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的防彈車連同司機不知所蹤,周總理緊張萬分,大發雷霆

3409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毛主席的防彈車連同司機不知所蹤,周總理緊張萬分,大發雷霆

毛澤東在西苑機場檢閱完畢後,要返回頤和園。給他開防彈車的司機叫孫長金。毛澤東盯著他看了一會兒,似乎陌生,便問道:「你是北平人嗎?」

孫長金回答:「不是。我是大連人,以前給李克農部長開車,今天他叫我給主席當司機。」

毛澤東笑笑,上了車。

到了頤和園,周恩來將主席和其他領導人領到景福閣吃晚飯。晚飯後,又派人將李濟深、黃炎培等十幾位知名民主人士接到頤和園,商談召開政協會議的有關事宜。一談就是半夜12點。毛澤東看了一下周恩來,問:「他們走了,我們是不是去香山?」

周恩來覺得應該讓毛澤東有個安穩的地方好好睡一覺,再說晚上行車更安全一些,也表示同意。說著,他就出去通知備車。

周恩來找到劉進中。劉進中是北平市公安局秘書長,這次專門抽調來負責毛澤東進北平的保衛工作。他聽周恩來一說「馬上準備車,去香山」,腦袋嗡地一聲,簡直要爆炸了!他試圖說服周恩來:「這麼晚了,在荒郊野外這麼大的車隊,要是出點問題不好辦,是不是住下,等明天再走呀?」

也很疲憊的周恩來根本沒有解釋,只說了一個字:「走。」

劉進中只好服從。看著毛澤東等人從屋裡出來,劉進中急忙上前,將毛澤東引到原來周恩來乘坐的轎車旁,拉開車門,請主席上車。毛澤東對坐哪輛車並不在意,只要不耽誤他的工作就行。

一旁的周恩來卻大為吃驚,他來回看了一下,問劉進中:「怎麼啦,主席的車呢?」

劉進中這才說出原委:原來到了半夜的時候,給毛澤東開防彈車的孫長金突然抱著肚子來找劉進中,齜牙咧嘴地對他說:「哎喲,我的肚子痛死了,我去看看病行嗎?」

劉進中一看錶,都快夜裡12點了,也想今天不會再用車,也沒請示,就做了個錯誤主張:「行,可能是白天累的,你去看病吧。」

劉進中剛剛放走了防彈車和司機,周恩來就過來要車,所以他一聽頭都要炸了,只好臨時變通一下,讓主席上了周恩來的車。而周恩來和其他領導人的車,都是普通轎車(直到毛澤東訪蘇時,斯大林才送了兩輛特製的吉斯保險車給毛澤東和周恩來)。

周恩來並不在乎自己坐什麼車,他最擔心的是毛澤東的安全。當時不容他再說什麼,只是用眼睛狠狠地盯了劉進中一眼,也就上了車,挨著毛澤東坐下。車子開動以後,他也不像往日那樣閉目養神(時常睡著),或者與同車的人談話,而是瞪大雙眼,直往車窗外看。他希望通過他的眼睛,在第一時間發現窗外出現的不測。

和周恩來一樣,劉進中坐在車裡,也是從未有過的緊張,好像真有突發事件要衝著他來。他做好了一切準備,只要外面有動靜,他要第一個跳出去,就是用身體也要擋住飛來橫禍。

周恩來非同一般的警惕還有個原因:車隊一出頤和園,帶路的第一輛車就如同箭一般地飛奔,不但塵土飛揚,而且弄得後面的汽車司機眼也不敢眨,拚命加大油門,因為他們不認識路,生怕失去方向。這樣一來,轎車顛簸得厲害,即使周恩來瞪大眼睛,外面的景物都是一閃而過。他手裡捏著一把汗,心想這時要是出點事,連車也剎不住。

所以一到香山,坐在第一輛車內帶路的王范一下汽車,就被周恩來叫住了:「王范,你要幹什麼!」

王范正慶幸這一路又快又安全,左腳剛著地,右腳還在車上,被周恩來一喊,愣住了。

周恩來氣鼓鼓地質問他:「你為什麼要跑得這麼快?」

王范一聽是因為這,一塊石頭落地,臉上還盪出點笑來:「周副主席,我是這樣考慮的,我跑得快一點,跟你們拉開距離,萬一有炸彈,只能炸死我,炸不著後面的車隊。」

他說得也有理。不過周恩來還是狠批了他一頓:「你知不知道後面的車不認識路,你跑得那麼快,後面的車猛追你,天這麼黑,翻了車怎麼辦?!」

王范承認考慮不周,一吐舌頭逃到一邊去了。

與王范的「錯誤」相比,似乎劉進中更大一點。

將毛澤東等人安排好休息後,周恩來又來找劉進中。他聽收拾房子的同志講,毛主席住處修繕粉刷後,還發現一顆丟在那兒的手榴彈。這件事更加深了周恩來對毛澤東安全的顧慮。所以他對劉進中毫不客氣,將他叫到樹叢旁一個無人的地方,再次質問他:「你為什麼把主席的車打發走了?」

劉進中再次解釋:「我以為天這麼晚了,路上又很不安全,今晚就住在頤和園了。」

周恩來自己組織紀律性強,也不允許別人自說自話,不請示不彙報。他指著劉進中的鼻子大聲說:「你扯謊!這麼大的事情你敢擅自做主,你好大的膽子,出了問題怎麼辦,啊?!」

劉進中從未見過周恩來發這樣大的火,情知自己錯到家了,一句話也不敢說。

其實周恩來身邊的人都知道他的脾氣,挨周恩來的批評不可怕,最怕的是強詞奪理,那等於火上澆油。只要你說聲「我錯了」,周恩來的火氣會熄滅一半;另一半只要你不吭聲,也會慢慢熄火……

第二天,在香山開警衛總結會,大家又把劉進中、王范批了一通。因為畢竟沒有出事,所以他們心裡仍很坦然,嘴裡直說:吃一塹長一智。

毛澤東也批評了警衛工作,但他說的是另一層意思:「你們沿途站那麼多的兵,搞得我進北平比蔣介石進北平還厲害,像什麼樣子嘛。」

周恩來也說:「你們哪,就是該警惕的不警惕,不該警惕的瞎警惕。人家的馬車站在那,你刺刀對著人家馬,馬是特務嗎?一個房子里叮叮噹噹響,你就用刺刀對著人家牆,你也不看一看,裡面是幹什麼的,是個打鐵的嘛,你拿槍對著牆,牆有什麼罪?太機械,太生硬,太不像話。」

大家憋住,誰也不敢笑。

毛澤東若無其事地抽煙,過了一會兒先笑了:「你們就是想把我鎖在柜子里,不叫我接近群眾。」

周恩來也說:「交通斷絕,槍口朝外,人民領袖哪有這樣進城的?」

總的來說,毛澤東對那天的檢閱和住處的安排還是很滿意,周恩來時機掌握得恰到好處。毛澤東紅潤的臉色,透出一種興奮之後的倦怠,他對身邊的工作人員說:「今天總算完成了一件大事。從現在起,我們就可以向全中國全世界宣布,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和中國人民解放軍總部,已經進駐北平了,這標誌著中國革命已取得偉大勝利。」停了一下,他又說了一句:「但還不是完全勝利。」摘自《共和國風雲中的毛澤東與周恩來》,百花洲文藝出版社出版 來源:人民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