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為晶元「斷供」首日來臨,這一技術或成破局關鍵

1161 人參與      分類 : 手機  

9月15日,「斷供日」如約而至,這一次沒有奇蹟再度出現,讓緩衝期得到延長,華為遭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境之後。

也許是出於穩定市場的目的,在昨天,又有一大波「利好」的消息傳出來,當然這是對於台積電和三星而言的。

三星電子首次獲得了價值1萬億韓元的高通旗艦晶元訂單,而台積電則接到了iPhone 12所搭載的A14處理器的獨家代工訂單。

這對於損失了華為這樣一個大客戶的台積電來說無疑是一個很好的消息,人們所預測的「斷供」華為對台積電將會造成的巨大影響,似乎並不存在。

面對晶元困境,華為已經做好了一定的準備,有消息稱,華為將會有節制的進行銷售,預計儲備的晶元可以維持12―18個月,並且在2021年,華為只計劃生產5000萬部智能手機。

此前,三星電子、海力士等韓系廠商陸續向美國提出申請,希望可以繼續向華為供貨,聯發科、台積電以及高通也做過類似嘗試,截至目前,均沒有收到可以重新向華為供貨的信息。

對華為的限制其實不是一件單純的事情,整個半導體產業鏈都將受到一定的影響。

華為晶元「斷供」首日來臨,這一技術或成破局關鍵

雖然在過去一段時間以來大家對於華為和晶元都非常關心,幾乎把華為和國產晶元划上了等號,但是從宏觀來看,針對於華為的限制其實不僅僅是對於一家企業的限制,而是對於整個國產半導體行業的。

只不過因為華為在晶元設計領域走到了世界前列,才會成為眾矢之的,慘遭打壓,問題在於,除了華為以外,我們的半導體領域有能力去抵禦下一輪打壓嗎?

針對於這個問題,也許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接受採訪時透露出的情況可以解答一番。

但是我們在進行相關介紹之前必須要明確一點,在高端晶元領域,特別是智能手機所需要的晶元領域,短時間內我們是無法完成突破的。但是在關係到一些關鍵信息基礎設施以及一般的數據中心上,採用了先進的「國產體系」,足以緩解甚至基本不受高端晶元被「卡脖子」的影響。

所以,我們需要了解的是,什麼是晶元領域的「國產體系」,在半導體領域上又與世界現金水平有著多大的差距,我們又可以通過什麼樣的方式方式去完成突圍,甚至於完成超越。

這些問題,接下來,都會得到答案。

華為晶元「斷供」首日來臨,這一技術或成破局關鍵

首先,在半導體領域上,我們確實與世界先進水平有著一定的差距,但是整體的差距並不是大到令人絕望的地步。

目前的短板主要集中在晶元、操作系統、工業軟體以及大型基礎軟體方面。如果能整合國內資源,利用好人才和市場優勢,「突破這些短板,並不會需要很長時間。」倪光南院士表示。

通過晶元領域的「國產體系」構建,通過實現軟硬體的高度協同,可以大大降低對單個晶元的要求,從而達到滿足工作需求的能力。

在傳統的信息技術體系上,對於單個晶元的高性能其實是非常依賴的,從而也依賴於高製程的晶元製造工藝,如果不能擺脫這種束縛,實際上突破限制就無從談起。

晶元領域的「國產體系」就是包含伺服器、資料庫和存儲,其中資料庫軟體是具有獨創核心技術的,可以把數百、數千顆低端CPU晶元,聚合成比「IOE」更大的、統一的超強算力。

這樣的話,用戶在使用的時候其實與傳統體系並無不同,甚至跑得更快,但實際上系統中使用的卻是大量低端CPU,包括採用非最新工藝的國產CPU晶元,或是數年之前的老舊的英特爾晶元。

華為晶元「斷供」首日來臨,這一技術或成破局關鍵

採用了這種技術的體系實際上已經開始得到了應用,今年6月,某運營商率先在大規模生產系統上使用了「國產體系」,替換掉了傳統體系的美國小型機、Oracle資料庫和高端存儲。

其中12顆2014年的老舊英特爾晶元,替換掉了兩台價值千萬元人民幣的進口小型機,性能不降反升,每天處理千萬筆交易,已正常運行近3個月。

而且早在2016年,某大型企業管理系統就採用了這一設計,目前已經平穩運行了四年半。

這些成功的例子都在證明著,我國在關鍵領域和一般數據中心的建設運營中是不會遭受衝擊的。

簡而言之,即使未來幾年我國少採購甚至不採購美國新的CPU晶元,也未必會對新基建的推進產生明顯影響。

最大的問題還是在於智能手機這一塊,特別是5nm、7nm的高端晶元,但是依據我們的現狀來看,也許還需要時間去等待突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