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462 人參與      分類 : 軍事  

1927年8月1日凌晨,由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領導的南昌起義爆發了!中國共產黨人舉行武裝起義,打響了武裝反抗國民黨反動派的第一槍,開創了中共獨立領導革命戰爭和創建革命軍隊的新時期,揭開了土地革命戰爭的序幕。在中國人民解放軍1955年授銜的十大元帥中,朱德、賀龍、劉伯承、聶榮臻、林彪、陳毅、葉劍英、徐向前等8位元帥,與南昌起義緊密相連。他們在這次起義中,有的參與了策劃,有的參與了指揮,有的參加了起義的全過程,有的趕上了起義的尾聲。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任國民革命軍第二十軍軍長時的賀龍

■賀龍部隊是起義的主力


  南昌起義部隊來自多方面,但賀龍任軍長的第二十軍和葉挺率領的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及葉挺獨立團擴編後的第四軍第二十五師是起義的主力。


  1927年7月中旬,賀龍領導的第二十軍和葉挺領導的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進駐九江及其附近地區。當武漢汪精衛政府叛變革命的消息傳來時,部隊群情激憤。在素有「鐵軍」之稱的第二十四師,部隊化憤怒為力量,更加嚴格地進行軍政訓練,戰士們鬥志昂揚,決心向蔣、汪討還血債。在第二十軍,賀龍在黃石港召開軍官大會,他激動地說:「革命到了危急關頭,擺在我們面前的有三條路:第一條是把隊伍解散,大家都回老家去;第二條是跟蔣介石、汪精衛去屠殺工農子弟,行不行?」


  「不行!」軍官們異口同聲地回答。


  賀龍環顧了會場,堅定地說:「我賀龍就是刀架在脖子上,也絕不走這兩條路。願意跟我幹革命的,我歡迎。不願意的,可以離開,但不許拉走隊伍!」


  下面的軍官紛紛說:「軍長決定怎麼辦,我們就怎麼辦,一定跟著軍長走!」


  7月28日,賀龍見到了前來領導南昌起義的中共前敵委員會書記周恩來。聽了周恩來關於起義的基本計劃後,賀龍說:「我完全聽共產黨的命令,黨要我怎麼干就怎麼干!」


  周恩來滿意地點頭說:「共產黨對你下達的第一個命令,就是黨的前委委任你為起義軍總指揮。」在天空最為黑暗,共產黨人最為困難的時候,共產黨找到了賀龍,賀龍也找到了共產黨。起義部隊南下途中,由周逸群、譚平山介紹,賀龍在江西瑞金加入了共產黨。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在黃埔軍校任職時的葉劍英

  ■葉劍英在關鍵時刻召開「小船會議」


  賀龍的第二十軍和葉挺的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高漲的革命情緒,引起了反動派的關注。因為賀龍與葉挺部當時屬於張發奎領導的第二方面軍。汪精衛便與張發奎商量怎麼辦。張發奎一揮手,決定立即解除賀龍與葉挺的兵權,他說:「這兩支部隊沒有了賀龍與葉挺,便群龍無首,徹底瓦解了。」


  汪精衛同意張發奎的做法,他倆便計劃召開廬山反共會議,通知葉挺、賀龍參加,並電令葉挺、賀龍所部集中在德安,妄圖以此解除葉挺、賀龍的兵權。汪精衛、張發奎的陰謀被時為張發奎的部下、在黃琪翔第四軍任參謀長的葉劍英所了解。葉劍英得知這一緊急情況後,立即設法找到葉挺和賀龍,將情況告訴了他們。1927年7月25日,在九江市區南部的甘棠湖,葉劍英、葉挺、賀龍坐在一條小木船上,以在一起遊玩為名,開了一個小會。他們分析了情況,最後決定:賀龍、葉挺不去廬山開會;不執行張發奎要求葉挺、賀龍部隊集中德安的命令;部隊立即向南昌開進。這就是著名的「小船會議」。此次會議後,葉挺、賀龍率部隊立即向南昌進發。第十一軍第二十四師在前,第二十軍隨後,大隊人馬浩浩蕩蕩沿南潯鐵路線疾進。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南昌起義時期的朱德

  ■朱德「宴請」敵團長


  1927年7月27日,周恩來在陳賡陪同下經九江來到南昌,住在朱德的寓所里。朱德與周恩來早就是親密戰友,在德國留學期間,朱德在周恩來介紹下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26年夏,朱德回國後,奉黨的指示,到南昌任名義上隸屬於國民革命軍第三軍實際上是共產黨領導的軍官教導團團長,併兼任南昌市公安局局長。


  1927年6月,國民黨江西省政府主席、第五方面軍總指揮朱培德實行「清共」,教導團的黨員大部分被遣散,朱德也被「禮送出南昌城」,出走武漢。由於朱德對南昌比較熟悉,7月21日,朱德接受黨的派遣,又秘密回到南昌,為起義提供情況,並利用他在滇軍中的老關係作掩護,策劃整個起義安排,領導軍官教導團留下來的部分幹部和學員準備參加起義。朱德回到南昌後,作了大量的準備工作,爭取了很大一批力量參加起義。尤其是他對敵人了如指掌,從而提出了一舉殲滅敵人的起義部署,保證了起義的勝利。


  本來起義時間定在8月1日凌晨4時,但第二十軍一師一團出了叛徒。7月31日晚,叛徒把起義的行動泄露給了敵人。於是,前委立即決定,將起義時間提前到凌晨2時。


  叛徒告密,敵人察覺,這一情況是怎麼被我方及時發覺的呢?無巧不成書,這件事巧就巧在朱德「宴請」敵團長上。


  7月31日晚上,根據前委指示,朱德執行一項特殊使命——「請客」。他利用和滇軍軍官的舊誼,以請客的名義,將敵第三軍第二十三團團長盧澤明、第二十四團團長肖鬍子和一個副團長請到離他們的駐地較遠的大戲院街口的一家飯館裡吃飯。賓主落座後,朱德興緻勃勃地舉起酒杯說:「咱們兄弟十幾年來東征西戰,南北漂泊,難得在一起聚會。今日良辰,邀請諸位大駕光臨,只是為了開懷暢飲,暢敘舊情。我朱某感謝各位賞光,來,幹了這一杯!」


  宴席上,觥籌交錯,談笑風生,賓主間猜拳行令,越喝越有興緻。宴會從晚6點一直進行到晚9點,已經是酒足飯飽了。朱德又請客人們在院子里打麻將,盧澤明高興地說:「我的手早痒痒了。」於是,一場「竹戰」開始了。然而,此時此刻,在院子外面,一場真槍實彈的戰鬥正在加緊準備。


  晚上10點半左右,突然有個年輕的滇軍軍官風風火火地跑進院子,上氣不接下氣地報告說,他已經接到命令,要他立即解除自己所轄地區里的滇軍武裝,他不知道這件事該怎麼辦。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使院子里的空氣驟然緊張起來。「竹戰」停了下來,朱德的心裡也突然一緊,但他旋即從容地一笑說:「在這混亂時期,什麼謠言都有,我們不必管它,來來來,接著玩麻將。」


  但是,客人們再也無心坐下來玩麻將了,肖鬍子團長堅持要回去看看,盧澤明也像熱鍋上的螞蟻來回踱步。朱德思考了一下,看再也不能留他們了,便以惋惜的口吻說:「那隻好悉聽尊便了,改日再會吧。」


  肖鬍子臨走時還神秘地告訴朱德說,今晚恐怕有暴動,要小心。


  客人們走後,朱德立即換上軍服,火速向起義總指揮部奔去。他向總指揮部報告說:「起義的消息已經泄露,敵人已有察覺,不能再等了,要趕快動手!」


  前委根據這一緊急情況,立即決定把起義發起時間提前到8月1日凌晨2時。由於朱德拖住了這幾個軍官,敵軍在一段時間內失去指揮,為起義軍解除這兩個團的武裝創造了有利的條件。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任國民革命軍暫編第十五軍軍長時的劉伯承

  ■劉伯承出任起義軍參謀團參謀長


  南昌起義的前十天,擔任國民革命軍暫編第十五軍軍長的劉伯承,接到赴南昌起義的通知後,為了能安全順利地離開部隊,向上級請了假,還在漢口《民國日報》上刊登了《劉伯承因病請假》的消息。消息刊登當日,他已秘密離開武漢前往南昌。


  南昌起義前,中國共產黨人沒有獨立地領導過武裝鬥爭。所以對起義的組織領導者、中共前敵委員會書記周恩來來說,當時迫切需要一個軍事上的得力助手。劉伯承曾領導過瀘州起義,是川軍名將。他有秘密組織大規模兵暴經驗,又有豐富的作戰指揮經驗,所以,周恩來選中了他。劉伯承不負眾望。他首先根據周恩來的指示,到第二十軍軍部協助賀龍擬制起義計劃,並協助指揮第二十軍攻佔朱培德的第五方面軍總指揮部。起義成功後,他又出任參謀團參謀長,直接指揮、策划起義部隊隨後的作戰行動。


  起義成功後成立的參謀團,成員有周恩來、賀龍、葉挺、朱德、劉伯承等人。在確定參謀團領導的問題上,周恩來回憶說:「參謀團當時沒有人任主任,我就指定劉伯承同志來做參謀長。他起初謙虛,不肯答應,後來我說一定要你來做,他才擔任參謀長職務。」


  在起義部隊南下、連日行軍作戰的情況下,參謀團實際上成為起義軍的指揮核心和領導中樞。劉伯承在其中發揮了重要作用。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青年時期的聶榮臻


  ■聶榮臻將二十五師大部拉到南昌


  7月26日,周恩來先到九江,向九江的共產黨員傳達中央的起義部署:起義成功後立即南下佔領廣東,奪取海口,以等國際支援,再舉行北伐。


  會後,周恩來把聶榮臻留下,向他交代任務:「你親自去辦,把駐防馬回嶺的二十五師拉到南昌參加起義。」


  「什麼時候行動?」聶榮臻問。


  「預定為7月底8月初,要等南昌開會後定,到時候我通知你!」


  「可眼下沒有電報,等我接到通知再行動,可能來不及,誤了大事怎麼辦?」


  「明天你就可以開始行動,把二十五師拉出來開向南昌。我們在南昌發難後,就給你開一列空車皮來,這是個信號,你們乘這列車去南昌,行動也會快得多。」


  二十五師是在葉挺獨立團的基礎上擴展而成的,具有較強的戰鬥力,在北伐軍中影響很大,該師若能參加起義,其意義遠遠超過一個師。


  聶榮臻果斷地向周恩來表示:「我一定完成這項重要任務!」


  周恩來嚴肅地問:「你有什麼打算?」


  聶榮臻說出了自己的初步設想,得到了周恩來的首肯。周恩來又補充說:「部隊的行動,一定不能離開南潯鐵路。」


  此時的二十五師,內部情況十分微妙。師長李漢魂是張發奎的親信,聽命於張發奎,不會參加起義。參謀長張雲逸是共產黨員,可以得到他的大力配合。下面的官兵中,有的了解共產黨,有的相信國民黨,更多的則對兩黨都缺乏認識,處在猶豫彷徨之中。


  聶榮臻趕到二十五師以後,時間緊迫,需要爭分奪秒地做工作,但又不能公開行動,以免暴露,被敵人先下手。他分析了該師3個團的情況:七十三團的前身是葉挺獨立團,團長周士第是共產黨員,有勇有謀,能夠把握住全團,把這個團拉出來是完全沒有問題的;七十四團團長是張發奎的人,他會死心塌地地跟著張發奎走,把這個團拉出來沒有可能,其中有的黨員幹部已經通知過,能拉出多少算多少;七十五團團長不是共產黨員,但一營副營長孫一中是黃埔軍校一期的學生,也是這個團的中共支部書記,七十五團的營、連、排級軍官中許多是共產黨員,所以,孫一中實際上掌握著這個團的領導權。聶榮臻反覆分析後,認為無法把全師一下子拉走,但決定以拉走七十三、七十五團為重點,進行工作。


  聶榮臻找到周士第,說明了南昌起義的意圖。


  「特派員,你說怎麼辦就怎麼辦!」周士第十分乾脆。攻打武昌時,周士第是葉挺獨立團的參謀長,認識聶榮臻。所以,他這樣稱呼聶榮臻。


  「等南昌的列車一到,你就率全團離開營房,輜重裝上列車先走,部隊步行,以接應七十五團一起行動。」


  聶榮臻找到孫一中,孫一中與周士第一樣,表示完全聽聶榮臻的。


  8月1日上午,一列火車開到了馬回嶺。聶榮臻立即明白南昌起義已經成功,便按事前與周恩來的約定,迅速組織部隊行動,七十三團、七十四團、七十五團大部分官兵上了火車。8月2日拂曉,部隊趕到南昌。聶榮臻把部隊安頓好,自己趕到起義指揮部,找到周恩來,彙報了部隊的情況。


  周恩來看著面帶倦意的聶榮臻,拉著他的手高興地說:「很好,真沒想到你把二十五師大部分都拉出來了,你們辛苦了!」


  二十五師3000多人,被編為起義軍第十一軍第二十五師,這支部隊在隨後的南征途中,成為主力部隊之一。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黃埔軍校時期的林彪


  ■林彪率部和兄弟部隊一起打跑了衛隊營


  南昌起義時,林彪是第二方面軍第四軍第二十五師七十三團三營七連的連長。起義前,他所在的團駐馬回嶺,起義第二天,第二十五師由聶榮臻指揮開赴南昌會師。林彪指揮第七連在開往南昌途中,在德安和兄弟部隊一起,與前來阻撓的張發奎的衛隊營激戰兩小時,打跑了衛隊營。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南昌起義時期的陳毅

  ■陳毅趕上了起義軍


  南昌起義那天,陳毅在武漢,公開職務是第二方面軍教導團准尉文書,實際上是該團中共黨團的負責人。幾天後,他隨教導團東征。在九江,教導團被張發奎派部隊包圍,說要「清理」共產黨人。陳毅這才得知共產黨在南昌舉行了起義。他毅然決然脫離教導團星夜向南昌趕。路上,聽老百姓說起義軍南下了,他便沿路追趕,於8月21日在撫州終於追上了起義隊伍。陳毅與周恩來以前就十分熟悉。二人相見,陳毅還沒來得及開口,周恩來便驚奇地問:「你在武漢怎麼跑到這裡來了?」


  陳毅擦擦額頭上的汗珠說:「我是趕來參加起義的。結果還沒到南昌,就聽說你們已南下了,我就急忙趕來了。還好,總算追上了。周主任,你打算用什麼來招待我啊?」


  周恩來無奈地說:「老同學,太遺憾了,現在部隊籌餉困難,連吃飯都成了問題。我答應你,等革命成功了,我請你吃法國大菜,現在只好請你先記上賬。」


  陳毅大笑說:「恩來,我跟你說著玩呢。說真的,你打算讓我幹什麼呢?」


  周恩來認真地說:「二十五師七十三團沒有指導員,你如果不嫌這個職務太小,你就去干,怎麼樣?」


  陳毅爽快地說:「什麼小不小?給我個連指導員我也干。只要拿起武器就行。」


  周恩來笑了,指指陳毅說:「你啊,還是在歐洲時的老樣子,痛快爽朗。不過,七十三團指導員雖然職務低了些,但卻可以直接抓住一支部隊,這樣進而可以抓住更大的部隊。以前的教訓就是我們對上層的工作比較重視,而忽視了抓部隊的基本團隊。事情來了,我們就掌握不了部隊。」


  陳毅嚴肅起來,點點頭說:「你說得很對,我一定把這個團隊緊緊抓住。」


「慶祝八一」八位元帥與南昌起義

南昌起義時期的徐向前


  ■徐向前從南昌起義中看到了希望和光明


  南昌起義時,徐向前入黨才3個月,在第二方面軍總部擔任上尉參謀。第二方面軍中許多部隊參加了起義,但總部沒有參加起義,徐向前也未接到上級要他參加起義的通知。當時,總部黨員之間互不聯繫。起義的第二天下午,張發奎突然召開緊急會議。他帶著4名衛士來到會議室,人沒落座,目光便掃向會場的每一個人,聲音不高不低,冷冷地說:「南昌發生的事變,大家都知道了。本人今晚只宣布『CP』分子,3天以內保護,3天以後不再負責!」說罷,走出了會議廳。


  軍官們表面上很安靜,陸續走出會議廳,實際上許多人心中無法平靜。二方面軍中有不少共產黨員、共青團員,傾向革命的左派分子也很多。此時,一些沒暴露政治面目的人,都在暗中盤算。徐向前回到宿舍,一聲不吭,只是一支煙接一支煙地抽。現在他完全明白了張發奎的態度。張發奎是在向共產黨人下「逐客令」。第二天一早,徐向前離開九江第二方面軍,來到武漢,找到了黨組織。後來,徐向前在回憶錄中寫道:雖未能參加南昌起義,但正是南昌起義爆發的消息,使他在茫茫黑夜中看到了希望和光明,下決心離開舊軍隊,搞共產黨人自己的武裝。


文/胡兆才

本文為《黨史博覽》原創。

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侵權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