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要聞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 ”各有態度”簽約賬號評論區話題丨你怎么看奧斯曼人的運河計劃?16世紀是奧斯曼土耳其人國運昌隆的好時代。在西方,奧斯曼騎兵克服了巴

本賬號系網易新聞&網易號「 ”各有態度”簽約賬號

評論區話題丨你怎么看奧斯曼人的運河計劃?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16世紀是奧斯曼土耳其人國運昌隆的好時代。在西方,奧斯曼騎兵克服了巴爾干山地的阻礙,如疾風般掃過匈牙利大草原,一直逼近維也納城下。在東方,裝備火槍大炮的土耳其步兵,數次完敗了波斯騎兵,將美索不達米亞收入囊中。在海上,紅胡子海雷丁的槳帆船隊也屢屢洗劫歐洲沿岸。一時之間,歐陸各國人心惶惶。一則長久以來的流言,在市井間不斷流傳:掌握君士坦丁堡的君王,必將成為世界的主宰者!

但在盛世輝煌之中也有隱憂。繞過好望角的歐洲船隊,正在土耳其帝國的東方上演一場商業革命。加上美洲新大陸的資源也開始加入博弈,讓奧斯曼人的優勢不斷遭到削弱。如何用自己的固有存量去對抗西方世界的持續增量,是擺在帝國決策層面前的重大難題。里海大運河計劃,就是在這種背景下誕生的。

地理因素的桎梏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好望角與太平洋航線改變了中古時代的全球產業鏈

由於好望角航線和太平洋航線的開通,滿載香料等貴重物品到巴士拉港口的「 ”辛巴達”們,開始受到嚴重沖擊。不僅在進貨渠道上受到諸多限制,還可能在近代遭遇使用小帆船巡邏的葡萄牙艦隊。好在對對商人來說,沒有什么生意是不能坐下來談的。因此,有很多穆斯林商團也逐漸學會了與歐洲殖民者們合作。

但對土耳其蘇丹來說,事情就沒有那么簡單了。因為最重要的還不是貿易線路被卡所造成的金錢損失。由於土耳其在西方接連勝利,加上對三大聖地--麥加、麥地那和耶路撒冷的控制,便開始以穆斯林世界的盟主自居。歐洲人在印度洋上的橫行無忌,已經嚴重損害了蘇丹的國際形象。許多印度海岸乃至南洋地區的穆斯林小邦,又紛紛向君士坦丁堡投來了橄欖枝,尋求蘇丹的支持與保護。因此,奧斯曼人就給自己增加了一筆難以承受的巨大負擔。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奧斯曼帝國逐漸將自己定位於穆斯林世界的主宰

貿易產業鏈的變化,還給奧斯曼人帶來了動搖國本的威脅。因為除了大宗商品與資金流,貿易網絡同樣也是歐洲國家情報和先進技術的傳播管道。因此,過去通過敲詐意大利商人就能輕易獲得的內幕消息,現在已經可以通過印度洋上的大帆船,避開土耳其人的控制范圍。過去利用地利之便,對東方國家形成的技術高地,也被不斷東游的歐洲人所打破。這等於是在同時削弱奧斯曼帝國在東西方兩頭的不對稱優勢。

諸如大維齊爾索庫魯-穆罕默德這樣的有識之士,早就看出歐洲人在印度洋壟斷商業的壞處。作為侍奉大帝蘇萊曼的前朝老臣,索庫魯在以嗜酒如命聞名的蘇丹塞利姆二世麾下,繼續繼續扮演着戰略總設計師的角色。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進攻塞浦路斯島的奧斯曼軍隊

正是為了維持土耳其在東地中海的貿易壟斷地位,索庫魯派出大軍進攻威尼斯人控制下的塞浦路斯島。在這場漫長的圍攻戰中,至少有50000名土耳其士兵葬身在法馬古斯塔要塞前。何況,控制塞浦路斯並不能改變地理格局。如果讓歐洲的船只繼續威脅着穆斯林在印度的商路,一切犧牲都將變得毫無意義。

但從蘇萊曼時代開始,奧斯曼人在印度洋海區的戰爭就屢遭挫敗。如果直接進攻印度海岸,那么長距離行軍將使得帝國無法投送足夠多的部隊。在數量僅有對手1-3倍的情況下,他們根本不是葡萄牙東方駐軍的對手。若是將戰場換到毗鄰兩河的波斯灣地區,土耳其人又需要在葡萄牙、波斯、阿拉伯等幾方勢力間周旋。同樣沒有習慣運用的體量優勢。哪怕是在東非沿海,他們可以找到與之合作的穆斯林城市。但卻不可能動員起內陸的眾多黑人大部族。所以,東出印度洋的戰略在很大程度上是在給帝國自己放血。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奧斯曼在印度洋地區的作戰都不太順利

復興絲綢之路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屢戰屢敗的奧斯曼人 開始注意到了里海

於是,索庫魯就有一個大膽的計劃:既然控制印度洋的戰略收獲太小,不如試試將商路搬到內陸之間。傳統的陸上絲綢之路已衰退多年,但其規模還沒有縮小到可以可以忽略的地步。在索庫魯看來,只要將帝國完全控制的黑海和里海連接,就能讓原本封閉的內海,成為恢復古老絲綢之路的重要助力。

這項計劃其實也沒有聽起來那么天方夜譚。因為流經東歐大草原的河流伏爾加河和頓河,會在下游靠攏,一路並行向南數百公里,直到入海前的幾十公里前才再次分開。如果將這兩條河打通,就建立了黑海和里海之間的直通水路。介時,龐大的土耳其槳帆船隊就能從君士坦丁堡一路向北,開到老對手波斯的首都大不里士以東。在波斯防御最弱的地段上登陸,對其進行前後夾擊。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頓河與伏爾加河之間的距離很近

從更重要的商業角度來說,土耳其商船將能夠開到距離中亞各國非常近的地方。只需要再走很短的路程,就可以抵達至關重要的河中地區。如果保持長期合作模式,那么也會帶動一批新興的港口城市在中亞內陸崛起,進而讓君士坦丁堡的影響力直逼東方。這樣做的更大好處,在於幫助奧斯曼人構建起屬於自己的新國際戰略走廊。表面上是復興了古老的絲綢之路,實質卻是用前所未有的新路線,替代了原本的南線與北線。讓控制伊斯法罕的波斯人和控制喀山的俄羅斯人,都因為難以插足而自動滾蛋。至於遠在各海岸的葡萄牙人,也會受到重大沖擊。夾在兩頭之間的印度莫卧兒帝國,勢必要同奧斯曼保持更為緊密的關系。

總而言之,里海運河確實是土耳其人面對負責局勢的一招妙棋。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奧斯曼人希望自己的艦隊能夠直接通航中亞

艱難的施工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運河開工時 奧斯曼主力軍正忙於征服塞浦路斯

1570年春天,里海運河正式開工。但在那一整年里,土耳其人都在為了進攻塞浦路斯而焦頭爛額,大量的後勤物資與工程人員都被調往戰區待命。所以用於開鑿運河的人馬並不太多 ,只有6000多勞工和為止提供保護等輔助任務的10000軍隊。

按照計劃,所有部隊約期在克里米亞半島的名城卡法集結,並以亞述作為物資補給倉庫。先遣隊只有500人,攜帶着小型火炮趕到工程的開始地--頓河邊上的小村落彼特科普。至於全軍抵達並開始挖掘工程,已經是這年8月的事情了。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奧斯曼人為運河工程招募了大量輕裝炮灰部隊

土耳其人的基建能力一點也不遜色任何東方大國。到1570年的10月,工程已經差不多完成了1/3。但隨着冬季來臨,夜晚經常出現零下10度左右的低溫。在凌烈的北風肆虐下,有大批勞工因病倒下。這也是土耳其人首次真正體會到了高加索地區的殘酷嚴冬。工程的總負責人卡西姆帕夏下令暫時停工,全體返回卡法的越冬營地待命。希望等待第二年春天來臨,再繼續進行運河工程。同時,還有部分軍隊被派去攻克伏爾加河口的阿斯特拉罕城,以便確保河口始終在土耳其人的掌握之下。

但正是這場小規模圍攻戰,卻出了岔子。曾攻城無數的奧斯曼軍隊,在圍攻阿斯特拉罕時遭遇慘敗。戰役的具體過程已經不太清晰,但可以想見是寒冷的氣候,幫助城內的俄羅斯守軍逼退了來敵。加上高加索山區的道路不便,奧斯曼人無法攜帶致命的重型攻城炮部隊,只能以相對抵消的原始方式攻城。但高加索山區同樣也是奧斯曼軍事力量投射的極限,所以無力支撐具有絕對優勢的人力資源。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靠近里海的高加索城市 阿斯特拉罕

工程開始後,作為藩屬的克里米亞汗國還給奧斯曼宗主派來了3000名韃靼輕騎,負責掩護人生地不熟的土耳其步兵。這些人一到軍中就牢騷滿腹,還不願意放棄春夏時節正的打草谷時機。他們越過邊境,擄掠一切見到的俄羅斯人、烏克蘭人和波蘭人作為奴隸,將他們送到卡法的奴隸市場上出售。所以,很難約束他們不能隨意行動,呆在頓河邊靜靜看土耳其人挖土。當為莫斯科沙皇服務的哥薩克人大舉出動,韃靼騎兵就很明智的選擇了退避,把土耳其盟友留給老對手肆意砍殺。

更要命的是,一小股哥薩克騎兵躲過了奧斯曼軍隊監視,滲透進亞速的土耳其物資倉庫。他們將運河部隊在此囤積的所有糧草、補給和裝備都付之一炬。土耳其人至此才意識到,這里的戰爭和在西方戰場環境是截然不同的。但不管奧斯曼軍隊是否學到足夠的教訓,補給被焚已經使工程再也不可能進行下去。卡西姆帕夏只能下令撤退,等到後方送來足夠的物資,再返回頓河邊繼續施工。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韃靼騎兵在關鍵時刻出賣了奧斯曼人

最終失敗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奧斯曼人執行運河工程的總基地--卡法

奧斯曼施工大軍的厄運還不止於此。在乘船返回歐洲的途中,卡西姆和他的軍隊遭遇風暴,最後只有7000人僥幸看到了君士坦丁堡。大維齊爾索庫魯倒是很希望能夠繼續下去,可是局勢已經不允許他們重返頓河。

1571年,奧斯曼海軍主力艦隊在勒班坨海域遭到慘敗。在245艘戰船中的200艘被俘或擊沉,8000名經驗豐富的老水手葬身魚腹。戰後,奧斯曼帝國將大部分資源用於海軍的重建工作,再也沒有多余的財力用來支持索庫魯的里海運河計劃。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勒班陀之戰的慘敗 讓奧斯曼全力用於重建海軍

在今人看來,奧斯曼的里海運河工程,只是世界近代歷史大趨勢中一股小小的逆流。因為即便運河成功完成,也不足以擊敗控制海洋的歐洲勢力。運河本身的吞吐量非常有限,根本不可能在成本上壓制大帆船。同時,為了維護運河的正常運作,奧斯曼人還需要不斷向自己軍事力量的極限范圍外投資。運河本身也會遭到南方的波斯人和北方的俄羅斯人夾擊,隨時需要大量駐軍保護。哪怕是遠在更東方的莫卧兒印度,也會因此而集中更多力量反攻河中。這些事情都會對奧斯曼人的計劃,產生很大影響。

但放在當時,那的確是奧斯曼國際戰略規劃中的很大一步舉措。考慮到奧斯曼人曾經無數次嘗試不同戰略方向,里海運河的確是他們可以想到的「 ”最優化方案”。

逆轉世界潮流:夭折的奧斯曼帝國里海大運河計劃

奧斯曼人的計劃在1952年由前蘇聯實現

蘇聯人的運河計劃與奧斯曼當年的如出一轍

在運河工程失敗後幾十年後,運力更大、運費更廉價的荷蘭寬體商船,逐漸取代西班牙大帆船成為跨洋貿易主力。阿拉伯商人只能再一次的壓低自己的利潤,才能去和新來者提供的廉價優質運輸競爭。對於帝國來說,摧毀它稱霸世界夢想的並不是歐洲人的市場壟斷,而是大量涌進流通體系的廉價美洲白銀。從而引發的惡性通貨膨脹,最終讓看似生機勃勃的奧斯曼,露出了一潭死水的原型。

至於里海運河計劃本身,一直到1952年才由當時的前蘇聯人實現。


精彩評論

暫無~


相關文章

韓信曾用過最陰的一招,擊潰20倍兵力的敵軍,千年來沒人敢再用

韓信曾用過最陰的一招,擊潰20倍兵力的敵軍,千年來沒人敢再用韓信作為一個有勇有謀的將領,他曾經用一個很陰險的招數,將比自己部隊多20倍的敵軍給擊敗了。他是怎么做到的?他為何又會想到這個計策呢?下面請帶着這些疑問,和小編一起去一探究竟吧,請接着往下看。

施工隊挖出朱元璋女兒墓,上報專家尋求保護,專家:沒文物不保護

眾所周知,中國古代盛行厚葬,尤其是皇帝在下葬的時候,不僅要有豐厚的陪葬品,還需要後宮妃嬪陪葬,對於這些陪葬的妃嬪也有一定的要求,那就是沒有誕下子嗣的妃嬪是一定要陪葬,當然這只是一些朝代的皇室規定,在朱元璋駕崩後就要求後宮所有的妃嬪都陪葬,除了寶慶公主的母親,這寶慶公主的母親有什么

姜太公又叫姜子牙又叫呂尚,到底姓什么叫什么?

「 ”姜太公釣魚 願者上鉤”里的姜子牙,他的稱呼加起來至少有18種。可能是年代比較久遠古籍對他姓名的記載

乾隆告誡兒子不要動和珅,但嘉慶不聽,殺完他就後悔了

眾所周知,貪污腐敗是古代封建社會中,導致國破家亡的一個主要原因。貪官污吏為了一己私利為禍百姓,長年累月下來,民間怨聲四起。一旦走投無路爆發出起義,便很難鎮壓。正所謂「 ”得民心者得天下”,一旦失去了民心很自然便要失去天下了,所以古代封建社會皇帝對於貪官污吏的整治也是極為的嚴苛。

這4位家喻戶曉的歷史人物,史上根本不存在,你上當了嗎?

在我國的歷史上,有很多人物令人記憶深刻,甚至家家傳頌。小說中的人物大多形象豐滿,敢愛敢恨,有的是令人敬佩的英雄,有的是禍國殃民的美人,他們的存在都對於過去的那段歷史頗有興趣,時常試圖探索他們是否真實存在。但是,有很多已經深入人心的人物並不是真實存在的,你敢相信嗎?

路易十四有多臭?十米開外臭氣熏天,他為何一輩子不洗澡?

路易十四,是法國波旁王朝歷史上,在位時間最久的君王之一。他在位72年,因為令法國強盛而受到百姓愛戴,晚年卻因為沉重的稅收,讓他失去了民心。可以說,路易十四的一生是跌宕起伏的。但是今天,我們不聊軍事,只談風月,聊聊路易十四的衛生問題。

政協資料 揭秘洪門核心舊事(二)

來源:《全國政協文史資料選輯》 作者:王濤【洪門的創立及發展概況】洪門創立的經過歷來傳說不一,所以對

誤解千年三國名將系列之陸遜:一生夾着尾巴做人的悲情名將

世人常言「 ”書生陸遜”、「 ”儒將陸遜”,其實書生和儒將的形象根本就和陸遜不沾邊。因為,他既沒有名作傳世,也沒有政治上的亮點,展現更多的則是一名武將的赫赫戰功和謹小慎微下的「 ”夾着尾巴做人”。

他是北宋版岳飛,用100枚銅錢平定叛亂,最後死於「 ”莫須有”

在北宋時期,文士能臣多不勝數,光唐宋八大家就占了6個。但是說到北宋時期的名將,實在屈指可數。今天為大家講述的就是一位北宋名將,他抗擊西夏,平定叛亂,最終卻死於文臣的口誅筆伐,他就是著名的面涅將軍狄青。

養歐洲騎士多費錢?一天工資能買兩頭豬,英王也只養得起100個

對於中世紀的騎士來說打仗就是自負盈虧的買賣,運氣好的騎士可以在戰爭中給自己家族贏得幾代人的地產,而運氣差、本事差的騎士也會在一場戰爭中賠掉祖產。百年戰爭是中世紀騎士們參與的時間最長的戰爭,雖然這場戰爭的主角是長弓手和火炮,但騎士們依舊是大贏家。

魯迅為何不罵慈禧?這才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

看了一篇文章,說的是魯迅懟天懟地為什么從來沒有說過慈禧的不是呢?

山名宗全:比上杉謙信還要早的戰神化身

「 ”毗沙門天”指佛教中「 ”四大天王”之一的多聞天王,在日本的中世紀,毗沙門天的形象是一員身着唐甲的武將,被日本人視為佛教之中的戰神,例如日本戰國時代的名將上杉謙信就曾以「 ”毗沙門天的化身”自居。

Copyright 每日要聞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