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戰勝利後,戴笠最想當的官是海軍司令

6546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在美國國防情報局「中國第373號」檔案中,有此記錄:「他是唯一一個能在任何地點、任何時間見到蔣介石的人。」這個人一旦在蔣府出現,侍從室主任只消通報一聲「戴先生來了」,就徑直把他引到蔣介石的書房中去。蔣有時甚至來不及從案卷中抬頭,徑呼其就坐,「是雨農啊」。

此人就是戴笠。後來偏居台灣的蔣介石念起戴笠時,尚不勝唏噓:「若雨農不死,不至失大陸。」

抗戰勝利後,戴笠最想當的官是海軍司令

1944年,抗戰已經進入第七個年頭,隨著美軍重挫日軍,盟軍在太平洋戰場轉入了全面的戰略反攻。

據記載,日降在即,為在國內軍事和政治中為蔣介石佔得先機,戴笠親令麾下「忠義救國軍」,開赴京滬、京杭鐵路沿線,以便搶在共產黨部隊之前接手長江下游的淪陷區。

蘇南的沙家浜,正是這樣一塊「忠義救國軍」、新四軍、日偽軍等各種力量錯綜複雜的地區。在革命樣板戲《沙家浜》中,阿慶嫂質問「忠義救國軍」的頭領胡傳魁:「你到底是姓蔣還是姓汪?」其實嚴格地說,他姓「戴」。

戴笠唯恐活動在江浙丘陵地帶的「忠義救國軍」鞭長莫及,難於第一時間趕到上海、杭州、寧波等大城市接防,特上書蔣介石,請求協調偽軍充任臨時受降部隊。

抗戰勝利後,戴笠最想當的官是海軍司令

為此,他甘心放下與丁默邨的個人恩怨,在1945年8月中旬再三致電時任偽杭州市長的丁默邨,安排其與日軍交割寧波防務的進退。「如我方無部隊接防寧波,則日軍不能先行撤退,因四明山一帶匪軍(共產黨部隊)正圖進入寧波也。」

戴笠的「盤外招」,使得共產黨部隊在從抗日戰爭轉向內戰的關頭,處處受到掣肘。對此,周恩來也承認:「戴笠之死,共產黨的革命,可以提前十年成功!」

戴笠在1946年3月17日的空難中殞命,軍統局即四分五裂,他留下的「家業」短時間內十去七八,則是早有預兆。

1945年國民黨八大,一度傳出要推舉戴笠為「國務委員」,他予以堅辭。他自知軍統的「房子很大,柱頭很小」,其在戰時的亟速擴張是應時代之需。若二戰以盟國勝利而告終,對軍統局本身卻不見得是個好消息。

他屬下的重要機關中美合作所、「忠義救國軍」等20萬人,因不再有協助盟軍在太平洋作戰之需,必然要另尋出路。戰時他插手的交通、警察、緝私等公開部門,又免不了新一輪的權力洗牌。

在經濟領域,戴笠曾搭檔宋子文負責全國緝私,單單查抄鴉片的收入每年愈億。財長孔祥熙早年吃了他的虧,一直懷恨在心。

抗戰勝利後,戴笠最想當的官是海軍司令

在軍事領域,戴笠把「耳目」派駐到每一個前線戰鬥單位,在軍隊中素有積怨。《軍情戰報》顯示,在1938年的長沙大火後,戴笠曾致電蔣介石,說「長沙火災損害巨大,張治中辦事不力」;又因「屬下援女求歡」一事打過顧祝同的小報告,並明電胡宗南,「第三戰區戰事失敗全因生活優裕軍紀渙散致無鬥志」,引起了軍事委員會諸多高層將領的不滿。

蔣介石的得意門生陳誠(時任軍政部部長)在日軍投降後,成為力主撤銷「忠義救國軍」的動議者。時在上海前線主持甄別偽特務工作的戴笠,不得不倉惶奔回重慶,「面向陳辭公(陳誠)有所陳述」,勸其「應集中力量經營北方(軍事),方能分校長之憂」。

如何保住一手創下的家業?據沈醉在回憶錄中記述,戴笠曾向他誇口:「如果讓我兼任海軍總司令,我早想好了,你就給我兼任個副官長,怎麼樣?」

這個聽來空穴來風的念頭,在目前披露的檔案中得到了證實。早在1942年草擬的中美合作所方案,就包含了美方在戰後援建中國海軍的條款。戴笠特批「此款須另案實施」。

抗戰勝利後,戴笠最想當的官是海軍司令

戰時三次親自陪同美國海軍少將梅勒斯考察東南沿海情況後,戴笠已將目光投向了戰後的安身立命之所。若如其所願,戴笠成為國民黨海軍司令,他的「忠義救國軍」搖身一變成為海軍陸戰隊,又有何不可能呢?

然而戴笠的猝然殞命,讓這一切付諸東流。他死後不出一月,軍統局最龐大的單位「忠義救國軍」就在杜聿明、陳誠等將領的一再催逼下,整編成了交警總隊。軍統「三巨頭」之一的唐縱脫離軍統,自領全國警察總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