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2981 人參與      分類 : 手機  

華為與台積電「緣分已盡」

9月15日之後,所有使用了美國的相關設備和技術的晶元代工廠商都被禁止繼續向華為供應晶元。也正因為此,有華為海思設計、台積電代工生產的高端晶元新一代麒麟9000將成「絕唱」。今年華為原計劃採購1500萬顆的5nm麒麟晶元,但在9月15日生效的禁令的影響下,這一訂單並未全部實現,最終只達成訂單總量的60%,約880萬顆左右。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這些數量僅僅夠支撐華為Mate40系列至明年第一季度的產量。前幾日有媒體報道,後續華為將繼續和台積電合作,因為繼AMD、Intel後,台積電也拿到了供貨許可。但是對於這一報道台積電官方很快就站出來「打假」。作為台積電除了蘋果以外的第二大客戶,台積電和華為將要「緣盡於此」了嗎?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台積電的「靠山」

完成一顆晶元,需要經過設計、晶圓製造、封裝和測試四個環節,最初整個環節都由同一家公司承包。台積電創始人張忠謀意識到,這種一條龍式的IDM模式不僅無法專精,而且還會造成大量的資源浪費,將晶元產業分工細化是未來的必然趨勢,於是台積電就此產生。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台積電簡直就可以稱得上是互聯網時代的寵兒,在互聯網產業興起並高度發展的同時,市場對高端晶元的需求也越來越大,台積電就靠著這一波時代福利,賺得盆滿缽滿。

台積電作為一家晶元代工廠商,營收主要靠的是一眾晶元設計公司,而目前只從事於晶元設計的大公司,就是蘋果、華為海思以及高通、NVIDIA等幾家。其中華為海思和蘋果,是為台積電的營收貢獻得最多的兩位客戶,年貢獻超40%的營收。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後華為時代,蘋果成為台積電的「救命稻草」

可以說蘋果和華為海思兩家科技巨頭撐起了台積電內部營收半邊天。根據台積電提供的財報可知:2019年,華為在台積電的總營收佔比從8%躍升到14%,為台積電貢獻的營收額約361億人民幣,華為一躍成為了台積電第二大客戶。而第一大客戶是蘋果,同年蘋果為台積電貢獻了共約583億人民幣,佔台積電營收的23%,同比增長了1%。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但是在9月15日後,受禁令影響,台積電無法再為華為供貨。台積電董事長魏哲家昨天確認了這一消息,從5月16日後,台積電不再接華為的訂單,從9月15日後,不再給華為供貨。

目前蘋果、高通、華為是5nm晶元工藝的三個大客戶。華為不能供貨,而高通已經決定把下一代旗艦晶元驍龍875的訂單交給三星。連失兩個大客戶,蘋果也就成為台積電的5nm製造的「救命稻草」。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iPhone12系列和iPad Air兩類產品搭載的A14仿生處理器便是由台積電代工生產。蘋果iPhone12系列今年的產能預計是8000萬台,根據台積電的預估,今年第四季度預備生產的15萬片晶圓5nm晶元,大約有9成是蘋果的。

失去華為和高通這兩大客戶後,蘋果幾乎承擔了整個台積電的訂單,這對台積電來說並不是一個好事情。做企業的都知道分攤風險,而如今蘋果在台積電的業務一家獨大,蘋果就能掌握更大的話語權,可以把A14晶元的一部分成本轉嫁給台積電,業務單一的台積電則無法反抗。

失去華為後,蘋果成台積電的「救命稻草」,A14晶元佔9成產能

可以說,美國的禁令一石二鳥,既傷害了華為,也讓台積電成為最大的「受害者」。眼下華為能做的,便是重拾被台積電「淘汰」的IDM模式,實現晶元設計生產一條龍,不再把自己的「軟肋」交給任何企業。大家覺得華為做晶元一條龍模式能夠成功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