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7466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一一誰是天下武功第一?

一一總冠軍打其他人能打幾個?

一一上榜勇將都有誰?

這些話題,對任何一個流傳久遠的故事,都註定是最吸睛的。但是, 這不僅僅是一個有意思的話題,也往往是一個有爭議的話題。《三國》故事,也概莫能外。

一個缺少英雄的時代,是個乾癟的時代,至少也是個有缺欠的時代,缺少讓普羅大眾仰望的精神高度。

就象太陽雖然發熱,卻沒有光華;就象花兒雖然明麗,卻沒有花蕊。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無敵勇將,總是能煥發出人們的激情、嚮往、寄託與愛戴。他們,總是與下面這些語句緊密相聯:

萬馬軍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

萬夫不當之勇!

萬人敵!

這三個「萬」,極言勇將的超拔絕倫,每一「萬」都令人心折不已。

三國戰將武功的排名榜,流傳下來的版本也不止一個兩個,其中影響最大、流傳最廣的,還得說是下面這個版本:

一呂(布)二趙(雲)三典韋,四關(羽)五馬(超)六張飛,七許(褚)八黃(忠)九姜維。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是啊,它歷經歲月滄桑,口口相傳,迄今還為人們所津津樂道。 應當說,這九員大將個個都是一等一的頂尖高手,每一位的卓異戰績大家都耳熟能詳,如數家珍。

一部《三國演義》,從一定意義上說,也可以說就是一部書寫勇將的作品,各個章回里都閃爍著他們的壯舉,他們的英雄傳奇拍成了膾炙人口的各種戲劇,歷久不衰。

其中,如三英戰呂布,溫酒斬華雄,轅門射戟,單騎救主、拔矢啖睛、裸衣斗馬超、單刀赴會,等等,都是過目成誦的英雄故事。

這個三國戰將武功排名榜,能流傳多年,自然有它的道理。但是,它也遠不是無可爭議的。

與時下林林總總的排行榜一樣,叫個排名就有麻煩,關注度越高,也就越麻煩,就越物議不斷。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如三國時蜀漢五虎上將的成分,曾氣得剛愎自用的關羽一度不肯接受。《水滸傳》里水泊梁山排出一百單八將,難度更大,估計也會有人不服氣,最後托之於天,才沒見有大的異議。

對於此榜,我想有如下垢病。

垢病之一:從魏蜀吳三國所佔的份額看,有些畸重畸輕。前九名,蜀漢的五虎大將就佔了五個名額,這與《三國演義》的作者羅貫中偏向蜀漢、奉之為正統不無關係。

再看東吳,居然一個也沒有,儘管「北人乘馬,南人駕舟」,但人家也有小霸王孫策與甘寧、太史慈等名將,確實不太給面子啊。

曹魏方面也不寬綽,前九名只佔了兩席,第三的典韋和第七的許褚。這些勇將的排名,也許不能左右歷史大勢,但也不能偏離太多哦。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垢病之二:此一時,彼一時,差異因素多多。說實話,這一條也是最難把握的。

比如說,此時A某負於B某,彼時B某又負於A某,蓋因為這時的身體狀態,戰場態勢、名聲地位、使用的兵器乃至騎乘的馬匹等等均不盡相同。

有人說,趙雲曾與文丑大戰五六十個回合,而關羽上去一刀就把文丑的腦袋切下來,這能說明關比趙的功夫高許多嗎?

有人據此說,張飛與馬超應當排在第二三名,趙雲、關羽都應當往後排,似乎也不無道理,但以上述因素來考量,又彷彿站不住腳。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垢病之三:如此的合轍壓韻,一個歷史時期的武功排名會這麼巧?

這個排名,讀來朗朗上口,是因為字數相當,而且壓了韻腳。僅僅從這個意義上,我們也不僅要多劃個問號。

千垢病,萬垢病,一部作品歷經數百年,仍能有不少人津津樂道,爭議不休,作者應該足以自慰了。

在這個排名中,呂布排名第一應當說無可爭議。「人中呂布,馬中赤兔」,確實所言非虛。虎牢關前,面對排名第四的關羽和排名第六的張飛兩大高手的夾攻,呂奉先仍能遞出招去,只是在又加上劉備助戰時才敗陣逸去。

按新武俠小說的路子,武功天下第一常常是這幾種結局:醉心武功的,去孤獨求敗;熱衷權力的,去爭武林盟主;嫉惡如仇的,去匡扶正義;人品不端的,去助紂為虐。呂布的結局,應當是後者吧。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從武功天下第一與其他人的差距看。與別的作品的武功排名榜比較,《三國演義》排名第一的與排在其後的,差距並不是很大。

《隋唐演義》里,天下第一條好漢李淵霸,三錘就震垮了第三條好漢裴元慶。當然,其中有些東西誇張太甚,李的大鎚竟有八百多斤,頗有點「燕山雪花大如席」的無限誇張之感。

相比之下,《三國演義》的描寫還是更真實些吧。

(圖片選自網路,鳴謝!/原創作品,轉載須註明作者、出處)

超拔絕倫最風流一一我看《三國》勇將排行榜

珍珠大笑 文學學士,攜筆從戎後曾任原瀋陽軍區前進報社文藝副刊編輯、主編,主任編輯,獲得中國新聞獎、解放軍新聞獎、共青團新聞獎以及省以上新聞獎、徵文獎計數十個,獲得省"優秀新聞工作者"榮譽稱號,也曾入圍新浪草根名博的歷史文化新人,榮立二等功兩次、三等功五次,有新聞文學作品集《鐵血男兒》面世,有多種報告文學、散文、雜文、詩歌刋於紙媒或收錄於各類選本中,曾擔任十餘種書籍的編委、主編或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