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了中國,我們生活水平會下降,建設軍隊的錢也要打折扣」——澳媒解析澳大利亞如何選邊站隊

1366 人參與      分類 : 軍事  

「離了中國,我們生活水平會下降,建設軍隊的錢也要打折扣」——澳媒解析澳大利亞如何選邊站隊


一段時間以來,隨著中美兩國關係關係跌入低谷,中國和澳大利亞政治關係也持續緊張,兩國之間的不信任情緒持續上升。政治經濟互為表裡,中澳兩國的經濟關係也不斷遇冷。


中國對澳大利亞的投資大幅下降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最新分析報告顯示,2019年中國對澳商業投資為18億美元,與2018年的35億美元相比,降幅約為47%,這也是連續第三年下降。這一數字與2016年115億美元的峰值相去甚遠,澳大利亞礦業、房地產、製造業和農業都受到波及。

中國對澳投資大幅減少的一個因素,可能是曾吸引中國大量投資的澳洲礦業繁榮不復往日,但中國投資者也被澳政府設立的新監管壁壘攔住了。除了禁止華為公司加入其5G網路的推廣行列,今年澳政府又推出了新的限制措施,以阻止海外公司瞄準受冠狀病毒大流行影響而陷入經濟困境的澳大利亞資產,並因此阻止了蒙牛乳業收購澳大利亞獅子乳業和飲料公司,稱該交易「違背了國家利益」。


「離了中國,我們生活水平會下降,建設軍隊的錢也要打折扣」——澳媒解析澳大利亞如何選邊站隊


與此同時,中國也限制公民到澳大利亞旅遊和留學,並以限制商品進口減少兩國間的經濟交流。澳大利亞研究機構認為,中國對澳大利亞目前所採取的措施「相對克制」,如果兩國繼續關係惡化,中國有可能對澳大利亞1100億美元的出口貿易採取更為嚴厲的行動。


「中國是我們不可避免的經濟命運」

對此,澳大利亞有媒體刊文——「給將軍們的備忘錄:中國是我們不可避免的經濟命運」。文中寫道,在澳大利亞歷史上一定有這樣的時候,人們看著國家的經濟專家,懷疑他們是否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今天,問題又來了:關心我們經濟未來的人們想知道,我們的國防和外交專家是否清楚他們在玩什麼把戲?

澳大利亞前儲備銀行董事會成員約翰•愛德華茲博士在為洛伊研究所(成立於2003年,是一家十分獨立且沒有任何黨派色彩的機構,其研究結果相對客觀真實)撰寫的一篇論文中,也雄辯地表達了澳大利亞許多商界人士和其他人的關切。

他表示,即使在一個大國競爭的時代,澳大利亞也不必在美國和中國之間做出選擇。澳大利亞很久以前就做出了自己的選擇,並且深陷其中。它選擇自己的地區,包括其最大的成員,中國,作為其無可避免的經濟共同體。很久以前,它也選擇美國作為國防盟友,以支持澳大利亞的領土獨立和自由。

「離了中國,我們生活水平會下降,建設軍隊的錢也要打折扣」——澳媒解析澳大利亞如何選邊站隊

「離了中國,我們生活水平會下降,建設軍隊的錢也要打折扣」——澳媒解析澳大利亞如何選邊站隊

中國對澳商業投資連續三年下降。


這兩種選擇之間存在很大的緊張關係,但兩者又都不可能會改變。對澳大利亞人來說,同其他許多長期存在的外交政策問題一樣,這是無法解決的,只能加以維繫。但是,只有澳大利亞政府對澳大利亞的利益有一個明確和統一的理解,並且需要有能力的人執行符合這種理解的政策,它才能得到維繫。

幾十年來,澳大利亞與東亞地區的貿易增長一直快於其國內生產總值和貿易總量。澳大利亞對東亞的出口現在占其國內生產總值的六分之一以上。其中一半出口到中國,達到10倍於出口美國的。

愛德華茲說:「如果沒有與中國的貿易,澳大利亞的生活水平就會下降,經濟就會萎縮,支付軍事防禦費用的能力也會下降。」

他進一步表示,澳洲與中國經濟接軌,不僅因為中國是我們出口的大市場,也因為中國是我們在東亞其他主要市場(諸如台灣地區、日本、韓國和東盟國家)的主要貿易夥伴,今天,東亞和太平洋形成了一個區域經濟共同體,就其成員之間的貿易和投資而言,其一體化程度僅略低於歐洲聯盟,比北美區域一體化程度高得多。

即便澳大利亞把所有能賣給日本和韓國的鐵礦石和煤炭都賣了,它還是找不到新的鐵礦石和煤炭市場來取代它現在賣給中國的那部分市場,更不用說那些無法輕易取代的出口到中國的葡萄酒、肉類、乳製品和製造業產品市場。外國遊客的最大份額來自中國,外國學生的最大份額也來自中國。

經濟靠中國,軍事靠美國

愛德華茲認為,很難想像澳大利亞政府會自願減少對中國的出口。澳大利亞不能、也不會與中國經濟脫鉤。因此,澳大利亞對美中競爭的立場必須認識到,損害中國繁榮的因素也損害了澳大利亞的繁榮。中國與北美或歐洲的經濟「脫鉤」,不符合澳大利亞的利益。

但是,澳大利亞也不會與美國的安全保障脫鉤。美國仍將是澳大利亞先進軍事技術的主要來源。它也仍將是安全情報的主要來源。

「離了中國,我們生活水平會下降,建設軍隊的錢也要打折扣」——澳媒解析澳大利亞如何選邊站隊

在軍事上,美國仍是澳大利亞的國防盟友、安全保障。


「任何敵對勢力都不能完全忽視美國在必要時為澳大利亞提供軍事援助的可能性。因此,澳大利亞與美國的安全保障是非常寶貴的,任何澳大利亞政府都不會自願貶低它,更不用說放棄了。」

在世界交往中,澳大利亞與中美這兩個支柱之間的緊張關係未來幾十年內仍將繼續。澳大利亞人自然清楚維護這些關係的核心——謀求澳大利亞的長期利益,因此澳大利亞需要更加謹慎和聰明地處理這些關係。

愛德華茲在論述中最後總結說,中國在世界舞台上扮演的角色越來越大,而美國和中國之間的關係惡化,使得澳中美這種緊張關係越來越難以控制。到目前為止,在處理與中國的關係中,澳大利亞越來越需要具備的聰明才智表現得並不明顯……拒絕在中美雙方的貿易和技術競爭中選邊站隊,是澳大利亞已宣示的政策,而且也被明智地採納了,但還沒有被巧妙地實施。

編輯:言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