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低調的三線城市,藏著一個傢具王國,憑什麼

2020-11-20 17:24:21 1177 views
摘要

帶著這個問題,西部菌最近去了一趟贛州,南昌之外的江西第二城,這個三線城市成長起來的超級產業帶,著實讓西部菌開了一把眼界。

這個低調的三線城市,藏著一個傢具王國,憑什麼

文丨西部

三四線城市還有希望嗎?近兩年來,在區域經濟的相關討論中,它已成為一個熱門話題。

帶著這個問題,西部菌最近去了一趟贛州,南昌之外的江西第二城,這個三線城市成長起來的超級產業帶,著實讓西部菌開了一把眼界。

在贛州南康區,也即原來的縣級市南康市,傢具類企業隨處可見。數據顯示,2019年南康家具行業總產值超過1800億元,它已成為國內最大的實木傢具製造基地。

而日前在南康舉行的傢具新品牌計劃大會上,拼多多副總裁陳秋表示,未來將幫助當地孵化20個十億級傢具品牌,協助打造10個線上版宜家。

一個人口不到百萬的地區,憑什麼能有如此龐大的野心?

01

南康的傢具產業歷史,最早據說可以追溯到秦代。當時秦始皇要建阿房宮,派了幾十萬人到贛南來砍木頭,一些留在當地的人就成了南康人的祖先,當地也慢慢形成了木匠文化。

上世紀90年代,一些在珠三角務工謀生,且見證沿海傢具產業崛起的南康木匠,紛紛回到家鄉創業,1993年南康第一家傢具廠誕生。此後當地的傢具產業開始迅速成長。

這個低調的三線城市,藏著一個傢具王國,憑什麼

贛州GDP,來源:網路

其實相較於傢具產業發達的佛山等城市,論區位,南康有明顯的劣勢。以交通為例,江西向來有「高鐵窪地」的稱呼,直到今天,南康所在的贛州仍然沒有直達廣州深圳的高鐵,出行相當不便。

不過,靠近珠三角的地緣優勢,以及相對更低的勞動力和土地價格,還是讓南康成為承接沿海傢具產業轉移的高地。

而且,南康的傢具產業發展,得到了當地政府的大力支持。比如生產實木傢具需要大量進口木材,於是地處內陸的南康,就建設了贛州國際港,實現了「買全球木材、賣全球傢具」。

而2012年發布的《關於支持贛南等原中央蘇區振興發展的若干意見》,更是給與了南康傢具產業強大政策支持,至此傢具產業正式成為南康的首位產業。

在這樣的發展環境下,南康的傢具產業駛上快車道,全行業總產值,從2009年的30億元出頭增長到2019年的1800億元,十年翻了60倍,同時佔全國傢具總產值的四分之一。

這個低調的三線城市,藏著一個傢具王國,憑什麼

來源:電商報

這個不起眼的地區,目前已形成擁有10000家製造企業、400家物流企業、50萬從業人員的超大規模產業集群。

要知道,整個贛州2019年的經濟總量只有3474.34億元,而南康全區的人口,只有86萬人左右。也就是說,南康的傢具產業帶,直接創造了當地半數人口以上的就業崗位。

三線城市裡一個區,就能有攪動全國傢具產業的巨大能量,這樣的成績,著實不簡單。

02

在傢具消費領域,一個顯而易見的變化是,網路購物便利性和體驗的持續改善,讓年輕一代越來越傾向於線上消費——數據顯示,家具行業的電商滲透率已經超過15%。

近幾年來,南康的一些傢具製造企業,開始通過拼多多來找市場、拓銷路,成功打通了線上通路,產業市場空間進一步拓展。

目前,南康傢具產業帶已成為拼多多傢具類目的重要貨源地之一。而根據贛州市南康區電商協會統計,拼多多平台南康傢具店鋪超過 2000家,2019年成交額突破100億元。

對南康的傢具產業來說,拼多多的平台賦能,不僅體現在打通電商銷路上。

比如當地團團圓傢具董事長羅海龍就提到,他在創業之初,為了弄清楚市場需求,安排公司一位負責人開著車跑遍了大半個中國。但現在依託拼多多的平台數據,分分鐘就能進行精確的需求預測。

不過,南康傢具產業快速發展同時,同樣存在著一些問題。最突出的一點是,南康的傢具產業產值雖然佔全國的四分之一,但並沒有多少拿得出手的知名品牌,龍頭企業數量也較少。

前些年,一些企業在銷售產品時,都不好意思打「南康傢具」的旗號。直到今天,南康還有相當大一部分傢具企業,是在代加工式地貼牌生產,同質化競爭嚴重。

這個低調的三線城市,藏著一個傢具王國,憑什麼

南康家居小鎮,來源:網路

由於缺少大品牌、龍頭企業,傢具企業之間的競爭,變成了簡單粗暴的價格戰,利潤被嚴重壓縮。正是基於此背景,這次南康和拼多多開展深化合作,聯手發力新品牌計劃。

新品牌計劃,顧名思義,是要錨定產品的品牌價值增量。拼多多本身有強大的平台優勢,通過指導企業研發適銷新品,培育新品牌,可以有效提升整個產業的附加值。

南康還擁有中國傢具智能製造創新中心、全國首個家居智聯網平台、全國首個實木傢具智能工廠示範車間,智能化轉型,加上拼多多平台的品牌賦能,未來還將有更大的想像空間。

03

拼多多副總裁陳秋提到,未來要幫助南康孵化20個十億級傢具品牌,協助打造10個線上版宜家。

在整個家居行業,宜家的品牌知名度,已經毋庸置疑。一座宜家的開業,能直接拉動周邊的房價上漲。也因此,對於南康的產業野心,有的人可能會覺得不切實際。

但事實上,宜家商業帝國的心臟,也即瑞典小鎮阿姆霍特,鎮上才不到兩萬人而已。宜家的品牌之所以能夠享譽全球,說到底還是因為找到了物美價廉、極具性價比的大眾品牌定位。

而對南康的傢具產業來說,它有一些阿姆霍特不具備的優勢。

比如南康所在的贛州,擁有超過800萬的常住人口,勞動力供應充足;而江西更是唯一一個既和長三角又和大灣區接壤的內陸省份,產業轉移的優勢明顯。

另一方面,在新品牌計劃的加持下,南康的傢具產業發展,背靠拼多多傢具類目三位數的年增長率、持續擴大的用戶規模以及龐大的下沉市場基本盤,完全有打造線上版宜家的空間。

跳出來看,南康的案例,無疑給那些不具備競爭優勢的三四線城市,指明了一條清晰的發展路徑:

如果說一二線城市間的競爭,更多是綜合門戶功能的較量,那麼三四線城市的競爭,未來將變成赤裸裸的產業帶競爭。

一座城市要想脫穎而出,不一定得追求大而全的產業門類,但一定得有自己的王牌。並且這種王牌產業,不僅僅是只有規模優勢,還得有充分的品牌辨識度。

這個低調的三線城市,藏著一個傢具王國,憑什麼

來源:山川網

作為下沉市場的重要陣地,三四線城市現在仍然還有一定的勞動力和流量紅利優勢。如南康所顯示的,要將優勢變現,一方面,要擁抱互聯網,藉助互聯網的平權優勢,打破城市能級的限制,提高產業帶的輻射面。

另一方面,必須往價值鏈上游上溯,通過品牌升級,打造一二線水準的行業品牌。

值得一提的是,江西南康僅是開始,新品牌計劃將按照「反向定製、品銷合一」理念,深入廣東佛山、山東寧津、遼寧庄河、浙江東陽、四川崇州、河南原陽等多個傢具產業帶。

毫無疑問,三四線依然大有可為。未來,我們將看到更多的「南康奇蹟」。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