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要聞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作者:劉宏宇(一組《封神演義》圖片)姓姜名尚字子牙,道號飛熊……戲曲里「 ”姜太公”自報家門時的經典念白,完全是宋朝以來的「 ”范兒”——姓宋名江字公明,江湖人稱及時雨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作者:劉宏宇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一組《封神演義》圖片)

姓姜名尚字子牙,道號飛熊……戲曲里「 ”姜太公”自報家門時的經典念白,完全是宋朝以來的「 ”范兒”——姓宋名江字公明,江湖人稱及時雨……很搭,是不是?

最近,大概因為《封神演義》電視劇的熱播吧,平台上、朋友圈里,很見了些姜子牙、蘇妲己相關文章,異彩紛呈、活靈活現,直似給《封神演義》加腳注、鏨批語。

研究、探尋古典名著的細節甚至「 ”弦外之音”,可以算是一份樂趣,也堪稱一種「 ”執着”。若是針對着《紅樓夢》、《水滸傳》、《金瓶梅》這些真正有「 ”含金量”的經典,或是沖着「 ”三言二拍”這類「 ”有分量”的「 ”類批判現實主義”作品,又或《西游記》、《聊齋志異》式的純粹的浪漫神話,這樣的執着和樂趣,都挺美、挺值得。

可對着《封神演義》這樣不倫不類的文化垃圾,非要執着地尋求品讀的樂趣,依筆者看,倒不如從質疑和批判的角度切入。

比如,姜子牙到底是誰,又是什么人?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一)傳說中的「 ”姜子牙”究竟姓甚名誰?

實際上,古往今來,「 ”可能真實”的「 ”存在”中,從來就沒有過「 ”姜子牙”這個名字,更別說「 ”道號飛熊”了,更、更別說什么求仙修煉、授命封神什么的了。

如果「 ”姓姜名尚字子牙,道號飛熊”,指的就是輔佐了周文王、周武王父子兩代的那位曾在渭水之畔釣魚的「 ”老神仙”,那么,從正史上可能考究到的他的名字,應該是——呂尚。

《史記·齊太公世家》開篇就說:「 ”太公望呂尚者,東海上人。”接着說「 ”……其先祖嘗為四岳……虞夏之際封於呂,或封於申,姓姜氏……尚其後苗裔也。本姓姜氏,從其封姓,故曰呂尚。”算扯出了「 ”姜”的由來。

大概,這段表述,就是後世把「 ”呂尚”叫做「 ”姜尚”的「 ”出典”吧。

沒有「 ”子牙”、更沒有「 ”飛熊”。甚至,連「 ”姜”,都是很顯得勉強的「 ”扯”。

古時,不是人人都有「 ”姓”。嚴格講,比較早期的時候,只有貴族才有姓。貴族一代代開枝散葉,到後來,不能繼續享有貴族身份和待遇的子嗣,也就是從貴族「 ”序列”中被「 ”甩掉”的,總是會更多些。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被「 ”甩掉”的「 ”大多數”當中,有一部分,還能保留原本的「 ”姓”,但已沒了貴族身份,成了平民。他們跟很多其他「 ”姓”的同類所組成的群體,就被稱為「 ”百姓”。所以說,別以為「 ”百姓”等於屁民,不是的!人家祖上也是貴族來的!

被「 ”甩掉”的「 ”大多數”當中的另一部分,連「 ”姓”都沒資格保留,稱為「 ”庶”。

「 ”百姓”和「 ”庶”,是早期(秦漢以前)「 ”平民”的主要構成。他們中的大多數,屬於「 ”自由民”,雖然沒有貴族身份,不能直接「 ”做官”,但只要不犯罪、不偷懶,沒啥吃喝嫖賭之類的壞毛病,就還不至於淪為「 ”奴隸”或「 ”虻隸”(陳勝吳廣就屬於「 ”虻隸”)。

從上面引述的《史記》片段來看,「 ”呂尚”,是失去了「 ”姜”姓的「 ”庶”。所謂「 ”東海上人”,意思應該不是「 ”東海”的「 ”上人”,而更可能是「 ”東海上”的「 ”人”。如果「 ”東海”跟今天的概念大差不差的話,開玩笑地說,差不多可以理解成「 ”呂尚是上海人”。

當然,這是玩笑。「 ”呂尚”那時候的「 ”東海”,到底指哪兒,很難確說。山東甚至遼東沿海的可能性,應該是大於「 ”上海”噠。

沒了「 ”姓”的貴族後裔,在「 ”名”前加的相當於「 ”姓”的功能的那個字,叫做「 ”氏”。

「 ”氏”的來源,在早期,大致三類:一是以「 ”地”為「 ”氏”,二是以「 ”業”為「 ”氏”,再就是「 ”公孫”,即「 ”公孫氏”。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司馬、司徒、司空、漆雕……都是典型的以「 ”業”為「 ”氏”;「 ”呂尚”的「 ”呂”,就是典型的以「 ”地”為「 ”氏”——封地或長居地的地名,成了「 ”氏”。魏、陳、韓、鄭、曹、寧、燕、齊、魯、西門、南郭,等等,都屬此類。戰國時徹底改變了秦國命運的改革家「 ”商鞅”,本是「 ”衛”國人,名「 ”鞅”,祖上姓「 ”姬”,到他這代早沒了保留「 ”姬”姓的資格,他也沒有封地,於是就自稱「 ”公孫鞅”,意思是祖上是「 ”公”的「 ”鞅”;後來旅居去了魏國,改叫「 ”衛鞅”,意思是「 ”衛國來的鞅”;再後來給秦國變法有功,被秦國賜了封「 ”君”賜予叫做「 ”商”的地方做封邑,故稱「 ”商君鞅”,史稱「 ”商鞅”。

呂尚也好,商鞅也罷,先秦時,數量上占大多數的人都是沒有「 ”姓”的,有些連「 ”氏”都沒有。對於最廣大群體而言,通常都只有「 ”名”。

連「 ”姓氏”都得靠運氣才能有,更別說「 ”字”、「 ”道號”什么的了。

所以,「 ”字子牙,道號飛熊”,肯定是後人的杜撰。

至於為啥杜撰出「 ”子牙”、「 ”飛熊”這樣的字眼兒,還真沒查到原由,也實在不敢亂猜。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二)呂尚「 ”姜”姓的由來

怎么區分「 ”姓”還是「 ”氏”呢?

其實,今天來看,沒有去區分的必要。往古時候捯,非想要逗趣似的區分一下的話,可以有兩個粗略的、以偏概全的「 ”維度”——

一是獨體字(不是偏旁部首組合而成的字)的姓氏,是「 ”姓”的可能性會比較大,比如「 ”子”(商帝姓)、尹、幾、乙、申;但也不絕對,「 ”王”就是「 ”氏”而不是「 ”姓”。

二是組合字中帶「 ”女”字的姓氏,是「 ”姓”的可能性會比較大,比如「 ”姒”(夏後姓)、「 ”嬴”(秦皇帝姓)、姜、姚、媯;但也有幾個不帶「 ”女”字的組合字是「 ”姓”,比如「 ”孔”、「 ”劉”,就是不帶「 ”女”字的古老的「 ”姓”。

差不多所有的「 ”復姓”,都是「 ”氏”而不是「 ”姓”。除了上面提到的以「 ”業”為「 ”氏”、以「 ”地”為「 ”氏”之外,不少復姓,其實都是古代少數民族的姓演變而來的——獨孤、令狐、慕容、拓拔、耶律、尉遲、赫連……

姜,很可能是我們民族最古老的「 ”姓”之一。

說「 ”我們民族”,是指西漢「 ”第一次大民族融合”之後形成的「 ”漢族”。再早時,嚴格來講,「 ”姜”這個姓,還真不屬於堪為「 ”漢族”「 ”基底前身”的「 ”華夏族”。一些很新的考證資料表明,「 ”姜”姓,很可能源自跟「 ”華夏族”同樣古老甚至更加古老的「 ”羌族”。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姜,羌女也。上古時代的「 ”羌族”,跟今天同名的那個少數民族,是很不同的,比今天的羌族,要強大的多,分布區域也要廣泛些。

有說,呂尚出身的叫做「 ”呂”的地方,其實已不是最初的「 ”呂地”,而是商朝中期時新遷徙去的地方。遷徙、舉族舉國的遷徙,在「 ”逐水草而居”的文明早期,是常有的事。

殷商中期,隨着殷商日益走向「 ”帝國化”(武力擴張+資源壟斷=帝國化)和被叫做「 ”東夷”的東部和東北部(相對今河南省的殷商中心地帶而言)漁獵部族對殷商的掠奪和壓迫的激烈反抗,即所謂「 ”東夷之亂”,大量夾縫中求生存的中小邦國(未完成「 ”國家化”改進的不能稱為「 ”國”,而稱「 ”邦”或「 ”方”),為避免吃掛落,被迫遷徙,在某個相對短暫的歷史時期,形成「 ”現象”,其中就有「 ”呂方”和後來覆滅了殷商帝國的「 ”周”的前身「 ”後稷方”。

據說,「 ”呂方”遷徙到了毗鄰羌族聚居地的地方,與羌族為鄰,相互融合,逐漸不分彼此。呂尚,大約就出生在這樣的時代背景里。也許,他祖上確實持有「 ”姜”姓。果真的話,以「 ”姜,羌女也”來論,他的這個「 ”姜”,跟「 ”羌族”,怕是有淵源的。

其實,正史中,除了前面《史記·齊太公世家》開篇是羞羞答答提了一筆之外,再找不出「 ”呂尚”姓「 ”姜”的「 ”證據”了。同樣一篇文章,到了最後,也還是說「 ”……康公卒,呂氏遂絕其祀。田氏卒有齊國……”看見沒看見沒,還是「 ”呂氏”,沒「 ”姜”什么事兒啊!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要說非得讓「 ”呂尚”跟「 ”姜”再親近點兒,可以拿來說說的,就只有嚴格講不能算正史的一些文獻中提到的一宗「 ”軼事”——在《史記·周本紀》中被稱為「 ”師尚父”的呂尚,有個幼小的女兒,名叫「 ”邑姜”,讓他嫁給了周武王姬發。

這個只是傳說。真要刨根問底的話,就扯遠了,實在沒必要。該稍稍琢磨的,也就「 ”邑姜”這兩個字——「 ”封邑”的「 ”邑”、「 ”貴姓”的「 ”姜”。

在別的文章中提到過,古時,尤其上古之時,女孩子是不能繼承「 ”本族之姓”的,個別「 ”極高端”的家族,或許可以除外。呂尚他們家,肯定不在「 ”除外”之列。

所以,「 ”邑姜”,這個莫須有的女兒,是沒有姓只有名的。

這個名字,十之八九是她爹給起的,就像我女兒的名字是我給起的一樣,人之常情、世之常情。父親給子女起名字,大抵都是融入了「 ”寄望”的。我給我女兒起名字,融入的是我對於她的寄望。呂尚給女兒起名字,或許融入的更多是對於自己的寄望——邑,封邑的邑;姜,羌女之姜、貴姓之姜。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三)從「 ”太公望”到「 ”師尚父”

《封神演義》把「 ”姜子牙”形容成「 ”周”的「 ”最肱骨”,以至於,好像,如果沒有他及其所代表的元始天尊,周文王姬昌能不能保住老命,都兩說着,就更別提後來的輝煌了。

今天的我們,甚至《封神演義》出世當時的我們的先祖,但凡有一點點唯物精神,就該非常清楚,元始天尊這些,只不過是虛幻的臆想產物。所以,其對「 ”姜子牙”的「 ”背書”,也肯定子虛烏有。

「 ”拿掉”元始天尊,讓姜子牙或說「 ”呂尚”回歸成「 ”人”,他對「 ”周”的貢獻,究竟有多大呢?

《史記·周本紀》,講的是「 ”周”的歷史,主角是周王朝歷代「 ”天子”及其親密左右,其中關於呂尚其人的筆墨,真的不多——

「 ”武王即位,太公望為師……”——這是「 ”武王”(姬發,文王姬昌次子,史載的周王朝開國天子)新即時的「 ”提到”。

「 ”師尚父號曰:……”——這是武王即位「 ”九年”第一次起兵討伐「 ”紂”時候的「 ”提到”;這次軍事行動,以中途退回收場。

這一前一後挨得很近的兩次「 ”提到”,呂尚的稱謂由「 ”太公望”變成了「 ”師尚父”,中間沒有任何關於稱謂變化的解釋。不知道的,都能理解成是兩個不同的人。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第三次「 ”提到”,是「 ”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以大卒馳帝紂師……”說的是上一次「 ”流產”的軍事行動「 ”居二年”之後的決戰,即傳說中的「 ”武王伐紂”那次戰役。字面上看,「 ”師尚父”在其中承擔的角色,像極了「 ”征方臘”的「 ”宋先鋒”。

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 ”提到”,是劃時代的戰役勝利以後,勝利者在占領區炫耀勝利、宣示「 ”新秩序”的儀式中——「 ”毛叔鄭奉明水,衛康叔封布茲,召公奭贊采,師尚父牽牲”。成「 ”牽牲口”的「 ”馬弁”了?!不是。是參與了隆重的祭祀。

「 ”毛叔”姓姬名鄭,周文王姬昌第12子,武王姬發的同父異母弟,著名的「 ”毛公鼎”的「 ”冠名贊助商”。

「 ”衛康叔”姓姬名封,周文王第9子,武王姬發同胞弟弟,「 ”衛國”的開國之君。

「 ”召公奭”姓姬名奭,周文王第11子,武王姬發同父異母弟,「 ”燕國”的開國之君。

「 ”師尚父”能參加進這樣的「 ”小組”,可見是被當成「 ”自家人”了。

一個「 ”兩姓旁人”,怎么就成「 ”自家人”了呢?

「 ”太公望”何德何能,武王一即位,就把軍事大權交給他(為師)了呢?

「 ”太公望「 ”又是啥意思?「 ”師尚父”又作何解?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這些問號,在《史記·周本紀》里,似乎都找不到答案,至少找不到足夠令人信服的答案。倒仿佛看到一番蹊蹺:平白無故地,「 ”太公望”在武王新即之際,就拿到了軍事大權;然後只是做了個戰爭動員,還中途流產沒開戰;再然後正式開戰了,打了先鋒;於是獲得了在重大祭祀活動中跟天子的弟弟們並肩、執掌「 ”犧牲”的重要人物……

不僅如此,還有更蹊蹺的——《封神演義》大肆渲染的姜子牙拯救被「 ”紂王”囚禁的姬昌的橋段,《史記 ·周本紀》居然一字不具!

就是說,就便「 ”最後”被當成「 ”一家人”去「 ”牽牲”,在「 ”周”的這桌席上,太公望也好、師尚父也罷,只是一道「 ”小菜”。

那就到他老人家是「 ”最主角”的文獻里找找因由。最現成也是最可以對比的,當首推《史記·齊太公世家》——周文王姬昌——與語大說,曰:「 ”自吾先君太公曰‘當有聖人適周,周以興’。子真是邪?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之曰「 ”太公望”,載與俱歸,立為師。

這段記述中的「 ”說”通「 ”悅”,「 ”適”通「 ”事”。白話文大致可以譯為:文王姬昌跟呂尚聊得很嗨,說道:姆們的先君「 ”太公”曾經說過,會有個聖人來給咱出力,咱周國就會牛X起來啦。莫非,那個聖人就是您?一定是的!哎呀,您可是姆們家「 ”太公”盼望太久的人兒啊!……嗨到最後,文王姬昌就把呂尚叫成「 ”太公望”了,「 ”太公的希望、盼望、祈望”之意;叫着「 ”太公望”,就把老先生專車帶回大本營,尊為軍政導師。

「 ”太公”,指的是姬昌的祖父「 ”古公亶父”,姬昌時代「 ”周”的格局的締造者。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稍有政治意識,就不難從上述看出,「 ”太公望”之稱及其由來,對得了這個「 ”號”的呂尚來講,既是隆重的推崇,也是隱形的壓力。

姬昌死了,太公望還活着。甭管有沒有把叫做「 ”邑姜”的女兒嫁給姬昌的兒子姬發,也甭管果真嫁了的話,是他主動要嫁還是「 ”武王”姬發主動要娶,反正,武王是把他當自己人了——師尚父——師傅、導師,名字是「 ”尚”,算我的「 ”父”輩。

看見沒看見沒——壓力進一步加大!

反正,老人家,當真是混得不容易!弄不好,還真搭進去了一個女兒。

據傳,「 ”事周”時,他已經是個老人了。有人說,這是「 ”大器晚成”;也有人說,他窮盡一生不得志,幸而到晚年遇見了知人善任的文王姬昌,才得以施展抱負。

但無論如何,他都是個「 ”人”,一個很肯努力,到了很大年歲,還在拼命奮斗的「 ”人”。

如果說,有誰給他「 ”背書”,那也不可能是虛無縹緲的「 ”元始天尊”,而應該是知人善任、禮賢下士的姬昌姬發父子。

姜子牙與姜尚是不是同一個人?

(元始天尊)

【作者簡介】劉宏宇,常用筆名毛穎、荊泓。實力派小說家、資深編劇、北京作協會員,「 ”夏衍杯優秀電影劇本”獲獎者。

聊聊崖山之戰的蒙古軍指揮官張弘范的功過是非

《西游記》是一部有爭議和成書同樣傳奇的古代心靈雞湯?

小編提示:如果您喜歡這篇文章,敬請轉發和評論。


精彩評論

暫無~


相關文章

從《二十五史》中汲取管理智慧:報食馬之德

從《二十五史》中汲取管理智慧:報食馬之德

龐統死於落鳳坡,諸葛亮死於五丈原,是因為宿命嗎

天道之間是存在着宿命的,但是有時候又並沒有存在,關鍵是要看你怎么去想很多事情,只是剛好碰巧是遇到了,但是也並不是一定會這樣子的。龐統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而諸葛亮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他們兩個人都會算卦的,要是他們知道自己會死在這個地方的話,肯定是早就做好了准備。

太平天國最美女將洪宣嬌的最終歸宿

洪宣嬌,廣東花縣(今花都區)福源水村人。原名楊雲嬌,洪秀全因其為"天父"之女,認為妹,改名洪宣嬌,蕭朝貴之妻,生卒年不詳。在太平天國的創建及成長過程中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她是洪秀全和蕭朝貴的得力助手。據野史記載,她還參與了天京事變。

李自成並沒有滅掉明朝,大順的軍隊最終反而變成了大明官軍

明朝結束於哪一年?明朝是被誰所滅的?對於許多人來說,這似乎並沒有疑問,因為一般的史書都會寫到:公元1644年,李自成攻破北京城,崇禎自縊於煤山,明亡。但如果仔細想一想,明朝的滅亡其實並沒有這么簡單。公元1644年,大明崇禎十七年,這一年明朝真的滅亡了嗎?並沒有。

明明大肚腩沒法打仗,為何古代將軍的畫像,都有個「 ”將軍肚”

我們現在所看到的古代留下來的很多武將的畫像,都被畫得大腹便便。既然畫像的人,很多並沒有看見過本人的樣子,他所畫的,大都又是被「 ”封神”的武將,因此,他在畫的時候,只會去考慮這個武將的像畫出來是否「 ”寶相庄嚴”,自然就得畫一個很粗的腰身了。

一個人的心願,兩代人去努力,籌建一座歷史悠久的文化名城

在講過周公攝政這幾年里他所付出的辛勞之後,咱們暫時沒有開啟成王親政的話題,而是用了幾篇文章說了說成王時期又分封的幾位重要諸侯的建國歷程。既然,這幾個主要的新諸侯國的「 ”建國錄”都說過了,咱們就要接着往下敘,正式進入成王親政時代,先去看一看建成於這段時期內的一個重要工程。

張三甲只用六年就考上武狀元,為何孫祿堂蹉跎十年也不去考武舉?

作者蘭台,系頭條號簽約作者有朋友給我留言說,孫祿堂等人不去考武舉是因為他們不屑於考武舉,去王府教拳做教頭比考武舉強多了。我想告訴這些朋友,這種看法打錯特別,完全是不了解清末武林生存環境的胡說。

三宮六院分別指哪三宮、哪六院?

一、皇帝的後宮排場 自秦以來,皇帝成為了中國兩千多年封建歷史的最高統治者。皇帝的權威不僅僅體現在其指

詩人張繼生平揭秘:他為何死在南昌

有關詩人張繼的生平,記載最詳細的是元代辛文房所撰的《唐才子傳》:張繼,字懿孫,襄州人。天寶十二年禮部侍郎楊浚下及第。與皇甫冉有髫年之故,契逾昆玉。早振詞名。初來長安,頗矜氣節,有《

受皇家官方嘉獎22次的關羽,神化的背後究竟是什么原因?

從史書《三國志》到小說《三國演義》,其中的歷史故事不斷被豐富,歷史人物性格特點不斷被黑白分明化,臉譜化,使眾多人物行為方式都有着強烈的內外一致性。像諸葛亮的多智,曹操的奸詐,以及關於的義薄雲天。當然小說畢竟是要有利於傳播,這種虛實結合的創作特點也是無可厚非。

Copyright 每日要聞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