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次關店背後 盒馬鮮生的退與進

4404 人參與      分類 : 科技  

時代財經APP記者 吳文婷

首次關店背後 盒馬鮮生的退與進

若無意外,盒馬鮮生位於蘇州市崑山吾悅廣場的門店將於5月31日關店。在關店的同時,盒馬鮮生方面也表示,「未來將在蘇州和崑山開出更多門店。」

針對此次關店事件,盒馬鮮生稱:「做零售沒有百分之百的事情,尤其門店規模上去了,好的要更好,差的也要及時調整,這樣才能保持健康的體魄。」由此可見,關閉部分門店與業績不佳有關。

2017年7月,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馬雲和CEO張勇等人走訪盒馬鮮生,品嘗剛剛出爐的海鮮,將盒馬鮮生推到聚光燈之下。於是,盒馬作為零售界新物種的身份進入大家的認知中。

值得注意的是,盒馬除了在當年宣布過現有的13家門店實現規模盈利,之後有關盈利的說法便銷聲匿跡了。盒馬因自帶的網紅屬性而帶來的租金議價優勢、線上線下聯動而帶來的坪效比增加等等,似乎沒能為其解決盈利難題提供更多的保證。

退

「這次盒馬關店只是個別現象,但也絕非偶然。目前,這種新零售模式可以涵蓋的內容還是比較有限的,處於探索和燒錢的階段,在這個階段中,風險隨時都有可能出現。」艾媒諮詢CEO張毅告訴時代財經。

而新零售專家、網經社電子商務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雲陽子認為,盒馬關店屬於正常情況,可能因為這家店選址不適合而沒做好。

在上個月接受媒體採訪時,盒馬CEO侯毅曾直言:「此前盒馬捨命狂奔,肯定會有開過頭的情況,開過頭就要調整。」按照其說法,做零售業需要有超前的商業嗅覺,看到不行確實需要馬上掉頭。

有人給盒馬鮮生算過一筆賬:目前盒馬一家門店的佔地面積最少也在幾千平米左右,而且從供應鏈(部分跟天貓超市合作供應鏈)到倉儲再到物流配送都是由自己親手搭建,一家店的開店成本至少也在億元左右。

三江購物近日發布的一紙公告暴露了盒馬鮮生的一些經營壓力。公告顯示,浙海華地(原盒馬在浙江的加盟商)持有的盒馬鮮生坪效約為1.3萬元,雖然與傳統賣場相比不錯,但與盒馬鮮生前幾個月公布的坪效5萬元相差甚遠。2018年浙海華地凈利潤-2349.14萬元,總共是4家盒馬門店。

運營成本高被業內普遍認為是盒馬這類新零售門店盈利難的主要原因,主要表現在前期人力物力財力投入量大,尤其是為了增加客流進行的各種開業打折活動。

其中,以海鮮等高端食材為經營特色的設計尤為燒錢。

以美團小象為例,去年5月美團小象生鮮在北京開業,為了造勢引流,大肆推出折扣活動。在開業時期,美團小象的一隻波士頓大龍蝦才59元。要知道盒馬鮮生在海外直接採購的全球生鮮供應量保障下都沒有這個價格。

相比之下,「網紅」的屬性卻無法在選址和租金上帶來太多優勢。張毅指出,線下門店的人流量並非因網紅屬性而來,而要看其門店所在商圈的便利性。開店的選址,即便再貴也要選最好的商圈,電商企業不要太過高預估自己的能力。

一位不願具名的零售業內人士向媒體透露,之前盒馬在開店時對地理位置的選擇沒有那麼依賴,可能也會開在工業區與生活區交界的地方,一般大賣場如果開到這種位置的話,客流量可能就很難保證。不過,盒馬的設想應該是通過電商流量能夠彌補線下位置的不足,但是目前看起來,實際情況似乎並非如此。

不過,在雲陽子看來,與傳統商超相比,盒馬高出來的成本主要在於人,核心是為了培養人,其次裝修成本也高。但盒馬的客單價貴,而且多了線上的部分,盒馬的銷售額應該是高於傳統商超的。「盒馬做的是盈利的模型,盈利的可能性還是很大。」

另一方面,盒馬也並沒有放慢開店的腳步。

盒馬鮮生的內部人士告訴時代財經,目前全國20個城市已有150家盒馬門店。盒馬相關負責人表示,盒馬將在今年繼續保持高速擴張,並探索精細化運營,除了盒馬鮮生門店,還將繼續探索盒馬菜市、盒馬mini、盒馬F2和盒馬小站等多業態布局。

據了解,盒馬菜市選址在城市的社區和郊區,跟盒馬標準店不一樣,它的果蔬產品都是散裝售賣,也不做餐飲區;盒馬 mini 選址則定位在郊區和城鎮,甚至是縣市,面積在 500 平米左右;盒馬小站相當於「前置倉」,它將開在那些盒馬無法開店的區域,只提供外送服務;而盒馬 F2 定位辦公樓商圈,有點像便利店,它拿掉日化產品部分,和日資便利店比,鮮食的選擇會更多。

關於這四種新業態,盒馬鮮生的內部人士稱,精細化經營是盒馬今年的重點,未來門店選址也將集中於各大城市主城區。同時,盒馬也在探索用新零售的形式,讓更多百姓買到優質的平價菜。盒馬菜市、盒馬小站等都是盒馬將在今年做的一些多元化嘗試,盒馬對於新業態嘗試是大膽假設,小心求證的態度。

張毅認為,大型商超的風險是非常大的,同一個城市其實不適合開很多家商超,盒馬布局的是日常生活用品,其實這些需求大量遍佈於社區,所以在社區布局這種快速消費是趨勢,從邏輯上來說,這方面華潤萬家做得比較好。所以盒馬此舉也是為了滿足社區這塊。

新零售的混戰其實才剛剛開始,盒馬的對手也在步步緊逼,並不只是布局大型商超。「蘇寧、京東等開的線下店很多都是以便利店形式為主,這些店非常靈活,而且像京東、711也做加盟,盒馬的對手在搞游擊戰,而自己卻在搞大規模軍團作戰。相當於對手從農村包圍城市,吞噬盒馬的用戶,如果盒馬不做,對於它而言,就是不利。」張毅說道。

而在生鮮的比拼上,業內人士指出,永輝正在後面虎視眈眈,叮咚買菜開始在訂單和復購率上反超,美團開始全面入局買菜,蘇寧也開始進軍生鮮市場,其實無論是誰都不比盒馬差多少,這樣的高競爭環境即使有著阿里作為後盾,盒馬也需要戰戰兢兢、如臨深淵、如履薄冰地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