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江水暖》:它從戛納來,帶著最江南的風

4479 人參與      分類 : 電影  

《春江水暖》:它從戛納來,帶著最江南的風

電影的美學特徵直接來源於元代大畫家元四家之一的黃公望的傳世名作《富春山居圖》。

原因首先當然是故事發生的地點就是富春江邊,但在另一方面也應該說導演的刻意追求。

特別是影片中的那個游泳加上趕渡船的長鏡頭,完全是中國畫中長卷美學的體現。

中國畫中有個種類就是長卷,看這種畫時需要一手放一手收,讓畫卷在眼前呈現移動視點。《富春山居圖》就是這樣一幅長卷畫。

影片中這個長卷般的長鏡頭與一般的長鏡頭相比,它的視點連起來是一條平行於銀幕上下邊的平行線,而大多數長鏡頭隨著拍攝景物移動,在視點方面並不需要恪守這個平行。

搖移鏡頭會有這樣的效果,但搖移鏡頭攝影機是不動的,而這個鏡頭裡的畫面里攝影機是運動的。

《春江水暖》:它從戛納來,帶著最江南的風

導演用這樣的鏡頭展開畫面讓觀眾有種看中國畫山水長卷的視線。而且在整個影片高密度的敘事節奏中,這個長鏡頭裡面包含的故事直接信息量並不很大。隨著鏡頭展示的是江南的山溫水軟,讓觀眾自發的生出世事變幻的感慨。在影片中宛如山水畫的留白,呈現出別樣的敘事美感。

元代山水畫是中國山水畫的巔峰。中國山水畫傳說始於王維,與傳統的色塊繪畫不同,重筆墨寫意的意境,畫與詩文相結合。

經五代而入宋達到一個高峰,然而那時最好的山水畫好多表達的是北方的山水,如范寬的《溪山行旅圖》,挺拔、高峻、直正。

後到南宋,隨著朝廷南遷,大批畫者來到南方,發現江南的山水和北方的迥然不同,開始描摹南方山水。

後元入主華夏後,對知識分子不重視,甚至取消科舉,他們中的大批人退隱山林,寄情山水,從而將山水文人畫推向一個高峰。

其中最傑出的代表就是以黃公望、倪瓚、王蒙、吳鎮四人合稱的元四家。而這四人生活、創作的區域都在江蘇、浙江,所以他們畫作有著明顯江南特徵。(元四家另有一說是趙孟頫、黃公望、王蒙、吳鎮)

影片《春江水暖》正是以他們的山水畫為母本創作出了典型的屬於江南的美學特徵。

《春江水暖》:它從戛納來,帶著最江南的風

宋人論畫有「山有三遠,自山下而仰山巔謂之高遠,自山前而窺山後謂之深遠,自近山而望遠山謂之平遠。」

在影片中的仰視、俯視、平視鏡頭可謂深得山水畫之神韻,呈現出一種極具江南氣韻的美學構圖。

如上所述,影片有一個高密度的故事,三代人、四個兄弟。多條故事參差展開,把四個家庭三代人之間的故事講的如泣如訴。

影片里有老年人的贍養問題,年輕人的婚姻抗爭,然而最讓人感慨的是四個兄弟為代表的中年困境。

表面看來四個兄弟有著各自不同的生存狀態。

老大看上去不錯,經營一家酒店,有個漂亮的女兒,已有些老年痴呆症的母親主要由他贍養,然而女兒婚姻自主和母親的選擇之間有很大的矛盾。

老二是個漁民,靠辛苦勞作過日子,然而兒子也要結婚了。老三是個靠坑蒙拐騙過日子的社會邊緣人,還有個智障的兒子。

老四是個大齡未婚青年。

影片就在這四戶家庭之間縱橫交錯,他們之間有血濃於水的骨肉親情,也有身處環境下的無奈,甚至算計。

影片開始於老太太的壽宴,然而進行到一半,突然停電了,老太太突然暈倒送醫院,喜慶的氣氛就此轉入哀傷。

《春江水暖》:它從戛納來,帶著最江南的風

結尾處是四家人在舉行老太太的葬禮,然後出現的是老大一家人,母親已經接受了女兒的選擇,哀傷的氛圍就此被平和的喜悅取代。

影片很容易讓人想起楊德昌導演的《一一》,首尾的呼應場景都是如此相像。

影片是當今社會的平民史詩。普通民眾對於世事滄桑的無奈,努力在社會的浪奔浪流中顯得蒼白。

只是影片在江南山水美學的映照下,與楊德昌導演的犀利刨析社會相比,更有一種世事輪迴,喜怒哀樂,是芸芸眾生宿命的蒼涼。

「電影發明以後人類的生命至少延長了三倍。」楊德昌導演在電影里說。感謝電影讓我們看到了這群陌生又熟悉的人,讓我們經歷了這些陌生又熟悉的人生。

同時也感謝《春江水暖》的美麗,讓我們感受到現實世界不管有多少無奈,我們依然可以享受到其中的詩意。「沒有一朵雲,沒有一棵樹,是不美麗的」楊德昌導演在《一一》中又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