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澤東曾為何事向許世友微微鞠了一躬 讓許流下眼淚

5785 人參與      分類 : 歷史  

來源:清風明月逍遙客

毛澤東曾為何事向許世友微微鞠了一躬 讓許流下眼淚

原題:在大家同意槍決許世友時,毛澤東為什麼要救他?

1937年3月,中央決定批判張國燾的錯誤路線,部分紅四方面軍的同志受到牽連,他們被審查,被批判,被關押,甚至可能會被處決。當時,個別人想借批判張國燾來全盤否定紅四方面軍的歷史功績。許世友正傷病纏身,卧床不起。他對此想不通,接受不了,苦悶至極。

窯洞外面,大大小小的鬥爭會一天比一天厲害,紅四方面軍各級幹部壓抑至極。他們一撥撥來到許世友住處,悲憤落淚,傷心欲絕,激動傾訴……當時許世友感受到的痛苦,遠甚於身上的戰傷!有人看見紅四方面軍幹部聚集到許世友身邊了,便斷定:他同情並包庇張國燾,暗中反對黨中央,而且秘密組織反革命集團。

許世友立即被逮捕關押。一同被抓的另有不少紅四方面軍的軍師級幹部,他們都被關進一排牢洞里。

放風時間到了,這些百戰餘生的指揮員終於相聚了。他們彼此一望,傷心難抑,有人禁不住痛哭……正在放風的許世友聽到哭聲,立刻朝哭者怒吼:哭什麼?紅四方面軍沒一個孬種!殺頭就殺頭,槍斃就槍斃,哭個屁,不準哭!

但是,許世友這種視死如歸的態度,在某些人眼裡,更像是「死不認罪,抗拒中央」。於是,守衛們先給許世友戴上一副手銬,但手銬根本拘不住他。守衛見許世友不但手勁兒大,腿腳更厲害,於是,又給他加了一套腳鐐。在被關押的所有幹部中,許世友唯一享受了「鐐銬雙全」的待遇。

戴著手銬腳鐐的許世友還是不安分,他在牢洞每天唱幾段京劇,《包公鍘》啊,《小放牛》啊。看守見一個重犯竟然整天樂呵呵的,就很生氣,罵他是個「托洛茨基分子」。許世友跟那看守打趣:「什麼?兔子吃雞?沒聽說過嘛。我告訴你,兔子從來不吃雞,狐狸才吃雞,不信你問問中央!」

在那些日子裡,許世友多次被拉到大會上批鬥,而台下席地而坐的又都是他的老部下,是那些跟隨他出生人死的戰士……許世友在這個時候往往格外憤怒,身上的手銬腳鐐也被他掙得嘩嘩作響,幾乎斷裂掉。他破口大罵那些污辱他及其部隊的人!台下好多戰士聽了流淚,但不敢哭出聲來。

在決定許世友命運的那次會議上,有人建議,許世友態度太惡劣,氣焰太囂張,應該立刻執行槍決,否則不能教育受欺騙、受蒙蔽的紅四方面軍部隊……當時多數人已經同意對許世友執行槍決了,但毛澤東否決了這個建議。

令許世友更加詫異的是,牢洞里的他,竟然收到了毛澤東託人送來的一條哈德門香煙。這煙在當時的延安非常稀少,而且還是毛澤東所贈,這是何等珍貴!

其實,許世友的非常經歷與肝膽血性,早就引起毛澤東的關注。當時,徐向前剛剛到達延安,毛澤東立刻讓他去「看看許世友,代表中央做些工作」。

隔日,毛澤東親自來到牢洞,跟許世友談話。

這次談話,毛澤東和許世友都叼著哈德門香煙,你一支我一支,吸個不停。毛澤東嚴肅地給許世友講道理,反覆說明張國燾的錯誤所在,而許世友一言不發,靜靜地聽。他們面前飄著大團煙霧……

毛澤東看一時難以說服許世友,就婉轉地結束了這次談話。

兩天後,毛澤東又來了。戴著鐐銬的許世友被帶到他面前。毛澤東靜靜地看了許世友一會兒,忽然摘下軍帽,正聲道:「許世友同志,你們作戰勇敢,犧牲很大,非常辛苦。我向你表示敬意!」毛澤東竟然微微鞠了一躬。

許世友流下了眼淚。

許世友被釋放後,毛澤東親自安排他進入「抗大」學習,並給他設置一個職位:抗大校務部副部長,讓許世友半工半讀。

從那時起,許世友鐵了心跟隨毛澤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