跟花有交流了。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插花中的疏密、濃淡、虛實,需要反覆印證,通過插花量的練習,看到插花中美的本質。研習者插花越多,對植物的把握越好,對器物的把握越好。


吳永剛還以「如花在野」為題,與觀眾們分享了他的山居插花生活。他強調,我們不是在創造一種美,因為那朵花就很美,我們只是在呵護那種美,只是把我們的情感附著在人間草木上,用那一朵花去展現。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中國人最大的信仰是對自然的信仰,很多人會有情緒上的問題,我也會有,我本身就是一個被療愈者,這就是我開始插花的機緣。」吳永剛這樣總結他與插花的緣分。


吳永剛:插花我不講技術,只講審美


」昨晚的直播講得非常好,令我們深深地感受到吳老師對插花的感恩感激之情,以及竭盡全力要把這種對美好的事情的愛分享出去的一顆熱切之心。」「謝謝吳老師的分享!感覺您的作品特別乾淨,繁處不亂,簡處不單,師法自然,典雅靈動,與環境融為一體,呈現出一種整體和諧的美,我好喜歡!希望以後能看到您更多的仙仙的作品。」在直播群里,很多觀眾對這種回歸到情感和生命本源的插花理念,表達了深深的喜愛。

(本報記者凌時撰稿)
聲明:本文版權歸屬《中國花卉報》社,未經許可不得隨意轉載、篡改,違者追究法律責任。若需轉載,請提前與本號聯繫。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