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2020-10-18 15:20:41 546 views
摘要

曾經,軍號一響,熱血青年來自五湖四海。年輪轉動,軍旗仍在飄揚,老兵卻已分散大江南北。2020年5月,頭條尋人聯合頭條軍事 ,共同發起#老戰友,你還好嗎#公益項目,將藉助技術和平台的力量,尋找失聯戰友,助力老兵與戰友團聚。

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馬生俊的退伍軍人證明書

於是,在朝夕相處的過程中,馬生俊和這個來自山東的大小夥子迅速建立起了深厚的戰友情誼。「黃立新當兵之前還是一個民請老師,在我們那個年代的部隊里,文化程度算是很高了。」原來,黃立新在入伍之前曾念過幾年書,據說擁有高中程度的文化水平,「他的那手字是真的漂亮,那時候隊里過春節總是由他來負責寫對聯,平時領導也會讓他寫些文件,起草文件之類的,也算是半個『文書』吧哈哈。」

在馬生俊的眼裡,黃立新是一個思想覺悟很高的人,他不僅文化水平過關,工作能力方面也十分出色,是個既能文又能武的勤勞兵!馬生俊甚至認為,「堅強」二字就是黃立新的代名詞——「為什麼說他堅強呢?就是因為不管隊里的活再累再苦,他從來不說二話,接下任務一口氣悶頭就干!」

馬生俊說,兩人當時的工作環境本就惡劣,高山之下儘是貧瘠無垠的山地,放眼望去,荒蕪的山區人跡罕至,河流藏在崎嶇的山路褶子里。每每遇上寒冷的冬季,夾雜著瑟瑟冬風的飄雪總會哀怨地落滿這片灰色的土地,發出幽怨的低鳴,好似在抗議那極度嚴峻不耐受的生存環條件。馬生俊在回憶中禁不住感嘆,二人就是在這樣的自然條件下一起搭夥搞戰備工程,在偏遠地區修築飛機場、挖掘防空洞......「他有時還會接到一些額外的文字工作,論起工作量,他自然要比我們忙的多。」

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即使工程兵的生活條件十分艱苦,兩人軍隊的駐地又遠在青海,來自沿海大省的黃立新必然會對內陸地區的氣候產生不適的感覺,「但他還是堅持下來了,而且還幹得很好。」

正是由於黃立新這種勤懇、愛拼且極具韌性的性格,自從他入伍之後,他連續幾年都獲得了班級里「五好戰士」的稱號,「我們一個班16個人,『五好戰士』的榮譽一般只有2到3個名額!他多年連登榜首,可見他是真的厲害!」

山洞塌方,突遭變故

1968年11月的一場變故,無情地斬斷了二人之間的聯繫。

1968年的冬天,馬生俊接到組織上的指示,在恰卜恰地區開展修築防空洞的任務,「那天我正好和黃立新錯開排班,我們排里四十多個人在山洞裡作業,但誰也沒想到悲劇就這麼發生了——」

起先,馬生俊並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直到他看見原本正在山洞內作業的戰友們驚惶地如水般向自己湧來,「他們朝我狂奔,有人摔倒了,有人被擊中了,還有人倒下後再也沒起來......」慌亂中的馬生俊也不能倖免,突如其來的山洞塌方困住了幾近一半的戰士,即使當時馬生俊在洞外作業,他也被散落下來的碎石砸中,頭部受到重創,傷勢嚴重,情況一度十分危急。

「那場事故一共死了3個人,20多人受傷,我被撞成了腦震蕩也進了醫院。」

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馬生俊當兵時期的照片

醫院一別,再見便是無期

自那之後,直到69年4月,馬生俊就再沒有回過部隊,一直在醫院中調理身體。據馬生俊回憶,在他住院期間黃立新來過好幾次,有一次見自己躺在床上時甚至還哭了出來。

面對躺在病床上的老班長,回想起昔日生龍活虎的馬生俊,黃立新的眼睛立即紅了,「我頭上纏著紗布,那時候情況不是很樂觀,他一見我躺那兒一動不動就忍不住哭了......」然而,由於黃立新在連隊里身兼數職,且工作任務繁重,常常要分身去縣城裡交材料,因此不能親自照顧馬生俊,「我當然理解他,他能抽空來看我我就已經很開心了。」

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中年時期的馬生俊

然而,誰也沒想到的是,醫院一別便是二人往後五十年內的最後一面。「我4月離開部隊後就回了老家,沒和他說一聲也沒和他道別,我倆的關係這樣突然斷了。」

年少時說走就走的乾脆,隨著年歲的增長卻慢慢演變為一種懊惱的情緒。

尋找山東籍戰友黃立新,山洞塌方突遭變故,醫院一別竟是半個世紀

馬生俊的近照

"我從2010年開始找他,期間我孫子也去山東那邊找人問,甚至去查有多少同名的人,但是你想想,五十多年過去了,找這麼個人簡直就像在大海里撈針!」直到近期,馬生俊的孫子馬先生看到了今日頭條#老戰友,你還好嗎#的公益項目,於是他立即與頭條尋人的平台取得了聯繫,「以前科技不發達,現在有了網路找人真是方便多了,如果能通過你們找著我這個老班副,那就真的是奇蹟了!」

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