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要聞

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

魯迅一生中最感念的先生恐怕有三位:壽鏡吾先生、藤野嚴九郎先生和章太炎先生。三人中,他從章太炎學習的時間最短,先生晚年編弟子名錄甚至未將他列入;但魯迅始終尊太炎為師。

魯迅一生中最感念的先生恐怕有三位:壽鏡吾先生、藤野嚴九郎先生和章太炎先生。三人中,他從章太炎學習的時間最短,先生晚年編弟子名錄甚至未將他列入;但魯迅始終尊太炎為師。

1936年6月,太炎先生逝世,其時魯迅已病入膏肓;10月,他連寫兩文紀念,認為太炎先生從事民族革命時百折不撓的斗爭精神,「 ”才是先哲的精神、後生的楷范”。

對此,太炎的後人章念馳評論:「 ”一個人在生命最後時刻,能把自己最後的光與熱獻給一個人,這個人對他來講是何等重要。”的確,當「 ”魯迅”還未橫空出世,周樹人還在黑暗中摸索時,章太炎先生成為了他斗爭精神最重要的啟蒙者。

「 ”知道中國有太炎先生”

1902年,二十一歲的周樹人留學日本。1903年他寫下《自題小像》:

靈台無計逃神矢,

風雨如磐暗故園。

寄意寒星荃不察,

我以我血薦軒轅。

離鄉去國,愛國之心愈發熾熱。如何去愛?能為風雨如磐的國家做什么?他嘗試學醫;當意識到療救國民精神更重要,他毅然棄醫從文。可是,他想與人合辦文學雜志《新生》,雜志還未誕生便因合作者的放棄而流產;他與弟弟周作人譯介外國小說,編成《域外小說集》,讀者卻寥寥可數。 一石未如他們所希冀的激起千層浪,反而沉入水底,無聲無息。

一個人的力量,果真如此微弱?

當「 ”知道中國有太炎先生”那一刻,青年周樹人的眼睛一定亮了起來。因為這位人送綽號「 ”章瘋子”、比他大十二歲的浙江同鄉,正是憑着一己之力震動了全中國。

1903年,三十一歲的章太炎為鄒容的《革命軍》作序,大力宣揚民族革命。同時,他在《蘇報》發表《駁康有為論革命書》,申明以革命驅逐滿人、爭取民族獨立的立場;文中最有名的,則是他罵光緒皇帝的八個字——「 ”載湉小丑,不辨菽麥”。

如此自然為清廷所不容;然當時清廷無法直接拘捕他,只能命當地縣令做代表,將章太炎等告到會審公廨,由會審委員及英國領事裁決。太炎求之不得,當庭與之辯論,一時間名揚天下。 可想而知,無論審判結果如何,清廷都已經輸了,因為他們居然已不能理所當然地對「 ”大逆不道者”治罪,而只能與之做平等辯論。清廷之不堪一擊從此為天下知,革命黨人士氣大漲。

章太炎為此付出的代價是三年艱苦牢獄生活和時刻面臨的生命危險。然而他毫不後悔,他在獄中給鄒容寫詩:

鄒容吾小弟,被發下瀛州。

快剪刀除辮,干牛肉作餱。

英雄一入獄,天地亦悲秋。

臨命須摻手,乾坤只兩頭!

當聽說另一位反清義士沈禹希被捕,在獄中被杖殺時,他悲憤作詩,詩的最後兩句是—— 「 ”中陰當待我,南北幾新墳”。

周樹人在日本讀到這些詩,非常感動,一生沒有忘記,在他去世前所寫的紀念章太炎的文章中,原封不動地抄錄了這兩首詩。

「 ”我愛看這《民報》”

周樹人沒有想到,1906年11月,章太炎出獄後來到日本東京,應孫中山之邀主持《民報》,發表了大量文章,繼續宣傳民族革命。

心目中的英雄,忽然與自己在同一個城市。 他如飢似渴地閱讀《民報》上章太炎的文章。在這些文字中,他愈發感到太炎先生是一位真正的戰斗者,他不光在為民族革命戰斗,更在為反對一切虛偽、黑暗而戰。

他與主張保皇的梁啟超斗爭,這是關於主義的斗爭;他與「 ”以《紅樓夢》為成佛之要道”的藍公武斗爭,這是關於學術的斗爭;他與《蘇報》一案中積極向清廷獻策、出賣同志的吳稚暉斗爭,這是關於人品的斗爭……筆力之健,鋒芒之盛,令對手幾無還手余地。

周樹人去世前回憶,說他愛讀這些文章,全都剪下來珍重收藏,因為太炎先生的戰斗文字「 ”所向披靡,令人神旺(注:原文為「 ”旺”而非「 ”往”——筆者)”。

遙想一個世紀前,年輕的周樹人君捧讀太炎文章時眼中的笑意——他們都是極聰明的人,天生就能夠毫不費力地看穿一切虛偽矯飾——或許周樹人還更聰明些。 章太炎向周樹人展示了一個戰斗者、一支筆力量的極限,後者的心中因此種下了戰斗的種子。

然而,周樹人還是沒有想到,他和太炎先生竟然還可以更親近一些——在一室之內,親自聆聽教誨。

章太炎自1906年到東京,主持《民報》之余便開始講學。他是經學大師俞樾的弟子,學養深厚;他相信傳播國粹能夠增進人們的愛國熱腸,開課講學自然義不容辭。無論是零散演講,還是每周兩次的定期講學,他都不辭辛苦,全力以赴。

1908年,在幾個朋友的請求下,太炎先生欣然為許壽裳、錢玄同、周氏兄弟、朱希祖、朱宗萊、龔寶銓、錢家治八人開了一個小班,每周日上午8點到12點,講解段玉裁的《說文解字注》和郝懿行的《爾雅義疏》,地點就在《民報》社。 為什么講這個呢?因為語言文字為一國最具特色的傳統。

風雨飄搖中的中國,尤需有人將這國粹傳承下去。

清晨的陽光灑進這一間簡陋的和室,周樹人、朋友們、太炎先生圍着一張小桌席地而坐。太炎光着膀子,只穿一件長背心,留起一小撮胡須,一口余杭口音,笑眯眯地開講段玉裁《說文解字注》和郝懿行的《爾雅義疏》。

講解之中,不時旁征博引,兼談論時事,4個小時的時間過得飛快。

眼前的章太炎,哪里是印象中金剛怒目的革命者?用周作人的話說,分明是一尊慈眉善目的「 ”哈喇菩薩”。

一個真正的戰士,內心必定有赤誠的愛。章太炎對民族、對國學的愛,對青年人的愛、對學生的愛,使周樹人感佩。

「 ”他是有學問的革命家”

周樹人對於國學本有根底:他出身書香世家,又受多年嚴格的私塾教育,熟悉經史,能作很好的舊體詩、文言文。此外,他更愛「 ”楚辭和溫李的詩,六朝的文”。他東京房間的抽屜里,滿滿的外文書中,還有一本《離騷》。

他很愛《離騷》,認為是傑作;「 ”寄意寒星荃不察”的感慨,正與屈原同一胸懷。

周樹人所愛的古典文學作品,大多寄寓良深而文辭難解。古文字學是古典文學的基石,清楚字的源流演變,有助於理解古典文學的原貌。因此這次聽講《說文解字》,周樹人抱着極認真的態度前往。

這次學習使他「 ”從根本上認識了漢字……眼界大開,其用處與發見了外國文學相似”。 他此後的一生中,雖以白話文寫作,並且提倡進行漢字改革,卻從來沒有停止過對古文字學的嚴謹研究。

辛亥革命後到五四運動前,周樹人花了很大的精力整理古碑、古籍,他臨摹碑帖文字,也研究篆印文字,在《南齊<呂超墓志>跋》中,他對古代「 ”隋”字的考證,糾正了長期以來的幾種錯誤說法。

他一生持續購買古文字學專著和帖拓,並一再對友人談起,希望能夠撰寫一部《中國字體變遷史》;其後雖未能如願,卻以一篇長文《門外文談》簡述了中國古文字的源流發展以及當前的漢字改革應該走向何方。

以古文字學的研究為基礎,他又輯錄了《文士傳》、《眾家文章記錄》、《後漢書》、《晉書》等多種古籍;精心校刊了《嵇康集》;後來更進一步研究整個古典文學,寫成了《中國小說史略》、《漢文學史綱要》……

有意思的是,周樹人後來是這樣回憶這段經歷的:

「 ”前去聽講也在這時候,但又並非因為他是學者,卻為了他是有學問的革命家,所以直到現在,先生的音容笑貌,還在目前,而所講的《說文解字》,卻一句也不記得了。”

的確,章太炎最震動周樹人的,還並非淵博的學識,而是明知不可為而為之、雖千萬人吾往矣的戰斗精神。

「 ”並世無第二人”

1912年,周樹人進入南京臨時政府教育部做部員,不久隨政府到北京,任教育部部員、社會教育司第一科科長,獨自住在宣武門外的紹興會館里。

其時袁世凱欲竊國,周樹人目睹人人自危,以恬淡無爭標榜以求自保,與辛亥革命後所見的紹興情況相印證,不由得對於民族革命的成果大為失望。而昔日在東京辦雜志的失敗、翻譯小說的無人問津,又令他深感個人能力的有限—— 「 ”我決不是一個振臂一呼應者雲集的英雄。”

昔日誓言「 ”我以我血薦軒轅”的青年、現在的教育部職員周樹人的一天是這樣的:「 ”上午九十點鍾起床,梳洗後直接去部里辦公,到黃昏時返回會館。吃過晚飯,八點鍾開始抄碑,看佛經,讀墓志,常常要到半夜一兩點鍾。”

如此一過就是好幾年。三十出頭的周樹人給自己取了一個號,「 ”俟堂”。「 ”俟”是等待,等待什么呢?等待死—— 「 ”古碑中也遇不到什么問題和主義,而我的生命卻居然暗暗的消去了,這也就是我惟一的願望。”

就在此時,周樹人與他的老師章太炎又見面了。

人稱「 ”章瘋子”的太炎先生,又干了一件震動朝野、大快人心的事。1913年7月,孫中山、黃興發動「 ”二次革命”討伐袁世凱,失敗後往日本避難。其時袁世凱氣焰正盛,「 ”攜雷霆萬鈞之勢”。 而章太炎偏要在此時入京——他抱不入虎穴焉得虎子之決心,希望借共和黨之力遏制袁世凱。

然甫一進京,他便遭軟禁。太炎屢次要求面見袁世凱,袁都不理。1914年初,袁世凱解散國會。太炎意欲強行離京,結果在車站被攔下。 他激憤難當,竟日在寓所牆壁上大書「 ”死”字,並手書「 ”章太炎之墓”交人保存。

5月,袁世凱改內閣制為總統制,竊國在即,而萬眾齊喑,無人敢言。

7月的一個清晨,太炎先生身穿藍布長袍,手執羽扇,以袁世凱為籠絡他所頒的「 ”勛二位”章(相當於二等勛章,僅次於建國元勛的「 ”勛一位”)為扇墜,前往新華門總統府要求面見袁世凱。

袁世凱不見,太炎在招待室歷數袁世凱罪狀,放聲痛罵。傍晚,袁不得不派人將他騙出門,軟禁於他處。直到兩年後袁世凱身亡,太炎才重獲自由。

太炎的戰斗精神給對現實絕望的周樹人以震撼,他這樣寫道——「 ”以大勛章作扇墜,臨總統府之門,大詬袁世凱的包藏禍心者,並世無第二人”。軟禁期間,太炎先生在京弟子多往探望,周樹人自然更不例外。他多次前去,有時至晚方回。

「 ”活在戰斗者的心中”

1918年5月,周樹人在《新青年》發表《狂人日記》,署名「 ”魯迅”。小說中最著名的句子是:

「 ”我翻開歷史一查,這歷史沒有年代,歪歪斜斜的每葉上都寫着‘仁義道德’幾個字。我橫豎睡不着,仔細看了半夜,才從字縫里看出字來,滿本都寫着兩個字是‘吃人’!”

如果說章太炎是為民族獨立而戰,那么魯迅就是為民族精神自新而戰。他將斗爭的矛頭指向貧弱麻木的國民精神,犀利、堅決的風格與太炎先生相比有過之無不及。此後,他「 ”對於國民性劣點的研究,揭發,攻擊,肅清,終身不懈,三十年如一日,真可謂‘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太炎先生的戰斗也並未停止。1927年起,他批評國民黨,遭到兩次通緝;1931年「 ”九一八”事變東北淪陷後,他不斷譴責當局,籌建「 ”中華民國國難救濟會”,創辦第十九傷兵醫院,冒着炮火北上見張學良呼吁抗日,並在北京、青島、蘇州、上海公開講學,宣傳抗日; 晚年更在蘇州成立「 ”章氏國學講習會”,積極講學,要「 ”保國學於一線”,親自上課直到生命最後一天。

魯迅與章太炎自北京一別再未謀面。然而他始終關注着自己的老師。也許是愛之深責之切,他對章太炎晚年與軍閥來往頗為不滿,1934年,他在《趨時與復古》里不無失望地說:

「 ”孫傳芳大帥也來請太炎先生投壺了。(太炎先生)原是拉車前進的好身手,腿肚大,臂膊也粗,這回還是請他拉,拉還是拉,然而是拉車屁股向後,這里只好用古文,‘嗚呼哀哉,尚饗’了。”

時過境遷,1936年太炎先生去世,國民黨予以「 ”國葬”,宣傳他為國學大師,對於太炎先生一生的戰斗卻緘口不提。魯迅對太炎先生縱有些微不滿,卻也絕不認同此種蓋棺論定,這不認同簡直如鯁在喉,不吐不快。

於他強撐病體,於病中回顧先生生平,作慷慨文字:

「 ”(太炎先生)後來的參與投壺,接收饋贈,遂每為論者所不滿,但這也不過白圭之玷,並非晚節不終。 考其生平,以大勛章作扇墜,臨總統府之門,大詬袁世凱的包藏禍心者,並世無第二人;七被追捕,三入牢獄,而革命之志,終不屈撓者,並世亦無第二人:這才是先哲的精神,後生的楷范。”

此語分量極重,擲地作金石聲。而魯迅還要強調:

「 ”戰斗的文章,乃是先生一生中最大,最久的業績,假使未備,我以為是應該一一輯錄,校印,使先生和後生相印,活在戰斗者的心中的。”

魯迅依然言猶未盡。就在生前最後兩天,他連拿一張紙的力氣都沒有了,卻還要再為太炎寫一篇文章——《因太炎先生而想起的二三事》。他在里頭提到先生早年如何與出賣同志、虛情矯飾的吳稚暉筆戰,如何令吳三十年後猶怨毒非常。他惋惜太炎手定的《章氏叢書》里沒有收錄這些文字,他說,太炎恐怕自污其著述,但 「 ”由我看來,其實是吃虧,上當的,此種醇風,正使物能遁形,貽患千古”。

今日讀者在了解魯迅生平、文章後,再讀他這段文字,必能感受到,他不僅是在紀念太炎先生,更是在回顧自己生命的根本價值並昭示來者——戰斗。在無數次絕望、彷徨、求索之後,被啟蒙者確定了自己與啟蒙者的精神聯系:

唯有與專制、虛偽、邪惡做百折不撓的戰斗,才能為民族點燃希望的火炬。正如章念馳所說,「 ”這樣評價也是魯迅先生自我心情的寫照, 他以英雄許人,也以英雄自許。”

一代鴻儒章太炎的最得意弟子也怕只有非魯迅莫屬了……

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
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

精彩評論
「
”三不只等於一加二”對文章【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發表了「
”只有真英雄才會賞識真英雄!”的評論
三不只等於一加二

只有真英雄才會賞識真英雄!


「
”艾溪仔”對文章【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發表了「
”太炎先生千古流芳,魯迅先生思想長照中華大地[祈禱][祈禱][祈禱][祈禱][流淚][流淚][流淚][流淚]”的評論
艾溪仔

太炎先生千古流芳,魯迅先生思想長照中華大地[祈禱][祈禱][祈禱][祈禱][流淚][流淚][流淚][流淚]


「
”laohu1996”對文章【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發表了「
”太炎先生晚年與魯迅先生在政治立場上分道了,所以不以魯迅為弟子了。呵呵”的評論
laohu1996

太炎先生晚年與魯迅先生在政治立場上分道了,所以不以魯迅為弟子了。呵呵


「
”吳足道”對文章【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發表了「
”魯迅是最差的 因為學不會音韻,才去寫雜文小說了”的評論
吳足道

魯迅是最差的 因為學不會音韻,才去寫雜文小說了


「
”用戶7561557081312”對文章【一代鴻儒章太炎與魯迅師生情深——最出類拔萃弟子也非魯迅莫屬了】發表了「
”魯不及章,魯的雜文大前提是錯的”的評論
用戶7561557081312

魯不及章,魯的雜文大前提是錯的


相關文章

蒙古大軍為何三次西征歐洲,卻對南宋視而不見?忽必烈對此有話說

下面這幾個原因是筆者翻閱了《元世祖忽必烈》這本書後得出的個人結論,如有不對,還請見諒說在前面的話,網上所流傳的蒙古大軍三次西征但對南宋視而不見的這句話本身就是一個偽命題,因為在三次西征的過程中蒙古從來沒有放棄過對南宋的侵略。

合食制的今天,遇到疫情,該重視千百年前的分食制了

這,就是分食制,也稱分餐制,用餐器具把食物分開,大家坐在一起每人一份各吃各的,吃多少就要多少,夾多少就吃多少。

英雄為國捐軀,清政府不予理睬,反而是日本人自掏腰包為其立碑

於是,占領了威海衛的日本人自掏腰包,為丁汝昌豎立了「 ”壯士之碑”,以紀念這位英雄。「 ”草木國土悉皆成佛”——這種自然觀和靈魂觀,是日本人意識結構的一大特征。

世界悠久歷史國家排名:中國排第三,第一是誰?

我們都知道,中國是有着五千年歷史文明的大國,是「 ”四大文明古國”之一。但你知道嗎,在安陽殷墟還沒有被發現之前,世界各國只承認我國的歷史只是到「 ”東周”時期,這在一些史書中也是有明文記載的。

真正的‘極地惡靈’原是人心,129名船員自相殘殺的背後

這起在歷史上真實發生過的事件,是1845年英國皇家海軍少將約翰富蘭克林爵士,率領128名船員駕駛幽冥號和驚恐號,兩艘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艦艇,組成的一支探險隊。

西方經濟危機下的蘇聯,礦工每天只干6小時,一周三天假期發牛奶

「 ”1931年,蘇聯國家工業的全部生產比較起1930年要增高45%。那可是工業生產的提高在一年之內就增高45%呀!一次又一次的世界紀錄,任何資本主義工業國家未曾夢想過。在過去4年中,蘇維埃每年平均增加23%-26%。德國工業在過去16年中平均每年增加5%-7%。美國的工業在歐戰前平

老板們都喜歡擺在辦公室的這東西,以前竟是鎮墓獸

中國人第一次見獅子的記載是在《後漢書·西域傳》:「 ”章帝章和元年,遣使獻師派使臣給當時的漢章帝劉桓送來獅子和符拔兩種動物當做禮品。符拔名聲不顯咱先不說了,獅子以其威猛的形狀受到了追捧,再加上後來佛教傳入中國後,有「 ”獅子吼”、文殊菩薩坐騎為青獅的說法,所以獅子這個外來物種在中國獲得了

西園八校尉就數袁紹和曹操最出名,那剩下六個都是誰人?

這里不要小看這校尉的官職不咋地,但卻實實在在的擁有實權,甚至比將軍還更有權利,因為他們手底下是直接有兵的,這可比將軍還需要調動兵力要強太多。

宋朝百萬大軍弱不禁風,和馬不如人,地利不在沒關系

正方說:鐵血強宋,抵御蒙古中流砥柱,在世界淪陷後還堅持半個多世紀,且文治發達,經濟繁榮為最盛之時代。反方說:弱宋名副其實,文臣領導宦官帶兵,百萬大軍形同虛設,完全看不到一點大唐風骨,就是一娘們朝代。

​蔣公解放戰爭「 ”黃河戰略”,其實是一條毒計,差點重現花園口

「 ”九曲黃河萬里沙,浪淘風簸自天涯”,作為中國境內流經9省全長5460多公里,河源至河口落差4830米的第二大河—黃河自古就以源遠流長、水勢凶猛著稱於世,加上自秦始皇統一六國後就連為一體的黃河下游黃河堤壩,黃河無疑是一道易守難攻的天然屏障。

她無兒無女,被稱「 ”萬嬰之母”,接生5萬多嬰兒,袁隆平便是一位

「 ”為中華崛起而讀書”,這句話是偉人在國家發展時曾經說過的,在他看來一個國家的強大,離不開少年人的支持,只有少年強大了,國家才能強大,中華才能崛起。

這個人能起死回生,精通道術,醫術不在華佗、張仲景之下

經年不老董奉,字君異,候官縣人,當時有一個人在候官縣做長吏,見到董奉時董奉只有四十來歲,但這個人不知道董奉有道術。

Copyright 每日要聞 ©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