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維碼源於日本,卻成了中國人的專利,發明人因此錯失每年賺50個億

5152 人參與      分類 : 科技  

如今無論是在超市購物,還是日常工作,人們多多少少都會使用二維碼,每個人幾乎每天最少都要掃一次碼。然而在享受二維碼帶來的便利時,絕大多數人卻都不知道其實二維碼來源於日本,而不是中國。

二維碼源於日本,卻成了中國人的專利,發明人因此錯失每年賺50個億

二維碼的發明人其實是來自日本Denso Wave公司的騰弘原,而這家Denso Wave公司則是日本電裝株式會社旗下的一家子公司。雖說這一名字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都十分陌生,但對於「豐田」這一品牌,想必國內無人不知。

事實上,這家日本電裝公司就是豐田汽車公司的一部分。1949年,日本電裝被獨立運營,但它的業務仍舊是給豐田汽車公司提供汽車相關的零配件。如今,這家日本電裝公司其實一家發展成為全球第二汽車零件供應商,這家公司在全球的員工數量高達15萬。可要知道的是,華為公司的員工數量才18萬,可見這家日本電裝公司在零配件行業是多麼強大。

由於零配件行業往往需要匹配很多信息,諸如原料來源以及產地等等。隨著時間的推移,傳統的條形碼已經不再能夠儲存這些信息,發明一種在零件標籤上能夠儲存更多產品信息的「條形碼」,在當時成為了日本電裝公司的難題。

二維碼源於日本,卻成了中國人的專利,發明人因此錯失每年賺50個億

最後,真正接受這一艱巨任務的公司還是旗下這家名為Denso Wave的子公司。值得一提的是,這家Denso Wave其實是日本電裝旗下負責信息技術的子公司。

接下這一任務後,騰弘原便帶領著他的團隊進行了為期兩年的研究,這才將原始的條形碼從一維碼變成了更加複雜的二維碼。不過雖說二維碼複雜,但二維碼的信息儲存量卻比普通的一維碼高出250倍,而這也滿足了日本電裝庫存管理的需要。

不過十分可惜的是,儘管騰弘原早在1994年的時候就發明了二維碼,但他的眼光卻十分狹窄,因為他只把二維碼用在了只針對企業的二維碼洽談收費,而沒有預料到二維碼在多年之後會被廣泛應用,更沒預料到自己發明的二維碼會成為中國人的專利。

二維碼源於日本,卻成了中國人的專利,發明人因此錯失每年賺50個億

雖說現在有個二維碼之父王越,但最早將二維碼技術申請專利的人,其實還是凌空網創始人徐蔚。2011年,徐蔚開始申請專利,並在短短几年時間裡就擁有了中國、美國以及日本等國的」採用條形碼影響進行通信的方法、裝置和移動終端「專利權。

儘管這一專業名稱十分複雜,但總結一句話就是,徐蔚憑藉這項二維碼技術掙到了不少錢。早在2017年的時候,由徐蔚擔任董事局主席的中國發碼行公司就曾授權美國發碼行以及台灣地區發碼行使用二維碼技術專利,且這一授權費用高達7個億。

除此以外,中國發碼行公司還同時享有美國發碼行和台灣地區發碼行的20%的股權。換句話說,單單是這一筆生意,不僅能夠讓徐蔚輕鬆賺到7個億,日後還能憑藉這20%的股權獲得源源不斷的利潤。

二維碼源於日本,卻成了中國人的專利,發明人因此錯失每年賺50個億

據艾瑞集團公布的資料顯示,截至到2016年底,中國的第三方移動支付規模已經高達38萬億元,是美國的50倍。如今,人們早已經習慣在買路邊攤的時候也用二維碼。但殊不知的是,這些被我們看作是平常的事情,在外國人看來是一件十分驚奇的事情。因為2011年徐蔚最早申請專利的時候,美國其實只有20%的智能手機曾經用過二維碼。

同時,截止到2016年底,中國人平均每天使用微信掃碼的人次高達10億,支付寶則是5億人次。換句話說,每年中國人使用二維碼的次數最少有5000億次。如果當時二維碼的發明人騰弘原以每次掃碼收取一分錢的專利費來計算的話,騰弘原已經能夠在中國每年賺50個億。自然,這一機會已經被騰弘原錯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