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1888 人參與      分類 : 電影  

第35屆大眾電影百花獎公布提名,

譚卓憑藉《誤殺》和章子怡、周冬雨等競爭影后,

這部電影疫情後重映,票房衝到13.3億,

譚卓也進入國內女演員票房榜top5。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誤殺》中譚卓和陳冲的對手戲

排在她前面的幾位身上都有鮮明的風格標籤,

譚卓不同,

她非科班出身,

作品跨度極大,

從文藝到商業都能駕馭,

角色更是稱得上百變。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電影《暴裂無聲》劇照

處女作《春風沉醉的夜晚》就入圍戛納,

在《暴裂無聲》里,她是坐在炕頭的農婦,

在《西小河的夏天》里,她演唱越劇的江南女人,

《我不是葯神》里又成了在夜總會跳鋼管舞的媽媽。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如夢之夢》劇照

《如夢之夢》的顧香蘭柔媚入骨,

延禧攻略》的高貴妃驕橫跋扈中透著蠢萌,

待播作品還有和黃曉明合作的《危機先生》、

抗疫劇《在一起》,

出演不同類型的職業女性……

導演忻鈺坤說譚卓幫他把角色從5分補到了10分,

文牧野說她延展性極強,「可土可洋」。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她的最新作品是迷霧劇場12集網劇《沉默的真相》,

女主角李靜集智慧、知性、性感於一身,

國產劇里少有,

「熟到恰到好處,」

這也是譚卓現階段狀態的寫照:

「很自在,很自由。」

自述 譚卓 編輯 閆坤沐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春風沉醉的夜晚》中譚卓飾演工廠女工李靜

時隔12年,譚卓再次成為李靜。

2008年,23歲的她拍了真正意義上的處女作《春風沉醉的夜晚》,飾演的李靜是個工廠女工,在廠長、工友、男友之間輾轉尋找依靠,最終卻發現沒有人真正愛自己,在痛哭一場後默默消失。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12年後,懸疑網劇《沉默的真相》播出,這次她的角色也叫李靜,一樣沒有被命運優待——男友突然不明不白死亡,她的生活也隨之被顛覆。

但這次,她不再只是無聲的承受者,而是擁有了掀翻一切的能量,在蟄伏了幾年之後,牽頭編織了一個局,組成「翻案者聯盟」,由此開始了整部劇的故事。

這是個國產影視里少有的女性角色,舉手投足散發著性魅力,但絕不俗氣,用原著的形容:「熟得恰到好處」。

《沉默的真相》里有一場戲,是她被傳喚到警察局問話,警察拉開椅子示意她坐下,她高壓之下沒有一絲慌亂,優雅地順了一下裙擺,偏過頭說了聲謝謝才落座。

兩個李靜之間從茫然到成熟的變化,也像一種寓言,串起譚卓本人走過的12年。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春風沉醉的夜晚》劇照

初入行時,她對演員這個職業完全沒概念,憑藉一張素顏的照片就被婁燁選中。偏偏婁燁是個非常寵愛演員的導演,喜歡真實的、即興的東西,極其保護表演者的情緒。一部戲拍下來,譚卓形容開心得像度了個假,自己的戲份殺青了都不捨得離開劇組。

這場奇遇的高潮是去戛納電影節,她頂著一頭蘑菇短髮,是站在婁燁、陳思誠、秦昊中間唯一的女孩,有一種被保護的安全感,看什麼都新奇,卻又對眼前的一切在行業里到底意味著什麼一無所知,到哪兒都咧著嘴傻笑,被法國媒體拍下來,寫個標題叫做「中國蜜桃」。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譚卓製片並主演的電影《小荷》劇照


然而回國之後,平靜下來,她還不太明白演員這個職業到底是做什麼的,開始了自己口中「晃晃蕩盪」的生活。她甚至慶幸自己拍的那些文藝片受眾小,這樣她就仍然擁有自由。別人問她是做什麼的,她不願意說自己是演員,就瞎編一些邊緣職業,後來怕露餡,乾脆說「我媽養我」,聽的人調侃:「呦,這個職業不錯。」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Hello樹先生》劇照

那幾年她在工作上是隨遇而安的態度,有戲找過來,她覺得不錯就去拍,常常一年就只拍一部,留下了《Hello樹先生》、《小荷》這樣的作品,但總有種疏離感,拍完就走,很少在劇組交朋友。

對於演戲這件事,理性的譚卓覺得自己緊繃、嚴肅,這種」放不開「阻礙了她在職業上更進一步,她非常渴望解決這個問題,但是找不到方法。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如夢之夢》飾演青年顧香蘭

她打算過徹底停工去讀書充電,但是最後讓她醍醐灌頂的是話劇《如夢之夢》。

在這部八小時的戲裡,她飾演女主角顧香蘭,三十年代的上海名妓,一個柔媚入骨的女人,愛上一個小開。就在贖身前夕,對方突然破產,這時又來了一個法國伯爵,要帶她走。走還是不走,要不要放棄昔日的愛人,怎麼選都逃不開命運的捉弄。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如夢之夢》中與金士傑對戲

這個角色的另一位飾演者是許晴,公認的風情萬種。和她比起來,譚卓只能用「堅硬」來形容自己。排練和演出的頭一年,她說每演一場都是在舞台上死一次,明明是大夏天,下台後卻冷到要把道具皮草服裝裹在身上,一演完就癱坐在台下,整個嘴唇都是白的。

有一天晚上,她在夢裡夢到了對的表演狀態,趕緊醒過來想抓住,卻發現已經不記得了,只能嚎啕大哭,哭完再重建。

就這樣不管不顧一直演到第三年,她才明白她不是要和緊張對抗,而是要和緊張相處。到第五年,她開始享受舞台上的每次呼吸,也敢於在表演上有不同的嘗試。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我不是葯神》中跳鋼管舞的鏡頭

拍《西小河的夏天》,她就去學越劇。為了《我不是葯神》里十幾秒的鏡頭,練了兩個月鋼管舞,練到全身都是淤青,一度骨裂。演《全心愛你》,她又天天泡在拳擊館。

《誤殺》的故事發生在泰國,她就每天去曬太陽,不僅追求黑,還要足夠粗糙,曬到雀斑都出來了,工作人員擔心她再也恢復不了了。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誤殺》劇照

人一旦鬆弛下來,會發現曾經無比纏繞糾結的那些事情,都迎刃而解。不久前,她去錄了一檔叫《巧手神探》的綜藝,節目里拋梗不斷,合作的嘉賓周震南感嘆:原來你根本不是老藝術家說教型的人。

和譚卓接觸是一件很輕鬆的事情,她身上沒有身為所謂公眾人物的矜持和隱藏,回答問題常常以拖長尾音的語氣詞「嗨」為開頭,表達一種「這根本不是事兒」的洒脫態度。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延禧攻略》中的戲曲扮相

幾年前她開始接商業片、演於正劇,採訪時常常被問到為什麼接戲的跨度會如此之大,她坦誠地說過自己確實需要掙錢,也強調無論文藝片還是電視劇,形式並不是最重要的,她看重的只是內容本身的質量。《延禧攻略》播出時大火,豆瓣評分7.2,最終也印證了她的判斷。

和一條編輯聊天時,我們復盤了她接演的電影,發現她很多時候儘管是女主角,但名字會排在幾位男演員之後,她對此也沒有一點扭捏,爽快承認確實會這種情況,不過戲份、排位這些並不是她接戲時首要考慮的因素:

「我還是以項目好為出發,如果要在意(排位)的話,我有很多其他的選擇,比如說剛才說的大女主戲,戲份多,給的錢也多,你毫無疑問排在第一個。但是有的時候你會覺得方方面面沒有那麼理想,拍得很辛苦,最後結果不好還會挺難受的,你既然已經預知為什麼還選擇,我又挺精神潔癖的,如果這樣的話,我還不如選擇我覺得好的作品」。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誤殺》上映時,演員表裡她的名字寫在陳冲之前,有媒體傳她和陳冲搶番位,她又選擇用坦誠的方式解決,說這都是合同里簽好的,她根本不知道該怎麼搶。同時也表示大家在一起合作,根本不會在意這些紛亂的聲音:「我一般合作的對象也都很棒很優秀,然後大家不太會存在這種搶來搶去的這種東西。」

最近幾年,譚卓一直在打破外界給她的標籤和刻板印象。

譚卓說觀眾其實並不那麼了解她,但她也不急於把自己的所有面向都拿出來展現:「演員其實挺需要做減法,讓自己有更多時間精力去投入到更有效的事情上。」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以下是譚卓的自述:

《沉默的真相》李靜這個角色,被冤死的那個人是她的前男友,她在背後設了一個局,希望通過自己的力量能重新的喚起正義。

廖凡老師演的警察有點像天選之子一樣,他到我的書店來了解真相,我嘴上其實是跟他否認的,說都沒有、不是我做的,但其實我的眼神給他的是相反的信息,希望他能進到我們這個局中來揭開真相。有一個戲中戲的感覺,像女特工,對演員來說是很過癮的。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我記得有一場戲是我給白宇演的角色交代整個背景,那場戲導演有很多想法,想這樣拍,也想那樣拍,試了好多種。

當時我的一個朋友,《葯神》的攝影師王博學來探班,他說你最多演兩種,演多了導演會不知道自己到底要什麼。

但其實在那種氛圍之下我們都很貪婪,想要各種可能性,反而把進度那些壓力都忽略掉了,這個對創作來說是很奢侈的,投資方自己承擔很大壓力,願意去做這樣的嘗試,很不容易。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美好的初始

我入行的經歷充滿偶然。上高中的時候有一次逃課被抓住了,老師問我去哪兒,我隨口說去找藝考老師補習,最後就硬著頭皮讀了播音主持。

上學的時候當過主持人,後來拍了一個MV,就被推薦給我第一個經紀人,簽了約。

對於演戲,我沒有接受過系統的表演訓練。有一天婁燁的副導演去我們公司,我經紀人說你給她拍張照片,我也沒化妝,就拍了,當天夜裡1點多,他們就給我打電話,找我演《春風沉醉的夜晚》。

對我來說那次拍戲就像度假一樣。我們在一個非常單純的創作環境里,前期準備就準備了半年。

婁師傅是一個很懂演員的人,他知道演員是非常敏感和脆弱的,所以他一般的壓力都不會給到演員身上,他會讓所有人來盡量配合和保護演員的表演。

你演戲中需要,你想幹什麼都行,你想去任何位置都可以,不會說這兒有個燈,你不能往這走,這是機器,你不能出去,完全沒有,而且他很喜歡那種真實和即興的東西。所以拍完以後有個朋友問我拍得怎麼樣,我說特別開心。

過兩天,攝影師曾劍也從劇組回來了,他和我們共同的朋友說,拍婁師傅的戲真不是好乾的活,太累了,他們合作得非常好,他這麼說完全是調侃的語氣,不過你還是會意識到說,其實婁師傅是把很大一部分壓力給了工作人員,但是對演員非常寵愛。

我剛入行碰到一個這樣的團隊,他們都在用他們自己的經驗告訴你,什麼是一個高級的審美,什麼是有魅力的個人風格,給了我一個特別美好的初始。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秦昊和譚卓在戛納 圖源:新浪娛樂

去戛納的時候,我在裡面是最小的小朋友,婁師傅、秦昊他們都是照顧我、保護我的那種感覺。後來看到紅毯上的照片都是在那傻笑的,沒心沒肺的那種傻笑,那時候法國的媒體拍到我的照片,他寫的名字叫中國蜜桃,就是覺得很青澀。

我記得當時我和秦昊馬上要去參加一個活動,我的高跟鞋上掉了一顆大珍珠,兩邊腳明顯不一樣,我說這怎麼辦?秦昊蹲下把我另一個鞋的珍珠咔就掰掉了,特別果斷。

我當時心疼壞了,可是我一想這是最好的辦法,然後我們就又開開心心直接去現場了,在一起的時候有特別多很美好的回憶。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西小河的夏天》劇照

《春風沉醉的夜晚》里還有張頌文老師,我演女工,他演喜歡我的廠長。後來我們還合作過《西小河的夏天》,他演我的老公,遇到一個年輕漂亮的英語老師就精神出軌了,一個中年男人的困境。

我和秦昊、張頌文平常大家並沒有什麼聯繫,因為都各自在忙,但是我相信我們對彼此都是很重要的人。這次迷霧劇場雖然我們不在同一部戲,但是大家都被觀眾看到了,我也很替他們高興。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演員的宿命

你知道演員是很被動的,很多東西很難設計。比如說我演了十年戲,到了《葯神》和《延禧攻略》那一年,還有《暴裂無聲》和《你好,之華》,很短時間我有四個作品上映,迅速被大家認識了。

其他人就說你是勞模,但其實是分別幾年拍的,沒想到都趕到那一個時候上,就有些宿命的力量在裡面。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在那之前很多年,其實我對當演員是沒有什麼執念的。

我小時候家庭條件好,到高中之前都還挺順遂。當然後來也是家庭發生了很大的變故,我知道的時候也非常突然,但我並沒有覺得很痛苦或者很害怕,而是馬上就覺得說,ok,都交給我,我來承擔這些。

我曾經想過只演電影,因為電影對演員來說是相對幸福的一個工作環境,但是後來其實你越拍越發現,你歸根結底還是希望能拍好東西,那個形式不是最重要的。當電影也沒有那麼多好的內容去滿足你,也有好的劇找過來的時候,你為什麼不去選擇呢?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我其實挺喜歡《西小河的夏天》的。一開始導演周全找我的時候,他是想讓我演那個年輕貌美的女英語老師,我看完劇本之後說我更想演張頌文的妻子。

她是個越劇演員,有個10歲的兒子,比我實際年齡要大,導演就覺得怎麼會有女演員願意扮老,但是我覺得她面對老公出軌之後,中間那些很複雜細微的小動作和層次感特別吸引我。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有人問過我,為什麼演了很多戲好像不是絕對的第一主角。有的時候也會有大女主的項目來找你,給的錢也多,戲份也多,毫無爭議你的名字排在第一個,但是其實它的創作的東西都沒有那麼理想,你既然已經預知出來的結果,為什麼還去選擇,在這一點上我挺精神潔癖的。

番位這個東西,我確實不在意。而且我也不太理解這個東西怎麼搶,它是有合約和已經談判好的東西,誰是什麼就是什麼。而且我覺得很幸運,一般我合作的對象也都很棒很優秀,大家不太會存在這種無聊的搶來搶去的東西。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越來越自在

接演《如夢之夢》,其實是因為我想去掉一些包袱、負擔,阻礙你前行的東西。

早期我每一部戲我都會好好演,但是有時候是出於我好強的性格,就覺得什麼事情做了就一定要做好,而不是真正從心裡喜歡和認同這件事情。我也能感覺到這個變成我的一個枷鎖,它沒有辦法讓我成為很厲害的人。

後來就碰到了《如夢之夢》。賴聲川老師做了一個看起來很驚人的判斷,覺得我可以演一個這麼華麗的、性感的女人,要知道這和我以前電影里的角色相比可以說是顛覆性的。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現在,我就自在很多。前段時間錄《巧手神探》我就很開心,我們錄完了,最後一起大家吃殺青飯,他們就說覺得我很自在,很自由,我自己也覺得挺好的。

其實你看我拍的作品並不多,屈指可數就那麼幾個,但是還是能被大家關注到,我在這個環境里變得越來越有安全感了。當我有安全感的時候,就會卸掉很多東西,本我會出來。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生活中的譚卓

我慢慢開始上一些綜藝或者拍一些時尚大片,總有人說,啊原來你是這樣的,你不是我們以為的很高冷那種樣子。從這方面來說,大家對我的了解還是非常少的。

其實我自己是很open的,喜歡嘗試。我很喜歡藝術,小的時候在家也總是畫畫,畫的滿牆都是,還給娃娃做衣服。曾經有一個階段,我也不怎麼拍戲,我就和我媽媽一起玩兒,我做設計,我媽用手工幫我做出來,還開了個服裝店去賣,後來精力實在顧不過來才關掉。

36歲的非主流美人要火了:公眾對我一無所知

你問我說現在市面上流行姐姐審美,還有個新詞叫「中女時代」,我怎麼看,說實話如果從大環境來說,我沒有太大的感覺,我覺得其實這就是一個審美不斷更迭的過程,大家看幼女看得審美疲勞了,就想看看姐姐,過兩天想看奶奶,過兩天又想看幼女了,它其實是個circle。我是希望大家能了解到女人的多樣性,能有更多樣性的審美。

你說我這些年鬆弛了,我對自己的希望確實是可以張弛有度,不過我覺得目前還沒有完全達到。成長過程中你會不斷遇見問題,再不斷解決。人最大的局限就是自我局限,放鬆和自在是最終的一個目標,一生要去面對。