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2020-11-20 07:20:04 4297 views
摘要

那是一個讓人昏昏欲睡的夏天......一個標準的月黑風高夜......● ● ●事情發生的時候,我還是個住在西環劏房的港漂大學生er,因為實在不喜歡跟人合租,所以每次搬家只能選擇劏房。(當然隱含原因,還是窮吧。)說起來我住的這個劏房,整體環境還是不錯的。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那是一個讓人昏昏欲睡的夏天......

一個標準的月黑風高夜......

● ● ●

事情發生的時候,我還是個住在西環劏房的港漂大學生er,因為實在不喜歡跟人合租,所以每次搬家只能選擇劏房。(當然隱含原因,還是窮吧。)

說起來我住的這個劏房,整體環境還是不錯的。房間窗戶沒有向大街,所以日常很安靜。一戶也只是被改裝成3個劏房而已,對比之前在網上見過的一開門裡面數不清多少戶的壯觀景象,這裡條件算是很優越了。

房間照片已經沒有了,給大家參考下我親手繪製的平面圖:(叫我靈魂畫手)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全新裝修!

傢具齊全!

拎包入住!

在房產中介口裡,這就是所謂的「豪裝套房」。(借個網圖秀下感覺)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圖源:星島日報

對了,出於謹慎,搬進劏房前我還對隔壁的兩位鄰居做過「背調」(就是跟房東瞎叭叭)。

當時聽起來鄰居們都是很靠譜的人,一個是剛畢業工作的本地金融才俊,一個是同校交換生的韓國辣妹。

感覺能愉快地相處呢!對比之前租房遇到的各種奇葩,我覺得這次妥了。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然而事實證明,年輕人too young too naive。

這不?我就遇到了人家多少年都撞不上的事了嘛!

● ● ●

俗話說,事出反常必有妖,睡得太早也不好。

那是一個讓人昏昏欲睡的夏天,一個標準的月黑風高夜。就在我睡得天昏地暗的時候——

「咣咣咣!!!!咣咣咣!!!!!」

一串巨響的砸門聲傳來,嚇得我渾身一哆嗦,醒了。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那一瞬間我充滿了自我懷疑,難道是做夢了?正準備仔細聽聽這聲音的時候,突然又是一陣:

「咣咣咣!!!!開門!!!警察!!!!」

what?警察?作為一個長相樸實的良民,講真,我來香港這麼多年可是從來沒被警察查身份證的啊。

所以當下內心十分茫然:啥情況?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當然,我充分意識到要趕緊應聲否則對方還要接著砸,怪嚇人的。於是大喊了一聲「等等」,就麻溜從床上爬起來。

但是媽媽從小教育我,不能隨便給陌生人開門。怎麼,你說你是警察,你就是警察嗎?

況且我是個有900多度近視的「偽瞎子」,2米之內男女老少不分的那種。因為長期習慣戴隱形,日常是完全不用框架眼鏡的。於是在一時也沒辦法戴上眼鏡的困境下,只能選擇先小心開個門縫看看情況。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等我輕輕這麼一打開,眼前就是打了高糊馬賽克的兩個警察,類似這樣: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哎嘿,還真是警察呢。

● ● ●

門口一位Madam(看不清人,但聽聲音是女生)十分嚴厲地用廣東話問:「我們接到有人報警,你一個人住?房間有冇其他人?」

雖然我內心OS「查房呢這是」,但是面上還是老老實實作答(當時只會說普通話):「就我一個人,怎麼了嗎?」

Madam接著說:「隔壁剛剛報警有人要闖入他家,你能把門打開我們進來看看嗎?」

我雖然很疑惑,但覺得還是積極配合吧,就把門徹底敞開:「我家裡沒別人,你們進來看吧。」

Madam踏進來環顧了一下又退出去,繼續詢問:「你剛剛聽到什麼聲音沒有?」

我哪敢說我只聽見你們咣咣咣的砸門聲(= =),於是只得乖乖回答,「沒有,我在睡覺,什麼也沒聽到。」

就在這說話間,我才意識到:嗯?隔壁報警?不就是那位金融才俊小哥哥嗎?

我偏頭向隔壁門望去,果然B房的門也是開著的,門口似乎站著好幾個警察,但並沒聽到什麼聲音。

可能眼睛看不清,直接導致我的聽力也不行了(高度近視的人能懂)。我向警察申請:「我高度近視,能先把眼鏡戴上嗎?」

估計警察看出來了本人的良民本質,同意讓我先處理一下,但她仍屹立在我門口動也不動。等我戴上眼鏡再一看,哦,原來Madam後面還站著一位阿Sir,一聲不吭的,兩人也不想著去隔壁幫忙,就杵在原地。

這時我又大(xiao)膽(sheng)提(bi)出(bi):「我能叫個朋友過來陪我嗎?」畢竟這種場面,也是第一次遇見,說不怕都是假的......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好在警察也同意了,於是我趕緊打電話叫人過來,這種時候必須找個住在附近的男生,才能又快又撐得起場子。

電話掛了後,在等待的過程中,我跟兩位警察平靜地杵在門口。(其實是不敢動)

說時遲那時快,突然一個粗啞的男聲響起:「啊!!啊!!!!」

然後是一幫男聲此起彼伏:「冇郁!%*&^%$#^&」(翻譯:不要動)

我瞬間:媽呀......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這時我門口兩個警察可算是有反應了,兩人齊齊望向隔壁,然後阿Sir丟下Madam一個人跑了過去。緊接著是慘叫男被制服的聲音,我趕緊八卦地問了問:「什麼事啊?」

Madam此時沒那麼警惕我了,一臉淡定地說道:「剛剛隔壁那位男士說有人要闖進他家殺他,於是我們出警過來。」

我再次震驚!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怎麼回事?我怎麼什麼聲音都沒聽到?

一邊自我懷疑,內心一邊開始默念:啊!朋友!你快來吧,我扛不住了,真要人命了......(慫是真的慫)

這時候隔壁又傳來聲響,剛跑過去的阿Sir走回來叫我不要出來,並讓Madam站出去。(房子的過道也就兩人寬,站個人就堵住了)

然後,我就看到幾個警察拖著(押著?)隔壁的小哥哥一路往外走。

我全程目瞪口呆,看到小哥哥在一群警察中不停扭動掙扎,嘴裡一直說著我聽不懂的話,直到最後被帶出去下了樓。

此時Madam又回來叫我不要出房門,等朋友來。然後她再次走進隔壁B房,疑似裡面還在做後續工作。

沒過多久,我朋友終於來了,據他說在樓下沒有看到警車,大概是已經開走了。

等警察完成調查,收隊準備走的時候,我朋友前去問了幾句。第二天房東又特地打電話來跟我道歉。

多方信息拼湊之下,我才知道了當晚的詳細經過。

● ● ●

當晚11點左右,隔壁金融才俊小哥哥報警,說有人想闖入他家,並且聲稱有仇家想殺他。

緊接著警察出警,先是叫小哥哥把門打開(我猜應該很平靜地開了外面的大門,所以我沒聽到什麼聲音,當然也可能是我睡得太死),門開後一撥人跟他進房。另外,為了調查情況,同時也敲了我和C房的房門,但據說C房敲了很久都沒人應,韓國辣妹當時並不在家。

警察在B房沒有發現任何人,只有小哥哥自己,當時他手上已經受了傷,但是不嚴重,沒有性命威脅,所以沒有立馬送醫。

小哥哥剛開始沒有掙扎,但也不願意說到底怎麼回事(推測這也是為什麼我開門後沒聽到隔壁有什麼動靜),直到後來警察要帶他走才發生了我聽到和看到的一切。

後來小哥哥的爸媽直接去了警局,警察在父母的幫助下,才得知小哥哥是當晚原本想自殺,但卻謊稱是有人想殺他。

過幾天房東又打給我,我才知道背後的心酸原因。

前段時間,小哥哥的父母發現他精神有點不正常,但因為不住在一起,再加上小哥哥剛畢業,也沒有太注意,畢竟剛開始工作都會不太適應。

小哥哥畢業以後選擇去了某金融公司當銷售,但可能是性格比較靦腆,做不出什麼業績,壓力很大,然後承受不了崩潰了......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回想起我剛住進來的時候,某天有人過來送貨,態度很差摔在了門口,剛好遇到小哥哥回來,他特別主動好心地幫我搬進了房裡,還說以後隨時可以找他幫忙。感覺這麼好的人,還是被現實打垮了,挺難過的。

我自己也遇到過兩份非常不適合自己的工作,經歷的時候很痛苦,情緒一度也很負面,但是現在回憶起來也算是值得一講的經歷。

希望各位工作上遇到問題的朋友,及時跟身邊人溝通,多吐吐槽,不要自己悶在心裡。

畢竟TVB教了我們這麼多年:

獨自在香港住劏房的我,半夜竟遇到了「兇案」。

歡 迎 來 聊 聊/

你在香港遇到過警察辦案嗎?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