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競逐工業互聯網,美的、海爾、老闆電器誰將領跑數字化賽道?

2020-11-20 07:20:12 3471 views
摘要

回顧歷史,戰爭理念與技術裝備的差距,雖然會導致山河破碎、江山易主,但即使是失敗者,只要學習強者的戰略戰術、裝備技術,也有東山再起的機會。相比之下,文化意識形態的無形滲透,則不動一槍一炮,不經意間改寫世界的面貌,接收者往往還會主動擁抱“變革“。有時候,無形的滲透比有形的征伐更有力。

回顧歷史,戰爭理念與技術裝備的差距,雖然會導致山河破碎、江山易主,但即使是失敗者,只要學習強者的戰略戰術、裝備技術,也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相比之下,文化意識形態的無形滲透,則不動一槍一炮,不經意間改寫世界的面貌,接收者往往還會主動擁抱"變革"。


有時候,無形的滲透比有形的征伐更有力。


如今,在家電行業內,數字化轉型帶來的無形滲透,也在潛移默化改寫遊戲規則。


在這背後,美的、海爾、老闆電器等行業巨頭,或許將成為新規則的制定者。

群雄競逐工業互聯網,美的、海爾、老闆電器誰將領跑數字化賽道?


美的:從家電巨頭到科技企業的"宏大敘事"

11月17日,美的"數聚共贏 智擎未來"工業互聯網+2.0發布會暨美雲智數2020第一屆客戶大會在北京召開。


除了對外正式發布美的工業互聯網品牌——"M.loT美擎"外,現場還集結了美雲智數、安得智聯、庫卡中國、美的機電事業群合康新能、美的暖通與樓宇、美的金融、美的採購中心、美的模具八大矩陣。


對於總市值已突破6000億元大關的美的而言,此番操作無疑又是一次大動作。

群雄競逐工業互聯網,美的、海爾、老闆電器誰將領跑數字化賽道?

據了解,美的工業互聯網2.0的平台架構可以分為四大層:第一層的能力層、第二層的應用層、第三層的商業層、第四層的產業層。


"能力層"通過庫卡機器人、美的雲提供雲基礎設施等,將這些"能力"向美的合作夥伴進行開放。


"應用層"是美的工業互聯網的傳統優勢層,內容包括營銷領域、研發領域、智能製造領域、管理領域。


"商業層"引入八大矩陣,在模具、智慧物流、智慧樓宇等方面實現商業賦能。


"產業層"除了家電自有的工業互聯網平台,還將聯合汽車等產業,打造專屬行業的工業互聯網平台。

群雄競逐工業互聯網,美的、海爾、老闆電器誰將領跑數字化賽道?

對於工業互聯網1.0和2.0的主要區別,美的集團美雲智數總裁金江表示:"第一是工業互聯網2.0在工業互聯網1.0的基礎上,底層的能力做了進一步強化和豐富,在原來的底層能力上加了很多新的能力,包括工業的AI能力、工業的物聯網能力、大數據能力,在應用層新增了很多應用,包括物料總數據演算法的優化。第二個區別是'朋友多了',原來工業互聯網1.0的時候只有三個朋友,現在八個朋友,是美的to B能力的大集合。"


海爾:從混沌初開到孕育新物種

看到美的工業互聯網2.0的發布,不由讓人馬上聯想到海爾的卡奧斯平台。


卡奧斯,意為"混沌",即世界一切的起源,來自古希臘神話當中的原始之神。海爾以此命名,其野心不言而喻。

群雄競逐工業互聯網,美的、海爾、老闆電器誰將領跑數字化賽道?

2012年,海爾就開始智能化、網路化、信息化改造轉型的探索實踐。2017年,海爾正式推出COSMOPlat工業互聯網平台,它是由海爾自主研發的、具有中國自主知識產權的工業互聯網平台,其核心是大規模定製模式,通過持續與用戶交互,將硬體體驗變為場景體驗,將用戶由被動的購買者變為參與者、創造者,將企業由原來的以自我為中心變成以用戶為中心。


目前,卡奧斯作為全球最大的大規模定製解決方案平台之一,已經孕育出建陶、房車、農業等15個行業生態,在全國建立了7大中心,覆蓋全國12大區域,並在20個國家複製推廣。


老闆電器:從"創造中國新廚房"到登上"雲端"

美的和海爾都是航母級的綜合企業,由它們率先開啟工業互聯網的進化之旅,似乎順理成章。然而在廚衛電器這樣相對垂直的領域,這樣的變革也正在發生。


作為首批"品字標浙江製造"品牌,老闆電器自2012年起,大規模推進機器換人工程;2013年,啟動數字化工廠改造;2016年,成功建成智能製造基地,完成企業上雲。而後,隨著二期工程的逐步推進,作為老闆電器核心項目的"未來工廠"也逐漸浮出水面。

群雄競逐工業互聯網,美的、海爾、老闆電器誰將領跑數字化賽道?

老闆電器智能製造基地的信息指揮中心

對內,未來工廠將隨時監控每個工序生產情況,讓生產製造像"人腦"一樣去控制和思考,並根據數據優化生產流程。


對外,通過信息化打造全價值鏈,實現客戶市場、內部結構、供應商等多方面的信息化互聯。最終為企業的決策提供全面科學的依據。


殊途同歸:成熟於內,賦能於外

如果對比這幾家企業相似而又各異的數字化轉型之路,可以發現:


第一.都是各自領域的頭部品牌

美的、海爾、老闆電器等龍頭企業,它們的規模效率、創新能力、發展水平均位居行業前列,在國內也是屈指可數。它們的數字化轉型起步也較早,其中,美的、海爾在 "去家電化"的路上走得更遠。


第二.對內促進效益持續增長

毋容置疑,工業互聯網的一個重要使命就是通過數字化和自動化的結合,給生產帶來更大的效益。以美的為例,通過數字化、智能化升級,對比2011年,其營收、凈利潤、自有資金等翻倍增長,員工人數則下降了24%;老闆電器數字化智能製造基地落成後,生產效率平均提升30%以上,製造周期縮短30%以上,產品一次優良率達到96%以上。


第三.對外輸出數字化轉型模式

從海爾卡奧斯,到美的"M.loT美擎",工業互聯網不是企業自己"搭台唱戲",而是一個面向各行業,甚至是面向全世界開放的大平台,也就是所謂的"與大企業共創、小企業共享"。

以美的工業互聯網平台為例,以美雲智數為載體,通過對外輸出服務,其覆蓋的細分行業已超過40個、企業超過200家;在營收上,目前做到了外部收入過半,而未來目標可能要達到70%以上。


第四.對地區經濟的影響

2020年是"工業互聯網發展三年行動計劃"的收官之年,也是開啟國家"十四五"發展新征程的關鍵之年。美的之於佛山、海爾之於青島、老闆電器之於杭州,這幾家企業無不擔當著各自區域工業互聯網發展的排頭兵角色。


新風口不能靠"吹",還需一步一步走出來

儘管國內的千億級企業紛紛布局工業互聯網, 但中國的工業互聯網平台距離真正的成熟期還有一段距離。


2017年國務院頒發的《關於深化互聯網+先進位造業發展中國工業互聯網的指導意見》里提到:2018-2020年是中國工業互聯網起步階段,2020到2035年的時候才是快速發展階段,2035到本世紀中葉,工業互聯網才能做到領先全球,全面支撐整個經濟社會生產和經營的基礎支撐。


俗話說"一千個人心中有一千個哈姆雷特",或許一個人心中也有一千個工業互聯網。特別是起步階段,圍繞"工業互聯網"的各種炒概念、蹭熱度行為恐怕不少。就像當年"互聯網思維""互聯網+"等辭彙被用到爛俗,未來"工業互聯網"勢必也將成為很多企業自我標榜的華麗外衣。


但無論如何,傳統製造業邁向數字化、智能化是不可逆轉的趨勢。數據顯示:2019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規模預計達到4800億元,為國民經濟帶來近2萬億元的增長;據推測,2020年我國工業互聯網產業經濟增加值規模將達到3.1萬億元。


在這樣的背景下,無論是規則的制定者,還是遊戲的參與者,都不得不融入到全新的生態之中。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