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普通」的物件,讓我們看到共產黨人的初心……

3077 人參與      分類 : 軍事  

來源:解放軍報微信·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

再過兩天

我們將迎來

中國共產黨誕辰99周年


一路走來

中國共產黨人

留下了數不清的精神財富


回望來路

讓我們從幾個「普通」的物件中

汲取精神力量

感悟共產黨人的「初心」


半條被子

這些「普通」的物件,讓我們看到共產黨人的初心……

湖南省汝城縣沙洲村廣場上的「半條被子」雕塑。新華社發(陳澤國 攝)


1934年11月,紅軍長征來到汝城,駐紮在沙洲村一帶。有三位年輕的紅軍女兵,待在村民徐解秀家門前的坪壩上。


時已入冬,寒風凜冽,徐解秀招呼女紅軍進屋住。家裡一貧如洗,僅有一張木架床,床上只鋪了稻草和破棉絮,蓋的是一堆爛棉絮,連一條完整的被子都沒有。徐解秀便在床邊架上一塊板子用來搭腳,抱著兒子,和三個女紅軍橫著擠在了僅有1.2米寬的床上,五個人身上蓋的,是三位女紅軍唯一的行軍被。


女紅軍與徐解秀同吃同勞動同睡一鋪,還幫她帶孩子、燒火煮飯,閑時給徐解秀夫婦講革命道理。幾天後,紅軍要上路了。三位女紅軍決定把被子送給徐解秀夫婦。但夫婦倆怎麼也不肯接受。最後,一個女紅軍用剪刀把被子剪成兩半,拿了一半送給他們。


什麼是共產黨人?共產黨人就是自己有一條被子,也要剪下半條給老百姓的人。


一根粉條

這些「普通」的物件,讓我們看到共產黨人的初心……

寧夏西吉縣將台堡紅軍長征紀念園內的三軍會師紀念館裡展出的當年紅軍用過的粉勺。新華社記者 羅曉光 攝


在寧夏固原市西吉縣,有一種用馬鈴薯澱粉製成的粉條被當地群眾親切地稱之為「紅粉」或「紅軍粉」。


事情得從80多年前說起。1935年8月,紅二十五軍作為第一支進入寧夏的紅軍隊伍,途經寧夏西吉縣的興隆鎮。這裡是回族聚居區,紅軍充分尊重回族群眾的宗教信仰和風俗,被當地百姓稱讚為「仁義之師」。


紅二十五軍短暫休整後離開時,幾名傷員借住在西吉縣興隆鎮的老鄉家養傷。這些紅軍傷員來自南方,看到當地老百姓僅靠蒸、煮等方法食用馬鈴薯,便開始教他們如何利用馬鈴薯製作粉條。工藝經紅軍教授後,就在當地流傳開來,老百姓親切地稱之為「紅軍粉」。


雖是小小一根粉條,但對當地百姓而言,可謂一件大事:馬鈴薯不易貯存的難題被破解,這項製作馬鈴薯粉條的技藝,80多年來在王河村從未斷絕,一直傳承至今。


時至今日,當地群眾依舊將這種粉條稱作「紅粉」或「紅軍粉」,是紀念,更是感恩。


一張黨證


這些「普通」的物件,讓我們看到共產黨人的初心……

方槐。(資料圖)


爬雪山、過草地,他曾走過萬里長征。開國大典,他率機接受檢閱,後來又為人民空軍的建立,共和國航空事業的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他就是開國少將方槐。


一次,一位老戰友問方槐:「一輩子幹革命,最看重的是什麼?」方槐拿出了他的黨證。


方槐出生於窮苦家庭,1931年,不滿14歲的他得知紅軍正在招兵,興沖沖地去報名。接兵的同志看他還沒步槍高,勸他長大一些再去。1932年,家鄉再次擴充招募紅軍,方槐終於如願以償。入伍1年,他就光榮地入了黨,擁有了一張神聖的黨證。


長征中,方槐爬雪山、過草地、進行反圍剿作戰,他攜帶的許多物件都相繼丟棄和遺失,但這本貼身保管的黨證始終毫髮無傷。

這些「普通」的物件,讓我們看到共產黨人的初心……

方槐的黨證。


1937年底,他被組織選派赴新疆學習航空技術。由於當時形勢複雜,為保護好人民空軍的種子,組織上要求任何紅色物品都不能帶在身上。


赴新疆前,他與戰友陳鶴橋約定:「這本黨證跟我走過長征,現在交給你保管,如果我死了,就給你留個紀念;如果能再見面,你就把它交還給我。」


1949年12月,兩位革命戰友在重慶意外相遇。見到老友,陳鶴橋從放在住處的掛包里拿出了一個金黃色的油紙包,裡面正是方槐的黨證。


時隔12年,黨證終於物歸原主。


方槐說:「黨證比生命還貴重,什麼都可以丟,它不能丟。」不忘來處,鐵心向黨,一本黨證見證著方槐對信仰的忠誠和堅定。


為中國人民謀幸福

為中華民族謀復興

是中國共產黨人的初心和使命


一個個物件里包含著的

是共產黨人的初心

時光流逝

精神永存


(解放軍報微信·解放軍新聞傳播中心融媒體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