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2497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文:王玉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描述南京最恰當的一句詩莫過於劉禹錫那句:「王濬樓船下益州,金陵王氣黯然收。」

這座六朝古都,彷彿是一本打開的舊書,書頁上飄蕩著六朝殘破的旗幟,飄蕩著灰飛煙滅的皇帝夢。行走期間,感受到的是石頭城滄桑的歷史,聽得到的是它悲愴的嘆息。

「吳宮花草埋幽徑,晉代衣冠成古丘。」

這裡曾有過金戈鐵馬的豪邁,這裡也有過偏安江南的無奈,這裡留下了無數王朝更迭、盛衰興敗的往事。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金陵的王氣,最早來源於《金陵圖經》的記載:昔楚威王見此有王氣,埋金以鎮之,古曰金陵。」

另有說秦始皇南巡,見金陵上空紫氣升騰,憂心忡忡,於是下令鑿通雲山,引入淮水橫貫城中,以瀉王氣,這就是秦淮河的由來。

從這些並無實際考證的傳說中,足以可見,金陵的王氣古已有之,只是這王氣並不威風和豪邁。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最早讓南京升起王氣的是三國的東吳。

公元229年,孫權在建業稱帝,拉開了南京六朝古都帷幕,雖然最終以末代君王孫浩的「千尋鐵鎖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頭」而終結,但東吳讓南京第一次走上歷史的舞台。

東吳、東晉、南朝的宋、齊、梁、陳、南唐,這座城在頻繁的興衰落敗之中,演繹著江山的更迭,直到大明王朝的建立,南京才有了一絲揚眉吐氣的豪邁,今天的南京,也是在明朝建都之時,形成了最初的城市布局。

這座歷史悠久的古城,曾有過眾多的名字:秣陵、建業、江寧、金陵、健康、石頭城,南京,是從明朝開始才有的稱謂。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徜徉南京的大街小巷,常常在想,如果沒有朱棣遷都北京,大明王朝在南京將會延續多久?

這座城,對於歷代建都於此的帝王而言,皆是傷心之地,它陰柔氣息有些過於濃厚,的確不是建都的理想城池,在此建都的王朝,也都是短命王朝,從這方面看,朱棣的遷都是正確之舉,相較於北京,南京少了一些作為帝都的大氣與豪邁。

從地理意義上講,古代帝王大都以北方的黃河流域作為政治權力的中心,建都的理想城池莫過於西安、洛陽,以及後來的北京,長江流域縱然物產豐富、富足安寧,但它偏安江南缺乏一統天下的格局,中國歷史上南方統一北方的例證比起北方統一南方,還是少去了很多。即使在此建都的王朝,也都在日思夜想地收復北方,逐鹿中原或許是每一個帝王最終的夢想。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東晉、南明定都於南京,其實隨時準備東山再起,至於南朝的幾個小朝廷,它們因為國力較小,雖曾有過富庶與發展,但也大多只能偏安江南。

中國歷史上幾次大規模的戰爭,導致大批士族與漢人為躲避戰亂,紛紛南遷,其中很大一部分,遷往了江南。

南京聚集了一大批這樣的士大夫階層,他們逃亡於此的同時,並沒有把這裡作為安身立命的城池,時刻做著回歸故土,揮師中原的夢想。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東晉以王導、謝安為主的從烏衣巷走出的一大批飛揚文字、治國安邦的名人雅士,他們在各自的城池都留下了濃墨重彩的篇章,但依然無法改變定都於此的王朝最終的命運。


這座城交織的更多的是帝王氣、才子氣與脂粉味,縱觀中國歷史,也會發現從北方逃到南方的王朝,很少能夠重新完成江山的統一與收復。所以才會有陸遊至死未忘「王師北望中原日,家祭無忘告乃翁。」

南朝的幾個小王朝更是如此,陳後主陳叔寶、南唐後主李煜,他們大多溫情柔弱、崇尚文化,不喜征戰。

梁武帝在前期還稱得上是一位治國理家的好君王,梁朝在他的治下,也曾富庶一方,國泰民安,但陳後主陳叔寶與南唐後主李煜卻只能稱得上是亡國之君了,他們吟風弄月,荒廢國事,最終落得個國破家亡,也是情理之中。

「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

即便李煜作為詞人留下了輝煌千古的詞章,但作為君王他是個十足的失敗者。這樣的小朝廷,最終為南京城塗抹上了陰柔暗淡的色彩,也讓它從此被刻上了亡國之都的印記。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南京是一座適合懷古的城,它把歷史溶於了自然,走在哪裡,都是走在歷史的印痕里。

這座城有著濃厚的文化氣和書卷氣,這也讓它與同樣作為古都的北京有了很大的區別,北京浩大的空間里升騰著一種盛世的氣象。

而南京,在詩詞歌賦里、在遙遠絕響中,氤氳著一股別樣的傷感與暗淡,它把曾有的金戈鐵馬、紙醉金迷都留在了歷史泛黃的書頁里。

話說南京(之一):金陵王氣黯然收

「山圍故國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南京城走過征伐沙場的硝煙和王朝權力的更迭,它有過歌舞昇平的秦淮煙雨,也有過潮打空城寂寞回的冷寂,你隨時可以循著歷史滄桑的脈絡,去撫摸它每一個王朝更迭的滄桑記憶。

這是一座王氣與亡氣交替的城市,行走期間,感受到的是石頭城抖落的,滄桑而陰鬱的歷史風塵,所以,從一定意義上來說,金陵的王氣更多的是一種「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的無奈。

正如王安石所言:「四百年來成一夢,堪愁,晉代衣冠成古丘。往事悠悠君莫問,回頭,檻外長江空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