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4249 人參與      分類 : 手機  


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最近科技圈被華為頻繁刷屏,「悲壯」或許成了形容其現狀的最佳代名詞!


歷經美國三輪制裁,華為今年上半年手機全球發貨量仍達1.05億,力壓三星,蘋果,位居全球第一。


而今「鴻蒙」系統也即將正式推出!雖僅僅只是內測階段,但是受追捧的熱度就已經躋身全球前三!


然而榮耀背後,也預示著華為即將開始迎接全新的挑戰,就在近日,華為海思已經包了一架貨運專機前往中國台灣,將麒麟晶元和其他相關晶元一併趕在9月14日之前運回了大陸!


這也意味著:9月15號之後,華為將再無海思麒麟晶元!之於華為而言,這是一場沒有硝煙的戰爭!


華為能否順利渡過眼前的難關,我們雖無法準確預測,但是回顧任正非多年以來的創業史,卻總會給人一種自強不息的感覺,這也讓我們有理由相信,任正非和他的華為手機不會就此沒落!


童年的夢想是吃到白面饅頭


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1944年10月25日,任正非出生於貴州鎮寧縣一個貧困的小村莊,他童年最大的夢想就是能吃一個白面饅頭!


正因為條件艱苦,也讓當時的任正非愈發認識到知識改變命運的重要性!


1963年,任正非考上了重慶建築工程學院(現併入重慶大學),他在大學同時自學了自動控制學、邏輯學、哲學和幾門外語!


不能不說,苦難是一筆財富,任正非自己也曾言:「如果沒有經歷童年的貧苦飢餓以及人生的挫折,就不可能取得有今天的成就。如果不艱苦奮鬥,就不可能有今天的華為。」


大學畢業之後,他入伍成為一名建築工程兵,本以為退伍之後,尋到一份穩定的工作,就可以安然度過下半生,沒想到在不惑之年卻迎來了自己人生的第一次滑鐵盧。


當時的任正非,正在擔任南油集團(當時深圳最好的企業之一)旗下一家電子公司的副總經理。結果因一次生意意外被坑,導致公司200多萬貨款收不回來,而被炒了魷魚,成了一名失業者。


加上之後的離婚打擊,以及上有老下有小的現狀,留給任正非的選擇餘地真的不多。比起傷感自己人到中年的心酸,身上的重擔,逼迫著他只有儘快創業,才能挽救這個支離破碎的家庭!


兩萬元開啟的悲情創業之路


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1987年9月15日,任正非用湊來的2.1萬元在深圳註冊成立了華為技術有限公司,成為了香港康力公司HAX模擬交換機的代理商。


「華為」也寓意有「中華有為」,並願為中華的崛起而為之的寓意。


一個偶然的機會,讓任正非從代理商萌生了自己開始製造電話交換機的想法。也是從此刻開始「技術是企業的根本」,成了任正非心中的至理名言。


不過從代理商到企業家身份的轉換,走上自研之路,讓當時的任正非和底下的員工吃盡了苦頭,吃住都在公司更是成為常態。甚至於在動員大會上,他還對全體員工說過:「這次研發成功,我們都有發展,如果研發失敗了,我只有從樓上跳下去。」這樣帶有悲情色彩的豪言壯語。


所幸!以「農村包圍城市」的戰略,歷經數年時間,華為已拿下國內大部分市場,並在1995年成功實現了15億元銷售份額的壯舉!


至此,華為熬過了創業求生存的第一個階段。


1997年華為又正式研發了國內最早的數字電話機,希望通過業務擴張,為公司帶來更加多元化的收入。然而該項業務卻並沒有給華為贏得多少紅利優勢,反而因為技術上的缺失,以及外包生產等原因,導致手機質量很差,頻頻遭到用戶投訴!


任正非也正式拍板決定:華為從此將與手機絕緣!


但是在這之後的幾年時間裡,國內手機市場卻進入了大爆發階段,華為也因此錯失了很多機會,雖然此後以做小靈通和3G貼牌機的方式搶回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但是直到2004年,華為才成立了終端公司,專門用來研發手機。


只不過,當時的功能機市場早已進入紅海時代,為了活下去,華為不得不繼續走回給運營商定製貼牌機的老路!也是自那時起,華為手機在3G時代與爛機畫上了等號。


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而在二次創業期間,從簡單的通訊設備供應商,轉型成為電信解決方案供應商,也是華為面臨的巨大挑戰。


更糟心的是,當時公司很多人在風險資本的推動下,正在合謀偷盜公司的技術和商業秘密。


期間母親因車禍身亡,愛將背叛以及工作上的壓力,讓任正非的身體每況愈下,甚至還要飽受抑鬱症困擾。


長達半年時間的噩夢侵襲,更是在不斷攻破他最後的防線!面對絕望,任正非的韌性再次爆發,他依然選擇以每天工作十幾個小時的方式,去努力抵禦這種危機。


正如外界對於華為最初的評價那般,其在時代浪潮下野蠻根植的狼性文化,是助推企業不斷前行的重要推動力!


2009年,經過不懈的拼搏和努力,華為已躍居為全球第二大電信設備商,僅次於愛立信


此時,跟隨手機發展趨勢,進軍智能手機領域成了華為創業的第三階段命題,畢竟與其給運營商貼牌,做那種舔腳的活,倒不如自己在這個戰場重新殺出一條血路。


而從決定保留手機終端公司的那一刻起,華為手機也真正迎來了逆風翻盤的機會!


做手機,從死磕開始


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2010年12月,華為召開了從現在來看,一場決定手機終端生死的會議。會議正式宣布終端業務與運營商業務、企業業務並列推進,華為將不再主做運營商定製機路線,而是走開放市場路線,建立自己的品牌!


不到一個月時間,在3G業務中立下汗馬功勞的余承東被任命為華為終端董事長。


只是隨之而來的華為運營商板塊壓力,以及華為終端內部的不同聲音反對,讓余承東的新手機業務開展並不是非常順利。


低端機市場,對標小米M1的榮耀系列手機石沉大海,高端機市場,模仿iPhone產出的Ascend品牌手機,同樣沒有得到市場認可。


眼看幾十億研發經費已打水漂,任正非卻很果決的展現出了華為所特有的死磕精神,選擇力挺余承東,用一竿子打到底的方式,繼續研發手機產品!


正是因為這種死命鑽,不放棄的態度,讓孤注一擲推出的P6成為了華為手機的轉折點!破400萬的銷量也讓其迎來了久違的高光時刻!


之後一路高歌猛進,Mate7也成功擠進高端市場,狙擊了三星和蘋果。


同時,借著這股狠勁與極強的學習能力,在對技術保持足夠敬畏之餘,吸取教訓的華為亦通過「像素級模仿」,再次和小米貼身肉搏,這也成就了華為商業史上巨大的成功!


在低端機市場,華為也因此佔有了一席之地。


發展至今,不管是在電信設備領域,還是在智能手機領域,豪不誇張的說,華為真正成為了一家在關鍵領域掌握有核心技術的高科技企業。


然而,樹大招風,2019年5月,華為被美國正式加入「實體清單」行列,一場國外針對華為的大規模封殺活動就此拉開序幕。


期間經歷諸多反抗,華為雖然仍舊憑藉亮眼的成績單,讓全世界都另眼相看!但是三輪制裁過後,2020年9月16日,華為依然沒有意外的迎來了斷供晶元的第一天,在所有人想來,華為削減開支的苦日子應該是要來了!


誰曾想,華為的輪值CEO郭平此前直接在華為內部宣布:「將繼續保持對海思的投資,同時會幫助前端的夥伴完善和建立自己的能力。我相信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加大對華為海思以及5G的投入,成為未來華為發展期的一個重要關鍵詞。


不服輸!華為郭平:若干年後我們會有一個更強大的海思


如今75歲的任正非仍然選擇用不低頭來回敬美國的這份「厚禮」,極限壓力壓不華為,華為必將百鍊成鋼。


而今破局之路才剛剛開始,正如任正非自己所言的那樣:「求生的慾望使我們振奮起來,華為將自己尋找自救的道路。」


中華有為,吾輩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