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要聞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對於游客們來說,北京遠遠超出了它的城牆。更大的北京是由旅游創造的,被解釋為包括城牆內居民一個偶然的遠足所參觀到的任何地方,延伸到郊區農村(郊鄉),但不是以一種沒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對於游客們來說,北京遠遠超出了它的城牆。更大的北京是由旅游創造的,被解釋為包括城牆內居民一個偶然的遠足所參觀到的任何地方,延伸到郊區農村(郊鄉),但不是以一種沒有限制的方式進行的。把城牆以外的地方挑選出來用筆記的形式構成了一個不規則的拼湊物,農村地區居民的日常生活資料——家庭、作物和勞作——在大多數游客的陳述中是看不見的。

比較而言,村庄、集市和稅金,是令縣官關注的事務,並因此在地方志中有所考慮。雖然它可能被視為一種殖民行為(有很好的理由),與旅游業聯系在一起的地方有助於建立更大的北京網絡。那些在明代遺留下來的軌跡形成了持久的文化慣例——地理上的空間和歷史上的時間——其他人跟隨其後。作為相同程序的一部分,我們將看到,另一系列的聯系是通過季節性節日創造的。

為了增強這個另一幅觀光北京畫面的效果,在接下來的兩個部分中試圖重新創造正如其在17世紀頭四十年里被游人所看到的城市。我們將開始於郊區,然後轉向內部自身的地區,確定文人參觀過的地方,並且給大多數受歡迎的地點更特殊的注意力。

郊區景色

西北郊區的景色從別墅亭台和小路的雅致花朵擴展到溪流、運河和護城河的綠色堤岸,再到光禿禿而平緩的小山上,最後,穿過眾多高峰之間狹窄山谷的坎坷崎嶇小路,遠離定義的文明村庄和城鎮。對於休閑的人們來說,在這一景觀的節點是寺院。隨着時間的推移,宗教基礎設施已經被皇帝、皇後和宦官們淡忘了,卻被科考舉子、官員、學者、詩人、作家、畫家來到或居住在北京的這些人積極地占用。

在明代,西山已成為最著名的旅游區和受青睞的漫步地點。「 ”西山霽雪”是八景之一,在帝國的圖冊和每一篇我曾經看到的有關明末北京的「 ”游記”中,這些山幾乎都被贊美過。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圖片來自網絡)

《長安客話》半數篇幅用於這個區域。《帝京景物略》七卷中的兩卷有關北京的部分集中於西山,以及郊區附近的其他地方。上面列出最多詩的3個地方全部在此:這3個地方(總共101個)有257首詩(全部為1121首)。雖然村庄和軍營點綴着鄉間,但西山仍然無人居住。緊挨着城牆外面的是富裕人家的別墅,但很少有人住在低矮的山里,高山後面是真正的荒野。起伏的地形是理想的墓址,那里還有讓騎馬的人可以輕易通過的小徑。

據我所知在明末有約330座寺院位於西北郊,其半數(172座)在山上,其他的寺院在平原。我在此記載了明代文人喜歡參觀的106座寺院。顯然土地可以優先用於建造寺院,並且刺激了游人的增長。精英遠足的記載把這個地區的進步性結合起來,繪制於更大北京地區的繪畫之中。

這些游人通常所評價和評論的包括草木和影子,透過湖泊的景色,或來自遠方的山頂,或者遠處的廟宇,池水、泉水和水的味道,傍晚或夜間的聲音,幽暗的洞穴,尤其是古老或開花的樹木。廟宇對於游人來說是至關重要的地標;它們承擔了旅店功能,在那里一個人可以用餐、飲水和過夜,並作為過去的痕跡被發現、討論、閱讀,然後被再次紀念。每經過一年就會增加。據我統計,1470年,在西北郊區只有97座寺院;一個世紀之後這個數字增長了一倍以上,達240座;到1640年有330座。在上面任何給出的時間里,大約有一半寺院位於這些山上。

從游記、詩歌、旅游手冊相結合得到的信息中,我們能重新構建這些在明末西北郊區有特殊吸引力的景點。有三座山是大部分遠足最基本的中心。瓮山,是大西湖畔北邊瓮形的山,而玉泉山因其湖泊和為這座城市供給玉泉水而聞名,在周邊平原上兀然聳立。香山傾斜到西邊更遠的山上。楊爾曾提供這個地形的木版畫補充了他的書面筆記。

沒有登上瓮山或參觀其破舊寺院的游人們通常駐足於青龍橋,最主要的吸引力是這座山南面有着長長堤岸的西湖。

幾種資料認為湖面方圓十里,但是渴望土地的農民蠶食了它及其附近的濕地。在清朝如果沒有被納入皇家的保護,湖也許不會保存至今;湖的形狀被這些後來控制水系的工程所改變。現今是頤和園的一個主要吸引力。沼澤廣闊的水面,茫茫一片的荷花使風帶着芳香,陽光灑落在周邊的稻田上(在北方是稀少的),風景和鳥鳴聲,沿着河堤高興漫步,在不同季節觀看這個場景——這一切不僅使當地人愉悅,而且使那些家鄉在中國中部運河和稻米產地的人們想起了自己的家鄉。

楊爾曾撰寫了有關西山遠足的游記(約1610年),提供了這幅木版插圖。右邊是北京,通過其城牆和宮殿的房頂表現;左邊是布滿沼澤的郊區和西山。玉泉山、瓮山和盧溝橋橫越的河流被全部標記。山中寺院的名字和描述在文字中顯示。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圖片來自網絡)

這道堤岸過去把稻田引向玉泉山——金代的八景之一,其柔和景象和純凈的泉水確保了它在游人中的名氣。在山上有洞穴,260有若干座小型的寺院,並且有可以在那兒酌酒賦詩的一座觀湖亭子。

香山是比較荒涼的,只有東麓(靠近北京)被開發過。它有森林、自己的泉水、宛如香爐的巨岩(其因此得名)、開着淡雅花朵的杏樹。1635年的《帝京景物略》稱古老山廟在首都是最好的旅游地,並且贊美其許多景色,大池塘中的魚「 ”頭頭迎客,履音以期”以及來青軒(由萬歷皇帝賜名)。有超過一百首有關這一地區記載的詩歌證明在來自帝國其他地區的訪客中香山受歡迎的程度,包括哲學家王陽明、畫家文徵明、藝術家和作家徐偉、詩人袁宏道。

任何參觀香山的人必駐足於碧雲寺和卧佛寺,它們是附近兩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建築群落。卧佛寺建在安靜的山谷中,其五米高的青銅佛像是由成化皇帝捐建的。明代的游人還可以觀看奇異古老的娑羅樹,據說是從印度帶來的種子長成的。春末,宦官捐助者栽種的牡丹花香彌漫了整個院子並且充滿了酒香。在山谷上面是碧雲寺,建在元代遺址之上,適於作詩。它也有清泉(「 ”夜坐卓錫泉”)、池塘(「 ”碧雲寺施朱魚”)和游客住宿(「 ”碧雲寺看月”)。

沿着香山山麓向南,另一組寺院於15世紀中期(用皇家的錢)修建在自唐、金或元代以來的宗教設施的位置上(並且在20世紀成為著名的八大處)。1503年秋,李東陽做了一次短途旅行:盡管傾盆大雨,他和同伴終於來到1425年重新修建的平坡寺,卻非常失望地錯過了觀看首都風景的時機,據僧侶們說,可以在一個清新的早晨看到京城。他們迷路了,幾次試圖尋找香山,結果花了整個晚上才到達另一座寺院。到17世紀,這個地區被冷落了,《帝京景物略》悵然地評論平坡寺:「 ”制宏麗,宮闕以為規。今圮壞,而僧說宏麗當年,指故物道新,指舊階戺道丹碧,客嘆息,如將見之。”

平坡寺對面的山以盧師命名。盧師是一位來自中原的和尚,據推測他於7世紀到此並且在一個洞穴里隱居沉思。它名望的獲得來源於在那修建的一座寺院的故事。住寺和尚的兩位年輕弟子顯示自己是龍王的兒子,化身成蛇,一大一小,結束了干旱。他們吸引了皇家的注意力,被賜予稱號,並且在不晚於金代的時候(直到明代),官員來此祈雨。與這個官方的重視相類似,其他游人在附近的山洞中修建了盧師和童子的塑像。游人到此聽着傳說,觀看山洞和一棵據說由盧師手植的松樹,步行通過離寺院不遠處名叫秘魔崖的危險隘路。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潭柘寺,圖片來自網絡)

其他兩座寺院經常吸引明末的游人:真正的古老宗教機構潭柘寺和戒台寺,其位於北京的正西,相當遙遠,直入山中。潭柘寺毫無疑問是一個重要的古跡建築設施,建在離這座城市四十公里遠的山坡上;宦官於15世紀兩次重建。《帝京景物略》作者告訴我們,游人歷經數日在狹窄蜿蜒的小路中的艱辛旅行終於得到了回報,看到了紅牆碧瓦的寺院建築。那些尋找歷史記憶的人可以嘗試閱讀7塊石碑(時間范圍1173—1511年),其中許多石碑記載着皇家贊助,並提到這座寺院許多早先的名字。或許因為它的池塘,這座寺院借用了據稱在盧師山降雨龍蛇的傳說。這座寺院喂養了兩條超過五英尺長的大蛇,起了相同的名字;在寺院的鍾聲里它們從樹林返回,卧在一個紅匣子里,每當它們高興時,就蜷縮在祭壇上。

戒台寺離潭柘寺不遠。其明代原本的名字為「 ”萬壽寺”。這座寺院聲稱充當和尚受戒的地方已經長達幾個世紀之久,仍然矗立着標有金代和遼代日期的石碑。從千佛閣可以看到渾河,彎曲「 ”如玦然”;精力旺盛的人可以爬到山上並小心翼翼地鑽進洞穴——有些洞穴里住着苦行僧,其他充滿了鍾乳石。也許是因為它是作為僧尼受戒的地方,戒台寺又因其墮落而聲名大噪。春天的景色似乎引來了臨時的貨攤,不僅販賣酒茶而且還有娼妓——據稱,這是即將出家為僧的男子們最後一次機會,但對於荒度歲月的游人卻是非常方便的。

有關這些廟宇的詩詞告訴我們文人的經歷:《游香山》《再宿碧雲寺》《同文待詔登西山洪光寺》《卧佛寺聽泉》《中峰庵雨後看澗水》《清涼寺龍潭》《秘魔崖柏樹歌》《嘉禧寺樓眺望》《自山中歸經西湖遇雨》《經功德廢寺》《登望湖亭》《夜經玉泉看月》《瓮山圓靜寺》。在明代,新組詩歌的意境已被創立:西湖十景、香山、碧雲寺和寶藏寺。

在詩歌和散文中,北京的景觀和優美的景致所表現的要比明代文人繪畫更好。一個例外情況驗證了這個規律。1596年,董其昌,一名新科進士,一本題為《燕吳八景》的畫冊反映了現在為人熟知的八景主題,打算作為禮物送給離開首都前往南方的朋友。這位畫家的題名明確指出前五個景觀表現的是北京。董提到了在這座城市的某處有他的「 ”茅草屋”,並討論了首都西湖地區;有三個畫面涉及他和朋友喜歡的景色:《西山暮靄》、《西山秋色》和《西山雪霽》。但是,因為這本畫冊並非旨在喚起寫實的場景,而是天才的一個陳述和關於共同價值的聲明,畫面本身是通用的,並不是只針對北京。

直到明末,通過個人或間接的經歷,首都為受教育的精英、當地人和寄居者短途或長途觀光游覽開發了附近的小山。雖然距離和簡陋的交通工具使得旅行成為困難的事情,即使是那些有能力雇用馬匹和仆役的游人也一樣,讀者不應假定文人擁有這些寺院和遠景。

士大夫、官員與皇家宮廷的成員分享着這些景色(在時間和空間上)。正德皇帝曾經到過香山寺和卧佛寺,嘉靖皇帝(感嘆山是那么綠)和萬歷皇帝也有過幾次。有一次,從北京北部的皇陵祭祀回來,萬歷皇帝駐足於西湖並劃了一次專門准備的「 ”龍舟”。

宦官們更多次是「 ”漫步”觀景。當宮廷精英旅游的時候,他們很可能由大批隨行人員陪伴着。他們的行程怎么能與獨自雲游四方的男子如李東陽或楊爾曾相比較呢?

一方面,我們也許認為文人游客對皇家的存在保持着清醒的認識,更喜歡享受他們安靜的短途旅行。另一方面,他們當中的一些人,如官員,也是皇家隨從的一部分。在任何情況下,正如在本章中我們後來看到的那樣,皇帝和精英二者更喜歡避開也參觀這些景點的普通北京居民。

當最靠近這座城市的地區得到發展時,西山就變成了建設用地。優美的風景被用於修建別墅、墳墓以及寺院,在西湖東邊,春光洋溢的平原就是已知的海淀,農田變成了皇戚和著名的當地精英家族的夏季庄園。這樣,富有冒險精神的游客們就被鼓勵去更遠的地方。

西山地區不是明代文人游覽的唯一目的地。在近郊、東邊和南邊以及城牆圍繞着的城市西北(大部分也是寺院),是人們想去看的地方。這些景觀也有助於確定這座城市在地理上的所至之處,而且當它們的人氣與有魅力的季節和日期契合起來時,形成了一年中重要的日子。

首都最顯著的標志之一是位於這座城市西邊13層的天寧寺寶塔。因其相當的高度和數以百計鈴鐸的聲響,能在很遠的地方看到和聽到。有關神秘燈光和怪異倒影的故事證實了保存在塔內佛骨的力量。游人的詩寫道:「 ”夜宿見塔光” ,「 ”春日過天寧寺”。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天寧寺塔,圖片來自網絡)

近郊的一些寺院非常受當地人和寄居精英的歡迎。摩訶庵位於這座城市西門幾里之外,相當於一個普通規模的建築,由太監在16世紀中葉依墓而建,已經成為典型的文人寵愛之處。「 ”殿前後多古松、古檜、古柏,壁間多名公題詠。四隅各有高樓,疊石為之。登樓一望,川原如織,西山逼面而來。”(在這種特殊的注視下,平原上隨處可見的田地和庄稼就消失了。)全景、樹木以及寧靜使得其更具吸引力,有修養的僧人以及連續停留數天的客人,可以撰寫詩歌或彈奏古箏。

西邊和北邊郊區也有寺院,它們因為宗教節日的熱鬧和盡情地吃喝玩樂吸引着文人。在這些場合,受過教育的指南文獻的讀者會與傲慢的貴族和吵鬧的人群相遇。

兩個傳統似乎已經合並形成了(並且證明了?)春天郊游。一個傳統源於慶祝強大神誕日的祈禱、禮品和節日的慣例。各類北京居民在佛誕日聚集在郊區的寺院和人氣日漸興盛的碧霞元君廟,二者都是在四月(通常是公歷五月)。允許婦女們參加(即使是在社會保守的地區受到非議)。在春季(三月、四月甚至五月的不同時期),北京人還延續(或許是改變?)着一種古老而且更為世俗的「 ”踏青斗草”習俗。富家男子們攜着女伴,帶着酒水和糕餅,前來尋求放縱的場所:在更遠的碧雲寺和卧佛寺、這座城市附近的道教白雲觀,特別是高梁橋地區,這些成為與調情和感官快感相關的時間和地方。

高梁橋,與這座城市西北角的西直門只有幾步之遙,橫跨在源於西湖注入護城河的河流之上;這條河的河水「 ”水急而清”,被說成到處是魚和堤柳垂青,柳樹淡淡的綠葉標志着春天的開始。在這里,在清明掃墓時節,士女可以野餐,看着西山落日。酒肆和棚子排列在堤岸之上;有音樂、娛樂、賽馬以及人群沿着河岸漫步。從四月初八到四月十八日,當人們為祭祀泰山女神而聚集在寺院時,虔誠中混雜着愉悅。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高梁河,圖片來自網絡)

這座城市南部的農村——位於1553年後增加的外城牆之外,雖然發展程度遠遠不及比它高和干燥的西北郊區,但在明朝統治的最後一個世紀里,它更加靠近首都文化的軌道。該地區的天然溫泉鼓勵農民種植花卉出售給富有的城市居民。冬天,用火加熱中空的土窖,開花的植物和灌木可以高價出售並且享受反季節賞花的快樂。春天,在草橋和豐台,季節性鮮花一畝一畝地盛開:梅花、海棠、池塘的荷花、紫丁香和牡丹滿地芬芳。修建於1627年的另一座碧霞元君廟增加了一個四月的朝聖活動,吸引了婦女和文人游客。碧霞祭祀也刺激了北京正西石景山的適度發展。

東郊風景比較少。三忠祠的祠堂位於這座城市東邊的運河路線上,正好在城牆外,一座被槐樹和柏樹掩映着的水榭使三忠祠成為一個相對優雅的地方,便於離京的游人辭行話別。

當明末北京文人們到農村遠足享受春天的氣息和秋天的葉子,或去朝聖,或去和娼妓尋歡作樂的時候,他們的目的地成為這座城市社會世界的一部分,而且又延緩了農村向郊區轉化的過程。在理解這個過程中,我們可以開始理解清朝1644年的征服所造成的斷裂。貴族的別墅就在那個時候被奪占了,並在一個世紀內西山最受歡迎的地點(和景點)也被封鎖起來專供清朝皇家享用。當作為移民的旗人群體定居於郊外時,發展得到了加強,而且切斷了與已經積累了數個世紀的明代過去的聯系。有興趣的清代學者努力嘗試確定這些消失景點的位置,然而,最終在這些景點中傾注了懷舊的痛楚。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致關心學術作品的你

春游去哪?——明清時期的北京郊游指南

人大出版社學術守望者

微信號 : xueshushouwangzhe

新浪微博:@人大出版社學術守望者

讀點好書 很有必要


精彩評論

暫無~


相關文章

鐵桿"明粉",堅持反清266年

1619年,沈陽盛京。一隊日本足輕打扮的士兵,大約300人,帶着他們特有的倭刀,為當時的後金大汗努爾哈赤表演劍術,努爾哈赤看得津津有味。忽然,這其中的三個頭目,以眼神交流,不約而同地朝努爾哈赤撲了過去,努爾哈赤戎馬一生,也被這突來的變故驚出了一身冷汗。

走近歐洲歷史上的庄園:中世紀歐洲鄉村的風光,和想象中大不一樣

提起庄園,人們首先會想起繁忙而充實的農業生活,其次會假想出一副愜意無窮、無拘無束的美麗畫面來。挺着肚子、揮起粗壯手臂耕作的農夫和英俊瀟灑、金發碧眼的優雅少爺都是庄園社會的組成部分。

三名持刀日軍進村雞飛狗跳 有槍的大戶竟落荒而逃 全村因此蒙難

1937年12月13日,日軍占領南京以後,駐扎在津浦路沿線的日軍經常下鄉進行騷擾。當時在江浦東葛火車站被日軍占領後,那里駐扎有一隊日軍。當日軍在南京城里燒殺擄掠,無惡不作之時,這批

屢戰屢敗,張學良斷送了中國第一支裝甲部隊

1919年協約國武裝干涉蘇俄革命,法國軍隊曾經派出自產的雷諾FT-17坦克一同參戰。後來法軍把撤離時剩下的雷諾坦克交到了白俄衛軍手中,以增強白衛軍的力量。1922年白衛軍潰敗,不少

西域,是一片神奇的土地(鳩摩羅什、克孜爾石窟、信仰之變)

子曾經曰:文明的傳播、交融,都是政治的衍生品。鳥獸以花果為食,不經意間用種子裝扮了世界(MorningLights)一、鳩摩羅什南北朝時的真諦法師、唐代的玄奘法師、北朝的鳩摩羅什被稱為佛經三大翻譯家。鳩摩羅什更被梁啟超稱為「 ”譯界第一流宗匠”。

古代元寶原來長這樣,網友看後直呼上當:誤解了古代的元寶和銀子

相信大家都了解,古裝電視劇如今風靡一時,而且在很多古裝電視劇中都有着這樣的劇情,主角在客棧中吃飯,吃完飯就隨手放下幾塊碎銀子,直言:不用找了,然後在店小二崇拜的目光下揚長而去,以此來彰顯主角的財大氣粗,但其實這種劇情根本就是現代人的想象,在古代是不可能存在這樣的事情的。

魯迅的學生,在世時對老師畢恭畢敬,魯迅屍骨未寒便公開詆毀

蘇雪林是魯迅的學生,可魯迅一去世,蘇雪林的態度便從畢恭畢敬,轉變成惡語相報,並公開詆毀魯迅是:「 ”一個刻毒殘酷的刀筆吏,陰險無比、人格卑污又無比小人。”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蘇雪林對老師都這般的冷漠無情,更何況是在「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情況下結婚的夫君張寶齡。

清朝的御前侍衛都允許帶刀嗎,不擔心會對皇帝進行刺殺嗎

在關於清代的影視劇中,我們總會看到這樣一個形象出現,穿着體面的官服,穿梭於皇宮大大小小的角落,最重要的是可以帶刀侍奉在皇帝身邊,保護皇帝的安全。這個形象就是清代的御前侍衛,一般都是

《隋唐300年》第5篇:狼煙再起,長城內外,為何相殺千年?

楊堅一邊進行內部改革,一邊又把目光投向了周圍。此時,隋朝北邊是突厥、契丹和高句麗,南邊是陳國。按照自古以來「 ”攘外必先安內”的傳統,誰都能看得出來,下一步就是滅陳。於是,楊堅迅速組建了一個滅國夢之隊:高熲(40歲),擔任尚書左仆射兼納言,也就是內閣的實際老大和國會(門下省)老大。

她很漂亮,民國高官拋首富女兒娶她,生三個女兒如花似玉又有出息

她,名叫張樂怡,江西九江廬山人,出生於山明水秀的廬山,好山好水造就了她冰肌玉骨的容顏,加之父親是建築企業商人張謀之,家庭條件富庶,她自小聰明伶俐,漂亮出眾,就讀於上海中西女中,金陵大學等,一度成為校花,畢業後,回到廬山牯嶺幫父親管理這家族企業。

Copyright 每日要聞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